第三卷 第三十五章 夕阳下,染血的告别

  元始天尊,神秘消失。这个事情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在这场逆天之旅中,圣人都已经渐渐登场,三清中的两位也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为什么唯独在封神大战和罗焱逆天之战中都出场,并且最后都是赢家的元始天尊却不见了?

  这一直是悬在我心头的一个疑问。

  我趴在阿呆的背上,黄帝对我说道:“罗焱逆天失败,创造了这个世界后,命运轮回,循环往复。我们古皇陵墓也是一片安宁,一日,有一位身穿白色道袍,手拿拂尘的中年道人自远空飘来。当时我就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道力,以及暗藏的圣威。”

  众人听到此话都是一惊,随后弑君子低声说道:“元始天尊,竟然亲自来见你们。”

  黄帝点了点头开口道:“不过这个状况,我之前就猜到过。我们这里有两把神剑,他肯定要来。原本我认为他至少会带走腾空剑或者是轩辕神剑中的一把,然而,最后他却只是留下了一句话。”

  所有人都变的很紧张,到底元始天尊说了什么话,黄帝低声说道:“他说,若是我们古皇残魂想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必须选择站在最强者一方。而他最后留下的原话是‘待我归来之日,我便是最强者。’我想,或许元始天尊,也有了自己的谋算。”

  我将此话记在了脑子里,这位早就已经站在棋盘边缘,俯瞰棋局甚至已经变成棋手的圣人,其心中的目标,也许更加高远,当年罗焱逆天失败,鸿元被封印,最后最大的赢家,不就是元始天尊吗?

  离开古皇陵墓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我侧着头看被夕阳染红的天边云层,激战之后,身心疲惫的我将脸贴在阿呆的背上,握着小骗子暖暖的手,向着古皇陵墓外走去。

  我忽然低声说道:“好美的夕阳,我在天上最高的地方看见了这片夕阳,此行,也算是值得了。”

  走出古皇陵墓外,众人都停下了脚步,望着福儿曾经驻足的这片土地,每个人都默默闭上了眼睛。我轻声说道:“我们这一路走来,有很多人离开了我们。他们也许永远都回不来了,可是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因为,有了他们的倒下,我们才能够站在这里。福儿,虽然和我们相熟时间不长。可是,请大家不要忘记,曾经在我们的生命中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对我们微笑,轻声为我们唱歌,温暖了我们的心灵。”

  此时此刻,我抬起头,仿佛在头顶上的这一片夕阳中,还能看见一个孩子对我的微笑,那张笑脸,永远都会留在我的心间。

  回到人间之后,登封城内,我休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虽然身上的道行越发精深,可是这一次连番大战,我除了身上的伤以外,还有心灵和身体的疲惫。

  泪流多了,心会累,心累了,这一副躯壳就会疲惫。

  半个月后,我出院后,做的第一件事是试验兽魂剑鞘和轩辕神剑是否匹配。传说中,因为轩辕神剑的剑芒太强,而且性子好强,天下没有任何一个剑鞘能够承受住它的剑光。直到,炎帝造了这兽魂剑鞘,以百兽之魂封印在这剑鞘内,轩辕神剑插入剑鞘之后,会被百兽之魂困住,直到被拔出来,轩辕神剑才会觉醒。

  找了登封城外一处无人之地,轩辕神剑受我指挥飞了出来,兽魂剑鞘在我道力的操控下同样慢慢飘出,却没想到,轩辕神剑果然看见这兽魂剑鞘有了几分厌恶,向着后面飘去,不愿和兽魂剑鞘相合。

  我哈哈一笑,一边拉动轩辕神剑,一边推动兽魂剑鞘,硬是要让它们两者合一。不过这轩辕神剑内剑灵个性很强,硬是不随我的愿。折腾了半天,也不见轩辕神剑妥协,顿时有了几分气恼,此时身后传来了轩辕子一声轻笑,他缓步走到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神剑有灵,你这么胡来可不行。剑灵需要以手段来安抚和控制,你且看着。”

  却见到轩辕子缓缓踱步到了轩辕剑边上,默默低语几句,我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话,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一点轩辕神剑的剑柄,轩辕神剑居然乖乖地自己插入了兽魂剑鞘内,这神剑一入其中,兽魂剑鞘上立马爆发出一片兽影,一声声狂野的兽吼充斥在我的耳朵边上。

  我见百兽之魂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安静了下来,轩辕神剑和这兽魂剑鞘算是合一。我背在身上,却未感觉有什么份量。笑着问轩辕子:“前辈,你刚刚对轩辕神剑说了什么话?”

  轩辕子却微微一笑道:“秘密,等你什么时候成了真正的剑客,我再告诉你。”

  我耸了耸肩,轩辕子正要走,我却叫住了他,脸色一正,开口道:“前辈,此处无人,有一件事情,我想请问一下前辈。之前我在北京第一次见到前辈的事情。前辈说自己见到了一些真相,因此才会退出灵异圈,消声灭迹。关于您见到的真相,今日,是否能够告诉我?”

  轩辕子转身望着我,微风拂过他银色的长发,此时他却反问道:“你真的想知道吗?你可有心理准备?”

  我点点头,轩辕子沉思片刻后说道:“你知道逆天之事,是什么时候?”

  我一愣,回忆了一下后说道:“几年前吧,怎么?你所见到的真相,和我的逆天有关系?”

  轩辕子点点头,继续说道:“在罗焱逆天之前,特别是在我杀死自己弟子之前,连罗焱在内,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要逆天这一回事。即便是司马天也不知道将来自己会变成绝顶高手,可是,在我杀死自己徒弟,满心悲痛的那个夜里。我独坐在乌江小舟之上,夜里无人,没有游客,我一边饮酒,一边看着黑漆漆的天空。却有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了我所乘坐的小舟之上。”

  我一愣,追问道:“是谁?”

  轩辕子继续说道:“那时候的我修为远不如现在,不过也算是对剑道有了几分体悟,剑之一途本来就是感悟气息为基础,可是这个人落在我穿上后,却是无声无息,没有杀气,甚至没有生气。我以为是厉鬼或者是鬼神之流,但是却分明能够感觉到他身体内有心脏跳动。他蒙着面,看不清脸,不过身上穿着一件黑色斗篷,背后也背着一把黑剑。就在我想对他出手之际,他却对我说了一句话,便让我吃了一惊。”

  我眼睛瞪的更大,等待着轩辕子接下来的话。轩辕子看了看四野无人,这才谨慎地说道:“此人对我说,他们来是为了逆天,是为了阻止鸿元灭世。我当时吃惊,还以为他们在胡说八道,不过随后此人带着我进入了一片奇诡的空间,那是一片几乎被毁灭的世界。比起我原来的世界,更加残破,生命几乎都已灭绝。黑衣人说这便是他们原来的世界,已被鸿元所毁灭。他们要在我的世界复仇,之后,此神秘人物却不知为何急急离开。而我却被困在那片奇怪的的世界里长达十多年,对我来说,在那个几乎被毁灭的世界,是比地狱还要可怕,比阴曹更加幽暗的地方。几乎没有光,也没有充足的食物。还能够继续生存下来的,只有非常强大的生物。而我就是在那块地方生存了十多年,这也是我的实力突飞猛进的原因。而我之所以不愿意将此事说出,是因为,一来无人相信,二来,我能够感觉到,当年和那个神秘人同族之人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为了防止他们找到我,我才隐姓埋名。”

  听到这里,我忽然间响起之前在古皇大殿内先离开的那个神秘蒙面人,也是一身黑色斗篷,看不清脸,身上更是无声无息,不似鬼族,也不似人族,古古怪怪之辈。

  我们这个世界本来就够乱的了,如今又多了一群神秘的访客,当真是让这盘大棋,越来越看不懂了。

  我点点头,将此事记在心中,拉着轩辕子回了酒店。却看见索尔发来了邮件,邮件里写了一件还挺重要的事情,茅山诸葛飞第二次发来邀请,请我上茅山一聚,关于上一次姜封临阵倒戈之事,希望向我们道个歉。

  并且,邮件中还著名了,这一次洛轩凡也被邀请去了茅山。我摸了摸下巴,总感觉茅山连番邀请我,有些过分热情了,我就怕诸葛飞是好心,但是这个老奸巨猾的姜封别有图谋。

  不过,去还是要去的,茅山的面子,还是驳不得。

0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三十五章 夕阳下,染血的告别”

  1. 回复 2017/05/02

    魔镜

    答应老子的事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