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四章 圣人之战(2)

  圣人,鸿元之下,诸多世界内最强大的存在一群生物。

  他们早已超脱了五行轮回,立身于这盘天地大棋之上,俯瞰众生沉沉浮浮。他们是不朽的,是绝对不会陨落的,更是绝对强大的存在!

  但是,谁人见过圣人大战?谁人见到过三清内斗,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画面。因为圣人若是大战,整个世界必将毁灭。

  正如通天教主的计划,他想要毁灭这片世界,再开地水风火,重塑新世界。可是,他毕竟不是造天者,无法演化命运轮回,无法创造百族,因此,他迟迟没有动手。

  可是,今日这一场大战不是通天教主挑起,而是一向给人温和安详的老子发起。

  圣人亦有怒,当年鸿元立身于无名神殿之中,看着面前一群弟子的时候,最为安静听话的便是老子。可是,也许是隐忍了太多年,也许是通天的话触动了他伤心的回忆。

  老子,这位人教教主,太清一脉的至高天尊,今日,对上了截教教主,上清一脉创造之至高尊者。

  虽然无人见到这一场大战,虽然只交手了十招,但是这一场大战,却不逊云古往今来任何一场顶级战斗。

  老子右手微微抬起,身上的圣人之力猛地一爆,却见其身后一片高山竟然被老子散发出来的气场震成了碎片,一身粗布长袍,在风中翻飞不止,对着通天教主拍出看似简简单单地一掌,但是这一掌里蕴含地圣威,却浩渺广阔,狂霸地压迫力,从四面八方涌向中央的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轻轻一笑,身上的黑色长袍里有乌黑魔气冲天而起,在自己的四周形成了一个纯黑色的太极圆图,阴阳法阵,散发出的圣威却一点都不弱于老子。

  一掌,一阵,两圣,仅仅是老子和通天教主出的这第一招,就已经是惊天动地之势!

  掌力镇在这纯黑色的太极法阵上,却看见一道极光闪烁,老子和通天教主登时分开,两个人连续往后退了好几步后。两人每踏出一步,地面上都被踏出一个个大洞。

  通天教主止住身子后,哈哈大笑道:“爽快,多年没有和你好好交手,李耳,你的本事却一点都没落下啊,这一掌,够凶!”

  老子同样稳住了身子,双手缓缓散开,却看见起双手手心里有水波缓缓流动,这些水波当然不是真的有水在老子的手中流转,而是将道力化作了水波的样子,外形似乎相似,但是本质上却一点都不同。

  通天教主向后一掀黑色长袍,身上有暗红色的光芒往外散开,这些暗红色的光芒,就好像是已经燃烧起来的熔岩一般,却和老子手中的水流相似,其实也是道力的表现。

  一水一火,圣人之威,道力对撞,老子和通天教主的大战渐渐开始升温!

  此时,在我的世界里,在我的身子落下的一刻,我以手中的金色大剑狠狠一点地面,借助轩辕神剑的弹力,将我给弹飞了出去,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通天教主的大手从空中重重落下,我重重地喘息了一口,身上的金色光芒越来越盛,剑意不衰,战意叠燃,我对自己轻声说道:“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能!”

  就在通天教主的大手落下的一刻,我高举手中的轩辕神剑,巨大的掌风吹在我的脸上,面皮被吹的很疼,手中大剑的金色光芒越来越盛,如同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地怒龙一般狂吼:“通天,我绝对不会屈服的,我绝对不会认输的!”

  也许是我的少典血脉沾染在这金色的神剑剑身上太多,也许是我的剑意感染了我手里的轩辕神剑,这一剑劈出的金色剑光前所未有的强悍,在空中释放出了一道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

  巨大的手掌和金色的剑气,激烈地撞击在了一起。

  另一个世界内,整个时空交接处的大山,已经被震的快要散架了,整个世界内所有灵异人士的心里仿佛忽然被什么巨大的山峰给压住了,压的他们透不过气来。龙形子和白骨正站在诺诺的办公室里,忽然间两个人互看了对方一眼,随后同时皱起了眉头,低声说道:“你感觉到了吗?”

  两个人又同时点了点头,白骨眼中魔火微微晃动,看着窗外深沉地说道:“圣人交手了,可是为什么会交手呢?而且,你感觉到了吗?好像有第三股力量介入了圣人之间的战斗,这第三股力量是什么?”

  龙形子摇了摇头,眼神之间露出担忧的神色。

  “李耳,你我已经交手九招,依然不分胜负,这最后一招我不会留手。之前我一直没有动用神器,是不想欺你手上无宝。不过,我这一生只能输给两个人,你不可能成为第三个人。”

  通天教主说话间,手一招,远空传来巨大的风声夹杂着快速移动后的破空声,老子脸色凝重,低声道:“盘古幡……”

  此时此刻,整个天空猛然间被一层黑色的大布遮蔽了起来,即便是老子的圣人之威也在这一层大布之下被挡住了,通天教主冷冷说道:“盘古幡,乃先天至宝,顶级神器。虽然单独出击无法对付圣人,但是由我亲自施法,威力倍增,我且要看看你李耳如何破我的盘古幡!”

  李耳抬起头看着天空,运转道力,左阳右阴,太极轮转,圣威再度提升。通天教主脸色微微一变,低声说道:“果然和师尊当年说的一样,你是能够体悟大道真谛之人,不过,就算你在道力一途上比我领悟的更深又如何。战力,你依然不如我!这最后一招,是我胜了,盘古幡压下!”

  通天教主右手一挥,遮天蔽日的巨大黑色布片落下,仿若天空压向了老子一般。老子不慌不忙低声说道:“太清法门,大道无形,我身,我心,我魂,可化万千大道,镇天,镇地,镇圣!”

  语毕,老子身上的道力和圣威同时冲上天空,竟然顶住了压下来的盘古幡。通天教主双眉怒颤,右手手心压下,两位圣人的较量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孰胜孰负,却在一念之间。

  然而,这时候,却见从时空交接处飞出了一道金光,这道金光来势极快,一瞬间冲进了两位圣人的战局之中,金光爆开,等这金芒暗淡之后。老子和通天教主却都已经收手了。

  两位圣人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片刻之后,通天教主大袖一挥,冷声说道:“今日一战,不分胜负,却被这扫兴的金光所阻。来日,定要再与你好好较量。”

  他收起盘古幡,飘然远处。老子站在原地,看着时空交接处,低声说道:“跨越世界的剑光吗?端木森,你真是带给了我一个大惊喜。”

  而此时飞在空中的通天教主,摊开了自己的手掌,在手心的部分有一道淡淡的血口,是被刚刚的金光所伤,虽然很快就自己愈合,不过通天教主却冷着脸说道:“端木森,轩辕神剑,逆天者,我倒是小看你们了。看来弃子还有利用的价值,哈哈,三年之约,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了,这三年里,你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古皇大殿外,我躺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气,眼睛里看出去的世界是一片血光模糊,弑君子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大声地问道:“小森,没事吧?你刚刚居然破了通天教主的这一掌,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想回答他的问题,不过却无力开口。就在刚刚我劈出那一剑后,就倒在了地上,手松开轩辕神剑的时候,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气仿佛一刹那间全部都被抽走了,剩下的只有一个虚弱的躯壳。

  阿呆将我抱了起来,小骗子拉住了我的手,黄帝和颛顼古皇从高空落下,我看着这个世界的黄帝,弑君子不满地质问道:“怎么?还想拦路?”

  弑君子会发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颛顼古皇看着我,微微一笑说道:“小子真是不赖,刚刚那一剑我都看傻了。看到你这么拼命的份上,更看在福儿心甘情愿将轩辕神剑的剑意赠送给你的这份情谊上,我和你算是和好了。”

  我虚弱地一笑,点了点头。

  此刻,黄帝却凝望着我,说道:“逆天者,请你不要怪我。我也是身不由己,为了保全这群古皇的残魂,我才逼不得已向截教妥协。为了补偿我的过失,我愿意告诉你们一件或许能够帮助你们的秘闻。关于元始天尊的下落……”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