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七章 老仙官

  这怒吼之声并没有持续太久,便渐渐安静了下来。我心神微微震动,等这吼声消失之后。却只是轻吐二字:“走吧。”

  跃过大道,进了第二道玄关,从刚刚虐鬼的话来看,一共还有两关考验。虽不知道这第三关的考验是什么,不过应该比虐鬼难对付。

  走过第二道玄光,对面依然是一条大道,只是这大道上空无一物,没有人影,亦没有石头大剑,我微微皱眉,心眼打开,却也没有发现任何事物。如同这第三关考验并不存在,我低声道:“有些反常,大家小心点。”

  众人点头,由我带领之下,走入第三条大道之上,可是直到我们一路走去,到了第三个玄关,却也没有发生任何奇怪的事情。我眉头皱的更紧,继续向前,可是却发现,这第四关考验却也是空无一人,而且,我远远眺望,能够看见古皇陵墓的尽头,那座最大也是最宏伟的大殿,却还在原处,难道是我们走过路了?还是我们理解错了虐鬼的意思,远远不止四重考验?

  不过既然第四关依然没人,我们也不作停留,一路冲了过去。可是等我们冲过第四关考验,路上还是没人阻挡,也没有法阵。

  我心中渐渐有了疑惑,带着众人继续前进,冲过了第四道玄关,冲进第五条大道,却还是什么人都没有,我们一路前行,那座巨大宏伟的宫殿就仿佛永远就在远方,脚下的路好像永远都走不完似的。

  当我们闯过第十条大道后,小骗子指着我们身后的一块大石头说道:“师傅,我看见这块大石头好多次了,我们一定是中了幻术,所以一直在原地徘徊。”

  我和众人看见小骗子指着的大石头,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可是我们这里这么多高手,怎么还会中幻术,而且我的心眼之术是一直开启着的,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才对!

  我低下头,摸着下巴,对着前方劈出一剑,腾空剑白色的剑气冲向前方,在飞出一段距离后突然消失不见,随后我听见破空声传来,一扭头却看见刚刚我劈出去的白色剑气竟然从我们的身后飞了过来。我赶忙闪避,白色的剑气冲了过去,再一次在刚刚的地方消失不见,同时又一次出现在我们的身后。

  周而复始,直到剑气消失不见为止。

  情况已经一目了然,我们现在了一条永远都走不完的道路上,还不确定是不是幻术,或者是迷阵之类的玩意儿。但是我能够猜到,现在这个布阵的家伙一定躲在暗处看着我们,然后低声轻笑,认为我们发现不了他。

  这应该就是第三关的考验,我想了想后说道:“你们靠过来,我用真龙之泪的结界试一试。”

  我放出了真龙之泪结界,罩住众人,众人随着我向前走去,我们这一次走的很慢,四周的空间时间流速也被降低了。

  走到之前剑气消失的地方,我一声大喝,大家猛然间冲了过去,这一冲,也许是因为真龙之泪减慢时间的缘故,我看见了一个微微闪光的点,仿佛是法宝之类的玩意儿。我对着这个闪光的点劈出一剑,剑气直冲过去,撞击在其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这闪光点瞬间被打碎。

  我听见一声低吼,却看见真龙之泪的结界外面,四周环境发生剧烈变化,我们原本所在的大道刹那间转变成了一片阵法之地。

  迷雾散去,幻境之中真景显现,我看见满地的布阵器具,一人站在大阵之中,长发遮目,看不清其面貌,驼背弯腰,头戴一顶草帽,此刻从乱发之中透露出一只满是杀意的眼睛。

  “你们居然能够破解我的风魂之阵,倒是不弱。难怪会过了虐鬼的关卡。”

  这声音沙哑,说话的时候显得阴气森森。

  弑君子一听这风魂之阵几个字,顿时微微皱眉,和身边的毒龙真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好像是对这个阵法很是熟悉。

  “风魂之阵乃是天庭阵法,是我所创。你为何也会?难道你是天庭之人?”

  弑君子高声问道,此时这乱发老头望见了弑君子后却哈哈一笑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夫能够在这里见到当年的两位仙王!也算是老夫的福气,遥想当年在天庭之上,两位仙王和天帝的身姿还历历在目,哈哈!”

  我和弑君子都注意到了一点,他叫弑君子与毒龙真人为仙王,而不是仙君,他更是称仙帝为天帝,这都是另一个世界里天庭的叫法。也就是说,这个老家伙极有可能是另一个世界天庭的仙人,居然在这里还能遇见另一个世界的人,这大大出乎了我们的预料。

  “你到底是谁?报上名来。”

  毒龙真人不耐烦地问道,这老头却一抬手,有一根弯弯曲曲的木头手杖落在了他的手心里,微微沉吟道:“我只是当年天庭内的一个小小仙官罢了,就算是说出了我的名字,两位仙王也一定记不住。还是不说的好。”

  毒龙真人正要开骂,弑君子却请先一步开口道:“你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便也应该明白,在天庭内除了天帝无人是我对手。你若是不想死,尽快让开!不然就算过去大家同在天庭内,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这老仙官却放声大笑,一边笑一边还在摇头,满头乱发微微摆动,声音低沉地说道:“我早已不是活人,如今不过是一缕仙魂罢了。受困于这古皇陵墓内,被古皇法则所束缚,不是我要挡你们的路,而是逼不得已。不过,我若是能够被两位仙王所灭,倒是难得的恩赐。还请弑君子前辈出手一战,算是帮我这困在古皇陵墓内的老仙官一个忙。”

  他用木头手杖点了点弑君子,我低声提醒道:“小心有诈。”

  弑君子却摇了摇头,缓缓走了过去,站在这老仙官的面前,轻声说道:“满头乱发,驼背歪眼,鬼木手杖。玉成子,一别千年,没想到还能再见。”

  弑君子居然已经看破了对方的身份,此时对面的老仙官也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着实难听,笑罢,他喘着粗气说道:“难得仙王还记得老夫的名字,当真是惭愧啊,当年仙王在创法阵之时,老夫还在您身后当过您的助手。只是没想到,当年心高气傲,天赋无人能比的弑君子大人,如今却跟在人后,诶……”

  弑君子双手背在身后,开口说道:“玉成子,你和我一战没有胜算,更何况你我之间本无仇怨,你也没了仙晶,怕是使不出仙法。只要放我们过去,我便放你一条路,你的魂魄若是入了阴曹地府,还能够投胎转世,你所说古皇法则,只要我们冲进古皇陵墓最深处,自然能够化解。我不愿你这个当年天庭的故人陨落在此,但是我也不会再劝第二遍,你自己掂量清楚。”

  弑君子确实没动杀机,也很少见他这样劝对手。玉成子却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说道:“仙王大人,不必多言,还是出招吧。虽然明知道不是您的对手,不过该战还是要战,不用多言,出手吧!”

  好话说尽,如今两人看来是非打不可了,弑君子脸色一正,双手挥出,仙气随着两只手的手心一起摆动,最后汇聚到了一起,刹那间化作一片白色极光,双掌重合在一起,狠狠拍出,仙气之中有龙吟声传来,对面的玉成子一转手中木棍,却看见木棍上散出层层仙光,这仙光和弑君子的双掌撞在一起,引来一片强劲的狂风,弑君子往后退了半步,而玉成子却连退十来步,这魂体微微抖动,显然是受了伤。

  一招交锋,高下立判,玉成子果然不是弑君子的对手。玉成子惨然一笑,低声说道:“果然仙王还是仙王,从前就无比强大,如今更是强的可怕。玉成子的确不是您的对手,不过我还是不能退,作为古皇陵墓的守卫,我有我的责任。鬼木手杖,碎裂!”

  玉成子说罢,一掌拍碎了手里的鬼木手杖,从这手杖内竟然飘出浓浓的仙气。毒龙真人在我身边轻声说道:“玉成子竟然将仙气封印在这鬼木手杖之中,如今打碎鬼木手杖,怕是要拼命了!”

  弑君子长发飘逸,身上仙光环绕,一声轻叹,好似在叹玉成子的不值得,又好似在叹天庭的衰落,更似乎是在叹息一位老友的离逝。

  玉成子此时双掌挥动,天空中的仙气尽数收入他的手心里,身上气场登时上了几个等级,外放出来的仙威,确实不弱!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