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追寻道之根本

  我这一声“且慢”让身边的三个人都愣住了。许佛微微挑眉,不满地看着我,白英奇则是一脸惊诧地看着我,还以为我是在帮他求情。而我身边的轩辕子却是因为我敢在许佛面前插嘴而惊讶。

  我缓步走到许佛面前,说道:“要杀白英奇之人,不是你,不是我,而是被他以人魂炼剑害死之人的亲人。一个人造了孽,应该由亡者之亲来报。”

  许佛听见我这话,却露出了一丝惊容,虽然很快就收敛了起来。而白英奇刚刚还以为我会帮他说话,此时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又变回了那副万念俱灰的样子。

  “我的人,生杀之权在我手中,你要夺便要拿出本事。而且,他一样要死,谁杀有何区别?”

  许佛说出这话后,我却摇了摇头,伸手指天说道:“虽然你我如今为敌,但是我们的敌人,都是天道,都是鸿元。若是要真正逆天,就必须先让自己不像这天道一般。不然,如是逆天真的成功,岂不是你我又要变成第二个鸿元?”

  许佛却一挥手,不作声,过了好一会儿后忽然哈哈一笑,说道:“你倒是有几分谬论。不过我的人怎么能这么平白无故地交给你。你这段日子来也成长了不少,若是能够如同刚刚挡下古皇一击一样挡下我的一击。我便将人交给你,如何?当然,你若是害怕不敢接招,下次就不要大言不惭地在我面前说那些大道理!”

  轩辕子拉着我的手,眉头紧皱地说道:“小森,别犯傻,白英奇横竖都要死,你钻这牛角尖又是为何?”

  我却轻轻推开轩辕子的手,说道:“我已决定自己要成为逆天者,正如我刚刚所说,若我是逆天者,就必须先要让自己所做任何事,问心无愧。天道不明,我却要明。轩辕子,在你看来白英奇今日难逃一死,但是在我看来,他就必须死在之前那个女子的手上。这才是因果报应,这才是真正的天道循环。而且,我还有其他目的,你且站在一边,看着便是了。”

  轩辕子向后退,我对着许佛拱了拱手说道:“前辈,晚辈准备接下您这一招。但是在您出招之前,晚辈有一事想问。”

  许佛挑了挑眉毛,疑惑地看着我问道:“哦?有什么想问的?”

  我开口道:“前辈的实力和通天教主相比,如何?”

  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不仅仅是因为我需要平衡因果报应,更多的是因为,在我的身边,最接近圣人甚至是超越圣人的人,只有许佛一个。如果我能够挡下许佛的全力一击,那么我可能真的能够挡住通天教主,三年之约,我可还没忘记呢。三年之后,要和通天教主以及金鳌岛一战!

  许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看我后说动:“我明白你小子真正的用意了,我也知道你在另一个世界里和通天教主的三年之约。这么和你说,若是通天教主不出诛仙剑阵,那么他不是现在的我的对手。若是他寄出诛仙剑阵和盘古幡,那么我们的胜负在五五开。所以,你若是能够挡住我全力一击,你的确有实力和通天一战。不过,说句实话,现在的你,连我一半的功力都挡不住。”

  我一怔,随后却轻笑一声,道:“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哈哈,果然强者之路没有捷径可言。我过去机缘极好,到了如今22岁,便拥有这等修为。可是要挑战圣人,果然不是依靠血脉机缘就能战胜。但是,今日我还是想领许佛前辈一招!”

  我对他拱了拱手,这老家伙这下子脸上的惊讶却是更盛了,颇为吃惊地笑了笑,露出一张看不懂我的表情,战锤落地,仿佛整个少室山都抖了一抖,他指着我说道:“你小子要么就是脑子短路了,要么就是今天没吃药。我今天不是来和你打架的,我对打败弱者没兴趣!你要是想寻死,从山上跳下去,别来烦我!”

  许佛一转身,我却右脚一踩地面,整个人冲了过去,许佛猛然回头,看见我竟然已经杀到了他的面前,不禁勃然大怒,一声怒吼,身上气场冲了出来,我前冲的身子竟然被震的倒退回去。几乎一路被这股极强的气势冲到了悬崖边上,只差一步就要掉下去,鬼纹极变发动,一双鬼爪落在地上,背后黑色羽翼不断扑扇,我艰难地控制自己的身体。

  许佛眼中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大袖一挥,便有更强的气场冲我而来。这一回鬼爪崩开,我整个人被震飞到了悬崖外面。

  还好黑色羽翼还在扇动,不至于让我掉下去。许佛见我鬼纹极变后不会摔死,却是冷笑一声,在自己的身前地上划出一条线,随后指着这条细线道:“你若是能够在我的气场冲击下,返回这根线内,我便将白英奇交还给你。而且,还能告诉你一个古皇陵墓的秘密。”

  我在风中保持身体平衡,能够飞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是想反冲回去,更是难上加难,但是这一刻,我依然在风中大吼道:“好!”

  许佛却哈哈大笑起来,身上气场尽数外放,轩辕子躲在一大块巨石的卡槽里,不然早就被吹飞了,许佛的气场全部面前前方,白英奇震惊地望着风中的我,低声道:“天底下怎么会有人白痴到挑衅许佛这样的强者……”

  他这话说的很轻,我听不见,若是听见了,我定要回他一句:“我就是这个白痴!”

  黑色羽翼扇动的越来越吃力,我开启造天之力,抵消了这一片狂风,慢慢地回到了地上,然而造天之力却也在不断地消失,迎风而立的我不禁想到了在面对鬼帝时候的那一幕。当时黑白双鱼能够排开飓风,让我安然前进,可是如今道法本源只能幻化成黑白人影。

  我看着自己的左手,造天之力消失之前,我一定要让自己的道法本源回归成黑白双鱼,也就是说,我要在逆境之中寻求突破,将已经失控很久的道法本源回归我的控制。

  左手手心里道力飘了出来,开始凝聚,却还是凝聚成了黑白人影的模样。黑白人影虽然神奇而且强大,可是在许佛外放的气场下,却无法对抗。

  我将黑白道力收回,重新凝聚,可是幻化出来的还是黑白人影。就好像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我心里开始焦躁,造天之力正在消失,我若是想要前进,就会被许佛外放的气势顶回来,造天之力只能够保证我不被气场震飞。

  就在我心中一片烦闷,脸上都冒出冷汗之时,却听见对面的许佛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地说道:“道法本就虚无缥缈,难以掌控,若是有意去寻,反而寻不到,若是无意去体会,反而能够更快掌握。圣人也是如此,道法本源,当真神奇啊。”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指道法本源需要体会,而不是刻意强求。我细想了片刻后,忽然间盘膝坐下,双眼闭上,双手手背放在两膝之上,心眼同时关闭,进入一片黑暗之中。

  天眼,肉眼,心眼,尽皆封闭,我于一片昏蒙未知之中搜寻,想要探索道法本源的真谛。只是这一片黑暗浩瀚无边,什么都没有,我深深呼吸,整个人沉于黑暗之中,起起伏伏,沉沉伦伦。

  耳边起初一片宁静,可是渐渐传来一些细碎而吵杂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响,似乎是想要将我宁静的心境打破,我却坦然自若。

  默念一声:“道法无极。”

  声音却再次变小,等我于黑暗中突见光芒之时,却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张开眼,看见一片光芒之内是一张巨大的阴阳双鱼图,只是这阴阳双鱼图现在已经被扭曲。

  我心知,这便是我无法控制道法本源的原因。正在我想要动手调整之时,却看见我的道法本源内,走出来一个高大的黑色人影,这人影身披一袭黑色铠甲,手握巨大战斧,血眼满含杀意。

  居然是刑天战魂!

  对于它出现在我的道法本源内,我着实吃惊,微微皱眉道:“居然是你,我道法本源如此古怪,便是你所为吗?”

  刑天却冷冷一笑回答道:“我只是分出战魂在你的道法本源内看守,真正对你的道法本源做手脚的是我的主人。不过你的悟性倒是不错,居然自己寻到了这道法本源的深处。我在此看守,可以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路,意识被我斩杀,第二条路,原路返回。”

  我哈哈一笑道:“你觉得我会选第一条吗?”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