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章 暴君

  狂风不灭,战魂不息!无论桀是故意激怒我,还是它已经认定自己必胜无疑。

  今日,他确确实实已经将我身上的战火点燃!

  虽然我和于桀之间只是普通的朋友,虽然于桀早些年间犯过很多错误。他不是一个好人,但是至少他对福儿的那份情,他临死前改过自新的泪水,还留在我的记忆里!

  我紧了紧手上握着的破魔长剑,低声说道:“或许众生在你眼中都无足轻重,或许于桀的牺牲在你看来是非常愚蠢的。但是,你不应该在我的面前侮辱他,因为至少他在我眼中是个好人。”

  桀指着我一通狂笑,大声说道:“那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为他烧一炷香呢?而且,就算我侮辱了他又如何?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低声说道:“你说只有圣人之力和轩辕神剑才能杀死你。这两种力量我都没有,但是我可以将自己的力量变成第三种毁灭你的力量,古皇就一定了不起吗?桀,你生前是个暴君,死后一样不是什么好鸟,今日非灭了你不可!”

  破魔长剑出手,呼啸之中带着极强的杀意,风萧萧,雷光乍现,我背后黑色羽翼扇动,人随剑动!

  暴君桀却不退,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这笑容里却也带着极度的自信。

  一道惊雷从天空中落下,轰然砸落在地面上,破魔长剑刺破惊雷,一剑刺在了桀的魂体之上,桀全身一震吼道:“端木森,我说过了,你的力量不可能打败我!”

  我却不理会桀的吼声,身子在破魔长剑刺中桀的一刻同样飘到了桀的面前,伸出手一掌狠狠地按在了桀的面门之上,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整个人顺势往前踏出一步,手中造天之力再开,打入了桀的体内,爆喝一声,桀虽然没有受伤,可是整个身体却还是被震飞了出去。

  “你能震退我又如何?我为末代古皇,在这个世界里,无人能够灭我。我受上古规则的保护,和你一战,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桀在空中对我大吼,我却冷冷地不说话,抬起手,黑白道力已于我的身后凝聚成人影的模样,黑白双掌拍出,重重地落在了桀的背部。将它打在了地上,整个大厦都为之一震,我飞在空中,脸色冰冷,刚刚的攻击应该对桀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只是我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出,让它有一些防不胜防。

  果然大风吹散烟雾之后,桀安然无恙地从地上飘了起来,身上的那一层人皮已经彻底破裂,露出了原本黑色的魂体。

  我未见过其他古皇,但是按照古籍记载,古皇的魂体应该是金色的才对,桀的魂体却是黑色,比起一般的厉鬼来更加凶悍。

  它伸手将披在自己身上的人皮给撕碎,黑色的魂体飘在这乌云之下,带着几分魔意,更带着暴虐之情,天边雷龙咆哮不止,在凡人眼中可谓奇怪,奈何这等奇观若是落下,却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性命毁于一旦。

  “你还真是罗焱的徒孙,虽然我是这个世界里被创造出来的古皇,和罗焱没有太多的关联。不过,至少我拥有一些另一个世界的记忆。那么告诉你一件事,在另一个世界里,罗焱也是手握轩辕神剑才能够杀死我!而今天,你虽杀不了我,却已将我激怒。吾名桀,夏朝末代帝皇,华夏大地末代古皇,世人皆称我为暴君,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暴虐无敌,君临天下!”

  它说话间抬起双手,天空中的雷电翻滚的更加激烈,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色乌云从高空落下,披在了桀的身上,就好像是在它的身上覆盖了一层不会脱落的盔甲一般!

  “暴君天成,魔气肆意。我既是古皇,亦是魔皇。如果非要让我选一个的话,那么我就做魔皇!只有魔才是最强大的,只有魔才是不会败的!”

  语毕,它从空中冲下,重重地撞击在了我的身上,其魂体上覆盖着的乌云向着我狠狠一扫,将我给震飞了出去。

  我在地上滚了一圈后停了下来,背后黒木所化的黑色羽翼却被魔气侵蚀,露出了大片大片的黑色伤痕,我想要飞起来,可是黑色羽翼却化作一道乌光变回了鬼纹。我站起身子,桀的本体非同凡响,几乎不灭的身体,加上一身不知道从哪里修来的魔气,攻守兼备。

  我露出鬼爪,其实桀的攻击我还可以躲避或者防守,但是我伤不了它这一点太亏了,如果不能弥补这一点的话,我根本就不可能战胜桀。

  桀却没有给我太多思考的时间,向着我猛飞了过来,身上结合了魔气的乌云当头罩下来,我全力防守,鬼爪向头顶上狠狠一撕,乌云的确是被撕开了,可是另一边桀的拳头却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被一拳打飞了出去,落地之后,口吐一口鲜血,喝道:“妈蛋,第三次被打飞了!”

  桀看见我终于被打伤,哈哈大笑起来,胜利平衡似乎已经在此时失衡,胜利的天平开始向桀倒了下去,我的失败似乎已经就在眼前。

  就在此刻,我一抬头,却看见了天空中穿行的雷龙,之前桀说过,圣人之力或者是轩辕神剑能够灭掉它,轩辕神剑我不可能这么走运,再一次召唤出来。那么就要往圣人之力的方向上靠,也就是说,我要想办法制造出接近圣人一击的力量。

  雷电,能够一瞬间摧毁一幢摩天大楼的雷龙,可能远远不及圣人的力量,但是此时一定能够对我派上用处。

  可是怎么将雷龙引下来呢?我看着地上的破魔长剑,顿时想起了小时候对付青火时候的方法,这么高的地方,要是我能够将破魔长剑插入桀的背部,引动天雷之力,一定能够准确地击中它。

  那么现在放在我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将破魔长剑插入它的后背,握住破魔长剑,速度,这时候就需要绝对的速度,我伸出手从腰包里掏出了真龙之泪。

  桀眼睛一直注视着我,看见我掏出真龙之泪的时候它便有了一丝警觉。当我强行放出结界的一刻,时间结界打开,对面的桀向后猛退,不过我却同时将手上的真龙之泪扔了出去,时间结界一下子就罩住了桀的魂体。

  我发足狂奔,在它离开结界之前,将破魔长剑刺向它的后背,剑尖触碰到它身上的魔气,魔气在一瞬间变的如同钢板一般,挡住了破魔长剑。

  “给我破开!”

  我一声大吼,破魔长剑似乎在呼应我的喊声,剑身上的三色光芒同时亮起,这一剑直刺入了魔气之中,将魔气给打成了碎片。

  长剑刺入桀的后背中,我向后一跃,手诀连续变化,随后一按地面大吼道:“天雷,招来!”

  天空中的雷龙这一次相应了我的号召,一条接着一条地从空中冲了下来,此时的桀飘在空中,正要拔掉被上的破魔长剑,可是雷龙已经咆哮着攻击在了它的魂体之上。

  这一刻雷光就好像是变成了永恒的光芒,照亮了整个上海的夜空,我落在地上后,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桀在无数雷龙的轰击中悲鸣,惨叫声此起彼伏,即便是它也在这样强悍的攻击中,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数秒钟后,破魔长剑飞回了我的手中,一入手我自己都被电了一下,头发都一根根竖了起来。而桀的黑色魂体更是直接从空中滑落,摔在了大楼的天顶地面上。

  我不敢懈怠,它肯定没有死,因为身上的魂力和魔气都没有消失。果然,没过一会,它就一点点从地上飘了起来,魂体千疮百孔,有的地方甚至还带着电弧。

  不过这些魂体上的伤口却在快速地愈合,几息之间,魂体和好如初,虽然气势上,它弱了不少。但是我能够感受到,它对我的杀意似乎又强了好几分。

  “端木森,我倒是小看你了,居然能够伤我!”

  桀长长地吐出一口魔气说道。我冷漠地回答道:“如今你威胁我的筹码已经没了,这一战,我没了负担,可以尽情出手!桀,这个时代不会存在绝对的统治,虽然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不公平。但是,你的大夏朝已经被终结。暴君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

  桀在风中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我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哈哈,那我就建立给你看!而且,如今你还有什么方法能够打败我吗?好像,你已经黔驴技穷了吧!”

2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十章 暴君”

  1. 回复 2016/12/10

    嬴政

    这都是古皇,那我是什么东西?吧?

    • 回复 2017/08/31

      匿名

      鬼啊

  2. 回复 2016/12/10

    嬴政

    这都是古皇,那我是什么东西??

  3. 回复 2017/08/02

    大禹

    我他妈瞎了狗眼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