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百四十七章 魔器VS魔器!

  破魔长剑同样是魔器出身,也许是因为受到了邪气的影响,所以才会自己行动。

  邪气碰到破魔长剑的剑身的一刻,破魔长剑却好像是海绵吸水一般将所有的邪气全部吸入了其中,我落地之后,面前的邪气已经彻底消失了。

  一抬左手,黑白人影化作道力重新飘回了我的手心之中。同时,追击黑白人影的邪气向着我逼了过来,这一次,破魔长剑又自己动了起来,和刚刚一样,将所有的邪气全部吞噬。

  这下子,不仅仅是我吃惊,连对面的狄天也被惊住了。

  “你的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能够吞噬邪气?”

  狄天问我,我也答不上来。只是看着这把三色的魔器悬浮在我的面前,仿佛是在和对面魔神郁垒之魂炼成的魔剑对峙。竟然有一种高手对决的感觉!

  狄天见我不答话,颇有一些气急败坏,伸手一拍魔剑的剑身,魔剑横飞过来,而破魔长剑同样飘上了天空,两把魔器,在空中“嘭”的一声装在了一起!

  第一次撞击之后,两把长剑同时倒飞了回来,郁垒魔剑插在了地面上,剑身摇晃个不同,破魔长剑这边的情况也差不多。

  狄天看的眼睛都直了,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当年我得到郁垒的魔魂,他本就是魔神,更是在地府看守多年,受到地府污浊之气的感染,魂魄至邪无比,我以为这便是天底下最邪的魂魄。将其魂魄铸造成剑形,因为魂魄太邪,所以没有剑柄能够套上去,不服管教。我便将其封印在西天一脉的宫殿顶部,如今取出来,本该傲视天下。为何你手上这把名不见经传的长剑,竟然可以和我的魔剑一战!”

  狄天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弄的好像只有他家能有魔剑,我家就不能有似的。

  之前我还在担心,没有佛门高手在场,怎么进化这些邪气,如今有了破魔长剑在手,你来多少邪气,我就吞多少!

  狄天也看到了刚刚的一幕,正想着握住魔剑,魔剑却从地上弹了起来,第三次进攻,这魔剑的脾气还真不是吹的。破魔长剑同样从地上弹了起来,但是这一回两把长剑,孰强孰弱,终于分出了胜负!

  又是一声脆响,破魔长剑和魔剑互相这么一砍,有半截剑身飞了出来,落在了地上,天空中爆出一个巨大的如同黑洞一般的东西,我低头却看菏泽半截剑身,这一看,顿时喜上眉梢。

  因为地上的这半截剑身是狄天那把魔剑,我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哈哈,还魔剑呢,这不是被砍断了吗?”

  狄天当然也看见了这半截剑身,此时脸色是一变再变,战斗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计划和预料,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自己封印了这么久的魔剑会断!

  天空中的黑洞渐渐消失,破魔长剑从空中落下,我接过来一看,破魔长剑的剑身同样裂开了一道不浅的缺口,刚刚这第三次碰撞,破魔长剑也只是险胜。

  狄天倒是猴精猴精,一看见魔剑从空中落下之后,已经断裂后,立刻伸手遥遥一指天空中的魔剑,接着,我看见魔剑彻底碎裂,狄天竟然自己主动毁了这把魔剑!

  满天的碎裂金属就好像是落下的晶片,闪耀着略微有些刺眼的光芒。一个黑色的魔魂出现在了天空中,虽然背对着太阳,不断地冒出黑色的烟雾,发出撕心裂肺地怒吼。可是,这头魔魂释放出来的还不仅仅是魔气,更有大片大片的邪气从空中落下。

  我知道,估计这个魔魂就是郁垒之魂,邪气比魔气更讨厌,魔气不会伤到我,最多让开点就是了,但是邪气却追着我狂轰滥炸,逼不得已再次举起破魔长剑,果然,邪气还是被破魔长剑给吸收了。

  而且我还发现,破魔长剑每吸收一点邪气,剑身上的裂缝就会修补一点。郁垒之魂坚持不了太久,也就十来秒的时间,就在阳光下彻底被毁灭了。

  可是,这十来秒的时间,我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天空中,等郁垒之魂被灭后,狄天的身影也已经不见了。

  我放眼望去,见到狄天已经跑出了上百米的距离,踉踉跄跄地向着树林里躲避。我紧追了上去,狄天吹了个口哨,黑色的豹子从树林里蹿出来,狄天坐在其背上飞了起来。

  此时日头太盛,我要是想发动鬼纹极变的话,时间会大大缩短,黒木也无法长时间地变成黑色羽翼。

  怎么办呢?我正焦虑呢,却瞥见了在另一端的一个洞穴原来我们这一逃一追之间,竟然不知不觉到了“二师兄”的洞穴门口。

  虽然这头超级大妖不会飞,不过跑起来却很凶。提着剑冲进了其洞穴内,三下五除二,打的这货跪下服软,骑在其背上,追着远处的黑色豹子狂奔。

  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上追,这是一场赛跑,狄天一定还知道其他离开这个秘境的阵法,他的目标肯定是逃出这个阵法。狄天回头看见了地上的我和“二师兄”,表情越发难看,伸手挥了挥大袖,七色的光芒从其两袖之中落下,撞击在超级大妖的两边,我站在猪妖的头部,此时的距离虽然很短,可是高度还是个问题,我看向四周,发现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座并不高的山峰。虽然不高,可是只要我能够借助这山峰的山壁反弹,应该能够勉强抓住黑色的豹子!

  我拍了拍猪妖的脑袋,指了指前面的山壁,它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改变了方向,向着山壁的地方冲过去,等到了山壁边上,我纵身一跃,双脚踏在山壁之上,短暂地鬼纹极变开启,黒木化作黑色的羽翼带着我向上飞去,我和黑色豹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可是黑色的羽翼却在阳光的照射下燃烧了起来。

  我大吼一声:“黒木,坚持住啊!”

  这一分钟,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我翱翔在天空之中,身披金色的阳光,在我的双眼之中,只有一头黑色的豹子,一头我必须要抓住的妖怪!

  鬼爪幻化出来,我放声怒吼,鬼爪高高举起,黑色的羽翼最后一次振动,随后消失不见,落在了我的手臂上。没了翅膀,没了飞翔的能力,我在空中滑行,狄天仓惶地回头看见了我,七色的光芒打出,落在我身上的一刻,我的鬼爪也重重地落在了黑色豹子的身上。

  鲜血喷溅出来,黑色的豹子发出悲鸣,我身子下坠,狂风吹过我的头发,我转头看向天空,微笑着说道:“和我一起坠楼吧,你飞不起来了。”

  黑色的豹子果然从空中衰落,狄天想要脱离黑色的豹子,我在空中掷出了破魔长剑,剑锋在阳光下闪烁出锋利的光芒,刺入了狄天的肩头。

  这一人一豹,双双坠落。

  我快要落地的时候,却看见身体下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家伙,定睛一看,竟然是那头猪妖。猪妖跑到我的正下方,忽然躺了下来,而此时的我正好落在了它那松松软软的大肚子上。

  我爬起来扭头看着猪妖,哈哈大笑道:“多谢你了,之前对你动了手,抱歉哈!”

  此时,狄天和黑色的豹子同样摔落在了地上,我跳下猪妖的身子,一招手将破魔长剑给召了回来,杀入了树林内。

  狄天和黑色的豹子这一回可是摔的不清,黑色的豹子肚子上被我的鬼爪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当场死亡,狄天虽然会飞,可是被我刺了一剑,受了伤,只是勉强在落地的时候用了真龙之泪减速。

  “端木森,你为何要咄咄相逼!”

  他对着我咆哮道,捂着自己的肩头,鲜血从其指缝间流出来。

  我却摇摇头说道:“不是我逼你,而是你在逼我。你逼我来找你,你逼我和栖醒决战,如今要是被你逃走了,他日你肯定会来寻仇。所以,我不能让你逃走。为了我的安全,更为了我朋友们的安全,狄天,今天你必须死!”

  狄天艰难地站直身体,双眼内露出疯狂的神色,大喊道:“好,好,好。既然你不让我逃走,那我们就一起灭亡,我死了,你也别想活下去!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他从腰间拿出了三个圆形的石头,褐色,很光滑但是不透明,他用手指夹着放在我的面前后说道:“我在这个秘境中安排了三处裂天石,一起启动,便足以毁灭整个秘境。端木森,你和我,就一起被埋葬吧!”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