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百三十八章 愚孝

  狄天,虽然他不是补天一族历史上最强大的帝皇,但是他的的确确是补天一族第一批出现的族民,并且是唯一一个南天一脉和西天一脉的双帝皇。

  实力强劲不说,更是城府极深,难怪连栖醒都折在了他的手里。

  狄天伸手将兜帽给摘了下来,老家伙的眼睛里闪烁着阴沉的光芒,身子向后飘去,同时他的声音也在风中回荡,我和大叔都被真龙之泪的结界罩住,动不了。

  却听见狄天高声说道:“命运之轮已经旋转起来,有人归来,便有人要陨落。王者永远是这片夜空中最闪亮的星辰,没人能够替代,哈哈哈哈……”

  我眼看着狄天消失在了面前,却无能为力,等这个老家伙彻底消失在我眼中,真龙之泪的结界才消失,我和大叔从空中落了下来。

  鬼纹极变消失,我看着满天的繁星,低声说道:“狄天,你到底想干什么?”

  星梦这一次是真正被抓了,而且还是当着补天一族这么多族民的面前,很快补天一族就又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而在主殿的地下审讯室里,砖石砌成的小房子里,只有一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根白色的蜡烛,房间里显得非常昏暗。

  我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狄飞,他一直低着头,手铐和脚镣将他锁的结结实实。他没有说话,沉默地好像死去了一般。

  “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我低声问道,如果不是他打开了城门,狄天肯定进不来,但是我想不明白我,为什么明明在补天一族内部混的如鱼得水一般的狄飞,要牺牲自己的大好前程,甚至是牺牲自己的生命却帮助狄天。

  狄飞摇了摇头,依然不说话。我身边陪着一起审讯的还有周易,这小子从星梦被抓开始一直很自责,因为他的房间就在星梦的房间隔壁,出事的时候,他也是第一时间冲了出来,不过却被狄天一掌给震飞了出去,趴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面对沉默的狄飞,周易冷着脸站起身来,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了狄飞的脖子,指甲甚至在狄飞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如果不是我干咳了两声,他估计就直接将狄飞的脑袋给拧下来了。

  我看着狄飞的眼神和表情,面对愤怒的周易,他却面如死灰,眼睛里也是无神的。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我将周易推出了房间后,走回来坐在桌子上,看着狄飞说道:“昨天你问我的问题,我当时回答你的答案你还记得吗?那我现在反问你,你觉得你做的事情是起义还是造反?”

  狄飞听见我这话,眼睛里才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嘴唇动了动,最后再一次低下头,咬着牙说道:“我知道我这是造反,我也知道我对不起星梦大人,更对不起满城的族民。可是,那是我的先祖的命令,他是我的老祖宗,他要求我做的事情,我就必须做!”

  补天一族有一点和如今的部分人类不同,他们对于先祖有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当然补天一族的先祖很多都还活着,活个千年不是问题。所以这也间接影响了他们的一些观念。

  我冷冷一笑道:“一定要听?你这是愚孝你知道吗?不过还为时不晚,只要你告诉我,狄天藏在哪里,你就算是将功赎罪!”

  狄飞摇摇头,叹气道:“我真的不知道,狄天是我的直系先祖,半个月前开始,他就会出现在我的梦中,一开始只是指点我修炼,利用托梦来和我拉近关系。可是就在前两天,星梦大人被你们救回来之后,他就要求我打开城门,让他带走星梦大人。一开始我也是反对的,可是他是我的祖宗,我不能违背他的意愿。所以我一直很纠结,心事重重。但是就在昨晚,他对我说,如果我再不答应的话,就将我的名字逐出我们家族,我害怕了,如果被逐出家族,我就没了身份。我就再也不是西天一脉的皇室成员,我就会变成一个平民,所以我才答应的。我不想的,是他逼我的!”

  狄飞不像是说假话,真是一个可怜人,思想被捆绑后的牺牲品。

  我看着狄飞问道:“你好好回忆一下,狄天真的什么都没有和你说?或者是言辞之间有没有透露出一丝一毫可能藏身的地方?”

  狄飞回忆了好一会儿后,忽然说道:“我,我好像记得当时他对我说,他有一天会在我们西天一脉的旧址上,建造起新的宫殿,让我们西天一脉重新崛起。可是,我们西天一脉的旧址,并不在这个秘境之中,而是在另一处已经荒废的秘境深处。”

  这个消息很重要,我立刻走了出去,虽然我还不知道狄天抓星梦有什么用。不过我估计他肯定是带着星梦去了西天一脉的旧址。

  可是,问题却还是没有解决。我问了好几个西天一脉的族民,甚至还重新问了狄飞,都告诉我在千古一战后,西天一脉的旧址就已经不知去向,可能是被彻底毁灭了。或者是可能沉入了地底。

  最后,万般无奈之下,我先离开秘境,回到平遥古城后,打了个电话给开水蛙。这家伙正在睡午觉,被我吵醒后非常不满,又带着困意地说道:“端木森,作为一个妖怪,一个有尊严的成功的妖怪,我非常需要睡一个安稳的午觉,你居然在这时候打电话过来!而且我不接,你居然还连续打了三十个电话,吵醒我为止!你是欺负我懒得动手关手机吗?”

  我尴尬地笑了笑,也不和它废话问道:“你知道补天一族西天一脉的遗址在哪里吗?”

  开水蛙听后停顿了一下却反问道:“你要知道这事情干什么?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被一群只有身体,没有灵智的妖兽包围着,又肮脏,又野蛮!”

  开水蛙能这么说,我大喜过望,连声问道:“在哪里?我靠,你别卖关子,这边正等着救人呢。”

  电话里此时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鼓捣了半天后开水蛙才说道:“嗯,查到了,在如今的可可托海国家地质公园旁边,不过这是在新疆,距离你们现在的位置可远着呢。而且到了可可托海国家地质公园后,你也不一定能够找到进去的法阵,必须要一个和星梦一样血脉的补天一族南天一脉的皇室成员,才能够帮你找到法阵的具体位置。这个法阵建造的太古老,很难被发现啊。”

  开水蛙的确很博学,地方是找到了,我匆匆挂了电话后,返回了秘境之中。然而,让我震惊的是,剩下的补天一族族民里竟然没有一个是南天一脉的皇室成员,原本就只有两个,一个是星梦,一个是星城。现在可好,一个被抓了,一个生死不知,我就算到了可可托海国家地质公园,八成也找不到传送法阵。

  事情都赶在了一块,我踹了一脚大门,大门微微一晃,我看见了大门内星梦桌子上放着的蓝色碎片。

  我若有所思地走过去,将这蓝色的碎片放在了手里,之前星梦说这些蓝色的碎片是她在被围困的山洞里找到的,不周山的碎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秘境里?

  反正我现在找不到办法搜索法阵,索性带着阿呆,赶回了之前星梦被围困的山洞,一走进去,乍一看是一片漆黑,地方也不大。深度约莫只有20多米,不过里面最深的地方,越往里面走我便发现越多的不周山碎片,等我走到山洞尽头的时候,看见一块巨大的蓝色晶体,有一人多高,中间已经碎裂,是空的。

  “居然有这么多,而且这个一人高的蓝色晶体中间为什么是空的?就好像是曾经封印过人似的!”

  我对阿呆说道,阿呆却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一愣,安静下来,仔细一听,好像在山洞的另一端有一些细碎的声音传来。我和阿呆悄悄地走了过去,接近声音源头的一刻,我看见一个人影趴在地上,身上被蓝光环绕,背对着我,似乎在吸收这些不周山的碎片。

  只是这个背影,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有几分像星城!我试着开口叫他:“星城,是你吗?”

  背对着我们的人浑身一激灵,猛地翻身,看向了我和阿呆,这下子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他的脸,正是星城!

  只不过他面容消瘦,手上捏着不周山的碎片,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看见我后,他颇为吃惊地说道:“端木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