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百一十一章 蛊毒之战(1)

  魔火,本就是异物,火分阳火,阴火两种,我们平时见到的凡火,魔火,仙火,皆是阳火,性属阳,但是就像是阿呆的尸火,还有过去青火鬼王所用的鬼火,那都是阴火,性属阴。

  小骗子现在中的雪蛊,必须使用阳火才能够驱逐其身体内的蛊毒。魔火之源,力量太强大,若是直接让其吞噬,搞不好反而会烧死这个小子。

  但是我们在场的人里没有一个能够切割魔火之源,天底下会用魔火的也就两个人,其一便是白骨,如今远在另一个世界里,其二便是林动,如今已经死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小骗子,我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现在每过去一分钟,小骗子的生命就少了一分保障,我深知,现在不是我犹豫的时候!

  我将星梦的项链拿了过来,上面火红色的宝石,闪烁着让我心惊的光芒,此时黑蛋的手盖在了我的手上,另一边大叔的手也盖在了我的手上,我看着他们两个,却听见大叔坚定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要扭扭捏捏的,我相信小骗子没这么容易死,你既然决定了要收他做徒弟,他就要继承我们这一脉的坚强意志,动手吧!”

  我深深呼吸,长长地吐气,随后三人合力,一起将我手上的红宝石捏成了碎片,星梦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我们,当红宝石碎裂的一刻,里面落下了一团金色的火团,这金色的火团看似燃烧的并不灼热,放在手上的感觉,也好像是温热的一般,一点都没有灼烧的感觉。

  星梦对我说道:“魔火之源内蕴火灵,所谓火灵,便是火的灵智,所以此时此刻落在你手上的并不仅仅是一团烈焰,而是一个生命,魔火之源不能称为活物,但是也不能被称为死物,乃是游走于生死之间的特殊异种。你直接将魔火之源按入小骗子的心口处,这便是第一个难关的到来。”

  我皱起了眉头问道:“第一个难关?什么意思?”

  星梦此时才解释道:“并不是每个人的体质都适合修炼魔火,甚至可以说,修炼魔火之人,必须先得到魔火的认可。而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魔火修炼者也只有两个。林动是天生便带有魔火之源,所以说他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魔火体质。而真正修炼魔火之人,只有一个,便是白骨。茫茫华夏大地,两个世界,这么多灵异人士,只有白骨一人是真正的魔火修炼者,端木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当然明白星梦的意思,低着头,握着小骗子的手,我开口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魔火之源不认可小骗子,那我是不是能够强行将魔火之源打入小骗子的身体内?”

  但是星梦给我的回答却并不是我想听到的,她轻声开口说道:“不能,如果你那么做了,雪蛊被魔火之源蒸发之后,小骗子依然必死无疑。”

  我的左手握着魔火之源,右手捏着小骗子的冰冷的小手,沉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不过,这也是目前唯一能够救小骗子的方法,我不会放弃。”

  语毕,脸色凝重的我,慢慢地将手里的魔火之源举了起来,小骗子的呼吸很微弱,冰屑布满了他的脸,我对着他沉声说道:“如果你是我的弟子,就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左手在此时此刻,按在了小骗子的胸口处,魔火之源落在了小骗子的胸口上,这一刻,我看见有火光化作一条条火链,从我的手心里散开,小骗子猛然间张开嘴巴,重重地呼出了一口冷气,这一口冷气喷出的同时,我手边所有由火焰组成的链条包裹住了小骗子的身子,狠狠一裹,给我一种火链想要将小骗子捆绑住的感觉。

  我往后退了一步,疑惑地看着身边的星梦,而后者此时却也盯着小骗子,表情凝重地说道:“魔火的试炼开始了!若是火链松开,便说明小骗子不适合修炼魔火,若是火链深入小骗子的皮肤,那便说明他被魔火选中了。”

  我点点头,双手背在身后,就在此时,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这电话是马鸣打过来的。接听之后,马鸣在电话里急迫地说道:“家主,在平遥古城的后街一家小酒吧里找到了古宣德,您快一点过来,玉罕姑娘已经和古宣德交上手了!”

  我按的是免提,此时马鸣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房间,黑蛋反应很快,在听见玉罕和古宣德交手这话的时候,整个人往后一闪,瞬间冲出了房间,而我带着阿呆同样冲了出去。

  古宣德是蛊神,就算自身的实力并不强,但是用蛊的手段出神入化,玉罕即便在用毒方面的天赋不弱,可是在老谋深算,甚至不确定还是不是人的古宣德面前,应该还是太嫩,但是为什么玉罕自己没有呼救,反而是马鸣打来的电话呢?难道玉罕已经被古宣德逼迫的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了?

  我正这么想,脚步已经跑到了平遥古城的后巷,这里有好几间酒吧,马鸣和几个轩辕家族的成员站在门口,一见到立刻走了上来,给我们引路。

  如今的古城,特别是已经被开发的景点里多多少少都会有所谓的酒吧一条街,为的不过是迎合年轻人的喜好。

  内部装修却并不怎么好,而且卖的酒比普通的酒吧还要贵。在马鸣的带路下,我走进了后巷第三间酒吧内,门口守卫的两个轩辕家族成员却是一副害怕的样子,站在离门足有两三米远的地方,马鸣看到这情况,立刻训斥道:“你们这么看守,要是古宣德冲出来,根本就拦不住!”

  但是这两个守卫却伸手指了指大门里面,面露恐惧地说道:“马大人,这里面可是蛊神啊,而且玉罕姑娘也是用毒高手,这蛊毒对决,我们去掺一脚,那不是找死吗?”

  马鸣看了我一眼,见到我并没有露出不悦之色,这才挥了挥手,让两个守卫走开。阿呆此时一拳将大门打碎,我走进去后,里面灯光倒是敞亮,地方虽然不大,不过也有半个篮球场这么大,黑蛋站在阴影里,脸色很难看,身上的妖气吞吐不定,嘴里的獠牙和手上的利爪都已经长了出来。

  而在酒吧中央,霓虹彩光之中,玉罕面色严峻地站着,而且从我的这个方向看过去,玉罕穿着的布衣背后已经全部被汗水浸湿了。

  这是我见到过玉罕最紧张的一次,过去的战斗中,若是遇到大家无法对抗的强敌,肯定是我上,不会让玉罕他们上场对阵,若是遇上弱者,也根本威胁不到玉罕这个用毒的高手。

  因此这还是第一次,我看见玉罕如此紧张!

  而在玉罕的对面,坐着一个人,或者说坐着一个畸形的老头,这是一个弯着腰,驼背,手脚干瘪,穿着非常肮脏而且破损的很厉害的黑色衣服,手上提着一根木棍,乍一看,就好像是任何在街道上能够见到的乞讨者。

  可是,这个怪老头的身上,却散发出一种连我都能感觉到的奇怪气息,是一种他坐在那里,我就仿佛看见了威胁的感觉。

  这么说可能比较笼统,打个比方,如果我们见到黑寡妇蜘蛛,或者是眼睛王蛇,在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它们带有剧毒,非常危险。

  而我看见这个陌生的老头时,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便是,他很危险,不是看见老虎狮子的时候那种强大到足以撕碎我们的威胁,而是如同看见了可怕的毒物,不能靠近,靠近了就是死的感觉。

  很微妙,可是却很真实,我喃喃道:“他就是古宣德吗?果然是和那可怕的人。”

  只是,就算古宣德如此厉害,也不应该让玉罕一个人对阵,我拍了拍黑蛋的肩膀,正要拉着他一起上去包围古宣德,我却听见玉罕头也不回地对我喊道:“老大,这一战,你不要出手,你和黑蛋,还有其他人,全都看着,这是我必须要面对的一战!”

  我一愣,这算什么话?怎么就变成了玉罕必须面对的一战,我敏锐地感觉到这里面应该有隐情。转头问黑蛋,黑蛋却什么都不说,只是关切紧张地看着玉罕。

  而此时对面的古宣德却一边喝酒,一边用平静的语气说道:“玉家的后人啊,怪不得一见到我如此激动。哈哈,当年我受雇于钱家的时候,杀过很多人,参与过很多灭族的行动,不过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中型的用毒家族,也就是你的家族。因为,那是第一次,我看见这些弱者,面对我的蛊毒却不害怕,拼命地想要保护同伴和家人,最后全部死亡,那时候我看着他们如此拼命地和我战斗,可是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我心里的兴奋感,直到如今都还能够回忆!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哈哈,真是天意,让我再一次享受那种异乎寻常的爽快杀戮!”

0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三百一十一章 蛊毒之战(1)”

  1. 回复 2017/08/02

    流火葫芦

    你们把我搁哪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