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百零九章 最后一个蛊神——古宣德

  蛊神,在这个圈子里凡是带上“神”这个字的,要么就是自己封着玩,如果被大家认可了,那绝对是这个行业里的顶尖人物。

  我十年那年,曾经有快要成为蛊神的大蛊师看上了我的肉身,想要夺舍,不过最后却被大叔所杀。当年的大蛊师已经很厉害了,虽然在如今的我眼里,也只是凡人之躯。但是用蛊之人,从来讲究的就不是自己本体的实力强弱,而在于他所用之蛊是不是够毒,是不是够邪。

  而在灵异圈里,有很少的一些行业,出现了“断层”现象。

  所谓的“断层”现象,便是指这个行业后继乏力,几乎没人能够接上手。而蛊毒一脉,便是出现了“断层”现象的行业,而且还是其中后继乏力现象最严重的行业。

  因为已经有将近500年,没有再出现蛊神了。

  蛊师,一般都活不长,这是一个常识,第一这是一个风险极高的行业,即便是在灵异圈里,用蛊之人,在研制新蛊甚至是制作蛊毒的时候不小心死亡,太多太多了。第二,就算你极其小心,但是你天天和这些害人的东西在一起,对别人下蛊,杀了人,其实也是在损自己的阴德。

  就算是有一些改良蛊虫,开始以蛊治病救人的蛊师,也不过是在补自己过去的阴德,而且这一类蛊师还在少数。

  所以,综上所述,蛊师人数越来越少,死的越来越多,也就没人能够冲击蛊神的境界。

  因此,我乍一听对面的栖醒说他有一个蛊神朋友,而且还活着并且住在了平遥古城,我就觉得有一些不可思议,难道一个蛊神活了500多年?

  只是栖醒的话不能尽信,从之前和他的接触中能够看出来,这家伙满口跑偏,心机深沉,不是什么好东西。

  “蛊神吗?我还真没见过,如今要是有机会领教一下蛊神的高招,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经验。”

  我说的云淡风轻,这栖醒的化身却哈哈一笑,说道:“不过你若是想救这最后一个中了钻骨虫所化虫蛊之人,就必须要杀死蛊神。我可以无偿地奉送给你一句话,他是一个杀不死的蛊人。”

  说完之后,我看见一道灰色的影子从这个老道士的身上飘了出来,老道士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而这道灰色的魂魄直接冲出房子,暴晒在阳光之下,瞬间被烧成了灰烬。

  马鸣检查了一下这个老道士后冲我摇摇头道:“死透了。”

  我转身走了回去,找到了玉罕,焦急地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古宣德的人?”

  我原本以为玉罕肯定要想上一想,却没想到她当场就给出了回答:“这不是末代蛊神吗?据说消失快500年了,不过蛊师一般都活不长,所以大家都认为他应该已经死了。怎么了?”

  看来栖醒的话里有一半是真的,我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次下蛊的应该是古宣德。”

  玉罕立马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不可置信地说道:“不会吧,那可是蛊神啊,而且他应该早就死了啊。老大,你没搞错吧。传说中,这位蛊神虽然本身的实力不强,蛊术的研发成果也远远不如过去的几位蛊神,甚至不如很多大蛊师,可是他却是我们蛊毒圈子里公认杀人最多的蛊师。而且,他是一个浑身带蛊之人。”

  我皱起了眉头,之前就听到栖醒说这个古宣德是全身带蛊之人,我还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如今又听见玉罕这么说我顿时不解起来,问道:“浑身带蛊之人,这话什么意思?”

  玉罕这才解释道:“所谓的浑身带蛊之人,其实是对古宣德的一种另类褒奖。打个比方,我喜欢用毒,也喜欢毒物,可是我不可能一天24小时随身携带毒物,洗澡,吃饭都不会带,睡觉的时候可能会带着防防身,不过有白金陪着。总之,毒物只是我的工具。但是古宣德不是,我听说过这样的传闻,他身上无论什么时候,甚至连洗澡的时候,都会携带超过10种蛊毒。从过去开始,就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更没有人愿意和他同睡一屋。他没有朋友,甚至传说中,他出身的时候,他父母就死了,因为他的血液里天生带着一种血蛊,连双亲都会杀死。他能够成为蛊神,靠的不是众人的信服,而是恐惧。在古宣德还在的年代,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几千,至少也有几百了。到了最后,他用蛊的手法,已然和呼吸吃饭一样随意。”

  玉罕的解释已经很清晰了,我低着头说道:“不过就算再厉害,也不过只能到达凡人的极限,我要对付他不难。”

  玉罕也点了点头,不过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说道:“老大,你本事是比他厉害很多,可是你要知道,蛊师入门的第一课,不是教你怎么杀人,而是教你怎么逃避追杀。所以,越是厉害的蛊师他的隐藏和逃逸能力就越强。而且古宣德若是真的还活着,那么已经500多岁了,这件事情本身就很不科学,但是如果他真要活着,那么你觉得他还是一个凡人吗?”

  我点点头,玉罕所说没有错,我心中一早就料到了这一次补天一族的平定行动肯定不会一帆风顺,只是没想到这才刚到平遥,还没进补天一族的秘境,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对手,也着实让我有一些心里没底。

  玉罕继续研究这些钻骨虫,我通知马鸣加强了一下整个平遥分部的方位工作,这一天也就过去了。到了夜里,平遥古城举行篝火晚会,这是一个豪华旅行团的活动项目,据说还会放烟花。听说是因为有一对情侣想在这平遥古城中举办一个别样风情的婚礼。

  此时的我站在居住的二层小楼的阳台上,看着路上的篝火,大家拉着手围着篝火转圈,年轻人们都欢乐地笑着。

  我靠着门框,手里拿着一叠花生米,一边吃一边发呆,此时一对手拉着手的情侣走了出来,大家又是尖叫,又是欢呼的,好不热闹。

  而这一对情侣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站的近,正想笑着一起鼓鼓掌,粘粘喜气。却看见中央的这团篝火有了异变!

  火本就是变化之物,你观察火焰的时候,可曾看见这一团火固定成一个样子的?然而,就在此刻,我却看见这团烧的极其旺盛的篝火,猛地被冰住了!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不是自己眼花了,结果仔细一看,还真是被冰住了,而且这还不算篝火被冰住之后,平遥古城的天空开始飘起偏偏雪花。

  明明今天的天气预报说是晴天,怎么会下雪呢?不过四周的年轻人也没注意到,导游还跟着起哄,说可能是奇观,一群人纷纷拿出手机拍个不停,但是站在阳台上的我却看出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我放眼望去,却看见在平遥古城这条主干道的前端,那里根本就没有雪花,我再往后看,主干道的后端也没有雪花,也就是说,只有我们中间这一段在下雪!

  天气就算再突变,也不至于变的这么古怪,这肯定是人为的!我立刻放下花生米,对着楼下大喊道:“干什么呢!快点躲开,有危险啊!”

  众人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我,片刻之后都哈哈一笑,继续盯着被冰住的火焰拍照,发微博,发朋友弄的不亦乐乎。

  然而,很快就出现了大问题,一个站在左边穿着羽绒服的姑娘,倒下了!

  毫无征兆地倒下了,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扑通一声就晕过去了。她身边的朋友想要伸手去扶,可是她的朋友刚刚弯下腰,结果也一起倒了下去。

  随后,接二连三,一个个游客连带着导游,所有站在这片雪花下面,被雪花淋着的人,全部都昏迷了过去。

  我放眼看去,却似乎依稀见到对面的楼顶上似乎有一个黑影的样子,这个黑影个子不高,看着像是小朋友的身材,应该不超过一米五,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却看见他似乎在向外撒一些东西,我厉声喊道:“你是谁?干嘛呢!”

  这模糊的人影听见我的喊话,立刻转身逃走,走路的样子还有一点像是跛足的感觉,一瘸一拐并不十分灵活。

  我正要冲出去追击,可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看见天上雪花不再落下,正要从阳台上直接跳下去的时候,此时玉罕却冲进了我的房间喊道:“大叔,小骗子昏过去了!”

0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三百零九章 最后一个蛊神——古宣德”

  1. 回复 2017/05/10

    万家林

    么么哒

  2. 回复 2017/05/30

    端木森

    玉罕为什么要叫我大叔

  3. 回复 2017/07/23

    玉涵

    大叔??

  4. 回复 2017/11/04

    端木森

    大……大叔??????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