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百零八章 老方士的破绽

  既然能够在这死去之人的身上找到钻骨虫,那就有可能会在其他十一个活着的人身上找到钻骨虫。我们立刻返回了之前隔离的医院,困住了这十一个人之后,挨个照了脑部CT,奇怪的是,并没有发现任何钻骨虫的痕迹,这我就奇怪了,正在此时,玉罕却站出来说道:“老大,钻骨虫是能够钻进骨头里的虫子,那就是说,可能这几个钻骨虫已经寄生在了这几个人的骨头缝隙之间,用我的方法来试一试吧。”

  玉罕毕竟是在南北疆混迹多年的专家,将其中一个症状奇怪的病人抓了过来,随后从自己的帆布包里拿出了一颗被白蜡封住的药丸,将白蜡剥开之后,能够看见其中是一颗黑色的药丸,这药丸带有非常浓的麝香味道,闻着很冲鼻子。

  我奇怪地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毒药吗?”

  玉罕一边点头一边将这药丸放在了热水里,黑色药丸如水即化,整个水杯都变成了如同墨汁一般的液体,玉罕用棉花沾了沾这黑色的液体,随后塞住了面前这个病人的双鼻,还有两个耳朵。

  为了呼吸,眼前这个病人,张开嘴巴呼吸,他一张嘴吐息之间喷出一股子刺鼻的麝香味道,弄的我们一群人捂住了鼻子。

  玉罕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将近一分钟后,古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看见一个浑身毛茸茸的虫子从这个病人的嘴里爬了出来,最后被玉罕抓进了盒子里。

  这个虫子背壳却一点都不光滑,相反长满了黑色的容貌,而这个病人的症状就是一夜之间长了数米的长发,两相结合,神奇地对上了!

  如法炮制,我们收了十个各色各样,但是本体依然钻骨虫的虫子,我奇怪地说道:“还有最后一个,怎么停了?”

  这最后一个就是之前我们看见的那个身子已经彻底魂体话,只有头部还是人类模样的男人。玉罕摇了摇头回答道:“他有点不好对付,能够逼出来,不过逼出来之后这只钻骨虫不好抓。我们之前抓到的钻骨虫,其实都是和病人的症状很相似,长发的病人就是长了容貌的钻骨虫作祟,头上双角的病人其实是身体内了生有双角的钻骨虫。这不是单纯的下毒,这是结合了蛊术而创造一种特殊的虫蛊。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不过早些年听说北疆有人这么干过,今天倒是也让我开了眼界。不过按照之前的经验,这最后一个人身体都变成了魂体,身体中的钻骨虫可能也是魂体,本来就个子比较小的钻骨虫,要是精力旺盛一点,要逃的话,我们很不好抓,就怕它逃走之后钻入别人的身体内,也是祸害了别人。”

  玉罕是胆大心细,这番话说的倒是不错。不过她此时又接着说道:“可是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只要杀了下这特殊的蛊虫之人,这钻骨虫没了和主人之间的联系,就会变的混乱,它一混乱,生命力就会衰竭,到时候自己就会死亡。所以,关键还是找出谁下了这种虫蛊。”

  我点了点头,此时马鸣已经带着之前封印枯井内厉鬼的所谓法师来找我了,这法师看着也有50多岁了,倒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桀骜模样,一进房子,看了我们几个一眼后说道:“听说轩辕家族的家主找我,所以本道来看看,谁是端木森啊?”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还未请教大名?”

  对面的这老道士一撩袖子对我拱了拱手说道:“好说,我乃是云游天下的一名方士,道号存真子。你就是灵异圈里赫赫有名的端木森?没想到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啊。”

  他这话说的很不客气,我却没有动气,再度开口说道:“还请前辈将封印的厉鬼拿给我,对我有用。”

  我叫他一声前辈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毕竟咱们的确是晚辈,却看见存真子拿出了一张封鬼的灵符在我面前扬了扬后说道:“这枯井内的厉鬼就在其中,是我亲手封的。”

  黑蛋走过去想要从他的手上拿过来,他却将手给收了回来,说道:“怎么?不懂规矩吗?你们没去过鬼魂交易市场吗?在我们平遥,谁封印了这厉鬼,谁就是厉鬼的拥有者。要是想要的话,就和鬼魂交易市场内的规矩一样,要么拿宝贝来换,要么拿钱来买,哪里能够凭你一句话就白给你?”

  黑蛋当时就不爽了,不过马鸣做了个一个好人,将黑蛋给拦住了,低声说道:“没办法的,平遥有不少云游方士,其实也不是坏人,不过也要吃饭,封印头厉鬼不容易。这样,我去和他说说,价格给降下来点,哈哈。”

  马鸣转身去和存真子说了半天,存真子却忽然转头嘲笑道:“我还以为轩辕家族这样的超级家族有什么厉害的,原来买个厉鬼还要讨价还价!说出去那就是贻笑大方,好了,我和马鸣已经说好价格了,这头厉鬼有100多年的道行,我封印的也很不容易,算上我当时使用的灵符和道具,还有我的人工费,按照平遥的市场价算的话,你就给个300万吧,别说你们超级家族连300万都拿不出啊。”

  黑蛋当时就变了脸喝道:“300万?你怎么不去抢?别说是百年道行的厉鬼,千年道行的厉鬼按照市场价也就500万左右。你们平遥的价格特别贵?鬼魂交易市场什么时候算过人工和灵符成本了?我们这300万给的起,不过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小人,怎么了?不修理修理你还真以为我们好欺负了?”

  黑蛋说着就准备动手,存真子却怡然不惧,迎了上去,喝道:“哈哈,还以为我真怕了你?不就是一头妖怪嘛,告诉你,我今天这厉鬼就是不卖给你们,你能奈我何?”

  存真子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往外走,黑蛋想要追上去,马鸣则有一点无奈他也没想到居然会搞成这个样子。我却笑了笑,拍拍手说道:“栖醒,你的第二个化身真是有意思,还假扮成方士的样子,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我此话一出,四周的人都是大吃一惊,黑蛋更是疑惑地看着我问道:“小森,这个存真子是栖醒的化身?可是我看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人类啊。”

  存真子却哈哈一笑说道:“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栖醒?付不起钱还装什么超级家族,还胡诌一个人名给自己解围吗?”

  我却摇摇头说道:“我说的就是你,你就是栖醒。好了别装了,你这把戏已经玩穿了,何必还继续演下去呢?”

  这时候,对面的存真子脸上的表情才一点点阴沉了下来,这表情和刚刚那个糟老头子一般的方士完全不同,特别是这一双眼睛,看起来充满了邪念。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特意将自己的一丝魂魄给分离了出来,还让一个傀儡抽掉了一个老道士之魂,我相信我附身在这个老道士的身上,肯定天衣无缝。”

  果然栖醒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我却哈哈一笑说道:“你的确演的天衣无缝,只是,有几个基本的常识你没注意到,可能也是你对人类社会不了解。第一,你附身的这个老道士的确看起来不弱,不过还没有强到一个人就能封住百年厉鬼。第二,你当时捏着封鬼灵符时候的手势不对,你捏灵符的手势是正统的道门手法。但是云游四海,流浪的老方士,如果封住了一头百年厉鬼,那绝对是找到了一个宝贝,不会捏在手里,而是一定放在小盒子里。第三,你和黑蛋对视的时候,根本就不害怕黑蛋身上的杀气,这一点很不正常,普通的道士别说是和黑蛋冲撞,就算是站在黑蛋的身边都有压迫感,毕竟黑蛋是大妖。最后一点,你这张封鬼灵符其实是空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么,你还是说说你这第二个化身来找我是什么意思?”

  我说完之后,对面的栖醒拍了拍手,哈哈大笑道:“真是不错啊,真是很不错啊。怎么说呢?我都没想到你居然会有这么好的眼力。当然,我这一次来并不认为你能看穿我,我就是来踩踩点,顺便看看我过去的老朋友给你们找的小麻烦,你们解决的如何了。”

  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问道:“小麻烦?老朋友?什么意思?”

  栖醒哈哈一笑说道:“别告诉我你们还没发现钻骨虫,这种将钻骨虫做成虫蛊的手法,全天下只有我的一位老朋友会,而他已经在平遥古城住了好一段时间了。顺便提一下,他叫古宣德,是一个全身带蛊的蛊神。”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