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三章 拜见老子

  黑袍空净死了,天下从此以后只剩下了一个空净。

  他的尸体是被白袍空净大师带走的,我珍藏了这五颗佛珠,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看着这五个字,我能从中看出一些奇特的感悟。

  和道机子他签了一份协议,我肯定还会再来这个世界,到时候就是他履行承诺的时候了。方铎跟着人群离开,他想要过他想要的隐居生活,于是便在千恩万谢之后分道扬镳。

  紫月和紫心这两个姑娘,说是想要邀请我们去昆仑,但是依然推到了下一次。

  上路之后,在日夜兼程赶了好几天的路后,总算和恋心儿他们汇合了,当然也终于到了老子所镇守的时光交接处。

  这是一座无名之山,不高,但是很有灵性。如今这么有灵性的山,很少见了。我站在山脚下,隐隐能够感觉到有圣威在山上环绕,老子释放出来的圣威,倒是和之前通天教主的圣威截然不同,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我开口说道:“看来老子正在此山之中无疑了,你们先在山脚下等我,我先上去和这位圣人打个招呼。”

  说完之后,我缓步走上山去,一路走,却感觉原本陡峭的地势,在我的脚下变成了平坦的大道,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这座灵山正在欢迎我一般,亦或者是老子在欢迎我的到来?

  上山的路,就在这种奇怪的感觉中变的异常顺利,等我登上主峰,首先入眼的便是一座被冰封起来的墓碑,和龙形子说的一样。

  在这座冰封的墓碑边上是一座小房子,很简单,很朴素的一座房子,我走到小房子前,门开着,我看见一个身穿布衣的老叟走了出来,白发苍苍,长须飘扬,虽然初看第一眼很普通,可是当我再一看的时候,顿时整个身子都是一颤。

  圣人,之所以被称为圣人,不在于他长的有多威严,也不在于他表现出来的多么强悍,而在于无处不在的圣威,刚刚我没感觉到,但是当我和这老叟对视了一眼后,差点没给跪下来,还好忍住了。

  他微微一笑,说道:“终于见到你了,端木森。”

  我连忙行李,庄重地说道:“阴阳代理人,凡人端木森,拜见圣人太上老君。”

  老子浅笑一声,拉着我做到了房子外面一个石桌子边上,然后捋了捋胡子,桌子上便有了茶杯和茶水。

  “我早知道你要来,也早就知道你会和空净碰上,怎么样?读了空净留在你梦境空间中的记忆片段吗?”

  老子真算是神了,我什么都没说,他就知道我和空净见过面了,更知道了之前梦道之术发动后,黑袍空净留下了记忆片段在我的脑海里。

  我点了点头,老子却问道:“看明白了吗?那个雨夜,那个小沙弥,还有他为何会变成魔僧?”

  我摇摇头,说实话,我没看懂,因为这些记忆片段并不完整。老子却微微一笑,伸手点了点石桌子,石桌子上却出现了“神,魔,妖,鬼,人”五个字,这五个字的字形竟然和我在佛珠上看见的分毫不差。

  “空净之变,应该追溯到他的师傅行痴。行痴也是一个魔僧,他曾经和空净一样对佛法理解极深,可是理解到了最后,却变成了一种曲解。入了魔,便没了回头路,人们总是有质疑之心,质疑对错,质疑自己不了解的一切,行痴便质疑西方世界的诸佛,在他看来,这佛书不过是强者所写,世间道理都不是真理。只是,他却将这样的信条传给了他唯一的弟子,也就是空净。只不过,空净慧根比起行痴来说,更好,然而,最终也渐渐进入了迷茫,在那个雨夜,那个破庙之中,终于爆发。而那一夜,想要阻止他成魔的人,是我。”

  老子的话,让我吃惊,圣人都要阻止他成魔,而且看起来,老子竟然失败了!

  “我给过空净很多提示,但是他都没有明白。罗焱逆天失败之后,他更加迷茫,开始有了成魔的迹象,为了躲避我的规劝,他走进了这间小庙,这便是这些和尚的劫数。根本无法逃避,因为空净走进寺庙的一刻,所有人都已经注定要死。空净夜里终于成魔,我降下一道雷霆,却没想到,圣人之力他虽然无法阻挡,但是却由他身体内残留的行痴魂魄阻挡了下来。然而,我的圣人之力依然侵入了他的体内,将他代表善念的一面分离了出来,便成了你们世界里的空净,而留下的便是那个所谓的魔僧。”

  听了老子此话,我不免问道:“为何您不直接灭了魔僧?让他为祸凡间?”

  老子却说道:“当时那五颗佛珠,是我故意留下的,他收起来后,却没看到佛珠里我留下的字。这五个字,告诉他的意思是,无论谁强谁弱,众生也都是一样。只不过,你能发现,他却发现不了,这便是命中注定的劫数。而他死在你的手上,也是他的劫数。好了,不说空净之事,让我看看你那一黑一白两个道力幻化出来的人影。”

  我一愣,老子连这个都知道了,我甚至连团队里的人都没说呢。放出黑白道力,接着化作一个黑白两色的人影,老子看着这个人影,伸出手点了点这人影,一指落下,我看见这黑白人影浑身一震,瞬间变回了黑白道力的模样,随后老子打了个响指,黑白人影重新凝聚起来。

  我以为老子会夸奖几句,却没想到,他却表情凝重地说道:“危险,真是很危险。”

  危险?这个词怎么会落在我的身上?这道法本源难道还会害我吗?老子瞥见了我脸上凝重的表情,便解释道:“道法本源,分成四个部分,入门便可见到你所感悟的道力,道力再化形,化形之后便会化作人形,最终回归道力最初的模样,但是施展出来之后,便可化作洪荒无穷。可是,你一入门便化出黑白双鱼,已经属于非常罕见的情况,而如今,你应该化作人形,但是却化出这么一个人影,当真是很奇怪。”

  听到这话,我不免有一些沾沾自得,连老子都没见到过的情况,都被我给变化出来了,看来还是我的天赋牛逼。

  谁知道,老子下一句,差一点没吓死我,他摸着下巴说道:“道法本源如此奇怪,很可能会反噬你自己,如果真的反噬了你,那你就会变成道力,也就是死了,和形神俱灭差不多。”

  我靠,这变化又不是我自己想要弄出来的,是道法本源自己衍化的,现在居然说我可能会形神俱灭,我这小心肝,被吓的只颤悠。

  “这个,您是不是严重了,毕竟只是道法本源不是生物,这是法术,怎么会反噬我呢?而且之前还救过我的命,应该不会出现您说的情况吧。”

  我没底气地说道,老子却微微一笑道:“要不,我们来试试看吧?”

  我疑惑起来,这也能试?此刻,我再度凝聚出黑白人影,它安安静静地站在我的面前,仿佛机器人一般一动不动,老子手指点了三下石桌子,这黑白人影忽然一怔,然后老子说道:“天下万物,变化虽然无穷,但是也有轨迹可循,道法本源可以具象化成为千万种样子,但是每一种最终都会回归成你纯粹的道力。我刚刚点了三下桌子,便是以圣力将它包裹起来,你再将它化作道力看看。”

  我点点头,可是却发现自己和这黑白人影没了联系,我正奇怪呢,还以为是不是老子搞了什么鬼,正想问,对面被圣力包裹起来的黑白人影猛地转过身看向了我,随后对着我的脑袋,快速地拍出了一掌,这一掌来的突然,而且势大力沉,我当时就懵了!想要往后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还好关键时刻,老子轻轻一拍黑白人影,这个黑白人影才收住了手,我分明看见老子刚刚的一拍是将自己覆盖在黑白人影身上的圣力给震散了。

  “圣力隔绝的时候,你和它没有关系,它便会攻击你,也就是反噬。圣力消失,它和你之间又有了联系,便不会攻击你。只是,它如果是你道力所化,道法本源正常衍化而来,却不会反噬。我相信你自己心里有数。”

  老子这话,让我心中顿时沉甸甸的,看来自己的确是摊上事了。我看着面前站着的黑白人影,回忆起之前那个声音所说的话,莫非是鸿元道祖对我搞的鬼?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