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二章 炼鬼师

  当然,我是用心眼一早就看出了这旅馆的不对劲,但如果你不没有灵觉,进入这种没什么人,很是冷清的旅馆,也需要长个心眼,进了房间,先看朝向,如果背阳的尽量不要住。另外,开了门,地上有水,被子凌乱,特别是你进了卫生间,发现水龙头里的水流很小。就有可能,这房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这时候你也不要慌,首先闭上眼睛,接着低声念道门灵咒,或者是佛门的佛号,最简单的便是“南无阿弥陀佛。”退出房间去,关上门之后,这旅馆就不要呆了,立马走人,最好是立刻走到人多的地方,这样其他人身上的人气会感染到你身上,厉鬼便会迷惑,也就找不到你了。

  当然,此时的我却是故意住进这间旅馆的,一方面是图个清静,另一方面我觉得一群厉鬼在这么多灵异人士聚集的地方也敢露脸,这里面多半还有事情,所以我觉得今晚,这个旅馆不会太平,而且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收货。

  到了晚上九点的时候,我听见楼下又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和我一样住进来了,应该是孤身一人,因为我只感觉到了一股灵觉,而且这股灵觉并不弱,和李迅差不多实力的感觉。

  没一会儿,就有脚步声传来,这脚步声有些沉,似乎是背着很重的东西,同样是走到了我们这层楼,很快我隔壁的房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阿呆低声说道:“主人,需要我出去看看吗?”

  我却摇摇头,从床上坐起身来,说道:“不必了,因为他已经来找我了。”

  果然,很快我的房门就被敲响了,阿呆打开大门之后,我听见一个有一些沧桑的男人声音从门口传来,高声说道:“你好,我找你家主人。”

  此人倒是眼力不差,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我和阿呆的身份,倒是让我有一些意外。

  我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了大门口,却见到一个男子站在我的房门前,立身于走廊的灯光下,脸色微微泛白,胡渣唏嘘,长头发散乱地劈在肩上,身上穿一件黑色的长袖短棉袄,背后背着一个长方形的大箱子,看着有几分病秧子的感觉,让人一见,就知道此人不怎么开朗,阴阴郁郁的。

  我瞥了一眼他背后的大箱子,这箱子被黑布包着,看不清是什么,不过此人的来路,我多少还是能够猜出一两分,多半做的是和厉鬼沾边的行当,而且,可能和我不同,他不是封鬼,而是养鬼。

  当然,我没有点穿,笑着问道:“兄台找我有何事?”

  他露出一丝笑容,说起来,这一丝笑容还真不怎么好看,和哭似的,对我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方铎,没想到能够在这诡异的旅馆里遇到前辈高人,所以特来拜会。”

  我知道他的眼力不错,却没想到他的灵觉也不弱,竟然能够看出我的修为深浅。我露出一丝浅笑,开口道:“拜会就不必了,我来这里是图个清静,不过你来这里多半是另有所图吧。只是,你我晚上睡觉喜欢清净,你不要闹出太大声音。”

  既然他叫我前辈高人,我也不解释,索性装出了一副高人的口吻和模样,此人立马点了点头,我正要关门,却看见他背后这长条形的大箱子,微微动了动,就好像里面装着什么活物一般。

  我不动声色,开启心眼一瞧,心里倒是一惊。此人修为也就和李迅相似,但是他背后这箱子,我刚刚没有注意,此时看去,这才发现,这箱子里封印的竟然是一头鬼王级别的厉鬼。

  这一人一鬼,若是搭档,为何不像我一样,修习鬼纹之术呢?若是他刚刚封印的厉鬼,我却觉得,他若是没什么过人的手段和强悍的法宝,多半也封印不了这鬼王,难道这个方铎和肖鹏一样,是个拜鬼为尊之人?那样的话,他也不会封印这厉鬼。

  对于这个方铎,我心里顿时有了几分好奇。本来长夜漫漫,我睡意阑珊,没什么睡意的我还想找些乐子来打发打发时间,现在这乐子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方铎正要后退,我却开口说道:“且慢。”

  方铎一愣,停在了原地,疑惑地望着我,我却说道:“这旅店厉鬼无数,你应该是来收鬼的吧?”

  我用了收鬼这个词,而不是封鬼和捉鬼,这里面是有讲究的,你别看字面意思一样,其实里面差了不少。封鬼是为了卖鬼或者是超度,捉鬼是为了杀鬼,而收鬼却是为了养鬼。

  很多人都认为,只有泰国或者是越南那边才有养鬼之说,其实不然,华夏大地养鬼之人却是不少,而且其中不乏手艺精湛,道行高深之人。

  养鬼也不是为了卖,很多人养鬼,实际上是为了自己所用,打个比方,你若是拥有了一件鬼器,想要锻造加强,便少不了强悍的厉鬼。或者你若是修炼鬼道之中的秘术,更是需要厉鬼来配合修炼。

  所以,养鬼求财或者是求爱情,那只是寻常老百姓所知,我们圈子里的人,也不管这类人叫养鬼人,而是叫他们,炼鬼师。

  眼前此人,我猜测,多半便是炼鬼师,我这么一说,对面的方铎自然知道我是懂行之人,也明白我已经看出了他背后箱子里封着的是头鬼王,忽然扑通一跪,竟然就这么直挺挺地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着实一愣,颇为吃惊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方铎却不起来,给我磕了个头之后,喊道:“前辈,既然您已经看出了我的秘密,便请您出手帮我一把。之前我在隔壁房间感觉到您这里极强的灵觉,我便知道这里有高人。我想请您帮我的忙,可是我这一身,一穷二白,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所以刚刚才想离开,不过我看您一定是正人君子,光明磊落的大英雄,所以斗胆,请您救我一命。”

  阿呆走到方铎身边,将他从地上给拉了起来,此时方铎正要开口,我却听见底楼传来钟声,之前我没见到楼底下有放着类似大钟之类的东西,但是此时此刻,“铛铛铛……”的钟声,回荡在旅馆内,我数了一下,一共22下,也就是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方铎忽然脸色一变,低声说道:“前辈,还请跟我进房间,留在这走廊里怕是不安全。”

  我见他露出惊容,也没有告诉他我不怕此地厉鬼,便跟着他走进了他的房间,一进房间的门,方铎也不说话,“啪啪”在房门上贴了数张镇魂符,随后还从行李箱中找出了朱砂笔,在大门上画了一个符咒,应是辟邪驱魔之用。

  做完这一切后,房间门外面忽然传进来一片厉鬼哭嚎的声音,这声音很响,带着哀愁,且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就开始冲撞这房门,房门上方铎画下的这符咒和道符开始亮起金光,一时间,外面的厉鬼齐齐哭嚎,我们仿佛身处阴间大地一般。

  方铎脸色凝重,拉起了窗帘,盘膝而坐,开始默默念咒,念的倒不是什么驱鬼的符咒,而是念的静心之咒。

  这倒是让我又吃了一惊,看这方铎眼力不差,灵觉也不算弱,为何面对厉鬼还需要念咒来保证自己的心性不乱?

  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他这静心咒不是念给自己听的,而是念给他背后箱子里鬼王听的。

  随着外面厉鬼们哭嚎之声越来越响,方铎背后的箱子也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仿佛想要从这箱子里挣脱出来一般,方铎脸色越来越凝重,本来就苍白的脸上,此刻更是布满了汗水,背后的箱子忽然往上一提,拉着方铎贴在了门上,方铎不睁眼,大声念静心咒,不过这鬼王却好像越来越不安分,一个劲地在大门上来回折腾,很快就将大门上贴着的镇魂符和朱砂笔所化的道家咒文,全部都抹去了。

  这一抹,立时坏事,大门被厉鬼们顷刻间撞开,无数狰狞的厉鬼全部都飘了进来,围着地面上的方铎。

  方铎此时一咬牙,伸手一拍背后的箱子,这箱子口立刻打开,我看见从里面蹿出来一个青色的鬼影,落在我们面前之后,赫然便是一头青面鬼王,这鬼王身高和阿呆差不多,身体飘浮在空中,眼珠泛红,伸出一双鬼爪,猛地抓住了空中的两头厉鬼,直接送入了自己的嘴中,“咔咔”地咀嚼了起来,竟然是在我们的面前,生吞了两头厉鬼!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