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九章 妖典

  诺诺大大方方地说要展示给我看,这和开水蛙之前所说并不一样,之前开水蛙说厉雷云来找诺诺要罗焱最后的遗物,却被诺诺拒绝了,难道是两者之间有什么误会不成?

  我轻声说道:“好的,还请你为我带路。”

  我跟着诺诺,一路走到了罗焱的房间内,也就是我睡了好今天的房间,最后走到了一个落满了灰尘,很是普通的橱柜前,将橱柜拉开,里面有一张灵符,我一愣,这张灵符已经很老旧了,看起来很有年头,而且似乎已经报废了,且不是什么名贵的灵符,只是一张镇魂符。

  我将镇魂符拿了出来,看了看后说道:“这是一张报废的镇魂符,怎么了?这就是罗焱最后的遗物?”

  诺诺笑着点点头,开口道:“或许说出来没人相信,但是这就是罗焱最后的遗物,这是他当年第一次跟着铁公做任务的时候,从铁公那里拿来的镇魂符,很老旧了不是吗?但是他一直留着,罗焱有时候的确是个怀旧的人。我没有任何他的东西,我甚至曾经一度忘记过他,但是后来,我回忆了起来,只是害怕将来有一天,我再次忘记他,所以,我将这张镇魂符留了下来。这就是他最后的遗物,对你们而言,没有用,但是对我而言,这是他留给我的全部。”

  我不知道诺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是至少,这一刻,我选择了相信她。

  离开通天会后,我们一群人先找找到了还在通灵坊市里住着的开水蛙,对于我们大战圣人的事情,开水蛙也是知道的,并且表示不以为意。这家伙,算是真正的老妖怪了,见过的世面着实不少,风风雨雨更是经历的多了。

  跟着我们一行人上路,在它的指点下,很轻易地就找到了老子所在的地方,也就是他所镇守的时空交界处,不过赶过去的路程,也需要5天左右。

  我们启程后的当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夜里,大家宿营的时候,我和黑蛋睡一个帐篷,因为我睡眠一向不好,睡的很浅,黑蛋半夜爬了起来,走出了帐篷,将我给吵醒了,我还嘟囔了一句:“黑蛋,深更半夜别出去,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黑蛋却没有回答我,等它走出帐篷,没过多久,就听见另外几个帐篷里面传来了大叫的声音,我连忙爬了起来,冲出去之后,我看见开水蛙大喊大叫,黑蛋抓着开水蛙的脖子,似乎是想要抢什么东西。

  我走过去,将黑蛋给拉开了,还好黑蛋是梦游,并没有使用妖气,也没有使用任何攻击手段。

  开水蛙站在人群后面,脸色阴晴不定,第二天白天的时候,我们将这事情告诉给黑蛋自己听,它自己都吓了一跳,一看就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笑了笑,劝了几句之后,也就没在继续责怪黑蛋。

  然而,第二天晚上,同样的事情又一次发生刚你了,黑蛋抓住开水蛙的脖子,这一次我们有了先见之明,又及时阻止了黑蛋的行为。只是这一回,我留了个心眼,看了看开水蛙的表情,这家伙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非常生气,的那是却一副忧心忡忡,满怀心事的感觉。

  第二天,黑蛋又被我们一通老训,这家伙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梦游,过去也没有这个毛病啊。

  开水蛙一直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去骂黑蛋,我越发觉得奇怪。

  等到中午,大家都在吃饭的时候,开水蛙却一个人走到了小树林里,我跟了上去,却看见开水蛙站在树林里,然后从自己的脖子里掏出了一条金灿灿的项链,我心中疑惑,这家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看条项链要跑到无人的角落里?

  不过,等到我看见这根项链的纹路和刻文的时候,我顿时豁然开朗起来,随后整个人变的惊讶无比,因为我看见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

  妖族的至宝,妖典!

  和鬼族的鬼典不同,妖典上面记录的并不是妖族的法术和传承,而是整个妖族的大事记,这件宝贝非常神奇,因为平时就像是一条项链这么小,但是一旦被有缘的妖族打开之后,就会立刻变成一本巨大的金色的大书,不需要妖族自己书写,妖典内会自己记录下妖族发生的一切,比如洛星和十殿阎罗一战,即便是在这个世界里,妖典之内也会自动生成这段经历,很是神奇。

  但是,这却不是妖典被奉为妖族至宝的原因,试想一下,后代的妖族如果想要获得上古大妖的传承,光靠自己寻找上古大妖的洞穴,基本上是不可能找到的,可是如果,你拥有了妖典,并且打开了妖典,那里面一定记录了无数大妖曾经的洞府位置,甚至还有它们得到了什么奇遇,将什么宝贝遗落在了哪里!

  有人说,只要你拥有了妖典,就会拥有妖族的一切!

  只是没想到,这本妖典竟然在开水蛙这个并不起眼的老妖怪手上。妖典对于有缘的妖族,天生就拥有很强的吸引力,我转念一想,难道黑蛋就是那个有缘的妖族!所以深夜的时候,黑蛋自己无法控制自己意识的时候,就会出现梦游然后抢夺妖典的事情!

  所以黑蛋想要抢的是开水蛙脖子里的这根项链。开水蛙警觉地向四周看了看,随后将妖典放在了自己行李的夹层里,然后走出了小树林。

  不过它一走出来就看见了我,顿时吃了一惊说道:“你,你都看见了啊?”

  我点了点头说道:“原来,你身上带着妖典,难怪黑蛋会被妖典吸引,发生梦游事件并且攻击你。”

  开水蛙听见我说出了妖典两个字,立刻就警觉起来,惊恐地看着我说道:“你,你想要干什么?妖典只有我才能打开,你要是想要动手杀我,那从此以后就没人能够打开妖典了,到时候你就算抢到了妖典,也没用!”

  开水蛙误会我要抢它的妖典,对着我露出了深深的防备,我拍了拍脑袋说道:“我对你的妖典虽然很羡慕,但是不会抢你的妖典,我还没有这么没品。不过,你这样带着妖典上路,黑蛋晚上睡觉就需要被捆住了,诶,要苦了它了。”

  开水蛙一愣,有些吃惊地看着我,似乎没反应过来,我竟然是这种反应,仿佛我的正常反应应该是冲过去,然后从他的手上将妖典给夺下来。

  我转身走回了营地内,将妖典的事情一说,开水蛙又紧张了起来,不过片刻之后,它却看见大家挥了挥手说道:“把黑蛋绑起来,哈哈,绑起来!”

  黑蛋作势要逃,李迅和周易提着绳子就走了过去,营地内一片欢乐的气息,开水蛙怔怔地说道:“你们,真是一群奇怪的人,我从来都没见过向你们这样的人。”

  我哈哈一笑说道:“的确,有时候我也感觉,我们真是一群没有心机的笨蛋,对了,你能这么发财,是不是依靠妖典?”

  开水蛙点了点头,坐下来之后,重新拿出了那条金色的项链,一边抚摸一边说道:“过去,我只有200,300岁的时候,我一直能够打开妖典,那时候我是被妖典选中的人,但是到了如今,我发现妖典似乎想要抛弃我,它渴望更换一个主人。所以,我想要打开妖典变的越来越难,但是我还是在努力,也不算是努力吧,就好像是魔障了一般,我绝对不能将妖典给别人,这是我的珍宝。”

  我看着开水蛙的样子,忽然脸色一正地说道:“你这样子有一点像是指环王里的咕噜,当然你比它要好看多了,但是,它霸占的是魔戒,你霸占的是妖典。都是至宝,而且你们刚刚的眼神好像啊。”

  开水蛙一愣,随后无奈地一笑说道:“嗯,我和它还是有点区别的。为了证明我和它之间有区别,我愿意在今夜,让黑蛋帮我打开妖典,并且询问妖典三个问题,当然前提是,你们不能将妖典抢走了。”

  我微微一笑点点头,看着远处胡闹成一团众人,能够问一本全知全能的书问题,或许也有利于我的逆天之路。

  到了夜里,我们一群人坐在一起,中间是一团篝火,开水蛙郑重地捧出了妖典,放在了我们的面前,随后妖典靠近黑蛋身体的时候,绽放出了灿烂的光芒,果然如通过开水蛙说的一样,似乎妖典很中意黑蛋,想要让黑蛋成为它新的主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