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通天之怒

  凡人很难想象,圣人的脸,其实我也没有真正和圣人见过面。这一次,当天空中幻化出巨大面孔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但是陆吾却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不断地对着天空中的头颅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喊道:“圣主救我啊,圣主救我啊!”

  天空中的那张脸冷冷地说道:“陆吾,你私自离开金鳌岛,回来之后定要罚你。”

  这个声音很浩荡,明明应该很响,可是我听见的时候,却好像这个声音就出现在我的耳边一般,仿佛是错觉似的,甚至有一丝悦耳的感觉,听见这句话的陆吾却露出了笑颜,大声说道:“弟子认罚,弟子认罚啊!”

  这个圣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通天教主,这还是我第一次和一个真正的圣人站的这么近,不过今天我有了必杀之心,谁来都不好使!一样不能阻止我要杀陆吾。

  我大喊道:“听我号令,这一拳,还是要砸下去,给我灭掉陆吾!”

  金色巨人高高举起拳头,向着地面上跪着的陆吾轰击过去,不过金色巨人的手还在空中,就看见天空中的圣人之脸轻轻吹了一口气,猛地刮起了一阵狂风,这风初始并不强,而且只是环绕在金色巨人的拳头之上,可是还没等金色巨人的拳头落下,这大风就好像是锁链一般将金色巨人的身体给捆绑了起来。

  金色巨人这一拳到底还是没有落下,我眉头紧皱,陆吾此时看见自己的小命保住了,顿时露出了一片笑容。

  天空中圣人将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看着我说道:“端木森,你我这是第一次见面,难道你就想挑起和我之间的大战不成?”

  此时的我,一只手臂已经彻底没了感觉,伤口虽然正在自愈,可是速度很慢,金色巨人被捆住,刑天想要突进,肯定会被圣人发现,一时间我们要杀陆吾的目的好像是快要失败了。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圣人说道:“我刚刚听到刑天说过,至死亦战这句话,今天无论是谁来阻挡我,我都要杀了陆吾。不过,通天教主,我想和你打个赌。”

  凡人和圣人打赌,这一幕要是被普通人看见,绝对会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圣人几乎就是无所不能的,众生在他们的眼中那都是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通天教主轻咦了一下,说道:“我已经知道你想和我打什么赌。不过这个赌局,你很难获胜,而且我也不会让你获胜,你还要坚持吗?”

  我哈哈一笑说道:“若是明知道能胜,我就不用和你打赌了。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要和你打什么赌,那我就不废话了。今天,若是我能够从你的阻挡下杀死陆吾,你便要晚3年时间毁灭这个世界。若是我不能杀死陆吾,那么我就自裁于此!”

  我的话说的很响,四周山坡上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却鸦雀无声,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已经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够阻止。

  通天教主,眼睛落在我身上低声说道:“你本事逆天者,说起来,我们之间应该还有机会合作,不过既然你执意要拿自己的性命来打赌,那也可以。我只出一招,使用我五成之力你若是能够突破,陆吾,便由你杀了。”

  这一刻,听到我们赌局的陆吾,双眼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抬起头对着天空中的通天教主说道:“圣主,你不能抛下我啊,圣主,我不想死啊!”

  通天教主冷冷地说道:“闭嘴!”

  陆吾的嘴巴被一道金芒封闭住了,说不出话来。

  金色巨人身上的风还没有消失,也就是说通天教主不允许金色巨人帮忙,此时刑天想要落在我的身边,刑天却吹出了一口长气,刑天竟然和金色巨人一样,被狂风困住了身体,落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便是圣人之力,即便是吹两口气,也能够让强大的金色巨人和刑天被压制住。

  整个大地上,此时此刻,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深深地呼吸,通天教主的眼睛露出无情之色,这一刻,我感觉到来自天空的震动,一抬头,看见一只巨大的金色大手从天空中落下,清晰到手掌的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狂风吹过我的脸,我抬起头看着天空,笑着说道:“你把我当孙猴子了吗?想要用一只手镇压我!”

  我抬起自己还能够动弹的那只手,面对这遮天蔽日的强大的手掌,轻声说道:“铁山前辈,您说的对,我不是罗焱,罗焱或许面对圣人的时候,不会害怕,甚至能够反过来力压圣人。我做不到,圣人很强大,他们一只手就能够碾碎我。可是,今天就算要死了,我也不想低头,就算要死,也站着死。铁山前辈,谢谢你还记得我叫端木森。”

  这一刻,我的脑海中想起来的只有那一天在小房间里,铁山之魂坐在我对面的时候,那一刻,整个通天会内,只有他说,让我记住自己叫端木森。

  我只是想做自己,我不是罗焱,我只是端木森。

  金色的大手轰然落下,整个地面猛地一沉,整个大地仿佛都要崩溃了,陆吾看着金色的大手落下,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真是太好了,哈哈,该死的人类小子,居然还敢和圣主叫板,你算什么东西!”

  四周的人全都愣住了,怔怔地看着金色大手落下,每个人的大脑里都是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

  可是很快,黑蛋就喊道:“你们看刑天还在,金色巨人还在。如果小森死了,它们都应该消失了才对!”

  它这么一喊,大家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刑天和金色巨人全部都存在,并没有消失,这就说明,我还活着。

  此时天空中的通天教主低沉地说道:“没想到你也回来这个世界了,作为我们三清的道痕,你难道认为你能够和我们对抗吗?”

  通天教主的话就像是变相证明了一点,我被人救了,所有人四顾,还是黑蛋眼尖,看见了天空中的一个黑点,指着黑点喊道:“大家快看,那里有两个人。”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陆吾同样抬起头,这一看它脸色顿时大变,吃惊地吼道:“断情人!居然是你,你居然回来了!”

  此时我一只手被断情人拉着,整个人虚弱地抬起头看着他,断情人冰冷的面具遮挡了他的脸,不过他的眼睛里却透露出一股子战意。

  他缓缓落地,将我放在了地上,看也不看我地说道:“哼,你小子真是够狼狈的,在那个世界里你不是还挑衅我吗?怎么在这个世界里就变的这么弱了?”

  我虚弱地说道:“如果不是造天之力被压制,我也不会这么狼狈了。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不过这是我的战斗,还是让我来继续吧。”

  说话间,我就想从地上站起来,不过断情人却白了我一眼说道:“我不喜欢做无聊的事情,我救了你,你就乖乖地在地上给我躺着。这不是你的战斗,我本来就要和三清好好叙叙旧。”

  他说话间一甩长袍,走了出去,大风之中他走的很稳,黑白两色的长发和黑白两色的长袍,显得相得益彰,陆吾吃惊地看着断情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说实话,我没有见过断情人全力出手,在那个世界里他的修为被压制的很厉害,可以说是众人之中修为被压制的最惨的,可是到了这个世界,他就好像是突然爆发的火山,我能感觉到眼前的断情人就好像是另一个人,和我的世界里的断情人完全不同。

  身上散发出凌厉冰冷的气质,甚至连走路的时候,道力都在他的身边环绕,真乃一派宗师,天地高手的风范。

  他走到了通天教主之下,看着天空中的通天教主的面容说道:“通天,你我之间的恩仇是不是应该算一算了?”

  通天教主冷笑了一声,说道:“断情人,你本就是我们三清的道痕,虽然你的成长同样惊人,但是圣人之下,一切皆是蝼蚁,你以为罗焱消失之后,你躲起来修炼便能超越我们圣人。你是没有成圣资格的道痕罢了,同样也是我们的一枚棋子。”

  通天教主对断情人的轻蔑之情溢于言表,断情人双手展开,我看见道力形成一把巨大的长剑,断情人一挥手,长剑直刺天空,片刻之后,钉在了通天教主幻化出来的面容上,通天教主大怒,整个天空都在震动。

  断情人却怡然不惧,指着陆吾说道:“你刚刚不是和端木森打了个赌吗?那么,这个赌局我接下了。你也不用只出五成之力,全力出手我也无惧。”

  通天教主怒火更盛,圣人一怒,天地震动,我看见第二只更加巨大,更加凝实的大手从空中落下,这一只大手和刚刚对付我的那只根本是两种等级,这一只圣威浩荡,断情人站在这大手之下,慢慢地将手放在了自己的面具上,一边取下面具,一边沉声说道:“千年之后,我还是我,天下无敌!”

10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通天之怒”

  1. 回复 2014/08/30

    你大爷的

    作者你能不能在离谱点?完全多不是人家的对手,还要在哪假坚持。就好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非要和大人打架一样,还坚持着说可以打败大人,死不了。我想说你他妈的就是作死的节奏。

    • 回复 2014/12/31

      你爹

      爱看看不看滚,tm免费让你看还瞎bb

      • 回复 2016/05/07

        你是乞丐嗎 只拿不給 免費讓你看就應該好好給意見作者 不然作者的文筆就不會進步 懂嗎?

        • 回复 2017/06/03

          匿名

          说得这么正义去黑岩给作者评论啊,在这里免费看谁看得到你吠

    • 回复 2015/09/14

      匿名

      傻逼

    • 回复 2016/05/07

      作者本來作風就是如此 而且邏輯上合理
      其實我比較好奇端木森有這麼多巫術獸皮又在國字號那裡學了那裡多道術 為什麼只懂得用散仙印 為什麼不好好習巫 唉

    • 回复 2017/05/29

      匿名

      sb

  2. 回复 2016/03/19

    忘尘

    傻逼

  3. 回复 2016/08/06

    端木森

    我就知道会有人帮忙

  4. 回复 2016/10/15

    不是有把剑埋在地下吗?他怎么不去挖?傻逼!

  5. 回复 2017/01/23

    呵呵

    刑天吹了一口气,把自己定在了原地……

    • 回复 2017/08/31

      匿名

      没毛病

  6. 回复 2017/02/05

    。。。

    说作者SB的人请好好想一想,你会写吗?草!有本事你写啊!靠!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