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被吞噬了……

  玉兔终究还是去了,经历了两世的磨难,也许最后能够死在圣兽气息的怀抱中,会是它最好的归宿,圣兽气息说到底并不是圣兽的本体,它无法口吐人言,更没有绝高的灵智,只是单纯地执行本能罢了。

  这一战,终究是无法避免的,虽然我心里对双方的实力差距很清楚,但是,这一战就像是我人生中无数个必须跨过去的门槛,只有跃过去了,才能向着更高的地方前进。

  圣兽气息眼神渐渐变冷,猛地对我挥出一爪子,比起刚刚攻击刑天的一招更强大,金光在我眼前爆发,虽然来势很突然,但是并不代表我来不及反应,身子往后一跃,在金光到达我面前的时候,造天之力已经覆盖了我的全身,硬生生将金光给挡了下来,不过我的造天之力毕竟不完善,抵消了大半的金光之后,剩余的金光我以道力化解,只是余势依然将我震飞了出去。

  我整个人在空中飞退,整张脸被强劲的飓风吹动,风力之强挂在我的脸上,让我的皮肤都隐隐作痛。只是圣兽的残影,就能够释放出这么强的力量,让我心里对我和它之间实力的差距,又有了新的评定,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摸了摸红肿的脸,低声说道:“真是好强啊,强的让我好兴奋啊!或许你只是圣兽气息所化,不如许佛或者是司马天,但是依然让我感受到了来自那个境界的力量和威压,这一战,只要我胜了,就表示,我有了踏入那个境界的资格!”

  随着我一路成长,我一步步走来,不断地变强,从当年只会捉捉阴魂,封封厉鬼的小屁孩,到了如今,面对的是来自圣兽的威压,这是我的成长,一路带着鲜血和汗水的成长。

  我看着对面的圣兽气息,它的攻击很被动,很少主动出击,此时的我和它之间有接近20多米的距离,背后远处的游轮甲板上站满了人,我双手自然垂在身边,高声说道:“我端木森,修道十二载,在这强者如云的灵异圈里,我这短短十二年,如同沧海一粟般转眼即逝。但是,我这十二年,却经历了别人没有经历的太多事情。天庭一战之中,我自废血脉,毁掉了自己最强大的天机眼,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踏入最强者的境界,成为这盘天地大棋的棋手。如今,我终于窥伺了一丝最强者的境界,这一战,我若是败了,或许身死魂亡。但是这一战,我若是胜了,即便是上天,也无法阻止我踏入最强者的境界。我端木森,此生已然无法成为凡人,既然无法回头,那我便要一路逆天向上!”

  我这些话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般,语毕,我依稀能够看见罗焱当日在地府之中的身影,虽然那时候我能看见的只是他的背影,但是,那一句战必胜,那一把轩辕神剑,一招打败三大绝顶高手。我还无法和罗焱那样强大,可是,我一直将他当成是自己的目标,而且是一个必须要超越的目标。

  微微仰起头,身上的气息慢慢地沉淀了下来,但是整个灵魂就好像是燃烧了起来一般。对面的圣兽气息渐渐向我弥漫开来,伴随着这种压倒性的气息一起涌过来的还有如同阳光一般灿烂的金光,慢慢地在空中汇聚,最后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嘴巴,从空中落下,向着我吞了过来。

  就好像是一堵顶天立地一般,甚至我抬起头都看不见这一张金色嘴巴的极限,我有一种自己是比蝼蚁还不如,如同一粒微尘一般的感觉。

  貔貅,本身就是上古神兽,主正财位,可吞天下万物,这一张大嘴,就是它最强的攻击手段,无论是法术,阵纹,法宝,全部都无法逃出这一张大嘴。

  然而,如今我面前的不仅仅是神兽貔貅,而是在那个世界里,机缘巧合下,成长为圣兽的貔貅,这一张嘴的吞噬之力就更加强大和夸张了,而且,此时最接近这张大嘴的我,已经被金光锁定,根本就移动不了,而且这种来自圣兽气息的威压,已经震的我浑身不自觉颤抖起来,虽然心中无惧,但是这种来自更上层生物的压力,是我自己无法控制的。

  金光组成的巨大嘴巴离我只有数米的距离,我想要抬起手,释放造天之力和道力,可是刚要抬手对面的圣兽残影就猛地一睁眼,长长的金色皮毛裹住了我的手臂,继而缠住了我的身子,我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其中,身子更是被缠的紧紧的,根本就挣脱不开。

  我急促地呼吸起来,真的很紧张,说不紧张那是假话,面对来自圣兽的吞噬,就算我已经下定决心死战,可是似乎依然无能为力,先是锁定我的位置,接着以金光捆住我的身体,最后彻底吞噬我,一招之内,就能将我彻底毁灭,圣兽,果然极强!

  我看着自己身上的金色光芒,真的如同皮毛一般栩栩如生,甚至还在风中微微摇曳,我咬紧了牙关,想要抬起手,可是却做不到,我一动,这金色的皮毛就越缠越紧,在圣兽残影的操控下,随着我的动作而动,对面巨大的金色嘴巴一点点逼近我,此时距离我只有3米的距离,太近了,近的我都能感觉到强悍的吸力随时随地都会让我灭亡。

  我望着对面的圣兽气息,眼睛里的轻视一直都没有消失过,我看着已经到了面前的金色嘴巴,最后一刻,我扭头看了一眼背后的游轮,三米的距离,在这一刻,变成了零,巨大的金色嘴巴将我彻底吞没了!

  我曾经死过一次,在十岁那年,后来大叔救了我。随后的人生中,我无数次直面危机和死亡,但是却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靠近彻底的毁灭。

  四周很黑,金色的巨大嘴巴在吞噬我之后,我便进入了这一片黑暗之中,我睁着眼睛,却没有一丝痛觉,但是灵魂在消融,身体在破碎,这些变化我依然能够感觉到。

  只是没有痛觉而已,我依然在向着被彻底毁灭的极限靠拢。想要发动造天之力和道力,但是在这片黑暗的空间里,我仿佛被隔离了起来,所有的力量,全部都消失了,存在的只有我这最后的一丝意识。

  老人们常说,人死之前的一刻,会有回光返照,会想起很多过去年轻时候的事情,我还很年轻,可是人生经历却无比丰富。

  过去总是忙忙碌碌,在灵魂和身体消亡的这最后一刻,我反而沉下心来,开始思考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

  十岁之前,我的记忆一片迷茫,十岁以后,我的人生太过忙碌。其实很少有机会,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的这短暂一生。终日里为了生存,为了争斗而拼命,最后却还是在圣兽的力量下,面临终结。

  刚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刚刚叫了大叔一声“父亲”,刚刚鼓起勇气,一定要超越罗焱,成为真正的逆天者,可是,现实却又无情地对我当头一击。

  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我忽然笑了起来,虽然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破碎了。虽然我知道,只是这一丝残存的意识想笑罢了。

  想起很多人,恋心儿,赵云倾,大叔,黑蛋……

  虽然答应了他们要好好地保护他们,可是最后的最后,我终究还是失信了。

  也许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再也不用担心逆天的事情,再也不用担心无法面对赵云倾,再也不用担心恋心儿会不会太累了,因为,这一次,连我的灵魂都将被毁灭。

  我开始沉沦,这最后的意识也快要消散了,很快,天地间将再也不会有端木森这个人,也许许佛说的对,我终究超不过罗焱,每每在梦中看见罗焱强悍的背影,听见许佛大喊着:“罗焱,如果你还活着多好。”

  我都会很惭愧,是的,很快这最后的惭愧,也将不复存在了,我累了,倦了,我想沉沉地睡了……

  可是,总有人不愿意让我离开,总有人会在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候拉我一把,我不是罗焱,他很强大,但是太孤单了。而我是端木森,我的身边,有一群生死相交的朋友。

  这一刻,一个粗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我看见一抹白色的仙气绽放在我的眼前,那是大叔的声音,很亲切,但是此刻却显得很遥远,远到我无法触碰。

  “臭小子,老子不是让你活着吗?你怎么能够放弃呢?”

  这一刻的怒吼,就好像是炸雷一般在我耳边响起,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向了那一丝仙气,仿佛看向了最后能够救我的救命绳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