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六章 带来不幸的女人

  其实对于每个团队里的人,隐藏在身上的过往,我并不是全都知道。

  每个人在灵异圈子里都摸排滚打了这么多年,或多或少都有了自己的秘密。一些不能告诉别人的事情,无论是恋心儿的藏魂人秘密,还是如今木梁纯子和这个小女孩之色的牵连。

  然而,就像是我之前坚定的信念一般,我的人,我会全力保护。

  木梁纯子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我让她留在休息室里,并且在她的身上贴了一张昏睡符,随后挥挥手,让阿呆看着她。

  这件事情,我会自己调查清楚,走回木梁纯子的房间里,将被我打碎的小人偶重新组装了起来,仔细一看,果然有让我很吃惊的发现,小人偶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这小木偶身上所穿的红色和服上却有一点血迹,很淡,不注意观察还真会被红色的布片给遮盖了。

  我立马将这块布片扯了下来,送到了国字号第五组去检查,很快就有所发现,这一滴血液里提取的DNA检测,和一个一年前从日本回来的归国华侨匹配。

  从国字号第五组提供给我的资料上来看,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博士,年纪大概在二十五岁左右,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文质彬彬,不过透过照片,我看不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现在她居住在北京,我立刻带着白骨赶了过去,这是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车子刚刚进门的时候,我远远地就看见了这个我要找的女人,从小区门口走了出来,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冲锋衣,提着一个略显宽大的手提包。

  我立马跳下车,走到了她的面前,面对我的时候,她却一点都不紧张,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端木家主,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见面了,我以为还能拖上一两天的时间。”

  我眉头微微一皱,听这女人的意思,似乎是早知道我会来找她,只是她脸上这份自信让我有一些奇怪。她笑着看了看我身边的车,说道:“这里应该不是我们谈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吧。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准备好咖啡,我不喝速溶的咖啡,谢谢。”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是有备而来,而且很难对付。坐上汽车之后,我们直接开回了四合院,在四合院的会客厅里,我们坐了下来,这个女人一边喝咖啡一边从容地说道:“我算是中国人吧,当然只是华侨,我入的是日本国籍。你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王佳凌,当然,你也可以叫我的日文名字,山口惠子。我目前是日本东京大学基因工程学方面的交流博士,这一次是作为人才引进才会来北京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我挥了挥手开口说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身份,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看见过这个小木偶?”

  我将粘合起来的小木偶放在了她的面前,王佳凌看了一眼之后,笑着说道:“见过,这是我托人从日本寄过来给木梁纯子的,没想到你们已经收到了。怎么会破损了呢?现在的国际托运真是太不安全了,不过不要紧,等过一阵,我再寄两个新的给木梁纯子。”

  她居然认识木梁纯子,可是木灵纯子在日本应该已经没有任何的亲戚和朋友才对,我挑了挑眉毛问道:“你认识木梁纯子?”

  王佳凌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曾经是非常好的朋友,我们是在一个国中读书的,之后却不知道为什么,她消失了,再没有回来过,之后我打听到她来了北京,所以就托人将小时候我们最喜欢的小木偶寄给她,我就猜到你们要来找我,那么,木梁纯子人在哪里呢?我想见见她。”

  王佳凌的话前后的说辞还是能够圆回来的,但是这位女博士的眼神却没有一丝掩饰,带着不善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

  我笑了笑说道:“木梁纯子正在休息,连续工作太累了,如果方便的话,还请你住下来,我们晚上给你办一个欢迎宴会。可好?”

  王佳凌一愣,随后却摇摇头说道:“我下午还要去清华开一个学术研讨会,这样吧,你们的晚宴定在几点钟,我准时来出席就是了。”

  我随口说了一句晚上8点,王佳凌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不过离开的时候,眼睛却向着四合院里休息区的方向瞟了一眼,就好像她已经知道了木梁纯子睡在那里一样。

  然而,这个女人是没有灵觉的,也就是凡人,我越来越感觉,围绕着这一次奇怪的小木偶事件会有更多的隐情浮出水面,如今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晚上八点,宴会已经布置好了,我依然没有让木梁纯子醒过来,王佳凌准时出席,还换上了一件黑色的晚礼服,贴身露背的那种,看起来很性感。走进宴会厅后,我请的人不多,她一进来,四处看了看,疑惑地问我:“木梁纯子呢?”

  我笑着说道:“不急,她正在梳妆,刚刚起床。我们先开宴席,知道你刚刚回中国,特意请了王府井的厨子来为你做的菜,希望你喜欢。”

  我很客气地说道,引着王佳凌坐在了椅子上,这张椅子的椅面上,我贴了一张八卦图,施了法,如果一个人身上怀揣鬼物,只要坐上去,立马就会被发觉,只是,王佳凌坐上去之后,却没有一点反应,身上竟然一丝邪气都没有。

  开席,一道道顶级菜式往桌子上端,王佳凌吃的很慢,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总是说了几句就提到木梁纯子,看起来似乎很急迫地想要和木梁纯子见面。

  只是,这女人到目前为止还没露出一丝破绽,不过就在席间,我却注意到了一个小细节,王佳凌的左手一指没动过,就一直放在自己的腿上,当然,这样的做法很有淑女风范,可是这一只手连手指都一动不动。

  我注意到了这一点,立刻站起身来,举起酒杯,走到了王佳凌的面前,笑着说道:“大博士,欢迎你回国,还请喝上一杯。”

  王佳凌一愣,此时脸色稍稍有一些变化,用右手举起了酒杯,但是却没站起来。我立马笑着说道:“你一定是太久没回国,连我们中国人敬酒的礼仪都忘记了,我是主人,你是客人,我敬你酒,你要站起来迎接才是,怎么能坐着呢?哈哈!”

  王佳凌的脸色更加难看,慢慢地捅了捅椅子,随后一点点站了起来,我看她站的不直,而且左手还一直藏在桌子底下,立马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于是故意装出醉态,身子一踉跄,酒洒在了王佳凌的衣服上,随后我给了旁边毒龙真人一个眼神,毒龙真人立马走了过来,抓住了王佳凌的手臂,猛地一拉,一边拉一边说道:“妹妹还是快点出来吧,这衣服挺贵的,别被酒精给弄脏了。”

  然而,这一刻,王佳凌的左手被毒龙真人强行拉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一根又长又细的银丝在她的指尖缠绕,她一直不动左手,竟然是在操控这根银丝,我立马拉住银丝,正要询问,却听见阿呆的方向传来了一声怒吼,我急忙跑了过去,冲到休息区,却看见阿呆一拳将一只大拇指大小的人脸蜘蛛给碾死了,但是木梁纯子的脖子上却多了一块被咬过的痕迹,红肿的一块,我立马走过去,伸手一探她的鼻息,呼吸还算正常,但是被咬的部分,已经开始露出了紫色的痕迹,显然是中毒了。

  我返回了宴会厅,毒龙真人抓着王佳凌,她却哈哈大笑道:“哈哈,成功了,总算成功了,这样就报了仇了!”

  我一把捏住她的脖子,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木梁纯子?还有,你这一招控虫之术是谁教给你的?”

  王佳凌却冷笑着说道:“你不能杀我,我是日本人。你们中国的法律不能制裁我,我会被引渡回日本,哈哈!”

  我看着她,声音冰冷地说道:“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的身体回日本,灵魂永远留在中国!你想尝尝魂魄被折磨的滋味吗?想听听阴间和黄泉之河里的咆哮吗?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木梁纯子?”

  王佳凌看着我的眼睛,却怡然不惧,疯狂地吼道:“我已经见过真正的人间地狱,我见过满地的死尸和干涸的鲜血,我闻过腐臭的味道,哈哈,你以为这样能吓的了我吗?我就是要杀木梁纯子,她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就是因为她,才会使我和我家乡的村民们遭受不幸!连我的妹妹,都是因为她而死的,死了还被妖怪奸污,都是因为她!”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六章 带来不幸的女人”

  1. 回复 2017/03/04

    山口惠子

    我招谁惹谁了?到处打酱油,还不给盒饭。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