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命中死劫

  回到北京四合院已经半个月了,整个北京都被浓浓的年味充斥着,快过年了,大街小巷张灯结彩那是少不了的,放鞭炮,贴“福”字更是不能少,家家户户门前挂个红灯笼,就连电视上的明星们也都已经换上了红色的毛衣。

  道教协会基本已经走上了正轨,周易和索尔帮着李迅一起管理。轩辕家族本部也早已经开始年终结算,很多员工都要回家过年了。

  我坐在办公室里,桌子上的咖啡飘出袅袅的白气,难得的平静,虽然桌子上放着很多的文件。此时,我偏头看了一眼木梁纯子,她正看着外面飘雪的北京市井发呆。

  我知道,日本也是有新年这一习俗的,只是木梁纯子在北京,已经没了什么亲戚,回不去了自然也就留在北京过年,可是终究应了那句老话,每逢佳节倍思亲,想来,她应该是想家了。

  我走出办公室,敲了敲木梁纯子身边的桌子,她从愣神之中醒来,转头看向我,有一些迷茫地看着我说道:“怎么了?头儿。”

  我却笑了笑说道:“看你在发呆,怎么了?想什么呢?”

  木梁纯子却摇了摇头,勉强冲我微笑了一下后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一些累了,对了,我这里还有几个文件要改,我先改文件!”

  她慌忙地走了出去,消失在了纷纷扰扰的大雪之中,我扭过头,却看见办公室里已经空了,之前我还没留意,办公室里的人都已经回家过年去了,恋心儿,黑蛋和玉罕,也开始代表轩辕家族,去各地的主要分公司慰问,估计在大年三十那天回来。

  木梁纯子留守在北京,难免落寞。

  第二天清晨,天才刚亮,我这一夜睡的并不好,最近总是会做一些奇怪的梦,特别是在经过了鬼魔窟一战之后,我的梦中总是会出现罗焱的背影,也总是会听见许佛最后的怒吼,我还记得当时许佛对罗焱说,如果他还活着该多好,那样的话他们可以再一次逆天。

  每次从睡梦中惊醒,都会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显得很疲惫,我知道许佛对我很失望。其实我知道和罗焱一样想法的人不止许佛一个,弑君子,大叔,白骨,其实他们都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或许都会用我来换罗焱。

  今天亦是如此,起身,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消瘦的自己,皮肤有一些过分白了,手臂上没什么肌肉,眼圈很黑,显得很疲惫。

  忽然微笑着对镜子里的自己说道:“端木森,你还需要努力,罗焱师祖可是拼命选中了你,你一定要加油哦。”

  穿上衣服,走出房间去吃早饭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也刚刚起床的木梁纯子,一身白色的V字领毛衣,加上一条红色的裙子,一顶小小的绒线帽子,染成亚麻色的中发,没了浓妆艳抹之后的木梁纯子,看起来还是很可爱的,伸了个懒腰,长长地喝出了一口白气之后对我说道:“老大,今天能不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啊?”

  我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我没想到木梁纯子要去的地方是白云观,我以为这个天天在夜店,酒吧里瞎混的日本小妞会拉着我去一些更疯狂的地方,却没想到居然是道观。

  白云观,又名天长观,太极宫,供奉的是玄元皇帝也就是老子,始建于唐朝,很有年代感,也很安静,素日里来白云观的人并不少,可能是过年的缘故,所以毕竟清净。

  我们进去之后,木梁纯子烧了一炷香,我站在门口,看着白云观中供奉的老子雕像忽然笑了笑说道:“我去过方诸山,可惜圣人却不在,没有机会见上一面,真是可惜了。”

  木梁纯子低头闭目许愿,没有回答我的话,上完香之后,她拉着我去了附近的求签处,我看见一个老道士坐在求签处,正在喝茶,看见我们过来之后,他将身边的一个签筒推了出来,这个签筒很有讲究,和普通的签筒不同,上窄下宽,里面有一些黑色的竹签,上面是没有刻字的。

  老道士看着我们说道:“端木家主,没想到你也会来我们白云观求上一签。”

  我笑了笑,打了个稽首说道:“前辈,我是陪友人来的。”

  木梁纯子此时已经开始摇签筒了,不过我扫了一眼木梁纯子,她摇签筒的时候,用了特殊的手法,签筒里面只有上上签掉下来,我心里暗笑,这个小妮子这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吗?明明自己就会占卜,还非要来摇一支上上签,然而,掉下来的签却让我吃了一惊。

  老道士接过木梁纯子递过来的竹签,伸手一点竹签的表面,只看见微微有金光一闪,其上便有一些小篆文字露出来,老道士看了一眼之后,说道:“姑娘最近可能有血光之灾,还是小心为妙,这可是一支下下签。”

  我一愣,木梁纯子也是一愣,木梁纯子不相信地从老道士手上接过了竹签,看见虽然上面的刻字我不是全懂,可是内容果然是说求签之人有血光之灾,真是邪门了。明明木梁纯子摇的时候用了特殊的手法,那掉出来的应该就是上上签,现在的结果却正相反。

  木梁纯子不信邪,竟然将竹签给塞了回去,重新摇了摇,这一回,我分明看见她的手上有灵光微微流动,这是当着老道士的面,做了手脚,老道士倒是也不生气,喝着茶,看着外面纷纷而下的大雪,轻声说道:“姑娘,命里有时终须有,你这一劫,终究是避不过去。”

  只听见“啪嗒”一声,新的竹签掉了下来,木梁纯子不等老道士接手,自己拿了过来,伸手一抹,上面赫然出现了和刚刚一模一样的文字,也就是说,第二次摇签,木梁纯子还是一样摇出了下下签!

  我此时脸色也凝重了起来,看了面前这个老道士一眼,白色长须,鹤发童颜,穿着的是老式的蓝色道袍,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我却没看出他背后有灵觉,然而,刚刚他第一次解签的时候,分明手指尖有金光闪烁,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眼花了?

  我一拱手,问道:“敢问前辈大名。”

  老道士笑着摇摇头,却不答我的话,而是转头看着木梁纯子说道:“你自己也是别派的占卜师,虽然不是我华夏之人,不过你也算是心地善良。贫道还是给你一些忠告,你命中有三劫,第一劫在你年少之时,与妖魔有关。第二劫在你回国之时,与上古大神有关。第三劫便在眼下,我说你有血光之灾已经是说的很清了,你这第三劫应是死劫,天机已然昭示,你连中两次下下签,绝非我动了手脚,而是你命中使然。你若不信,自己可以回去占卜一番。”

  木梁纯子浑身一怔,我也是一惊,至少老道士说的话没错,木梁纯子年少之时,遇到了酒吞童子,之后逃到了中国。之后回国又遇到古神之难,神魔之劫,可以说是多灾多难。但是这第三劫,说的太蹊跷,在北京,我们一群高手在,谁能杀的了木梁纯子,总不见得是许佛这样的高手要为难一个日本来的小妞吧?

  然而,木梁纯子的脸色此时却是一片惨白,低着头拉着我的手臂说道:“老大,我们走吧,还是先回去吧。”

  我一愣,还想问些什么,但是木梁纯子却再也没说话,走出求签处的时候,老道士还在我身后说道:“若是有需要贫道帮忙的地方,还请再来白云观,端木家主,贫道也劝你一句,有时候实力不代表一切,你们只手遮天,却也无法遮蔽天道轮回,好自为之。”

  走出了白云观,上了车后我们开回了四合院。进了家门之后,木梁纯子推说自己身体不适,回了房间,却看见弑君子快步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快递盒,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放着一个木偶小人,只是这个木偶小人浑身都扎满了针,木偶小人身上穿着和服,脸上涂满了鲜血,看起来异常的恐怖。

  “这是谁寄来的?”

  我皱着眉头问道,我看了看快递面单,上面寄件人只写着一个奇怪的名字,叫做:讨债的人。

  接着我打电话给快递公司,却告诉我这是国际邮件,查起来很麻烦,我一听国际邮件,心里又是一惊,问道:“你是说从国外寄来的?从哪个国家?”

  快递公司的客服查了查后告诉我两个字,也是让我吃惊的两个字:“日本。”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