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 所谓爱情

  鬼后不见了,我们在附近搜索了一下也没有发现。

  我疑惑地皱着眉头,忽然说道:“你们去看看鬼皇的戒指还在不在?”

  众人纷纷散开寻找,果然找了一圈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现,鬼皇的戒指不见了。我立刻冲入了鬼魔窟内,之前大战连连,我们一直没有关注鬼后,如今看来,她一定是偷偷拿走了鬼皇的戒指,去打开鬼族最大的秘密了!

  我们一路前冲,此时的鬼魔窟内还是有不少鬼族的守卫和苏醒的鬼族皇室成员,不过一直没机会出手的众人,此时纷纷出手,我们一路扫荡而过,等到了鬼魔窟最深处的时候,我看见鬼后站在一扇大门前,大门已经被打开了,鬼后背对着我们。

  我立刻开口问道:“鬼后,鬼皇已经死了,鬼族也没落了,你若是还执迷不悟的话,别怪我们出手无情!”

  然而,此时的鬼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里满含着痛苦和悲凉,我看见她遮蔽在脸上的布片脱落了下来,掉在地上的时候,我竟然看见鬼后丑陋的脸上,满是泪水,那些晶莹的泪滴落下来,她竟然哭成了泪人。

  “原来这就是鬼族最大的秘密,哈哈,真是可笑,鬼皇,你竟然守护着这样的东西,这么久,哈哈,你真是可怜虫,可怜虫啊!”

  鬼后的哭声带着深深的悲凉,如同发狂了一般,跌坐在地上,我们终于看见了鬼族最大的秘密,竟然是一朵野花,一朵被水景包裹起来,很普通的白色野花,应该是被鬼皇施放了秘术,因此才会保存的如此之好。

  我缓缓走过去,看着水晶里的普通野花,低声问道:“这朵野花是怎么回事?我看这花朵上还有血迹,怎么回事?”

  鬼后痴痴一笑说道:“这是当年鬼皇遇见那个人类少女的时候,他亲手为少女戴上的野花。之后少女被杀死的时候,血迹还沾染在了花瓣上。曾经的阴间之主,竟然守着一朵野花这么多年。哈哈,真是可怜,真是可怜啊!”

  我皱紧了眉头,扫了四周一眼,却看见在水晶的边上刻着一排字,上面写着:往昔,吾为鬼皇,统辖阴间数万年,心中却无一丝欢愉。机缘之下,遇见君,君之美令吾心倾倒。奈何,命运不公,汝离我而去,留此花,吾将守护此花无尽轮回,直到再次与君相聚。

  我皱着眉头,想说什么却看见鬼后一拍胸口,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她跌跌撞撞地站起来,走到了鬼皇的水晶棺材旁边,然后猛地将水晶棺材推倒,我竟然看见在水晶棺材的底部,有一个微小但是非常复杂的法阵。

  “这是地葬法阵!”

  白骨看见后立刻喊道,我们全都一惊。所谓的地葬法阵乃是一种简单的上古法阵,共享只有一种,那就是将某个地方,彻底湮没,是一种用来阴人或者是古代方士用来毁灭自己洞府的法阵。

  却看见鬼后点了点这个法阵,整个法阵飘到了空中,竟然慢慢地变大,最后整个房间都在这个法阵的笼罩下,慢慢地转动,鬼后哈哈大笑道:“就让鬼族和这鬼皇陵墓,一起陨落吧,彻底埋葬在这阴间大地下吧。哈哈,一起毁灭吧,一起毁灭吧!”

  此时,我感觉到四周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这些裂缝很巨大,而且还在延生,我们一群人马上向着外面冲出,一边跑,一边还能听见鬼后发疯地大笑,笑声里带着哭声地嘶喊道:“我知道你不爱我,你选择我是因为戒指选择了我。可是,我以为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当年鬼族内乱,敌人让我说出你的下落,我宁愿被毁容也没有开口。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所有皇族选择沉眠,我却牺牲修为提早醒来,就是为了守着你。可是你却为了这一朵野花,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类女子!哈哈,你和我一样可怜,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你爱上了不能爱的人,哈哈,可悲可叹啊……”

  之后的喊声渐渐听不清楚,我们冲出鬼魔窟的时候,整个地葬法阵刚好启动,整个鬼魔窟在一片尘土之中,倾覆了,随后四周的阴间地面变动,大片大片的落石覆盖在了鬼魔窟之上。

  当十多分钟后,整个鬼魔窟不复存在,我站在鬼魔窟的边缘,想着鬼后最后的话,的确是可怜之人,为了一份爱付出了这么多,值得吗?

  我们慢慢地向阳间移动,洛轩凡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一直沉默不语,低着头,手上一直拽着那个香囊,我碰了碰她的肩膀,她忽然抬起头,看着我,眼神很悲伤。我一愣,轻声说道:“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洛轩凡摇了摇头,等我们回到了阳间之后,大家都疲累了一天,在酒店里准备下榻一晚上,第二天动身回北京。

  夜里,天空晴朗,繁星璀璨,我睡不着,心中一直徘徊着罗焱在阴间大战的身影。有时候人就是如此,有一个无法战胜的前辈在前方,就会变成你的目标和压力,更何况,罗焱是我的师祖。我走出酒店,却看见洛轩凡一个人上了天台,正想叫她,可是电梯已经关上了门。

  我跟了上去,却见到洛轩凡一个人坐在天台上,望着满天繁星,正在发呆。我走过去的时候,故意咳嗽了一下,她转过头来看见我,点了点头。我笑着问道:“怎么了?睡不着吗?”

  洛轩凡点点头说道:“我想起了一些事情,关于我,关于罗焱,关于那个世界的事情……”

  我一愣,没有插嘴,洛轩凡却捏着香囊说道:“我和罗焱,其实算不上是情侣。他很孤独,你身边还有很多朋友陪伴,可是他没有。他最好的兄弟,最后不是死了,就是背叛了他。你是被迫逆天,而罗焱则是选择了逆天,因为如果他不逆天,天就要灭了他。其实他最爱的人不是我,他爱的是一个叫做诺诺的姑娘,本是一个凡人,却为了他加入了通天会,经过严苛的选拔之后,被植入了灵觉,成为了灵异人士。只是,我感觉,这一切距离我好远,有一种很真实可是却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的感觉。”

  洛轩凡的话,其实我也是有体会的,我的身边很多人都是从那个世界里来的,他们说的很多事情我并没有经历,可是却知道那是真实的……

  “端木森,我有一个想法,我想走遍整个天下,找到那些曾经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但是最后死去了,在这个世界里重生的人。我想见见他们,告诉他们曾经的故事,我想要让他们回忆起过去的记忆!我有一种使命感,这才是我要做的!”

  洛轩凡的话让我一愣,旋即我笑着点点头。

  洛轩凡忽然笑了,站在满天星光之下的她,又扬起了那一抹如同仙子一般的笑容,倾国倾城之容,这样的容颜,或许只有我见过的星梦能够媲美,她本就不应该是一个凡人,而应该是一位仙子。

  洛轩凡笑着走下了天台,我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轻声说道:“紫霞仙子爱上至尊宝的时候,至尊宝爱着白晶晶。等到至尊宝变成了齐天大圣,想要去爱紫霞仙子的时候,上天却让他们被迫分开,一只猴子和一个仙子的爱情故事,一段注定无缘的苦恋。罗焱和洛轩凡难道不是这样吗?难道不也是一段注定无缘的爱情吗?罗焱被迫逆天,他们之间永远都不会在一起。只是可悲的是,罗焱最爱的人终究不是洛轩凡,而是那个叫做诺诺的平凡女子……”

  很多人都说,人世间的爱情,不过就是分泌出来的荷尔蒙。我并不赞同,过去木梁纯子带着我和黑蛋在夜店玩的时候,很多美女都会缠着黑蛋,想要和他一夜情,那才是荷尔蒙作怪。

  但是,真正的爱情,就像是罗焱虽然已经消失了,可是依然做了樱花花瓣放在洛轩凡的身边,守护着她。

  洛轩凡说罗焱最爱的人不是她,但是我知道,即便洛轩凡不是罗焱的最爱,可是罗焱同样对其倾心,这不是荷尔蒙的作用,而是心和灵魂的作用。

  真正的爱情,不会和烟火一样绚烂一刻转瞬即逝,而是如同一碗清水一般,虽然平淡,但是你永远都无法离开它……

  星光特别漂亮,我躺在天台之上,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有一个穿着红色大衣,带着墨镜的女人走进了残破的通天会内,走到了已经干涸的通天会后院小河边上,她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轻声说道:“当年,你我在天河之畔诀别,你说,若是你逆天成功便回来找我。可是,你终究没有回来,如今,我来到这个世界了,来见见那个你选择的孩子。”

1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 所谓爱情”

  1. 回复 2016/05/17

    罗焱

    我觉得应该写本罗焱的逆天故事

    • 回复 2016/07/10

      罗焱

      绝对有必要

    • 回复 2016/07/22

      zzz

      就是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 回复 2016/08/06

      罗焱

      你没看行脚商人吗

    • 回复 2016/09/30

      Anonymous

      行脚

    • 回复 2016/12/23

      Anonymous

      行脚商人便是。

    • 回复 2017/01/23

      @

      你可以看看兰大的另一本小说《行脚》

    • 回复 2017/01/26

      羅焱

      行腳商人

    • 回复 2017/02/10

      Anonymous

      作者写了的,叫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2. 回复 2016/09/05

    楼上SB

    早有了,这是第二部,第一部叫“行脚商人奇异录”

  3. 回复 2016/09/24

    红衣神秘女子

    卧槽,打个酱油都把我写出来

  4. 回复 2016/10/01

    罗焱

    自己百度,行脚商人的奇闻异路,主角是罗焱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