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樱花里的执念,罗焱强势再登场!

  有一人,我以为他已经彻底消失了,贯彻给我信念,传承给了我的血脉之后消失不见。然而,这样一个曾经在另一个世界里绽放出无边光彩的人,又怎么会消失呢?又怎么会退出如今即将拉开的逆天的战场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但是,当看见他出现的时候,我不禁莞尔。

  我听见大叔双眼激动地喊道:“师傅!”

  我看见白骨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微微一笑说道:“你小子还真是不会消失。”

  或许在场的所有人里,只有洛轩凡一个人看见罗焱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疑惑的光芒,我听见洛轩凡低沉地说道:“你,不就是我梦中的那个人吗?不就是那个我曾经在梦中见到的男子吗?你难道不是一个梦吗?”

  这一刻,我看见洛轩凡怀里调出来的一个小小香囊,香囊的口子被打开了,从里面洒落出了一些粉色的花瓣,仔细望了望,竟然是樱花花瓣。

  我顿时想了起来,之前第一次见到洛轩凡的时候,我们的身边的也是粉色的樱花花瓣,当时我还奇怪,为什么这个季节会有樱花存在。

  如今看来,这粉色的樱花花瓣似乎被法力加持过,而且是很强大的法力,再结合罗焱的出现,我似乎摸到了一些眉目。

  鬼皇趴在地上,下半身还在再生,罗焱眼神冰冷,仿佛看不见我们一般,径直向着对面的鬼皇走去,我想要和他打招呼,却被他直接无视了,连大叔和他施礼,他竟然也看都不看,目标就是面前的鬼皇。

  我走到洛轩凡的身边,奇怪地拿起地上的樱花花瓣,果然是被施过法了,而且是非常强悍的法术,其内残存这一股很强的力量。

  洛轩凡将香囊收了起来,疑惑地问道:“端木家主,你,你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我只是在梦中见到过他,却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一愣,低声说道:“他叫罗焱,是我的师祖。对了,你的这个香囊和里面不会枯萎的樱花花瓣是从哪里来的?”

  洛轩凡立马回答道:“这就是我第一次梦见这个人的时候,第二天醒过来,这个香囊就放在了我的身边,我很喜欢就贴身收藏着。怎么了?”

  洛轩凡疑惑地望着我们,我和大叔对望了一眼,大叔轻声说道:“看来不是师傅的本体,而是师傅留在花瓣里的一份执念,所以他看不见我们,只能看见洛轩凡和攻击洛轩凡的人。”

  我点了点头,微微叹了口气,看着罗焱一身黑衣,叼着烟,毫无顾忌地走向鬼皇,默默地说道:“看来从此以后,这个世界里再也没有鬼皇这号人物了。”

  鬼皇自然不认识罗焱,更不知道这个世界就是罗焱创造的,只是能够感觉到罗焱的实力很强,此时他对着罗焱咆哮道:“哼,倒是有几分实力,报上名来!”

  罗焱却根本就没有回话,右手微微抬起,我顿时感觉阴间的地面在不断地震动,我看见整个阴间的地面都在剧烈的颤抖,露出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缝,这些裂缝内慢慢地升起了一扇扇巨大的黑白两色的巨大石门,模样竟然和上一次破魔长剑偶然间释放出来的石门很像,不过我当时召唤出来的是一扇,而罗焱召唤出来的,是上百扇,所有的黑白两色的石门对准了地面上的鬼皇,鬼皇双眼圆睁,吃惊地说道:“轮回之门,这是连我族都无法召唤的力量,不可能,一个凡人,怎么会一抬手之间召唤出无数扇轮回之门!”

  鬼皇还没说完,罗焱已经冷冷地说道:“轮回开,汝之身体,彻底破碎!”

  地面上的鬼皇怒吼咆哮了起来,可是身体却根本就无法抵抗轮回之门的强大力量,上百扇轮回之门之力同时作用在鬼皇一个人身上,鬼皇的身体顷刻间碎裂,身体被分成无数块,吸入了这些轮回之门内,强大如鬼皇,也无法抵抗轮回之力,最后只留下了魂魄。

  它面带绝望,看着四周的轮回之门,却在此时,之前姜封释放出来的黑白道力忽然帮了鬼皇一把,将一扇轮回之门缠住,鬼皇只剩下了魂魄,不过看准了机会,还是冲了出去,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身体在鬼气的包围中,撞开了挡路的诸人,轰然落在了十殿阎罗所化的黑色魂体身上,此时的十殿阎罗还是昏迷的,被鬼皇入侵之后,两者互相融合,瞬间爆发出了惊人的鬼气,这些鬼气远远超过了轮回之门的吸收范围,掀起了黑色的狂风。

  我愤怒地狂吼道:“姜封,你干什么?”

  连诸葛飞他们都疑惑地望着姜封,而姜封却微微一笑说道:“在上一世,最后杀死我的就是罗焱,我只是报一下上一世的仇罢了,不过现在不是好玩了吗?鬼皇获得了全部的魂魄,虽然没有了身体,可是实力却强大了不少,罗焱身为造天者,这个世界是他创造的,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厉害而已。”

  姜封的话,恨的我牙痒痒,我知道,他也看出了这只是罗焱的一个执念,只会出手对付鬼皇。所以,就算他暗中使了绊子,罗焱也不会盯上他,真是狡猾到了极致!

  不过他狡猾,鬼皇也不少,鬼皇刚刚和罗焱对上一招,就知道自己不是罗焱的对手,此时身子一闪,竟然飞到了姜封的身边,手搭在了姜封的肩膀上,姜封一愣,随后愤怒地说道:“你想拖我下水!”

  鬼皇却冷冷一笑道:“我相信你我联手才能和这个高手对决,你之既然帮了我,那就送佛送到西,帮我帮到底,我们一同进退。”

  姜封甩掉了鬼皇的手臂,不过他已经被罗焱盯上了,罗焱看着鬼皇和姜封,冷冷地说道:“茅山之人?无所谓了,天下正道和厉鬼联手已不是第一次了,今日,我将你们一起灭了!”

  鬼皇不认识罗焱,姜封可是认识的,此时他立马飘上天空,大喊道:“我和这个鬼物没有任何的关系!该死的,天道之力,开启,化身天道!”

  姜封眼见解释不清,立马释放了天道之力,天空中有一片光芒洒下,这一次,他不仅仅放出的是一根手指,而是推出了一掌。之前对付鬼皇的时候,天道一指已经展现出了非凡的战力,此时他竟然拍出了一掌,这天道的力量还不是成倍的增加吗?

  而鬼皇则面露狰狞,双手合十,接着在胸前打开,我看见其胸口处露出一片片乌光,这些乌光,很是强悍,最后化作了一个一人大小的法阵,这个法阵很奇特的,其上的阵纹不是固定的,而是在游走的,就好像是一只只阴魂组成的阵法一般,非常神奇,甚至可以说是很诡异。

  鬼皇一边布阵一边说道:“鬼族秘法,葬魂之法,燃烧我的魂力,释放最强的阵法,这是我们鬼族最强的根基,即便是上古时候的古神也无法和这个阵法比肩,你死定了!”

  此时的鬼皇和姜封,联手对付罗焱,这声势真是大到了极点,天空中是姜封释放出来的天道手掌,气势磅礴,我站的不算远,因此能够感受到这极大的压迫力,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

  而那边鬼皇一声爆喝之后,面前诡异的鬼族法阵内释放出了无数阴魂,这些阴魂汇聚成一团,在鬼气的牵引下,冲向了对面的罗焱。

  来自两边的夹击,已然形成了一个必死之局!

  我不禁想要出手帮忙,但是白骨却拉住我说道:“现在的战斗不是你能够参与的,罗亚你不会败,因为他是你之前的逆天者,逆天者,只会被天能打败!”

  这一刻,鬼气,阴魂,天道手掌,一起落在了罗焱所站的地方,巨大的风暴遮住了我的眼睛,我不禁闭上了眼睛,过了好半天,风沙才渐渐平息下来。

  我看见姜封落在了地上,鬼皇喘着粗气,魂体有一点不稳定地晃动着,两个人都显得很疲惫,看来都已经使出了全力,我放眼望去,整个阴间地面几乎被打穿了,地面上竟然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罗焱的身影也消失了。

  鬼皇惨笑道:“哈哈,应该死了吧,真是了不得的家伙,身上的气息这么强,还只是一个消失之人留在法宝里的执念而已……”

  姜封正想接话,猛然间一道带着摄人心魄力量的金光从深坑中爆发出来,这金光,照在我们所有人的脸上,都心神俱震。

  我听见身边的弑君子吃惊地说道:“轩辕神剑,胜利之剑,华夏传说中,至强神器,黄帝手中之剑,无人能敌!”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