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六鬼吞魂秘法

  可以说,今天发生的大战乃是整个阴间最强者之间的战斗也不为过,初代鬼皇魂魄对阵鬼皇本体。堪称是世纪大战也不为过。

  在它们两个战斗的场地上,一只阴魂,厉鬼都看不见,鬼兵们全都溃散逃跑了。刚刚数次攻击之后,两者的脚底下,露出了一片巨大的坑洞,阴间坚不可摧的地面,根本就承受不了它们交手的冲击力。

  我很难想象,这样的战斗,如果发生在都市里,在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里,会是怎么样的情况!

  鬼皇面色凝重,看着对面的黑色魂体,眼神非常深沉,复杂而神秘。

  黑色的魂体看不清脸,但是刚刚一击,很明显也没有出全力,双方看起来都非常地平静。弑君子,站在我身边,也在密切地关注战局,我听见他低声说道:“虽然还看不出来谁更强,但是我相信很快就会有分晓了。”

  我点了点头,此时黑色的魂体首先按捺不住,攻了过去,两道鬼气在他的双手间环绕,手里的鬼气迅速化作两个黑色的鬼脸,在黑色魂体接近鬼皇的时候,手中的鬼脸猛然间张开了大嘴,狠狠地咬向鬼皇,鬼皇身子往后退,就在黑色的魂体接近它的时候,鬼皇身形在一瞬间消失了,就连我在一边观战的时候,都感觉到了鬼皇身形的诡异,说不见就不见了,就好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

  我见过很多身法快速,且行踪诡异的高手,他们是依靠速度拉动自己的身体,在对战的时候给对手一种,好像自己瞬间消失的感觉,说白了,那就是跑的比较快而已。

  然而,鬼皇却不是,因为,它在行动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动作。一般人在跑的时候,脚尖都会微微提起,接着猛地往前一冲,随后彻底消失。可是鬼皇没有这样的动作,那么也就是说,它纯粹依靠的是法术在移动,我身边的弑君子低声说道:“是缩地成寸。”

  我一愣,反问道:“缩地成寸不是只能用在大范围的转移上吗?难道鬼皇逃走了?”

  弑君子摇摇头解释道:“鬼皇的确是高手,缩地成寸并不是只能用在大范围转移上,只是如今的一些所谓高手,只会使用缩地成寸的初级程度,实力也并不够强。真正的高手,能够将缩地成寸用的范围很小,鬼皇就是这样的高手。”

  弑君子话音刚落,我看见鬼皇的身影出现在了十殿阎罗所化的黑色魂体背后,鬼皇竟然使用缩地成寸,只是转移了一个身位的距离,这样的距离和速度,足以证明了它的实力!不过最让我吃惊的还是,它转移的时候,黑色的魂体根本就没有反应。

  按理来说,我和弑君子说话的时间也有好几秒了,可是为什么黑色的魂体还是僵立着不动呢?此时,鬼皇一拳打在了黑色魂体的背上,然而,更加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黑色的魂体竟然在这一拳的攻击之下,被打成了一片黑色的雾气,慢慢散开!

  难怪它会僵立着不动,因为这不过是一个幻象,此时在鬼皇的身边,同时出现了三个黑色的魂体,这三个黑色的魂体,看起来全都非常真实,一点都看不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我开启了心眼,居然也无法分辨,此时白骨说道:“应该三个都是本体,这是将魂体三分的方法,过去你还是补天一族的时候,应该也会这一招,不过没想到鬼族也会,不愧是初代鬼皇的魂体,实力果然逆天!且看鬼皇如何破解此招!”

  鬼皇身陷重围之中,却没有逃走,甚至连任何动作都没做,三个黑色魂体手里的鬼脸同时咬住了鬼皇的身体,一共六个鬼脸,死死地咬住了鬼皇。

  我眼角微微一挑说道:“鬼皇为什么没有动?”

  不过很快我就有了答案,我看见三个黑色的魂体往后飘飞,最后重新凝聚成了一个黑色的魂体,开始低声地吟唱起鬼族的秘法,鬼皇却笑着说道:“你想用六鬼吞魂之法,将我的魂体撕成六份,然后分别封印,是吗?”

  黑色的魂体没有理睬鬼皇,只是默默地念咒,我看见鬼皇的身体不断地被撕裂,身体上不断地出现血口,鬼皇却毫不在意,反而笑了。

  此时黑色的魂体高举右手,手心里爆发出一片乌光,化作一道光波冲上天空,在空中这道光波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一个我从未见过的鬼族法阵,这个法阵一点点地落下,最后落在了鬼皇的身上,鬼皇浑身一震,身体在顷刻间被撕成了六份,不过却没有鲜血流下来。

  甚至连鬼皇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变,看见这诡异一幕的不仅是我,还有对面的黑色魂体,此时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就在此时,鬼皇被分成六份的身体,猛然间绽放出一片乌光,这片乌光缓缓凝聚起来,片刻之后,鬼皇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不仅如此,它身上连一丝伤口都没有,而六张鬼脸此时竟然漂浮在它的身边,如同乖巧的宠物一般,黑色的魂魄说到底还是十殿阎罗操控的,此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问道:“为什么我的六鬼吞魂之法对你无效?”

  鬼皇却冷冷一笑说道:“你别忘记了,这些鬼族的秘法是谁创造的?说到底,你们只是我的魂魄而已,在我体内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是沉睡着的。你们以为组合成了我最初魂魄的样子,就能够对付我了?真是可笑,你们就好像是一群可笑的盗贼,进了宝山,却不知道怎么使用这些财宝!不过,马上你们就会重新回到我的身体内,吞噬了你们之后,我将会变成真正无敌之姿!”

  事情发展到现在,十殿阎罗方面处于绝对的劣势,鬼皇一挥手,六张鬼脸冲了出去,反而咬住了对面的黑色魂体,十殿阎罗惊慌之中,打了个手诀,将六鬼吞魂之法给解开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空档期,却给鬼皇带来了机会,超短距离的缩地成寸使出,这一回鬼皇的身体还真像是瞬移一般出现在了黑色魂魄的面前,一掌按在了它的脸上,黑色魂魄被拍在了地面上,落地的一刻,全身巨震,凝聚融合起来的魂体,似乎快要被打散的样子。

  鬼皇却没有给十殿阎罗任何机会,双手抬起,双手手掌之间,有墨绿色的特殊鬼气流动,在黑色魂体还没从地上爬起来的手,鬼皇双手之间的鬼气已经彻底凝聚完成。

  最后,这道鬼气轰然落下,撞击在了十殿阎罗摔倒的地方,我听见黑色魂体惨叫一声,被这墨绿色的鬼气给吞没了。

  我身边的众人都已经看出来了,十殿阎罗还是败了,不是败在绝对的力量上,而是败在了对于法术的控制和技巧上,正如鬼皇所说的,它们终究只是魂魄而已,不是鬼皇,所以即便是它们修行这么多年,但是依然无法达到鬼皇的程度,也无法驾驭鬼皇第一次沉眠之前的力量。

  弑君子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森,该我们上了。不能让鬼皇吞噬了十殿阎罗,不然,阴间秩序会大乱。”

  然而,我却没有动,只是皱着眉头在想鬼皇之前对我说的话,弑君子看出了我的犹豫,低声问道:“你该不会是想和鬼皇联手吧?你真相信这家伙说的话?鬼皇这样的家伙,野心可是无穷无尽的,厉鬼为什么都想到人间去,就是因为阴间虽然浩瀚无边,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只有阳间才有天才地宝,只有阳间才拥有当年上古时候留下的宝物。”

  我迟疑了片刻之后,看了看弑君子的脸,随后点了点头说道:“我刚刚的确是迷茫了,不过现在好了,你说的对,鬼皇的野心是无穷无尽的,今天不将它打败,将来就更难了。”

  然而,就在我们要走出去的时候,新的援军登场了,我看见一道白光在空中闪过,刹那间落在了鬼皇的背后,强如鬼皇此时都没有反应过来,仓皇转头,却听见一声爆喝:“茅山,上茅之术,葬天秘法,镇!”

  一道金光爆射而出,鬼皇被金光打飞上百米,整个交锋过程,快速无比,也就几秒钟而已!一片烟尘之中,鬼皇从地上飘起来,放声怒吼道:“什么人,该死的!竟然敢偷袭我!”

  我看见四个身影出现在了风尘之中,等看清他们的脸之后,我不禁大吃一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