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 永不放弃!

  大叔梦境空间中的变故,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原本我自认为也是行家里手,对于梦境空间很是了解。却不曾想,竟然还是着了对面小鬼的道。

  乌云蔽日,狂风乱舞。白骨出不去,大叔却也夺不回这梦境空间的主动权,一时间,我们的处境相当被动。

  且说对面鬼皇所化的小鬼,此时整张脸都被汗水覆盖,疲累不堪的样子,我还留心观察到了它的双手,从手指到手臂,那都是抖个不停,甚至还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后一把拽住了大叔的手腕,随后从腰包里掏出匕首,将他与我的手腕都划开了口子,几秒钟内便流出了鲜血,我赶忙将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和他手腕上的伤口对上,大叔奇怪地问道:“这是做什么?”

  我心口金光缓缓透出,嘴里回答道:“鬼皇和我一样,对梦境空间有很深的了解。然而,现在是在你的梦境空间中,你本应是这里的主宰,却不知道为何,竟然被鬼皇抢了先机。不过,只要我助你一臂之力,一起发力,一定能将梦境空间的主动权夺回来。师傅,你且不要出声,凝神屏气,我以少典血脉引动你的梦境空间,你莫要抵触。”

  大叔听罢,点了点头,我心口处的金光顺着我的身体,缓缓流入我的手腕处,此时我眼中大叔的身子猛然间被一片金芒笼罩,对面的小鬼此时也瞥见了我们这边的异状,脸上表情顿时变的狰狞起来,艰难地开口喝道:“我对梦境空间研究了数万年,你以为凭你这几年的修炼,加上少典血脉就能对抗?我生之时,少典尚未出生。你的血脉在外人看来神奇高贵,但是对我来说,却也稀松平常!”

  鬼皇嘴上说的狠,实际上却也是着急了,双臂挥动之时,一片黑芒冲上天空,原本就已经变的昏暗可怕的梦境空间,此时更是传来了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而且,最要命还是大叔开始变的虚弱了。

  这里说到底还是大叔自己的梦境空间,先不说那些被扭曲甚至几岁的记忆片段,此时整个梦境空间被小鬼变的仿佛阴间一般,等于是变相祸害了大叔,我看着大叔自己的魂体,在这一刻,嘴角流下血来。

  我心中着急,喊道:“大叔,不要紧吧?”

  却听见大叔坚定地回答道:“没事,你专心施法,我挺的住!”

  一句我挺的住,着实让我心中一颤,看见大叔面色发白,身子微微摇晃,我本无意将大叔的梦境空间变成战场,奈何现在被鬼皇逼到了这个份上。

  我握紧拳头,喝道:“大叔,撑住了,我燃起血脉之力,一次爆发,还你梦境空间的清明!血脉,燃起来!”

  随着我话音才落,我胸口金芒越来越盛,流入大叔身体内的金光更多,大叔整个人已经看不清,从头到脚都被金芒覆盖,随后,大叔一声怒吼,身上金芒冲天而起,和对面的小鬼身上的黑气一样,冲上了天空中,整个梦境空间的天空,处于我们这一边的,在此时重新变成了青色,真正的战斗此时打响!

  梦境,本就是一个人最神秘的所在,关于梦境的研究,无论是灵学还是科学,都没有停止过。谁知道那些斑驳的,奇怪的梦境,甚至有时候我们会看见陌生人,看见奇怪的事物,这些都很难解释。

  在遇到鬼皇之前,我一直认为天下间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窥伺别人的秘密,能够进入别人的梦境空间,看见别人的记忆,但是鬼皇出现之后,我明白,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天赋,这是一种法术。

  鬼皇的确比我经验老道的多,可是他也有破绽,那便是大叔站在我这一边。鬼皇的确可以抢夺大叔对于梦境空间的拥有权,可是毕竟这里还是大叔的梦境空间,大叔就拥有最高等级的支配权。这从刚刚我被攻击的一幕就能看出来,我要搏一把!

  因为,我相信大叔能够撑住我血脉的冲击力!

  大叔身上的金芒越来越强盛,以梦境空间的天空为分割线,属于我们这边的梦境空间是青色的,属于鬼皇的梦境空间是黑色的,两边正在角力和争夺。

  很快,我的额头上也露出了汗水,开始疲惫和吃力,而此时大叔的面色就更加难看了,双眼的眼袋发黑,真是我看见他的脸颊上还有一根根紫色的血丝。嘴角开始不自觉地往外溢血,我咬着牙,没有将手收回来。

  对面的鬼皇情况也不容乐观,它虽然比我有经验,可是要对抗我和大叔,还是略有不足,身子剧烈的颤抖,拼到后来,我甚至看见鬼皇所化的小鬼张开嘴狠狠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它也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天空中,属于我们的青色已经渐渐占据了优势,鬼皇快要失去对大叔梦境空间的支配权!

  然而,就在此时,大叔却张开嘴,一声咳嗽,我看见一些鲜血混合着肉沫喷了出来,虽然这是灵魂状态在梦境空间内的假视状态,也就是说大叔的本体并没有受伤,而是灵魂受伤所展现出来的变化。

  可是,这也说明,大叔的灵魂快要支撑不住了。我焦急地说道:“大叔,再撑一会儿,就一会儿,我们马上就要胜利了,如果此时放弃,那你的梦境空间就会被鬼皇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大叔身子微微弯曲,吃力地说道:“小子,我撑的住!”

  天空中的青色区域越来越大,鬼皇此时也无法开口,因为它一开口,也会喷血,我们两边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孰胜孰负,就在最后这几分钟内。

  我皱紧了眉头,抬起另一只手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这一拍很重,我的魂体猛烈一晃,随后我同样也喷出一口鲜血,只不过这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却没有落下,被我以法术借助,在空中渐渐凝固起来,片刻之后,化作了三滴鲜血,我伸手一指天空,喝道:“给我冲垮那片漆黑。”

  声音响彻整个梦境空间,三滴鲜血冲上空中,它们不是真的鲜血,但却是我灵魂的化身,没入了黑暗之中,几秒钟后,属于鬼皇的黑暗区域,彻底崩溃,从中间开始溃散,接着被青色区域冲击,紧紧两分钟内,整个黑暗区域全部被震退,小鬼张开嘴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黑暗光芒刹那间暗淡下来,整个身体从空中衰落,掉在了地上。

  我同样收回了手腕,一把抱住虚弱的师傅,大叔却对我说道:“快出去布置八门九宫大阵,绝对不能让鬼皇苏醒,快啊!”

  我点点头,拍了拍白骨的肩膀,自己冲出了大叔的梦境空间,一离开大叔的梦境空间,我立刻将腰包扔在了地上,此时白骨也动了起来,我们两个开始急急忙忙布置大阵。

  然而,就在此时,我腰包里放着的顺风耳子符却响了起来,传来了洛轩凡焦急的声音,只听见她对我喊道:“还有最后一分钟,你们布置好大阵了吗?快啊,快要来不及了啊!”

  我和白骨都愣住了,此时却听见已经飘出大叔梦境空间的小鬼冷冷地说道:“哈哈,你果然出错了。刚刚你全神贯注地和我交战,想要夺回梦境空间,却未曾想,我还是技高一筹。我控制梦境空间的时候,调整了真实世界和梦境空间的时间流速。你以为离开了梦境空间,真实世界只过去了几分钟吗?告诉你,你大错特错!现在我的身体快要苏醒了,迎接你们的将是彻底的毁灭。哈哈!”

  它一边猖狂地大笑,一边飘进了鬼皇的身体内。

  还有最后一分钟,我和白骨就算速度再快,布置八门九宫大阵也需要用去将近十分钟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似乎封印失败已经成了定居,我们没有输给坚持,却输给了时间。

  我直愣愣地发呆,此时白骨却对我吼道:“别停,还没有到最后关头,我们还不能放弃,继续布置大阵!”

  白骨和大叔的身上都有一种特制,那就是永不言败的精神,即便还有最后一分钟,白骨依然没有放弃。

  我点点头,站起身来,继续布置大阵。却在此时,大叔清醒过来,虚弱地站起身,说道:“用这个,还能拖延时间。只要时间流速变慢,我们就还有机会,我也来帮忙!”

  我一愣,看见大叔将一件我遗忘在他那里的宝贝递给了我,正是真龙之泪!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