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零九章 梅心阁

  鬼魔窟内,我们抓住的这个鬼皇的妃子,脸上依然是一片受了惊吓的模样,洛轩凡和它交谈了半天之后,却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不过想想也应该是如此,它都沉眠了这么久,今天才刚刚苏醒,鬼皇和五行宗之间的秘密交易,它怎么会知道?

  我探头看了看外面,外围的街道上空空荡荡的,整个鬼魔窟此时出奇的安静,我带着众人走出了小房子,在没有鬼族守卫的情况下,我们快步向着鬼后所在的寝宫走去,有了鬼皇妃子的带路,我们目标清楚了不少,一路前进,我们在走了十来分钟之后,终于看见了鬼后的寝宫,整个寝宫都隐没在黑暗中,和鬼皇的宫殿相比,鬼后的寝宫显得阴沉了不少,甚至有一些冷清,门口连一个看门的鬼族守卫都没有。

  我让众人停下,没有露头,无论是人间还是鬼族,帝皇和皇后的寝宫都是整个宫殿群里最辉煌,装饰和布局也肯定是最好的,可是在这里我却硬是没有看出一点金碧辉煌的感觉。

  黑色的阴影里,鬼族鬼后的宫殿就好像是一幢被遗忘的小楼,我凝神望去,却看见这小楼的匾牌上写着:梅心阁。

  我皱了皱眉头,特别是看见梅心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错觉,阴间梅心鬼王可是我的老熟人,对于这位鬼王,我一直保持着善意的,甚至还让它来照顾老太太死后的魂魄。可是这里的鬼后宫殿竟然偏偏叫“梅兴阁”,我不产生联想那就怪了。

  “不会这么巧就是一个人吧……”

  我自言自语着,身后的弑君子听见后插嘴问道:“什么这么巧?”

  我摇了摇头,让他们留在这里,自己和阿呆先一步进入这梅心阁瞅一瞅,不敢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拔出破魔长剑,摸出一张暴天符,放出数百的暴天符匕首,射入了这梅心阁内,却看见整个梅心阁大门微微一晃,竟然没有关,随后在暴天符匕首的一通乱射之后,整个梅心阁大门刹那间碎裂,就好像是年久失修一般,梅心阁的大门居然被暴天符匕首给射穿了。

  我和阿呆都是一愣,没有保护的阵法,没有如同铜墙铁壁一般的大门,什么都没有,我深深地怀疑,是不是这个鬼皇的妃子给我下了个套。

  抬起脚,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梅心阁内,梅心阁和其他宫殿不同,虽然很大,不过是以阁楼的风格建造,整个梅心阁很高,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应该有几十米,分成六层,每一层的高度也有将近十米,四周的墙壁上,门框上,窗户上,落满了白色的蜘蛛网,地上满是灰尘,还有几个装饰品和吊灯摔碎在了地上,碎了一地的样子,鬼魔窟内有不少破旧的房子,这些都是低等的鬼族居住的,本来就不结实,可是如果这里真是鬼后的宫殿,梅心阁就不应该是这么衰败的样子。

  我心中对于鬼皇妃子越来越怀疑,正要往后退,走出房子的一刻,大门却在我转身的一刻自己关上了,明明已经被暴天符匕首打碎的大门,怎么会在此时自己恢复了过来?

  阿呆直接提起了拳头,对着大门狠狠地砸了下去,整个大门猛然间爆发出一阵深紫色的光芒。这光芒来的突兀,而起似乎还带着某些鬼道的法门,竟然将我和阿呆给震退了几步。

  我一抬头,看见紫色的光芒化作一张如同大网一般的阵法,布满了整个梅心阁,我对着大门狠狠劈出一剑,剑气落在了大门上,不过却没有太好的效果,剑气只是切开了紫色的光芒,但是却无法触碰到大门。

  我皱紧了眉头,看来真是一个陷阱,右手一抬,暗淡的金色光芒散了出来,我正要以造天之力强行冲出梅心阁,却没想到我的背后传来了一阵低沉地说话的声音,是个女声,只是听起来声音有一些沙哑,她对我说道:“端木森,我们也是老朋友了,为何不来楼上见见我呢?”

  这声音有几分和梅心鬼王相似,不过仔细一听之下,去又要比梅心鬼王的声音老沉不少。然而,她却叫我老朋友,这多少让我的心里有了几分忐忑。

  我和阿呆小心翼翼地走上楼,一路上我看到的风景尽是残破衰败的模样,一路山不时有阴风吹过我的脸颊,拂过我的头发,而那个声音却再也没有传来,我和阿呆越走越高,终于走到梅心阁楼顶的一刻,看见了这个说话的女人,不过此时的她坐在距离我们十来米外的地方,地面上放着一张宝石做成的棺材,可能整个梅心阁内只有这个棺材最漂亮,只是此刻的棺材却是打开着的,我相信,此时此刻,这个背对着我们,正坐在梳妆台前的女人,应该就是鬼后了。

  我正想走过去,却听见她对我说道:“我化妆的时候,你还是不要打扰我的好。”

  我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此时阿呆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主人,那张梳妆台上好像没有镜子……”

  我定睛望去,果然如此,梳妆台上没有镜子,也没有那些女人会用的梳妆打扮的化妆品盒子,更没有水粉胭脂之类古代的化妆品,明明梳妆台是空的,这个鬼后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这一回,我主动开口问道:“你就是鬼皇的正室,也就是鬼族的末代鬼后吧,在下端木森,还想请教,你好像很早之前就认识我了,我们是熟人吗?”

  鬼后依然没有转头,不过却摇了摇头深沉地说道:“你我算是熟人,不过是我一直听说你的大名,却未曾见过你的真面目。你倒是和我的一丝魂魄很是相熟,我的这丝魂魄便是阴间的鬼王梅心,当然梅心这个名字原本是属于我的。”

  这下子我是真的吃惊了,之前的猜测如今居然成真了,这梅心阁的名字看来还真是以鬼后的名字命名,而梅心鬼王就是鬼族的末代鬼后!

  “你为什么一直背对着我?你面前的梳妆台上空无一物,你的梅心阁也是衰败不堪,甚至你连一面镜子都没有,如何化妆?还是你不敢见我不成?”

  我一边说着一边大踏步地向鬼后走去,她感觉到了我的动作,却微微摇头说道:“你又何必如此执着,要看见我的脸呢,见到了又如何,没见到又如何呢?”

  只是这一刻的我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一把按住了鬼后的肩膀,正要将她的身子转过来,却未曾想,我捏到的竟然只是一件衣服,鬼后身子一晃,抬手对着我的胸口打出一掌,我防御的比较及时,双手在胸前展开,挡住了鬼后的这一掌,不过依然被其震退,鬼后却身子如同翩翩蝴蝶,在地面上转圈之后,拽着衣服挡在了自己的面前,随后出现在了我的正面,只不过除了眼睛以外,整张脸全部都被衣服遮住了。

  阿呆快步冲上去,想要从侧面进攻鬼后,不过还没等到阿呆出招,就看见一道深紫色的网状法阵从空中落下,罩在了阿呆的身上,阿呆大叫一声,最后却趴在了地上,这深紫色的网状法阵很有威能,竟然连阿呆喷出的尸火也全部抵消。

  鬼后瞟了阿呆一眼,冷冷地说道:“僵尸就是僵尸,一点休养都没有,如此粗暴丑陋。”

  阿呆发力想要将法阵撕碎,不过却是徒劳,我想上前帮手,鬼后却一步挡在了我的面前,眼睛盯着我,上下瞟了我几眼之后说道:“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也可以叫我梅心,或者叫我鬼后都一样。那么,端木森你来找我所谓何事?你不是应该去封印鬼皇吗?”

  我的眼睛落在了鬼后的手指上,那里果然戴着一枚纯白色印有小女孩图案的戒指,非常漂亮,和之前看见的灰色的侍从戒指相比,这工艺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鬼后顺着我的眼神落在了手指上,随后笑道:“原来是因为我的戒指啊,你是不是也听说了所谓鬼皇和鬼后的双戒是解开鬼族大秘密的钥匙,之类的传言?所以想来找我,抓住我之后要挟鬼皇,对吗?”

  我一愣,皱着眉头反问道:“难道这个传言是假的?”

  鬼后却笑着说道:“我可没说是假的,而且恰恰相反,这个想法是真的。鬼族的确隐藏着大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就在鬼皇的宫殿最深处,不过打开那扇坚不可摧,设有九重上古大阵的大门,光靠蛮力可不行,必须使用我们手上的戒指。你来找我是对的,只是可惜,你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梅心阁乃是我的寝宫,你进的来,可不一定能出的去,更何况你还是冲着我来的!”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