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零六章 鬼后侍从

  我把玩着这枚戒指,缓缓蹲了下来,问道:“我的第二个问题,这枚戒指上的这个小女孩是谁?”

  我以为这是一个秘密,一般来说上古种族的标志都有着很深的隐喻和秘密,不过这一次却让我意外了。这个地上的鬼族却对我说道:“这是我们鬼族的一个传说!”

  我一听皱了皱眉头,示意它继续说下去。它开口说道:“我们鬼族的标志非常奇怪,据说从上古年间就一直是这个标志,一半是非常的邪恶的小鬼,另一半则是这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传说中,我们鬼族的先祖,也就是初代鬼皇大人,在人间行走的时候,有一日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那时候鬼皇大人变成了小鬼的模样,引诱了这个无知的小女孩,骗她带着自己去了她所在的人类部落。鬼皇大人见到了这些还在茹毛饮血的人类后,立刻幻化出了真身,将他们全都杀了。当然也包括这个小女孩,可是这个小女孩在临死前,却没有责怪鬼皇大人,还对他说,很喜欢他变成小鬼的样子。鬼皇大人觉得自己非常内疚,于是将我们鬼族的标志变成了两半,原来我们只有小鬼,从那之后变成了一半小鬼一半天真的小女孩。”

  我一愣,说实话,这传说怎么听都是假的,整的和童话似的,骗谁呢!

  不过,看地上这个鬼族认真的模样,我认为这个家伙没有对我说谎。我接着问道:“第三个问题,这枚戒指是什么含义?你为什么会得到它?”

  听到我的问题后,它想也没有想,直接开口说道:“这是我偷的!”

  人在撒谎的时候,有两个很明显的破绽,第一,便是思前想后之后才说出来的理由,多半就是在扯谎。第二便是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那说明他很心急,这肯定也是骗人的。

  我脸上又扬起了冷笑,再一次握住了破魔长剑的剑柄说道:“看来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算了,看来还是问不出什么实话了,直接宰了你吧!”

  我说话间对着莫良挥了挥手,莫良会意地召唤出了鬼爪,落在了这个鬼族的脸上,它顿时大惊喊道:“我,我说!这是,这是末代鬼后赐给我的,因为她喜欢我变的戏法,所以将这枚戒指……”

  我压根就没有听完它的鬼话,就猛地扭了扭破魔长剑的剑柄,这个家伙立刻喊了起来,痛的死去活来的,我则爆喝道:“最后一次机会,我要听实话!”

  这个鬼族惨叫着点点头,喊道:“我,我其实叫平谷,我是鬼后大人的贴身侍从之一,这是它赐给我的身份象征。每一代的鬼皇都会有一个黑色的上面印有小鬼图案的戒指,而每一代的鬼后都会拥有一个白色的印有小女孩图案的戒指,而我们这些侍从都会拥有一枚灰色的戒指,跟着鬼皇的侍从戒指上就是一个小鬼的图案。跟着鬼后的侍从戒指上就是一个小女孩的图案。我说的是实话,别杀我,别杀我!”

  这一下事情算是弄清楚了,原来我抓了一个鬼后的侍从啊,那不就是找了一个能帮我带路的鬼族吗?我微微一笑说道:“你看,你要是配合我的话,我是不会对你乱来的。下面一个问题,我的朋友们呢?地面为什么会变化,还有他们怎么会从天空中消失?是不是你干的?”

  它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其实我的本领并不高,不过我可以将很多法阵和我的身体都隐蔽起来,你们走进了寝宫区后,其实就是进入了我的法阵范围内,我操控这些法阵,将那些人拉到了鬼魔窟别的地方,不过那个茅山的道士是我冒险,将我们鬼族的法阵延伸了几米,才将他抓住的。只是你身上有奇怪的能量,我的法阵对你不起作用,我才会冒险自己对你出手的!不过,不过你的朋友不会有生命危险,你放心吧!”

  这么一说,我心里微微地放松了下来,说道:“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鬼皇的寝宫所在吗?”

  地上的鬼族一愣,随后一个劲地摇头说道:“不行不行,我不能带你去,也不能给你指路,鬼皇大人如果知道我背叛了他,我会生不如死的!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这家伙之前还是很配合的,怎么说到这个问题,就变的如此贞洁,宁死不屈起来!

  没办法,我只能想办法进入它的梦境,得到了我想要的记忆片段后,让阿呆将其灭掉之后,根据这个鬼族脑袋里全新的记忆,鬼皇的寝宫比起圆耳精脑子里的记忆要更加复杂。

  我想办法跳上了一幢鬼族的房子,放眼望去,看见在鬼魔窟的尽头,也就是寝宫区的最后地带,有一片一个整体,非常巨大的宫殿,这个宫殿上挂着巨大的鬼脸标志,刚刚我视线不好,没有看清楚,现在看清楚了,不由地感叹,这宫殿的规模可能比不上鬼帝的那座移动城堡,但是散发出来的气场却不是可以同日而语的。

  逆世本来就只是鬼皇身边的一个大将而已,鬼族没落之后,他进入阴间,一番打拼有了一片天下,但是它心里对于鬼族的记忆还是念念不忘,比如他在阴间的绰号居然叫鬼帝,这不就说明了他渴望回到鬼族的生活中,并且成为鬼皇之后新的统治者。

  不过,鬼帝已经陨落,就算不陨落,鬼皇要是真的苏醒了,他也只能做一条跟在鬼皇屁股后面的狗,成不了大事,他的野心很大,但是能力太弱,这是弊病。

  我向着鬼皇宫殿的方向走去,本来想着能够在房顶上多走一会儿,却没想到,还没走几步,就看见远处有一片黑风吹来,我不想发生战斗,赶紧跳了下来,躲到了一幢房子的背后,却看见这些黑风中的鬼族竟然不再是魂体的样子,而是变成了真正的身体,而且也不是干瘦干瘦的,似乎恢复了不少,这就说明,还是有先苏醒的鬼族守卫,已经重新获得了肉身,和寝宫区外围的那些鬼魂守卫不同,包围鬼皇宫殿的可都是实打实的真身,本事自然也不会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躲过了几波鬼族的守卫之后,慢慢地靠近了鬼皇的宫殿,刚到门口,我就远远地看见有两个人影站在鬼皇宫殿外长长的台阶前方,让我吃惊的不是这里有人把守,而是我居然发现,这两个是人类,而且还是穿着道服的人类!也就是说,有道士在替鬼皇办事,或者说,这里肯定有道士的存在!

  我没露头,过了片刻之后,其中一个道士似乎是尿急,说要撒尿,另一个就笑话他,说在这鬼魔窟内居然还要撒尿,也不怕被哪个女鬼给咬碎了!

  不过,这却给了我一个好机会,了解真相。这个撒尿的家伙慢慢向我所躲藏的地方走了过来,一走进小巷子里,没有看见我们,因为我和阿呆全部都站在散仙印的后面,不过这货却走到了我们两个的面前,他看不见我们,我们却看的见他,只见这家伙脱了裤子,对着我和阿呆一通狂尿,我和阿呆那叫一个悲剧,鞋子上还沾着这货的尿,心里那叫一个恨,真想活剥了这个家伙,不过我还是知道要以大局为重。

  他撒完尿后,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自言自语道:“真奇怪,我怎么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呢?不过算了算了,这里是鬼魔窟,说不定真有女鬼看上我了。”

  他一转身,我却一眼就看见了他道袍山的标志,一个圆圈里面有五种颜色,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这不是五行宗的标志吗?五行宗的道士会出现在鬼魔窟内?难道五行宗和鬼魔窟联手了?或者说五行宗竟然和鬼宗联手了?

  联想起之前风火真人杀死五个喇嘛的事情,再结合今天看见的这一幕,我心里已经有了八成把握,五行宗肯定是和鬼族联起手来,至于这两个原本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的组织,如今居然会联手,我心里虽然没有答案,不过却还是能够猜出来。

  问题还是在于利益,互相利用罢了。我擦掉了脚上的尿水,慢慢探出头去,却看见远处有一顶轿子飘了过来,这轿子虽然不大,可是从轿子里走出来的却是一个大熟人——风火真人!今天的他,穿的非常体面,面带微笑,缓缓走进了鬼皇的宫殿之中。

6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百零六章 鬼后侍从”

  1. 回复 2015/01/29

    鬼侍从

    想一想在回答你说我骗人 我不思考直接回答你还说我骗人,到底让不让鬼活了

  2. 回复 2015/03/29

    端木森

    不让

    • 回复 2016/02/24

      Anonymous

      简单粗暴6

  3. 回复 2015/08/25

    蒋天心

    小森啊,低调。

  4. 回复 2017/02/05

    啊寇

    干那个女鬼

  5. 回复 2017/02/15

    玉罕

    老大。。。别那么幼稚。。。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