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零三章 天道叹息

  如果说在场的所有人里谁对天道最了解,那当然是我,我是被罗焱选中的逆天者,我的命运就是要逆天而上,这些年来,我和天道之间有紧紧的联系,我深深地知道,什么才是天道,真正的天道是那个黑色的蛹里的封印的家伙,之前在姜尚的穿针引线之下,我和“天道”的主人见了一面,这个被封印住的家伙,即便只是露出了一只眼睛,也将我深深地震慑住。

  如果真是天道的一声叹息的话,那这威力,不夸张的说我们所有人联手,估计才能将其挡住。

  可是酒中仙却气定神闲,我也不笨,脑子转的飞快,这个道术号称是“天道叹息”名字拽的不行,估计威力也很大,可是如果能被铁僵释放出来,那他还会在这小小的鬼族窝着吗?

  因此,我推断,这个所谓的天道叹息,不过只是一个牛逼的名字。

  铁僵飘在空中,身上飘出一片道力,这道力竟然和酒中仙正好相反,他身上的道力全部都是黑色的,这些道力在空中渐渐地化作了一张模糊的人脸的样子,即便现在我距离他们并不远,也就两百米不到的距离,可是这张人脸却还是看不清楚。

  “天道叹息,一共三式,师兄,你可要受好了!”

  铁僵笑着说道,伸手一点背后黑色的模糊人脸,此时这张黑色的模糊人脸张开嘴吐出了一片黑色的气流,在地上缓缓散开,我看见四周的苏醒的鬼族成员,在这黑色的气流中竟然发出了一片片呜咽之声,哭喊声越来越响。铁僵却立身于高空中,轻声说道:“天道叹息,一叹人间悲凉,中招之人,回忆中的美好全部都消失,灵魂会受到悲伤的冲击,最后灵魂忍受不住人生疾苦,而越来越消沉,最后自我毁灭!”

  酒中仙也被这黑色的气流包裹住了身体,刚中招的时候,酒中仙还是有点反应的,我看见他握住了地上的两把神剑,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悲伤,轻轻地说道:“你们两个,虽然是我的记名弟子,是我没有好好告诫你们,你们之死,和我有关系,为师对不住你们……”

  说话间却看见酒中仙的脸上露出浓浓的悲伤,我皱了皱眉头,带头往后退,却看见整个地面上的黑色气流追着我的脚步飘了过来,蔓延的速度很快,但是很快就停了下来,天空中的铁僵也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就在此时,酒中仙喝了一口酒壶里的烈火山,面颊微微泛红,竟然只是喝了一口就带着几分醉意地说道:“心中之伤,谁没有?心中之孤独,却不是谁都有的?我既然拥有了如此悲伤的经历,那就作为我永远的回忆吧。今日,不是这烈火山让我醉了,而是我的心让我醉了!是我的酒之道让我醉了!”

  酒中仙真是好手段,我都不得不佩服,在这么紧张的战斗中,他虽然已经中招,可是还能以如此巧妙的方法化解,另一方面也突显出了他对道的理解之深。

  铁僵的脸色却变的异常难看,暴喝道:“哼,还没完呢,天道叹息,二叹时间流逝。今日,我让你酒中仙在时间奔流中变的老迈衰弱,时光倒转!”

  铁僵的话说的很大,随着黑色的气流被收回,我看见天空中飘来一张张看起来很像是时钟的法阵,这些法阵在空中旋转,但却是顺时针加速转动,也就是说酒中仙所站之地的时间正在快速地流逝,地面没有变化,但是酒中仙的脸,身体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他变的越来越老了,连我都看出来了,仅仅数分钟的时间,酒中仙就好像是老了几十岁一般,这还是因为酒中仙有高深的道行在身,所以他看起来像是老了几十岁,但是我估计实际上他已经老了数百岁,甚至是上千岁!

  铁僵站在空中,再一次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哈哈大笑道:“这天上一共有99个时钟,每一个时钟都是一个法阵,每一个法阵都会削去你100年的寿命,那么99个,就是9900岁的寿命!师兄,我可不相信你能活数万岁,我不信,这才刚刚开始呢。看见自己的身体变老,是不是非常可怕和恐怖的一件事情?不过,这还没完,因为,我是仁慈的,所以我决定,赐你一死!”

  说话间铁僵双手慢慢地代开,手心里有两团光球飘起来,这两团光球之内好像印着什么字,等我看清楚之后,我发现这两个光团内印的字是“生”和“死”!

  铁僵一边大笑,一边说道:“这才是天道叹息真正的力量,这就是当年我悟出来的天地决九十九重变化其中一重的极致变化,三叹,生死无常!”

  这一刻,铁僵手上两个光团中印有“死”字的光团飘了起来,缓缓落在了酒中仙的身上,此时已经看起来无比苍老的酒中仙,被印有“死”字的光团击中之后,顿时弯下了腰,捂着自己的肚子和胸口,张开嘴,有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他瞪大了眼睛,低声说道:“这是什么力量,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力量……”

  铁僵在空中大笑不止,这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癫狂,只是,他笑到一半忽然看向了我们,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因为他看见我们所有人此时都站在酒中仙的外围,冷眼旁观战局,并没有要插手帮忙,或者是救出酒中仙的意思。

  他忽然哈哈大笑道:“这就是你们人类,哈哈,酒中仙你看见了吗?当然,你快要死了,连魂魄都不会留!这些你信任的人,这些和你是同类的家伙,此时竟然放任你不管。哈哈,你们人类永远那都是如此被逼和自私。他们也是怕了我的力量,哈哈!”

  我却摇了摇头说道:“你真可悲,铁僵。”

  听见我的话后,铁僵微微一愣,皱着眉头问道:“我可悲?哈哈,我可悲?别搞错了,我刚刚杀了酒中仙,我的天道叹息法术甚至震慑的你们全都不敢上前来。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可悲?”

  我再一次摇了摇头,指了指他的背后,说道:“有时候一个人太得意的话,会死的很惨。我劝你还是回头看一看吧。”

  铁僵一愣,转过头去却看见一身残破道袍的酒中仙,一边拎着酒壶,一边满脸醉笑地望着他说道:“我看你一个人自导自演半天了,你在干什么?”

  铁僵愣住了,整张脸写满了震惊,他猛地摇了摇头,再转过头来却看见时钟之中,印有“死”字的光团中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酒中仙根本就没有被他打倒!

  “你,你是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不可能的,难道我中了幻术吗?可是我是鬼族,我天生能够看破幻觉和幻术,我看见的一切都应该是真实的,可是为什么……”

  铁僵有一些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不过酒中仙却冷冷地说道:“你说,天道叹息只有三式,其实不是,我和你一起学习天地印决,你领悟的比我快,这一点没错。只是你总是学到一知半解就不再钻研下去,所以你永远都无法了解天道叹息的真正力量。天道叹息还有第四式,是你不知道的,我也是利用这第四式从你的面前逃了出来。”

  铁僵彻底愣住了,随后疯狂地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天道叹息还有第四式,我参悟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发现?你休要骗我!”

  无论是人类还是鬼族,还是天下任何有灵智的种族都有一个非常可悲的地方,那就是他们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对于任何质疑自己的声音和人充满了敌视。铁僵便是如此,只是,这一刻的他却看见酒中仙微微抬起手,在他的背后有一个和他背后的黑色人影一模一样的人影出现,只不过酒中仙背后的人影是白色的,因为他的道力是纯白色的!

  “天道叹息,第一式,一叹人间悲凉!”

  随着酒中仙的施法,白色的气流落在了铁僵的身上,铁僵立刻表情大变,几秒钟后泪水就爬满了他的脸,他皱着眉头喊道:“我为什么不是人类,我为什么是鬼族?我渴望变成人类……”

  “天道叹息,第二世,二叹时间流逝!”

  酒中仙释放了天道叹息的第二式,一瞬间有上千个时钟模样的法阵漂浮在铁僵的四周,铁僵的脸和身子开始快速老化,几分钟后就变成了一个老叟的模样。

  “天道叹息,第三式,生死无常!”

  酒中仙释放了第三式天道叹息,在他的双手上也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光团,随后落在了铁僵的身上,铁僵被打中后,立刻面色一愣,捂着身子蹲在了地上,痛苦不堪,口吐鲜血。

  “天道叹息,第四式,梦醒时分!”

  酒中仙终于说出了第四式天道叹息的名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