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零二章 酒中之道

  其实对于很多刚刚进入灵异圈的人都有一个相同的问题,那就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茅山会成为天下第一的大门派。

  茅山对外公布的法术,并不是非常强大,虽然种类繁多而且变化无穷,上茅,中茅,下茅三系法术,加上战童,道术,甚至连鬼道都有所涉及,茅山道术驳杂但是却未见非凡之术。

  然而我知道,这是因为茅山真正精妙的道术,从来都只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茅山五老便是这所谓的少数人。

  如果你觉得你能看头茅山五老那就大错特错了,虽然他们的年纪可能比不上那些数千岁甚至是上万年道行的老妖怪,但是他们的本事,只有他们真正认真起来之后你才会看见!

  就像是现在我面前的酒中仙,其实在我还是少年的时候,第一次认识阿寇的时候,我曾经还天真的想过,他怎么跟了一个只知道与酒为伍的老道士,只会喝酒的人肯定没什么大本事。

  不过,随着我的阅历越来越丰富,甚至到了今天,我自信凭我的本事,绝对能够和茅山五老任何一个一拼,然而,我依然不敢小看他们几个老家伙。

  因为,他们在这个高手天才辈出的时代里支撑整个茅山,这么长的时间,他们的辉煌和名声不逊于灵异圈里任何一个传奇人物。

  酒中仙是真的被激怒了,就好像是快要爆发的火山,此时此刻,终于找到了突破的缺口!

  两把神剑被他反手插在了地上,酒中仙身上有一些残破的道袍无风自动,摇摆的还不仅仅是他的衣服,还有他的头发,满头银丝,狂舞起来,亦如他的心灵一般,狂暴的无法收拾,杂乱而张扬!

  铁僵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甚至缓缓地往后退了几步,本来他和酒中仙之间的距离已经够大了,可是这一刻,他竟然还故意地往后退了几步。

  酒中仙的双手上有我很熟悉的力量飘起,是道法本源之力,不过他使用的道法本源之力和我的却也有不同之处,他施展出来的道法本源却是白色的,仅仅只是白色,纯净的好像白色的牛奶在他双手间流转,可是带来的压力,却不是一点点的强!

  这一刻,铁僵又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又一次拉开了和酒中仙之间的距离,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相差足足有上百米了。铁僵双手伸出捏了手印之后按在了地上,整个地面猛地一震,片刻之后从地下爆发出激烈的冲击力,地面下有无数灰色的气流缓缓凝聚在一起,变成一把把巨大的尖刀,朝着对面的酒中仙狠狠地刺了过去,一层接着一层,一片接着一片,速度非常快,这尖刀就好似阴间的刀山一般,锋利无比,我听见“铿铿铿……”的声音,酒中仙却一步都没有退,甚至面对这如同刀山一般的法术,他还轻轻闭起了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地说道:“天下万法,莫不出于道法变化,古老众生皆有苦楚,不如一醉。我的道法,便在这酒中,烈火山便是我的道,我的道便是烈火山!酒道,开!”

  酒中仙手上的白色道力按在了他腰间的酒壶之上,酒壶内缓缓的有酒气飘出来,慢慢地在空中旋转和凝聚,我看见所有的酒气都在一点点的凝结,最后只剩下了一滴,这一滴烈火山纯净如同水滴一般,透明干净,却被丝丝白色的道力环绕,恍如仙酿出世很是不凡。

  酒中仙此时睁眼,我见其双眼之中有锐利的杀气,他伸手对着那滴在空中悬浮的烈火山一弹,这一滴烈火山直飞了出去,很快就和他面前的刀山撞击在了一起,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一滴酒水,却在这一刻打穿了铁僵幻化出来的刀山,这让我们都看了眼界,在我们的眼中,此时的这一滴烈火山就好像是子弹一般,无坚不摧,铁僵的刀山根本就挡不住它!

  “你以为一滴酒就能打败我?可笑!”

  铁僵大吼道,看起来无比强悍,酒中仙却沉默不语,只是在这一滴烈火山打穿了铁僵的刀山之后,悬浮在了铁僵的面前,铁僵眼角微挑,伸出手一拳打向这一滴烈火山,此时酒中仙才平静地开口说道:“烈火山,散开!”

  他话音刚落,这一滴烈火山猛地飘散在了空中,化作了无数碎裂的水珠,颇有下了一场大雨的样子,落在了铁僵的身上。

  铁僵,一愣,说道:“这,这酒水没有伤我?为什么?是你可怜我吗?”

  我们也都看着这一幕,铁僵只是被酒水给淋湿了,剩下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刚刚能够穿透刀山,堪称不坚不摧的烈火山,却在此时没有了任何的威力。

  不过,过了几秒钟后,我却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这不是酒中仙故意放过了铁僵!铁僵此时身上也有了反应,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酒中仙面无表情地喝道:“酒道多变,你以为我放过你了?真是愚蠢,从你被我的烈火山淋湿身体的一刻开始,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毁灭!烈火山,爆发!”

  随着酒中仙新的命令法术,我看见铁僵身上忽然飘出了一片火红色的光芒,接着他的手臂,头发,肩膀上全都燃烧起了熊熊大火。这火焰来的怪异,刚刚还没有一点苗头,突然之间就燃烧了起来。

  我们看着铁僵身上的火焰越烧越旺,四周包围过来的鬼族苏醒的成员全都不敢靠近,似乎很畏惧这火焰的样子。铁僵更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有一些歇斯底里地说道:“这是什么火焰?为什么我无法扑灭,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酒中仙双手之间白色道力不断地流动,映照着他那一张冰冷的脸,只听见他冷冷地说道:“这火不存于世间,乃是你心中之火的缩影,也就是你的心火。你心中戾气太重,因果太多,这火便是我借由道力而发出的心火,你无法扑灭!”

  这一招倒是和我的黑白双鱼不谋而合,我的黑白双鱼也是我所拥有的道力的具象化表现。而这心火便是酒中仙道力落在铁僵身上后的具象化表现。

  我心中不得不感叹了一句:茅山五老果然都不是寻常之人。

  铁僵浑身火焰越烧越旺,这说明他心中的孽障越来越多,黑暗面也越来越多。只是,他挣扎了一会儿后忽然停下了工作,也没了惨叫声,竟然一瞬间变的异常平静,轻声说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吗?师兄,你还真是小看我了。还有你们这群人,是不是以为我就真的要在这心火之中葬身?哈哈,我承认我心中的戾气太多,心火很重,但是,你们别忘了,我已经彻底抛弃了我身为人类的身份,现在的我是个鬼族,鬼族,从来就不怕你这小小的心火,更不怕所谓的业障加深。因此,你的酒道对我没用!”

  铁僵双手猛地一挥,我看见他身上熊熊燃烧的心火却在此时飘上了天空,就好像是被他撕掉的一件火焰外套,飘上天空之后,不断地转动,最后消失在了空中,却化作了一片红霞,甚是好看。

  反观此时的铁僵,身上虽然冒出了一些白烟,但是却没有一点伤,皮肤都没有被烧伤。活动了一下手臂之后,他冷冷地说道:“那么,师兄既然你已经出招了,就不要怪我出全力了。之前的开胃菜或许你不满意,不过很快我就要上正餐了,希望你不要被撑死了!”

  铁僵双手捏了两个天地印决,也就是莲花印决的手印,但是一只手指天,一只手指地,双手慢慢地转动,这也是标准的茅山道术,而且天地印决一出,肯定不是简单的道术,威力定然不小。

  “我还记得这个印决,当年你比我更早看破其中的奥妙,我想,你又想放出那一招了吧。”

  酒中仙镇定地说道,对面的铁僵微微一笑说道:“天地印决之中共有九九八十一种变化,当年我们一起学习这个手印,不过我却是先掌握其中的第一种变化,这便是,天道叹息,一叹人间悲凉,二叹时间流逝,三叹生死无常。如今,我已经掌握了第三叹的力量,师兄,即便是你,也逃不出生死轮回,也就是逃不出我的手掌!”

  这么霸道的道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心中不免也有一些紧张,酒中仙却很镇定,身上白色道力环绕,平静地说道:“那就试试看,你的天道叹息能不能对付我!”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百零二章 酒中之道”

  1. 回复 2017/02/26

    天道

    妈的智障,每次打架都要叫上我,有病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