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百章 暴怒的酒中仙

  酒中仙的杀气是货真价实的,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我还能感觉出来,冷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两把神剑相互交替,鬼族守卫呜呼一片,有几个已经跑到了黑魂七魔阵的边上,喊着让两个鬼将开启黑魂七魔阵,只是两个鬼将眼睛可都盯着我们呢,这要是开启了黑魂七魔阵,我们冲杀进去,还是一样要被灭。

  酒中仙走到了我的身边,我正满腹疑惑,开口想要问酒中仙这是怎么回事。却看见酒中仙走到了黑魂七魔阵边,对着鬼魔窟内大片的寝宫喊道:“铁僵,给老子出来,滚出来!”

  酒中仙非常激动,怒吼的时候,我甚至还看见他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我皱了皱眉头,实在是不知道这个铁僵是谁,难道也是鬼族的皇室成员吗?

  我正好奇呢,却看见酒中仙眼神冰冷地说道:“你不是苏醒了吗?那就别躲着老子,给老子出来!”

  又是一阵狂吼,酒中仙甚至举起手上的长剑,对着黑魂七魔阵狠狠一劈,剑气冲入了黑魂七魔阵中,径直将一块压阵的石头给劈成了碎片,这下子让原本的黑魂七魔阵一瞬间变成了黑魂六魔阵,但是阵法的威力却强了不是一点点。

  黑色的阵法往四周猛地一冲,竟然将我们全部都包围在了其中,我快步往后退出了黑魂六魔阵的包围中,但是酒中仙却没有退走,被黑魂六魔阵包裹的他引动了六个魔魂,这六个魔魂现在的体积非常巨大,向着酒中仙冲了过去,酒中仙却连躲都不躲,双手开合之间狠狠劈出,神剑和六个魔魂缠斗在了一起,一时间黑暗中两色光芒舞动,显得特别醒目。

  而我身后的洛轩凡此时急急忙忙地说道:“我刚刚查到这个铁僵是谁了。他是最后一名被末代鬼皇聘为鬼族大将的传奇鬼族,到目前为止他的一切资料都很神秘,甚至有人还说,可能根本就不存在铁僵这么一个鬼族大将。因为正常被承认的鬼族大将只有四个,这个铁僵的名号是在千年前开始传诵起来的,按照时间上来推算,应该是鬼皇快要陷入沉睡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这个铁僵可能是鬼皇沉睡之前编造出来的存在,为的是震慑那些想要靠近鬼皇陵墓的家伙。”

  我点了点头,洛轩凡果然做足了功课,可是这个铁僵和酒中仙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酒中仙如此杀气腾腾地要找他呢。

  黑魂六魔阵内,酒中仙不断地变化剑招,我不见他使出茅山道术却只是使用剑法,倒是颇为奇怪。不过即便是单单是用剑法的酒中仙依然很强,剑招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顺畅,毫无瑕疵和破绽,在六个强大的魔魂缠斗中,他依然游刃有余,甚至好几次发动反击,剑气爆发之时,就像是火山喷发,一瞬间散出惊人的威力。

  和他一比,我使用破魔长剑的手法,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啊!

  “铁僵,你不出来是吗?那好,你不出来,我就杀进去,我们哥几个也好几年没见了,到时候好好叙叙旧,好好比划比划!”

  听酒中仙这话的意思,似乎他和铁僵是旧识,可是既然是旧识为什么要如此刀剑相向呢?而且,酒中仙乃是茅山五老之一,这铁僵却沉眠于鬼皇陵墓下,他们两个能够什么交集?一时间,我心里的疑惑多如牛毛。

  “前辈,黑魂六魔阵若是想强攻,必须一瞬间劈碎六块魔石,否则,单单只是劈碎一块的话,反而会让黑魂六魔阵威力增加!”

  我好心出言提醒道,酒中仙冲我点了点头,往后一跃,跳出了六个魔魂的包围圈,接着将手上的长剑,一把指天,一把指地,并列在了一起,酒中仙轻轻地说道:“红莲,青叶,两柄当年不世出的神剑,如今绽放伟大的光芒,天下妖魂,在神剑光芒照耀之下,无所遁形,尽皆毁灭!”

  随着酒中仙的大吼,两把长剑上的剑光更盛,酒中仙挥动双剑,整个人在黑魂六魔阵内旋转,六个魔魂根本就靠近不了,片刻之后,酒中仙停下了身子,站在了六块石头的中间,双剑放下的一刻,我看见黑魂六魔阵内的六块压阵的石头,瞬间碎裂,竟然是在一个时刻变成了石粉。

  六个魔魂在惨叫之中消失在了空气里,黑魂六魔阵被破!这下子两个鬼将真是面色发慌,其中一人一点额头上的第三只眼睛,这眼睛里有乌光落下,照在地上之后,地面上那些鬼族的守卫,原本非常害怕的模样,可是被照了之后,竟然立刻露出了木讷的神色,痴痴呆呆地站起身来,向着对面的酒中仙走了过去,酒中仙迎了上去,正要挥剑劈砍,却听见这三目鬼将大声喝道:“魂爆之术!”

  这法术我也是会的,不过威力大小需要看被爆的魂魄道行深浅,三目鬼将释放出来的魂爆之术,使用的是已经被控制的鬼族守卫之魂,也算是厉害的战魂了,此时几十个鬼族守卫之魂一起爆开,威力的确惊人,不过酒中仙可不是菜鸟,刚刚听到魂爆之术几个字的时候,就猛地向天上一跃,跳了起来,可是另一个生有四臂的鬼将却在此时出手,整个人一跃而起,出现在了酒中仙的面前,四只手上都拿着兵器,长着自己多了两条手臂的优势,和对面的酒中仙狠狠地拼了一击,酒中仙被打落进了魂爆之术的范围内,很快就被强烈的爆炸给淹没了身体。

  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惊,魂爆之术引起的巨大气浪,吹乱了我们的头发,我看见对面的两个鬼将露出了阴仄仄的笑容,显然是认为酒中仙已经死在了他们的攻击之下。

  不过,事实却往往不那么如意,魂爆之术消失之后,我却看见一红一青两道光芒从魂爆之术掀起的巨浪中透出来,酒中仙屹立于地面上,虽然身上的道袍被巨大的爆炸给毁坏了,可是却一点都没有伤到酒中仙的本体。

  我看见酒中仙微微低下头,冷冷地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力量吗?铁僵,这就是你所选择效忠的鬼族吗?真是让我很失望,我说过了,我知道你已经苏醒了,既然你不肯出来,那我便进去杀你,区区两个鬼将而已,根本就挡不住我的路!”

  酒中仙的双脚此时爆发出惊人的爆发力,整个人快若闪电一般出现在了两个鬼将的面前。两把长剑在他们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两个鬼将面色大惊,正要往后退,可是酒中仙却不会给它们机会,长剑斜劈而出,两道黑色的鬼气喷溅出来,两个鬼将的魂体此时被硬生生地砍断,魂体内积攒的大量鬼气立刻涌出。

  不过鬼将毕竟生命力强大,被劈了一剑之后,要是一般的鬼族守卫之魂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可是这两个鬼将竟然还能撑住了转身逃走,向着寝宫内狂奔,酒中仙却没有追,因为,我看见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猛然间出现在了两个鬼将的面前,一只手抓住一个鬼将的头,狠狠地一捏,我只听见两个鬼将,痛苦地喊道:“铁僵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然而,它们最终还是难逃一劫,魂体被捏成了碎片,而这个灭杀它们的人,就是铁僵。

  此时,我的目光落在这个铁僵的身上,身高超过1.80米,很健美的身材,看起来不像是鬼族,更像是人类,黄种人的皮肤,黑色有一些卷卷的头发,以及一双忧郁的眼睛,这个男人算不上是英俊的男子,但是却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因为我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出寂寞和悲凉。

  “你终于肯见我了,铁僵。”

  酒中仙这话说的有一点像是深闺怨妇,当然这奇葩的想法只是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对面的铁僵却摊开手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我,从阴间出现第一个鬼魔窟开始你就一直在找我。我也知道你为什么找我。是不是想问我,当年为什么要出卖两个师弟?其实,没有什么理由,我本来就有一半的鬼族血统,我的父亲是鬼皇。为什么我就一定不能做个鬼族呢?茅山的教条对我来说,太麻烦了,我很烦这些所谓的规矩,所以,我只是从茅山中走了出来,茅山不肯放过我,派了两个师弟带着红莲和青叶两柄神剑来杀我,我也只是出于自保而已……”

  铁僵这话让我们大吃一惊,这不就等于是说,眼前这个鬼族男子,不仅是鬼族皇室成员你,而且还曾经是茅山的弟子,还和酒中仙关系匪浅!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