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鬼魔窟中有活物!

  门口的这几个鬼族魂魄交谈了一番之后,再一次化作旋风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将大门关上,白骨微微一挥手,数颗金色的魔火飘浮在空中,将整个房价照亮。

  房间很大,应该就是洛轩凡所说的偏厅了,暗红色的地毯,散乱的家具,我还看见在墙壁上有不少奇奇怪怪的划痕,就好像在这里经历过一场大战的风波。

  此时大叔却说道:“我发现一具骸骨。”

  我们立刻围了过去,在偏厅的中央,躺着一具白色的骸骨,骨架很洁白,而且有光泽,和白骨的身体有一点像,这说明,这具骸骨生前的主人是一个修为不弱的高手,但是为什么会死在这里了呢?

  最让我奇怪的是这具骸骨竟然是人类!

  鬼皇陵墓内,为什么会出现人类的骸骨?就算这里距离鬼皇的真正寝宫还有很长的距离,可是这里已经算是鬼族的皇城,一个人类,竟然死在了鬼族的皇城之内,这让我们都很吃惊。

  分头继续在偏厅内搜寻起来,不过却没有再发现其他可疑的东西,这个偏厅被破坏的比较严重,我背着手,围着这具骸骨看了半天,渐渐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之处,我蹲下来,抓住了骸骨的头部,微微用力将骸骨的头部给转了过来。

  这一转,我看见骸骨的头骨后脑部分,被打穿了一个洞,当然如果是被利器所伤,或者是被高手打穿的,这个头骨上的伤口应该是不规则形,可是我眼前的这个头骨,他的伤口竟然是一个五角星状!

  而且,大叔那边也有了发现,他从偏厅的角落里搜集了一堆被劈断的兵器丢在了地上,鬼族的兵器并不是金属,而是一种黑色的石头,这是阴间大地的特产,在鬼火之中煅烧,会渐渐地如同玻璃一般拉伸,变长,淬炼之后,可以打造成兵器的模样。

  凝固之后,这些黑色的石头坚不可摧,连一般的精钢制作的兵器都砍不断。大叔将兵器丢在地上后说道:“这些兵器全部都是被一件兵器砍成两段的。”

  这下子我也疑惑起来,问道:“从哪里能看出这一点?”

  大叔从这一堆断裂的兵器中跳出两把,指着断口的地方说道:“你看到了吗?这是同一个高手,用同一把兵器所为,断口的地方全部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且这个高手,出招的时候有固定的角度,所以这些兵器,断口的横截面方向也是一样的!

  这一下,我更加疑惑了,一个人,用一把兵器,杀入鬼族皇城之内,砍断了无数鬼族的兵器,最后消失不见?难道这个高手就是地上的这一具骸骨?

  我摸了摸脑袋后问道:“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高手存在,那么那些被砍断了兵器的鬼族呢?全都死了,就算是死,也应该有尸体吧,尸体呢?”

  光是一间偏厅内就有了如此扑朔迷离的情况,我心中越发对于鬼魔窟有了新的认识。其他人也都回来了,暂时没有其他的发现。我想了想后说道:“我决定去抓几个舌头回来。这些鬼族的魂魄就不错,它们应该知道鬼皇的房间是哪一个,这总比起我们一群人瞎转悠要强多了。”

  说干就干,我和阿呆走出了房间,其他人原地待命。打开散仙印后,我们两个准备守株待兔,可是等了好半天,再也没有一个鬼魂飘过,黑色的旋风更是再也没来过。颇为让我意外,我撤去散仙印后,准备向前走个几步。

  然而,我才走了没几步,就被四周的黑暗包围了起来,我有一种感觉,这些黑暗的气息就好像是故意包围过来的一般,打开心眼之后,也没有什么发现。

  我一直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特别是我们灵异人士,第六感有时候能够救我们一命。这是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感觉,我又在黑暗中走了一段路,还是没有碰见鬼族的魂魄。放弃这个念头,正往回走,然而,这一走,我却发现出了问题!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或者说,我竟然在这黑色的走廊里,陷入了一个鬼打墙一般的状况。普通的鬼打墙和幻术我自然都不怕,但是这里毕竟是鬼族的皇城,要是真有人对我出手,很有可能就是鬼族之人,一切以小心为上。

  我在这一片黑暗中摸索前进了几百米,远远超过了之前走的距离,可是还是没有找到那间小房间,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将自己有一些慌乱的心给镇定了下来,要破这鬼族皇城内的幻术并不难,无论是放出道法本源还是开启造天之力,都可以将其破解。然而,我此行出来是为了抓个舌头,之前一直遇不到,但是如果这个幻术真的是鬼族之人故意对我施放的,那不就等于是送上门来的舌头,我干嘛不抓呢?

  不过,直接将幻术破除,这未免有一些打草惊蛇的意味,这鬼族要是聪明的,早就逃走了。所以,我要示弱,要假装自己无法走出这片幻术,而它一定会对我出手,到了那时候,这个鬼族就插翅难逃了!

  我在原地转起圈来,虽然心眼开着,四周的黑暗没有消失,不过只要这个鬼族现身,我就立刻能将其抓住。

  我转了几圈后,有扶着墙,一通乱走,片刻后装作异常狂暴的样子,颓然地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心眼之内,果然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不清是什么怪东西,不过身高好一个小孩子差不多,身体被一层层黑气环绕,看不真切。它慢慢地靠近我,似乎很胆小的样子,同时从背后拔出了一把短匕首,蹑手蹑脚地绕到我的侧面,一步一步向我靠拢。

  我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叹气,可是心眼已经锁定了这个小东西,就在它靠近我,突然举起匕首刺向我的一刻,我猛地一把抓住它,将它从地上提了起来,按在了墙壁上。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这小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我按在了墙壁上,我的右手掐住它的脖子,但是让我吃惊的是,手上的触感,却不是按住鬼魂时候的那种丝滑感觉,而是带着体温,软软的肉和皮肤的感觉!

  这个小家伙竟然是活物!被我掐住后,我左手手心里道法本源微微一转,四周的黑暗全部退散,我又回到了走廊上,此时距离房间也有将近900多米的距离。而我面前的这个小东西,身上蒙着黑布,而且还被鬼气环绕,被我掐住后,双手一直在捶打我的手臂,发出“吱吱……”的叫声,我左手按在它的脸上,将黑布和鬼气全部扯开,露出了这个小东西真正的面目。

  看见它的一刻,我的第一反应是人类!但是很快我就否定了,接下来冒出来的反应却是西方的类似地精之类的生物,然而又被我否定掉了。

  这个小东西长着一对大大的圆耳朵,长而大的鼻子,和一对细小的眼睛,皮肤是褐色的,一双眼睛却是蓝色,我估摸着身高只有50多厘米的样子,双手双脚上都是短毛,穿着一件黑色破布所做的衣服,模样有一些寒酸,一双小眼睛里透出可怜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

  我微微松开了右手,它立刻大口喘气,我问道:“你是鬼族?”

  这个小怪物摇摇头说道:“我,我不是鬼族,我是一头圆耳精,是精怪的一种,因为我们提醒庞大,随意一般都远离人烟,生性喜阴,所以我们总是会在阴间的入口出附近,或者是阴气很重的地方生活。而对于鬼族来说,我们是它们平时饲养的一种宠物。”

  我一愣,居然没抓到鬼族,却抓了一个鬼族的宠物,我紧接着问道:“你知道鬼皇的寝宫在哪里吗?”

  这个圆耳精立刻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先是摇了摇头,可是感觉到我的右手又要发力,它才点了点头,双手捂住眼睛,大声地说道:“我,我就是鬼皇大人饲养的宠物。它沉眠之后我一直在它的寝宫附近,只要,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带你去鬼皇大人的寝宫!”

  它这么一说,顿时让我心中一乐,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我皱着眉头问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如果你将我们带入陷阱,或者是故意说谎,找机会脱身。给我一个不杀你,并且相信你的理由!”

  圆耳精此时微微想了想后说道:“我,我给你看一个标志。”

  它慢慢地将身上的黑布解开,露出了胸口一个烙印,应该是高温造成的可怕烧伤,圆耳精痛苦地说道:“我曾经想要逃出这里,却被鬼皇烙印了这个可怕的,耻辱的印记。我恨它,非常恨它!”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