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十殿阎罗来历之谜

  判官的后半段话,那都是扯淡,可以忽略,但是他说的前半段话,却引起了我的注意。鬼皇看来的确是要苏醒了,而且应该就是在近期。

  只是,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些小事,为什么身为堂堂十殿阎罗的秦广王需要请我来一见?

  我微微皱着眉头,将黑布蒙在了这个鬼族尸体的脸上,随后站直了身子问道:“秦广王大人,您找我来不会就只是为了看看地上的这具尸体吧?”

  秦广王端坐于高台之上,挥了挥手,判官和四周的鬼兵全都退了出去,整个大厅内就剩下了我和秦广王两人。

  我见他目光幽深,却未开口,眉头紧锁,似乎有一些顾虑。不过片刻之后,他轻轻叹息道:“我找你来,自然是有更重要的事。而且,这也是我们十殿阎罗商量之后的结果,我们希望你必须确实杀死鬼皇,绝对不能让它冲出鬼皇陵墓。”

  我一愣,点了点头说道:“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而且鬼皇和我之间也有过节。不过,在我看来,十殿阎罗实力强大,你们几位大人亲自出手,十个鬼皇陵墓都被一定能夷为平地。大海沃石应该就在鬼魔窟附近,为何即便被攻击了,我却未见到你们几位大人派出一兵一卒呢?”

  我的疑问,似乎正好说中了秦广王的软肋,他还没开口,我却看见一个老头缓缓从帘幕背后走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想这事情还是我来说吧。”

  这个老头正是平等王,我心中更加震惊,两大十殿阎罗齐聚,看起来事态似乎比我想的更加严重。平等王低声说道:“我们十殿阎罗同气连枝,本是一人三魂七魄所化,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我点点头,当时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还非常震惊。还在心里揣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三魂七魄居然会化作十殿阎罗。

  不过看来,今天我能知道这个答案了。

  平等王和秦广王对视一眼后,对我说道:“我们的本体,其实就是初代鬼皇。也就是第一代鬼族的头领,所以,可以说我们也是鬼族之后,我们也可以被称为是鬼族的先祖!”

  这个信息冲击力实在是大,让我差点没反应过来,就在此时,秦广王却开口说道:“我们之所以不能进入鬼皇陵墓,是因为,我们不能和末代鬼皇见面。其实,鬼族说到底只有一个鬼皇,除了第一次死亡,他的魂魄分散,变成了我们十殿阎罗。但是身体沉眠苏醒后会获得心的魂魄,周而复始,一直到鬼族毁灭,他彻底沉眠。这无尽岁月里,鬼族都只有一个鬼皇,我们一旦和他见面,就会被他吸收,彻底消失。所以,我们不能出手,如果他真的苏醒了,势必会来找我们。到时候,我们的命运还是无法逃避。所以,必须有人消灭了他,而你就是这个最佳人选。”

  这两个老家伙的话里信息量太大了,我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首先,十殿阎罗是初代鬼皇死亡的时候,从其身体内逃出来的。接着初代鬼皇没了魂魄,居然还没死透,还能沉眠后转世,我简直可以用吊炸天来形容他了。这还没完,鬼族通知阴间这么久,在鬼族灭亡之前,所有的鬼皇全部都是一个人,而这一个人居然就是初代鬼皇,他一次又一次转生,这实力不是逆天了吗?

  我整理了思路之后,问道:“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初代鬼皇转世之后,为什么没来找你们?鬼族统治阴间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第二,初代鬼皇这么牛逼,没了魂魄还能活。鬼族怎么可能衰落?”

  秦广王开口回答道:“初代鬼皇沉眠之后,我们就逃出了阴间,当时可以说是我们十殿阎罗最黑暗的日子,不敢被鬼族发现,因为当时还很弱小。之后直到末代鬼皇沉眠,鬼族群龙无首大乱之后,我们才会进入阴间,并且将剩余的鬼族击溃,成为了阴间的统治者。同时,鬼皇每一次沉眠的时间都比前一次长,而且是大量增加,第一次沉眠转世,我记得只是用了100年时间,但是第二次就用了300多年,而这最后一次沉眠,用去了将近2000多年。这段时间太长了,鬼族这才彻底没落下来。”

  我点了点头,不过去一摊手说道:“它这么牛逼,请问我有什么方法杀死它吗?身体破碎了可以再生,魂魄没了也没关系,还能活着。这种根本就是杀不死的,请问,你们能交给我方法吗?”

  原本还是对十殿阎罗很尊敬的,不过如今这十个老家伙有求于我,那就另当别论了,我自然顺杆爬,过去平等王还坑过我,我怎么也得好好报一报私仇!

  “有一个方法可以彻底杀死它。就是传说中轩辕氏所铸造的代表胜利的轩辕神剑。当然,这把神剑后人以为是杜撰的,可是想必你也应该明白,这绝不是假的。这把剑我们正在派人搜索,一旦找到了,会告诉你下落,你可以用它杀死鬼皇!”

  平等王这方法简直就和没说一样,这种传说中的神剑,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要是随便走进一个鬼市就能发现,那才搞笑呢。

  “两位大人,空头支票还是别开了,这一套对我行不通。当然我也是要对付鬼皇的,不过我只是想办法将其封印,如果它真的和你们口中所说一样无法杀死,魂魄也可转世再生,那只能封印了。不过,既然你们也和它有过节,那多多少少就需要出点力了。轩辕神剑什么的太飘渺了,不真实,我需要你们做的只有一件事,等到我和我的团队到了鬼魔窟,你们派鬼兵将附近团团围住,所谓闻风而来的其他门派之人,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这一点我想两位大人不难做吧?”

  我当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进了鬼魔窟,我的首要目标是对付鬼皇,但是绝对不能让跟屁虫捡了好处,我们在前面打生打死,后面跟着一群混蛋捡便宜。

  秦广王和平等王很快就答应了下来,双方商定好了之后,我正要从大海沃石离开,可是还没等我走出大厅,外面就有鬼兵来报告,说是幽冥府之主前来参见,我一愣,这小老头也来了啊。好久不见他,我倒是不愿意先走,所以故意没离开,等到幽冥府之主走了进来后,正好和他见了个面。

  他看见我也是一惊,接着又看见了平等王在,顿时大吃一惊,先是跪下,接着恭敬地说道:“两位大人安好,近日我所管辖的幽冥府遭遇了古神攻击,损失惨重。还望两位大人能够多派一些鬼兵帮我修补幽冥府残破之处。”

  这老小子原来是到这里来哭穷的啊,而且他所说的遭遇古神攻击,八成就是刑天,我可不记得刑天有攻击幽冥府,不过只是在幽冥府上空转悠了一圈罢了。

  这老小子贼阴贼阴的,我也是故意戳戳他洋相,手臂一抬,刑天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刑天一露面,立刻散开了古神之气,幽冥府之主立马变色,吃惊地看着刑天,哆哆嗦嗦地说道:“两位大人,就是这个古神之魂破坏攻打我们幽冥府。还请两位大人出手将其制服啊!”

  幽冥府之主往后缩了缩,退到了平等王身边,此时秦广王和平等王有求于我,怎么可能偏帮这小老头,秦广王挥了挥手,低声说道:“退下吧,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

  幽冥府之主这小老头何等机灵,一看这架势,立马明白了过来,顿时跪在地上点头称是,这模样和多年前我见到他的时候完全不同,老话说的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如今的幽冥府之主,也早已对我构不成威胁,我将刑天收了回来,叹了口气说道:“两位大人的事情,我放在心里了,一定办好。如果办好了,我想索取一个回报。”

  平等王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回报?”

  我拍了拍幽冥府之主的肩膀说道:“我想要幽冥府内一名高级阴司,名叫厉雷云。和我有一些渊源,我希望将他带回阳间,脱离幽冥府。这点小事,我想两位大人不会不答应吧?”

  幽冥府之主此时吃了一惊,看了我一眼后不敢多言,秦广王点点头说道:“这倒是小事,给你就给你了。”

  我微微一笑,拱了拱手后告辞离开了大海沃石,出了大海沃石,鬼兵们将通向鬼魔窟的路指给我看后就退回去了,我一路前行,不过才走了个把小时,就感觉到四周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盯上我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