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刑天臣服

  嘴角有一些肿痛的感觉,果然还是有一些低估了刑天的实力,即便它现在肉身不在,只是一具盔甲和一个魂魄,实力却也十分强劲。

  地面上的石头大手向我抓了过来,和刑天战斗的时候,节奏非常快,我刚刚喘息了一口,就又开始往不断地移动,而在刑天的身边,地面已经彻底被它控制住了,要是想贴近它,就必须将这些石头手臂全部都毁掉,可是不使用造天之力的情况下,光靠剑气是不够的。

  而同时,刑天站在巨大的石头手臂中,竟然又开始准备新的古神之法,这一回我见它将巨大的斧子,以斧头冲下的方式放着,双手抓住斧柄,开始快速但是低沉的吟唱,我们的四周仿佛连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感觉就好像是在慢慢地变冷,甚至有一丝丝魂力从地下冒出来。

  我心知,这一回估计又是什么强悍的大招,必须尽快消灭地上的这些石头手臂,靠近刑天打断他的施法。一咬牙,身上红芒微微闪烁,一片片金光在背后汇聚,最后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巨人的模样。

  “替我扫平面前的大地!”

  我冷冷地喝道,背后的金色巨人发出一声冗长地长啸,接着巨大的手臂狠狠垂下,金色拳头落地的一刻,我面前的地面下立刻冲出来无数的金光,这些金光如同利刃一般锋利,砍在这些石头手臂上的时候,立刻将这些石头手臂打成了碎片,我则看准机会,提着破魔长剑一路狂奔,向着对面的刑天冲了过去,我越跑越快,因为我已经听见刑天的吟唱快要结束了,他的吟唱一旦结束,就说明,我将面临新一轮的古神之法强攻。

  就在我冲到刑天面前,举起手中长剑刺向它面门的时候,刑天却猛地抬起头,眼中的红芒猛地一亮,随后我的眼前涌出数张鬼脸,不仅如此,我的身边也飘出来无数的厉鬼,鬼哭之声不绝于耳,我被惊住了,落地之后快速后退,还没退出几步,就被刑天追上,一拳打在了我的胸口,我再一次被捶飞了出去,不过这一次没有摔倒,我人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不过还是受了伤。

  胸口发闷,我捂着胸口抬头看去,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我的眼前,地面上不断地有战魂飘出来,这些战魂看着灵智都不高,而且全都飘浮在刑天的身边,如同忠诚的卫士一般。

  “这些都是我当年斩杀的敌人,它们每一个都拥有数千年的道行,今日,你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止我一个,还有这些鬼魂!”

  刑天说话间一挥手,无数的鬼魂立刻呼啸着飞了过来,这么多千年道行的厉鬼形成的鬼气排满天空,乌烟瘴气,我立身于黑色的鬼气之中,心中充满了震惊,一般来说厉鬼都是很有怨念的,不可能臣服于杀死自己的人,除非这些厉鬼在被杀死的时候对刑天没有一点憎恨,有的只是敬佩!

  上古战神,即便是敌人也觉得自己能死在它的手上是一种荣誉,死后化作厉鬼还要守护他,这样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当真神奇。

  我打开了流火葫芦,我在了左手手心里,右手提着破魔长剑,能封的就封,不能封的就砍死,可是也不知道刑天到底杀了多少人,竟然杀之不绝,战斗到现在,我彻底陷入了困境之中。

  刑天站在鬼魂后方,高声说道:“你还是使用造天之力吧,如果不使用造天之力,很可能会被我杀死的哦。”

  我却没说话,咬着牙退到了金色巨人的身边,金色巨人此时再一次轰出一拳,一时间金光大放,虽然天空中的太阳被鬼气给遮蔽住了,可是金色巨人的这金芒亮起后,靠近的战魂还是瞬间就被金芒所灭。

  我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对面的刑天一身黑甲站在鬼魂之中。而我则站在金色巨人的身前,被金光环绕,两边的战局呈现出焦灼状态。

  就在我想着怎么突破这数之不尽的战魂防线时,我手中的破魔长剑却剧烈地摇晃起来,接着破魔长剑自己从我的手中飞了出去,钉在了金色光芒的边缘处,剑身原本是三色之光,此时却只有黑白两种光芒亮起,然后这两股光芒冲上天空,落在了黑白双鱼的身上。

  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黑白双鱼在空中被破魔长剑的光芒射中后,先是散成了黑白道力的模样,就在我以为可能是破魔长剑失控,想要出手制止破魔长剑的一刻,却看见已经恢复成黑白两色的道力慢慢落了下来,在落地的一刻,居然渐渐地组成了一扇巨大的双色大门,这大门有一点像是法国的凯旋门,因为都是四四方方的,大门足有十多米高,5,6米宽,非常夸张。门框是白色的,大门本体是黑色的,我看不清这大门是不是有什么雕文之类的图案,甚至连黑白道力为什么这么变化的原因我都不知道。

  不过四周的战魂却在看见这个大门后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原本凶神恶煞的战魂们,此时竟然如同老鼠看见了猫一样往后退,而这怪异的大门却在此时打开了一条缝隙,仅仅只是一条缝隙,我却看见有无数的战魂被吸入了大门内,仿佛轮回之门一般,这些战魂惨叫着,可是一旦被吸入了大门内后就不知去向,大门的缝隙越开越大,最后彻底被打开,刑天脸色很不好看,伸手释放古神之法,想要将这些战魂拉回来,可是最后连自己都搭了进去,被一股看不见的巨大吸力,慢慢地拖拽,向着大门飘出。

  虽然它将自己的巨斧插在了地上,但是依然没用,整个身子已经飘了起来,原本密密麻麻的战魂们此时全都消失不见,连天上的鬼气也都清理了个一干二净。

  最后只剩下了刑天一人以及这一扇巨大的古怪大门,刑天似乎也要坚持不住了,虽然不知道被这大门吸入之后会飘到哪里去,或者干脆被毁灭,但是我还是往前冲了过去,先将破魔长剑给拔了出来,然后一伸左手,将黑白道力给招了回来,古怪的大门在我的面前消散,刑天这才落在了地上,不过结果已经一目了然,它输了。

  刑天从地上站起来后,立刻单膝跪在了我的面前,庄重而严肃地说道:“我输了,今日,我以刑天之名,与你签订生死条约,你若身死,我便毁灭,我将成为你的第四个鬼纹!”

  天空中有阳光落在了我们的身上,我笑着说道:“欢迎你,战神。”

  刑天微微点头,身子化作了一片黑气印在了我的手臂上,覆盖住了原来清灵子的位置,我看着刑天的鬼纹,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刚刚那扇大门到底是什么呢?

  回到了四合院后,却看见了老朋友阿寇站在门前,身边还跟着几个穿着道袍的道士,不过却没有进去,似乎是故意等在了门口的样子。

  我走过去,疑惑地问道:“阿寇,好久不见,来了怎么不进去啊?”

  阿寇却笑着摇摇头,轻声说道:“这一回是我陪着我师傅来的,当然不是之前的冒牌货,是真正的酒中仙哦。”

  我一愣,上一次去鬼魔窟的时候,我就见过酒中仙,之后莫名其妙被换成了假货。如今我又要去鬼魔窟,酒中仙又来了,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我迈步走进了四合院里,看见酒中仙果然坐在了正厅内,不过有几个人正陪着他说话,弑君子和毒龙真人,还有大叔和白骨全都在正厅内。酒中仙看着弑君子的表情有一些古怪,我走近之后听见弑君子哈哈大笑道:“我说你这小辈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当初不就是偷了你一点酒吗?至于和我生这么大的气嘛,大不了等一下小森来了,我帮你多说几句好话!哈哈!”

  酒中仙被称为小辈,这让我心里莫名地一乐,我走进正厅后,诸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冲酒中仙微微点头道:“前辈怎么有空来我这一亩三分地坐一坐啊?”

  酒中仙也冲我笑了笑,回答道:“听说这一次你要探访鬼皇陵墓,也就是鬼魔窟,我愿意同行。当然不会像上次一样,出现冒牌事件。而且,茅山只有我一个人,鬼魔窟内的宝贝,我一件都不拿。你和鬼皇若是开战,我还会帮忙,如何?”

  酒中仙这话说的很漂亮,可是天上没有白掉下来的馅饼,酒中仙肯定有所图……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刑天臣服”

  1. 回复 2016/12/05

    刑天

    又开挂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