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鬼火,也是可以被做成灵符的,当然鬼火比较难以压制,所以需要制作鬼火灵符的人有一定的技术。市面上也是有的买,不过北京应该只有一家。

  能够形成这种小范围的鬼火灼烧痕迹,我猜测应该是鬼火灵符,所以派了人去调查。在现场转悠了一圈后,我见到了昨天晚上被李迅救下来的人,是一个中年妇女,晚上出来散步,撞上了厉鬼,当时吓坏了。

  “阿姨,您怎么确定见到的是厉鬼而不是人?”

  我开口问道,一般来说普通人见到一些恐怖的东西,或者是歹徒戴着恐怖面具,都以为对方是厉鬼。这其实是心里因素引起的。

  中年妇女立马摇摇手说道:“肯定是鬼,当时我正散步呢,就看见前面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晃悠。我看不清,还以为是别人家掉下来的衣服,正想着帮忙拾起来。可是一走过去,这黑乎乎的东西就飘了起来,然后一转身我就瞅见一张特别可怕的脸,和这鬼脸面具似的。我当时就给吓坏了,也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绿色的火,在我旁边烧了一圈,我真是吓坏了!然后就有一个年轻人跑了过来,和这厉鬼斗上了,我当时就昏过去了。”

  中年妇女的描述还是非常详细的,不过却让我更加认清了一点,这个飘起来的不是厉鬼,而仅仅是一件衣服,而鬼火则肯定是鬼火灵符造成,所以中年妇女没有看清鬼火的来路,看见的时候,鬼火已经在空中飘起来了。

  继续问了中年妇女有没有仇人之类的问题后,发现这个中年妇女底子干净,而且没什么仇家。这就更加奇怪了,难道是有灵异人士吃饱了饭没事干,吓路边的路人?

  正在说话呢,意外又发生了,派去调查通灵坊市的人打了电话回来,报告称卖鬼火灵符的那个卖家今天闭市不开。不过我的人已经通过通灵坊市的管理员,拿到了这个卖家的住址,发给了我。

  我们立刻驱车去了此人的家中,大门关着,看不出什么特殊来,门口贴着两个门神,如今普通人家不经常贴门神,特别是城市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贴个“福”字。不过做这种鬼火生意的,晚上经常会有鬼敲门,所以,整个这栋楼基本上都被这个卖家给买下来了,自己住的这一间,贴了门神可以镇一镇小鬼。

  我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答,我又敲了敲,里面忽然传出来一阵锅碗瓢盆敲打的声音,还有椅子倒下的响声,我心知不好,让阿呆一拳将大门给捶开了,看见一个男人双手被绑着,嘴巴被贴了封条,趴在地上,一个劲地踹桌子,看见我们之后,他先是一愣,随后立刻露出了焦急的眼神。

  将其救起来后,才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男人名叫马良,作为整个北京唯一一个在做鬼火灵符生意的卖家,他和阴间的关系还算不错,在通灵坊市内也算是比较有口碑。

  前几天,来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买家,说是要大批量买进鬼火灵符,马良也不是第一天做生意了,自然涨了个心眼,多问了几句,对方就慌慌张张地走了。

  之后好几天都没再来过,马良也就把这事情放在了脑后,谁知道,就在玉罕表白的前几天,北京刚刚度过了姜尚大乱的那时候,通灵坊市闭市了好几天,马良就在家休息,结果这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就去了他家,开了门话还没说上几句,对方就一拳头将其打晕,等他清醒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而家里所有的鬼火灵符都被洗劫一空。

  可惜他被绑着,电话大不了,整栋楼也都是他的,根本就没有人来帮忙,直到今天被我们发现。听了这话,我想了想后打电话给妖姬,说道:“帮我查一查最近几年是不是有灵异罪犯利用鬼火灵符作案?”

  片刻之后妖姬就给出了回答:“有,是原本流窜在陕西一片的一伙灵异罪犯,利用鬼火和一些黑色的衣服鬼面具来吓唬普通老百姓,等老百姓被吓晕后,就偷走其身上的财物。如果对方反抗,就会明抢,而且还出现过吓的是美女,对方昏迷后被强奸的案例。只是过了元旦后,就消声灭迹了。”

  这就对上号了,看来是一伙灵异罪犯,本事应该不大,李迅暂时没有危险。我将情况告诉给了妖姬后,她立刻着手调查。

  当天晚上,就锁定了这一伙灵异罪犯的巢穴,等我们赶到的时候,这几个灵异罪犯已经被拿下了!李迅将他们打昏后扔在了警察局门口,身上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这是昨晚袭击中年妇女的一伙儿灵异罪犯,跑了一个带头的。

  之后便是审问,这些灵异罪犯年纪也都不大20出头,本事不够高强,在灵异圈里混迹了这么多年,也混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几年前在一个叫王俊的男人带领下,走上了灵异罪犯的这条路。算是发了点财,只是在陕西那边惹了一个当地灵异家族的大佬,因此逃到了北京,隐忍了一段时间后才开始作案。

  这带头的王俊据说是从五台山上下来的,本事也不高强,品行不好被师门轰下山来,不过见识还是有一些,阅历和脑子都不低。

  只是,这一次审讯却没有得到王俊可能躲藏的地方,不过,很快李迅的下落就来了,黑蛋和周易联手寻找,半个北京都被翻过来了,总算是在一家小酒馆里见到了正在一个人喝闷酒的李迅。

  我带着人赶了过去,一下车,玉罕就想冲进去,却被我拦住了。我让其他人在酒馆外面等着,自己一个人推门走进了酒馆。

  李迅坐在靠角落的位置,没喝醉,不过也喝了不少,桌子上都是空的啤酒罐头,还有一瓶空了一半的五粮液,李迅的酒量还不错,此时脑子也算是清楚,看见了我后,微微一怔说道:“还是没躲开你们,老大既然你来了,那就陪我和两杯。”

  我坐了下来,李迅嚷嚷着让服务员给我加了个杯子,添了几个冷菜,我原本不想喝,但是拗不过他,他给我倒了一盅白酒后,我抿了一口。李迅此时问道:“玉罕和黑蛋怎么样了?”

  我一惊,不过还是如实说道:“在一起了。”

  李迅一愣,用手捂着脸,我以为他会哭,可是没有。用双手的手掌搓了搓脸,随后一口饮尽了面前杯子里的白酒,开口说道:“老大,其实我一点都不恨他们。真的,这么多年的朋友做下来,黑蛋是我兄弟,玉罕一直都是我妹妹。我从前也没想过自己会喜欢她,当年我们俩在马戏团里认识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假小子,带着白金毒蛇到处晃悠。好几次表演弄砸了,老板骂人,她就摸着自己的短头发,和个傻小子似的笑。真的,老大。我认识她也快十年了,时间真的过的太快了,当年的假小子,一转眼就变成了可爱的小公主,哈哈……”

  李迅说着说着忽然笑了,有人说,如果你失恋了,你会哭。如果你失望了,你会哭。如果你自卑了,你才会笑。

  很快这个说法就被验证了,李迅又饮了一口酒后说道:“老大,其实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她好歹也是北疆家族出身的大小姐,更是玩毒专家,是毒王的传人。黑蛋呢,黑蛋天生就是上古大妖,更是狼皇的徒弟,洛阳妖族的少族长,如今更是一跃成为了真正的大妖,前途无量。我呢,老大!好不容易拜了个师傅,可是师傅被暗杀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喜欢一个姑娘,结果姑娘跟人跑了。老大,我的人生就是一盘悲剧,有时候我和周易出去办事。他随手拿出一块手表就是上百万,他十六岁开始就搂着名模睡觉了,他总是说他悲剧,说他母亲爱上了一个可怕的吸血鬼。可是那个吸血鬼带给了他英俊的外貌和长生不死的特性,他是纯种吸血鬼,甚至还有灵魂。而我呢,我从小不知道父母是谁,3岁那年开始就在灵异马戏团里干杂工,每一次我都是抢着最后一个刷锅,因为每次刷锅都能将锅子里剩下的油水舔一舔,我实在是饿。这样的人生,一直没有改变过,老大,我知道自己配不上玉罕。只是,我心里有些失落,我的人生为什么总是如此悲剧。你上一次说让我坚强的活下去,说总会有希望的。我相信你的话,可是,你能告诉我,我的希望在哪里吗?”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我想要接话,却看见他将一张纸轻轻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接过来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这是道教协会给他发的檄文,因为李迅师傅意外死亡后李迅从来没有为道教协会出力,因此居然被道教协会除名了,连继承他师傅位子的权力都剥夺了!看下面的落款日期,居然就是在玉罕表白的那一天,李迅受到的是事业和爱情的双重打击!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1. 回复 2016/12/24

    李迅

    导演,让我领盒饭吧!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