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可悲之人亦可怜

  素女的背叛很突然,谁都没料到,而且她出手够快,姜尚的手臂被扯断之后,素女立刻夺下了打神鞭,紧紧地攥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姜尚的再生能力极强,手臂顷刻间复原,一转身,怒不可遏地冲着素女吼道:“你敢造反?”

  并且,说话的同时,姜尚伸手一招,我立刻看见素女攥在手心里的打神鞭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要不是被她死死拉住,打神鞭或许应该已经回到了姜尚的手中。

  “我造反?是你自己摇摆不定才对!你还记得当初你找到我,让我帮你的时候,我问过你一句话吗?”

  姜尚被素女给问愣住了,皱着眉头没说话。素女却阴森森地笑道:“不记得了是吗?那么,就让我来帮你回忆回忆,当初我问你,你是否有决心一定要成为圣人,是否有足够坚定的狠心将所有挡路的敌人全部诛杀,不择手段一定要成为圣人!我记得你当时给了我肯定的回答,而我当时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不够坚定,如果有一天我觉得你背叛了我,我会将你一起毁灭!姜尚,今天,你背叛了我们所有人,妖神,我,石妖,雨人,尸人,蓝冰……这些年来跟随在你身边,最后甚至付出灵魂的它们全部都白死了。姜尚,你让我心寒!所以,我要将你一起毁了!”

  素女的老脸微微震动,显得非常激动,姜尚脸色也冷了下来,问道:“你知道只要打神鞭不碎,我就不会死,你想要毁了我?凭什么?”

  却看见素女露出一丝带着危险的笑容,将自己的小花伞的伞柄抽了出来,我看见这伞柄是金色的,在阳光下还闪烁着灿灿的光芒,很是不凡的样子。

  此时我也想起来,之前看过的资料里,大多数时间素女都会拿着一把伞,不过似乎无论伞面怎么变,但是这伞柄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根伞柄竟然跟着素女至少数千年的时间。

  “当年神农氏锻造神农鼎之时,留下了一些废料,我那时候年幼,央求神农氏为我打造了一柄武器,便是这细剑,之后我一直留在身边,当做防身只用。打神鞭的确神奇,可是它毕竟和其他的神器不一样,或许它比普通的法宝要硬很多,可是在我这细剑面前,还是远远不够。姜尚,今天我要你为你的摇摆不定和背叛,付出代价!”

  素女说话间举起了手上的金色伞柄,对着手上的打神鞭狠狠地劈了下去,这一幕发生的很快,我们所有人都没料到,姜尚更是脸色大变,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看见素女手上的伞柄和打神鞭碰撞在了一起,只听见“咔嚓”一声,打神鞭当场断裂,变色的打神鞭断成了两截,落在了地上。

  从打神鞭的断口出飞出来无数灰色的魂魄,这些魂魄都变成两截,尖叫着刚刚飞上空中,就彻底消散,我站的比较近,看的很真切,这些魂魄的样子全都和姜尚的外貌一模一样!

  魂魄越来越多,消散的也越来越快,我看见姜尚双眼内露出深深的恐惧,冲过去跪倒在了打神鞭之前,费力地想要将打神鞭的断口拼在一起,可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同时,他的面部也开始莫名其妙地出血,先是眼睛,接着是耳朵,嘴巴,鼻子,姜尚的脸色也在此时变的异常苍白,本来就满是皱纹的脸,显得更加苍老,痛苦地嚎叫起来。

  然而,事实已成定局,打神鞭断裂,神器锁魂之术被破,姜尚的魂魄本该在数千年前就进入地府,如今打神鞭断裂,魂魄也自然跟着断裂,无法挽回,姜尚之死,已无回天之力。

  十来分钟后,在满天飞散的灰色魂魄中,姜尚跪倒在地上,满脸血水,忽然放声大笑,一边喊道:“我只是想在这尘世中保住自己的命,何罪之有?为何如此之难,为何啊!哈哈……”

  笑声之中,姜尚低下头,面容已经变的苍老不堪,很快身体开始碎裂脱落,最后掉在地上,就像是一具被打破的陶罐,身子彻底粉碎。

  姜尚的死,在我们的意料之外,可是转念一想又似乎早就已经注定好了一般。这个世界,这个世道,这个江湖,就是如此残酷。上天不会因为姜尚在封神之战中的功德而让他获得好的结果,因为,我知道上天和命运,也不过是那个被罗焱封印起来的人所掌控的工具罢了。

  我叹了口气,看着素女说道:“你应该明白,杀了他,你也活不成。”

  素女冷笑一声,身子跳起,竟然向着悬空法阵的地方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道:“我自然知道我活不成,不过如果有整个北京城的凡人陪我一起死,我想还是很值得的!”

  我们几个都是一愣,立刻明白了素女的歹毒用意,我骂道:“真是一个疯婆子,一起上,阻止她!”

  我放出了两大鬼纹,追着素女飞了过去,莫良的速度最快,几乎几个眨眼的时间就飘到了素女的背后,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可是素女却冷笑着说道:“你以为你能抓住我?”

  此话一出,我看见素女的眼睛里有一道粉色的光芒微微一闪,莫良立刻愣住了,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而此时素女已经将其甩在了身后,莫良紧追了上去,同时白起也飞了过去,然而一旦靠近素女两个鬼纹就立刻愣在原地,似乎这个老妪的眼睛里那道粉色的光芒有大问题。

  两个鬼纹被我调了回来,莫良低声说道:“只要靠近她,我的耳边就会想起当初我还活着的时候,亲人的声音,就会愣神。”

  白起也表示自己刚刚听见了沙场上震天的喊声,这和弑君子之前所说的情况一样。素女这种法术在我看来应该是一种类似幻术的手段。

  可是离的远了,莫良放出鬼爪也没用,素女会用手上的金色细剑将靠近的鬼爪劈成两半,这可是用了神农鼎的预料制作的,对付鬼爪绰绰有余。

  眼看她就要靠近悬浮法阵,我们几个都还在追赶,素女眼睛看向前方的法阵,笑道:“你们已经来不及阻止我了!今天我们一起同归于尽,哈哈!”

  然而,就在她冲到法阵对面的时候,我却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轰然落在了素女的面前,正是一身盔甲,举着巨大战斧的刑天古神之魂,素女一愣,抬起头看着刑天,眼睛里又有粉色的光芒爆发,刑天似乎愣了一下,素女冷笑着正要从刑天的身边绕过去,就在她侧身跑动的一刻,刑天忽然举起了手里的战斧自上劈下,素女猛地抬起手心里的细剑,战斧和细剑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力量将素女的小腿直接压入了地面中。

  我不禁喊道:“好样的!”同时,刚刚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一些。跑到素女身边后,这个老妪正在艰难地将自己的双脚从地上拔出来,她看着我们,大声地问道:“为什么你没有中招?刑天,为什么你没有昏迷!”

  刑天指着自己红色的眼睛说道:“我在战场上遇见过很多像你这样的人,你的幻术的确不凡,可是我对待敌人无情无义,心中只有一片坚定而冰冷的杀机,你的幻术,对我没有用!你的眼睛和我的眼睛对视,我早已看穿了你的企图,岂能被你这小小的幻术所骗!”

  素女脸色发白,看着我们,惨然一笑说道:“不过无所谓了,我今天先死而已,这个世界很快就会被毁灭。你们的逆天终究会失败,到了那时候,你们也全部要步我的后尘。”

  说话间,她猛地举起手里的金色细剑,刺入了心口,竟然当着我们的面自尽了!我伸手拉住细剑,却看见素女一边吐血一边低声说道:“端木森,你真可悲。许佛对我们说过,逆天之人最终都会孤孤单单地死去,或者寂寞地活着。我能看出你心中有情,最后你会受到比所有人都要剧烈的痛苦,可怜人……”

  素女说完之后,细剑猛地亮起一道光芒,在光中,素女心脏爆裂,当场身死!

  我看着死去的素女,又看了看另一边跪在地上的死亡的姜尚,至此,姜尚阵营所有的人全部阵亡。白骨走到我身边低声问道:“千古宫殿怎么办?”

  这个巨大的浮空的宫殿的确让人头痛,就在此时一个之前和我说要联手的男人,却姗姗来迟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正是姬月!

  他一身紫袍翩然走来,高声说道:“我来晚了,这宫殿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