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姜尚之殇

  这是一对强大的师徒,也可以说是最强大的师徒,师傅和徒弟都是只手遮天的主。然而,或许是因为理念的不同,因此两个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许佛,上古第一天才,没有之一。年龄未知的老不死,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曾经是走遍大江南北,敢举起九霄万福宫后在底部刻字的狠主。也许只有他敢以一个人类的身份逆天而上,而且是两世。

  司马天,年少多有不幸经历,在那个世界里身受诅咒,活了500多岁,靠着自己的一双拳头,闯过重重危机,最后成为了上古规则的守护者和操纵者。

  他们两个一直都在用行动贯彻自己的信念,然而,如今也是因为信念才让他们做到了对立面上。

  司马天和许佛于空中对视,谁都没再说话,气氛几乎凝固到了极点。很久之后,司马天先开口说道:“如果我们放手大战,这千古宫殿肯定会被打碎,北京城内必将生灵涂炭。所以,我有个建议。我们只比一招,谁若是输了,便转头离开,不能停留。”

  我认为许佛会不答应,但是让我吃惊的却是,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

  一招,仅仅只是一招,但是对于巅峰状态的司马天,和到目前为止表现几乎都是无敌的许佛之战,我说不出谁会胜,但是我心里更倾向于许佛,因为平心而论,司马天确实弱上了一丝。

  然而,就和运动一样,不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就一定百战百胜,高手过招,胜负都很难料。

  这一刻,许佛举起了手中的巨大锤子,我看见锤子的两面同时亮了起来,许佛双眼圆睁喊道:“两极锤,极冰极光之力爆发,毁灭和创造在一瞬之间,两大最伟大的力量,我看你如何来挡!”

  这一刻他手上的巨大锤子两个面上同时爆发出了惊人的光芒,这光芒很耀眼,光芒之中还透着惊人的寒气,我赶忙用衣服遮住了自己的头,紧紧地闭着眼睛,心眼开启,我看见两股截然不同,但是却巧妙融合在一起的力量向着司马天袭来,都是无匹的力量!

  此时司马天慢慢举起了双手,心眼之中,我看见他的两只手间又有那种一条条的丝线,不过比前一次来说,这一回我看的更加清楚了一些,也是因为,司马天加大了这种法术的力量。双手结印的同时,司马天沉着地说道:“上古规则,我为操控者,规则如线,天下万物皆在线中,你的两极之力也是如此,看我将其震碎!”

  两边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片刻之后有巨大的冲击力袭来,狂风差一点将我掀飞出千古刚宫殿,整个千古宫殿几乎是天旋地转一般,等片刻之后一切平静了下来,我将衣服拿开,放眼看去,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整个浮在空中的千古宫殿彻底被冰住了,宫殿的遗迹已经不复存在,地面上是厚厚的冰层,刺骨的寒风吹来,即便是我这样的体质,吹了这寒风也感觉瑟瑟发抖。

  司马天和许佛还是面对面站着,仿佛谁都没有动过,要不是四周环境的变化,我甚至都不认为他们两个交过手,只是几秒钟后,许佛的耳根部分裂开了一道小小的血口,他皱了皱眉头,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血口很快就愈合了,但是的的确确是流血了,反观司马天,却安然无恙。许佛眼角跳了几下,随后冷冷地说道:“没想到居然是我输了,难道你的成长真的超过了我的想象。哼,也许是你小子运气够好吧。不过,这一次比试是我输了,我这个做师傅的也不会耍赖。这件事情,我不管了。”

  许佛身子一晃消失不见了,司马天看见许佛消失后,缓缓落在了地上,面对我们,身子一个踉跄,竟然脚下一软差一点跪倒在地,还好被我一把扶住了。

  我扶着司马天的手臂,他猛地低头,张开嘴喷出一道血剑,鲜血落在冰层上,异常的艳红。我们都看傻了眼,司马天摇摇头,推开了我后用手背擦掉了自己嘴角的鲜血,长长地叹了口气后说道:“到底是师傅,还是比不过他啊。真是太厉害了,明明我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圣人之境,可是,终究还是敌不过他。”

  很显然,刚刚司马天一直是在强撑,没有开口说话是因为一开口说话立马就会喷血,等到许佛走后,他才将喉咙里积压的鲜血喷出,这场比赛其实是司马天输了。

  却在此时,从冰层后面走出来一个人,姜尚提着打神鞭走了出来,看着我么大喊道:“哈哈,司马天你受伤了,真是天助我也!其实原本我让许佛来插手此事,也不过是利用他来制衡你,因为你才是我最大的担心。不过如今看来,这担心不需要了。”

  司马天皱着眉头,往前走去,竟然还想对姜尚出手,可是走了几步之后,我却看见他的脸上涌起一片蓝光,随后立马盘膝坐下,开始调息起来,从他的身体内往外散开了无数的寒气,我不敢靠近,因为一靠近身体就立刻被冻住,真是相当棘手和可怕。

  姜尚笑着说道:“你真以为你受了伤,许佛没看出来?他是谁,他可是上古第一天才,刚刚你们的决斗,难道你没注意到吗?他在最后关头控制了对于两极锤力量的传输,减弱了极光力量而是加强了极冰力量,所以寒气才会侵入你的身体。他没有拆穿你,转身离开,一来是因为你已经中了寒气,虽然不致命,但是目前动不了对我也构不成威胁。二来,也是为了保全你的面子。你可是他唯一的徒弟,不仅最后关头没杀你,还故意认输离开。相比之下,我的师傅就混蛋多了,哈哈!”

  姜尚这话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们几个这才恍然大悟,还是小看了许佛,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他不仅拥有无敌的法术,什么还拥有如此可怕的心机,天才之名果然不是白叫的。

  我皱着眉头问道:“姜尚,你为何要对付我?为何要对付北京百姓?已经到了这步田地,我们之间难免大战,还是希望你能说清楚。”

  姜尚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好吧,其实说起来,这和我的师傅有关系,我的师傅是元始天尊,你们应该都知道。可是当年为什么他要派我这个在昆仑清修的弟子下山帮助周王,而为什么最后封神大局已定,我却只能成为一个小小的人间诸侯?你们想过这其中的关系吗?”

  我一愣,摇了摇头,姜尚却哈哈笑道:“看来你还是没继承罗焱的全部记忆啊,如果你拥有他的全部记忆你就会知道,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封神演义也好,古神的陨落也罢,其实不过都是圣人的一场游戏而已。”

  我们所有人都因为听到了姜尚这话而感到吃惊,姜尚挥了挥手说道:“你们有想过吗?圣人是跳出五行轮回,超脱六道之外的存在,他们的寿命无穷无尽,就算是这个世界毁灭了,他们还是会继续活着。但是这样的生活不是很无趣吗?再怎么继续修炼也不过是坐在洞府内看着空荡的四壁,就算神游太虚,可是终究也不可能超脱到道法之外。所以,为了打发这无聊的时光,圣人之间开始了游戏,而其中竞争最激烈的便是阐教和截教,也就是我所推波助澜的商周之战。而我,不过只是圣人手中的一枚棋子,或者换句话说,我不过是原始天尊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

  我们再度被震惊了,我疑惑地问道:“你就因为这个仇恨元始天尊?”

  姜尚又笑了,摇摇头说道:“不不,你太小看我了,当年我进入阐教,来到昆仑仙境的时候,我就知道什么圣人道场,平静仙境都是骗人的。灵异圈就是江湖,江湖就是尔虞我诈。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在昆仑仙境,都是如此。我们这些做弟子的也都有所觉悟,当年师尊让我去人间帮助周王的时候,我知道他的用意,但是还是答应了,勤勤恳恳,费尽心力地帮助周朝夺得天下。可是在最后,我得到了什么?齐国这样一块人间封底,哈哈,真是可笑,我是封神之战最大的功臣,可是最后我却从昆仑仙境中的圣人弟子变成了一个人间封底的诸侯。我要人间的封底来做什么?我要做诸侯干什么?而最可笑的是,当我回到昆仑仙境的时候,阐教却将我除名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