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背后偷袭

  天空中的雷龙越来越密集地落下,我立身于刑天之前,刑天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一直看着我,眼神里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我全身心地看着天空,这雷龙还真是没完没了了,造天之力虽然强悍,可是也禁不住这么耗,而且,这旁边还有素女和姜尚虎视眈眈,万一这两个人里谁出来动点手脚,我的处境就困难了。

  然而,有时候就是这样,怕什么来什么,动手的不是姜尚,而是素女!她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我背后的位置,然后用小花伞对着我一点,我立刻听见背部肌肉碎裂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阵剧痛,我转头看见整个背部飙出了一大片血雾,而且这一次素女对我出手明显是使出了全力,所以不仅背后飙出了血雾,我张开嘴,甚至还喷出了一口鲜血,这鲜血里甚至还混杂着一两块内脏的碎末,我眉头紧皱。

  背后的素女还想继续攻击我,却被弑君子一掌震飞了出去,弑君子满脸杀气地吼道:“我宰了你!”

  素女被弑君子全力一击打中,飞进了千古宫殿的深处,一时间没了动静。

  而我这边那可就麻烦了,刚刚被偷袭的一击我挨的太突然,虽然有了防备之心,但是主要的防备重点是放在姜尚身上,按照之前我和素女之间的对战,她的攻击方式单一,而且威力不大,也就放掉一点我的血而已,我还死不了。

  可是这一回,我的内伤比较严重,头顶上的暗淡金芒更是显得非常稀薄,就在这时候,一道比其他雷龙更大的闪电疾奔而下,重重地撞在了正削弱的造天之力上,我一时间不查,造天之力被打穿了一个洞,这雷龙冲着刑天狂奔而去,而刑天此时身体动弹不得,眼看这就要被雷龙击中,关键时刻,我横插一步,挡在了刑天的面前,雷龙正面击中了我的身体,巨大的冲击力将我往后推,最后撞在了刑天的身上,我浑身颤抖,雷龙消失之后,我瘫坐在地上,整个正面胸口全部被烧焦了,我甚至能够闻到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烤肉味道,刑天吃惊地看着我,问道:“端木森,你没事吧?”

  我的身上有红光闪烁,胸口的伤势正在自动修复,大叔和白骨想要冲过来,却没想到,天空中再一次有了突变,大叔和白骨刚刚移动身子,就有万道雷霆落下,将我和刑天包裹在中间,似乎就是不让大叔和白骨走到我的身边。

  我想要呼吸,可是胸口却很闷,也很痛,我一时间竟然站不起来,然而雷龙还是如期而至,这一回没有了我的造天之力,刑天要是被打中,势必重伤。

  姜尚露出了一丝凝重的表情,微微叹息道:“战神,再见。”

  只是,在雷光之中,我却看见一个人影从千古宫殿的边缘走了进来,白色的长袍,翩翩公子的潇洒风范,他挥了挥手,这一刻天空中的雷龙竟然消失了,同时我看见万道雷霆也一起消散。

  司马天来了!

  不期而至,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将雷龙打散的,但是看见他的出现,我心里的大石头还是落了地,司马天缓步走来,姜尚和他对视了一眼后吃惊地说道:“司马天,你确定要插手吗?”

  司马天没理他,走到刑天面前,伸手按在了刑天的头盔上,我的双眼内依稀看见司马天的手上好像有一根根奇怪的丝线,但是这些丝线并不清晰,我揉了揉眼睛,却发现刑天浑身一颤,整个盔甲就好像放松下来了一般,他对着司马天一弯腰,尊敬地说道:“司马天大人,好久不见了,多谢您今天出手相助。”

  司马天点点头,双手一抬,我和刑天全都飘到了他的后方,姜尚的脸色此时第一次变的不好看起来,说道:“司马天,我奈何不了你,但是你也杀不了我。我们还是不要交手,省的这千古宫殿会在我们的手上。”

  姜尚见到司马天竟然避而不战,不过如果按照白骨的情况拉分析,白骨进了千古宫殿,立刻就恢复了修为,那么是不是这意思就是说司马天也已经恢复了修为,这么一想算是对上了,司马天在那个世界里是顶级存在,到了这个世界里之后被许佛的法阵压制,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原因,一直压制着修为,如今看来是释放出来了,他刚刚手上的那些丝线,可能就是某种法术,不过因为太高级了,所以即便连我都看不清楚。

  “姜尚,何必呢?就这么想要报复元始天尊吗?为了这个目的,你走的太远了。”

  司马天的话让我一愣,报复元始天尊?姜尚为什么要报复元始天尊,那不是他师傅吗?但是反观姜尚,似乎还真是被司马天说中了软肋,立马拉下了脸,说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明白的,我也不会和你解释,如果你今天一定要帮端木森的话,那就要准备好承受后果。”

  我眉头紧皱,听姜尚这意思似乎对于司马天的来临,也有防备的样子,这话的意思更像是威胁和警告。司马天身子微微飘起,脸色冰冷地说道:“师尊,还请现身一见。我既然都已经现身了,您难道还要在暗处看着吗?”

  司马天的话让我心里一沉,能让司马天称为师尊的只有一个人,许佛来了!

  但是随着司马天的话音落下,四周却没有一丝动静,司马天微微摇头,抬起右手,微微往外一拨,我看见一道如同水波一般的波纹在空中荡漾开,接着下一秒,整个千古宫殿发生剧烈的震动,姜尚的后方一个人影在波纹中现身,正是许佛!

  许佛脸色阴沉,似乎因为自己强行被司马天逼了出来而不悦,低声说道:“我原本不想和你相见,怕之后要和你一战,更怕伤了你,不过你却自己将我逼了出来。司马天,你这是何意?”

  司马天面带淡笑地说道:“我早知道您支持姜尚的行动,他是你所选定的逆天队伍里的一员,这打神鞭也是你帮他重新夺回来的,神器锁魂之法也是您交给他的。不过很显然他之后的举动超过了您的操控,所以您有一些不满,才一直没让他出现在端木森面前。不过,如今既然他出山了,那么您一定会跟他在一起,看来,我还真是猜对了。”

  我坐在地上这些话听的真真的,看样子许佛在暗中还是参与了不少事情。反观许佛,此刻被司马天接连点穿,立马露出了怒容喝道:“你以为你是我的徒儿,我就不会对你动手?虽然这里是千古宫殿的遗迹,你的修为已经恢复了,但是别忘了,当年在那个世界里你能成为上古规则的守护者和操控者,是因为我的教导和成全。我承认你很有天赋,将来也许能够真正承接我的衣钵,因此才会对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任,不过,我的忍耐也是有极限的。端木森不是逆天的材料,我要借姜尚之手将其灭掉,姜尚要借我的手报复元始天尊,我们才是真正能够逆天之人。”

  许佛这一大堆歪理,我听了不止一次,司马天也是如此,所以下一刻司马天挥了挥手衣袖后说道:“既然如此,我们谁都无法说服谁,看来只能在武力上分出高下了。师尊,或许在那个世界里是您成全了我,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您走的路是错的,我要将您纠正回来。”

  司马天这话才说完,许佛猛地挥动巨大锤子狠狠一挥,一片寒冰袭来,竟然将小半个千古宫殿给披上了一片薄薄的冰层,许佛冷冷地说道:“我们师徒俩也好久没有切磋了,今天让为师再好好叫你一课,永远不要以为自己能够打败师傅!”

  司马天哈哈一笑,飘在空中的他显得还是很轻松的,可是背在身后的双手已经开始结印,而且是非常复杂的印决,此时他对着许佛说道:“师傅,你要逆天,我会跟随。可是你也知道,无论是我,还是你,还是姜尚,都不可能代替端木森,他才是真正逆天之人。这不是单单因为罗焱选择了他,而是因为命运选择了端木森。”

  许佛听了这话,又一挥大锤,这一次是强光照来,刺眼的光芒中,无数的地面和宫殿都被打成了碎片,许佛同样飞上了空中,暴喝道:“命运选择了端木森?哈哈,可笑,你还不理解吗?命运也不过是那个人手里的一枚棋子罢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