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忠肝义胆

  虽然这古神之魂说的很轻,可是我却听的很清楚,它说了罗焱的名字,还说了我的名字,似乎有难言之隐。

  我正要开口问它到底怎么回事,这古神之魂却忽然间又举起了手里的巨大战斧,对着我的脑袋狠狠地砍了下来,这一次我没有及时防备住,被这一斧头的巨力给震飞了出去,破魔长剑脱手而出,落在了地上,手腕更是酸的不行,古神之魂显然武艺惊人一转身,巨大的斧子横向劈来,我往后跳了一步,正好躲过了斧头的边缘,可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却看见这斧芒上爆发出了一道光弧,这斧子看来也不是凡品,光弧正好对着我劈来,我面色凝重,关键时刻,身边的淡金色光芒,也就是造天之力将光弧给消融了。

  我站稳之后,心中一片震惊,这古神之魂当真是武艺非凡,斧头一砍,一转,在最后关头还释放出了斧头上的斧芒,差点就重伤了我。

  古神之魂慢慢转身,斧头点在地上,却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能够从那一双红色的眼睛里看出深深的哀伤,这是一种连我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的感觉,在外人看来这个古神之魂身上充满了杀气,那红色的眼睛里更是满含杀机,可是偏偏我就是能够看出这古神之魂的悲伤,它似乎在忍受深深的痛苦,和我的战斗,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冲击吗?

  然而,战局却由不得我在此时乱想,古神之魂爆喝一声,盔甲上飘出一片灰色的气流,这些灰色的气流悬浮于我的四周,整个千古宫殿在此时带给我一种古老的感觉,就像是一瞬间,这里变成了上古的大地一般。

  古神之魂立身于灰色的气流中,双手握住巨斧的长柄,高举过头,这一刻,风云变化,天际一道雷霆落下,精确地命中了古神之魂高举过头的巨大斧头,我听见从那厚重黑暗的盔甲里爆发出一个令人心神震动的声音,古神之魂对着天空大吼:“上古之时,我刑天,也曾逆天,天削去我的头颅,我便以双乳为眼,以肚脐为嘴,势要破天。后世,我遇到明主,却不曾想,逆天终究失败,我苟且地活在这个世界里。如今,我再遇当年明主之后,却要与其对抗,我这一生,当真可悲啊!”

  声音里充满了对不公命运的控诉,我怔怔地看着对面的古神之魂,开口问道:“你说的明主是谁?”

  这个自称刑天的古神之魂将巨大的斧头对准了我,喊道:“就是你的祖师爷罗焱,我本该在这一世等你到来,认你为主。奈何我在那一世的宿主身死,这一世我沉眠于阴间大地内,不曾想被姜尚发现,在我身上下了上古契约,如今我已经是他的部下,被逼无奈,和你一战!”

  事情说到这里算是说通了,也解释了为什么刚刚它看见我的时候会说“不得已”这句话。

  姜尚此时笑着拍了拍手说道:“真是感人至深的认亲仪式,不过刑天,你还是要做你该做的。你应该明白,即便是你,也不能违背你我之间的契约。杀了端木森,完成我对你下达的命令。”

  姜尚的话就像是圣旨一般让刑天脸色大变,它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巨斧,我往后撤了半步,严正以待,可是刑天手中的巨斧却没有劈下来,而是重重地落在了我面前的地上,我浑身一怔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却见刑天坚定地站在我的面前,双手死死地拽着巨斧的长柄,却不攻过来,我见到它身上的盔甲都在颤抖,而且这种颤抖越来越剧烈,发出“铿铿”的声音,我心知这不是因为刑天害怕我,而是因为它在克制自己的盔甲,或者说是因为它在克制对我的杀意!

  姜尚此时坐不住了,站了起来,质问道:“刑天,你在干什么?难道你想对抗上古契约吗?你应该明白上古契约乃是上古时代的规则之一,这是必须遵守的,如果你继续对抗上古契约,就会被规则所分化,即便你曾经是惊天战神,也会在规则之下,被彻底毁灭!刑天,你难道想要彻底被毁灭吗?”

  刑天眼睛里的红光闪烁不定,身体更是抖动个不停,可是它就是没有松手,大声说道:“我不能违背我的原则,更不能违背我灵魂深处的记忆。罗焱曾经是我的主人,如今端木森也是我的主人,我绝对不会对他出手的!”

  姜尚冷冷地说道:“主人?如今在这个世界里我才是你的主人,刑天,你最好搞清楚了,我和你之间才有上古契约。端木森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快点动手!”

  刑天却一直在摇头,我看的出来它对抗上古契约有多辛苦,黑色的盔甲上爆发出崩裂的声音,即便是我用肉眼都能看见刑天的盔甲正在断裂,肩膀,腰部,特别是胸口的地方,都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裂缝,我能想象,如果此时的刑天是一个血肉之躯,那么站在我面前,对抗上古契约的他,一定已经满身是血。

  我伸出手,按在了它的盔甲上,胸口的金芒闪烁,我进入了刑天的梦境空间内,这又是一个我见过非常特别的梦境空间,整个梦境空间内都是燃烧的火焰,但是记忆片段却很少,只有寥寥几张落在我的面前,我点中了其中一张后,看见一片巨大的宫殿内,刑天站在罗焱的身后,那时候的罗焱看起来很无助,很年轻,刑天化身成一片黑影,将面前的敌人砍成了碎片。接着,我看见更多的画面,这些画面都是关于它和罗焱的,我看见刑天变成少年的模样,赤裸上身,长着头还有长长的头发,灭杀了强敌之后,笑着对罗焱说道:“主人,还满意吗?”

  接着我更是看见罗焱和刑天背靠背一起战斗,面对一个强悍的古神之魂,奋力搏杀。如果说之前我对于刑天如此坚持的理由并不了解的话,那么现在,这一刻,这一秒,我明白了!

  天下存在很多的主仆,他们的关系或是用金钱在维系,或是用女人在维系,或是像姜尚那样用上古契约在维系。

  但是,这些主仆都只是互相利用,但是刑天和罗焱不同,他们是战友,是朋友,更好死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就像是我和我的鬼纹们,有一种关系,超越了一切的契约,超越了利益。

  我从刑天的梦境空间内走了出来,面前的刑天身体已经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裂缝,情况非常的不好,甚至连它的头盔上都露出了可怖的裂缝,我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罗焱,你动手吧,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被毁灭的。”

  它却咬着牙,艰难地说道:“不,你就是他,你的身体里流着和他一样的血脉,你是我这一世选定的主人,我绝对不会对你出手。我刑天,堂堂上古战神,岂会贪生怕死!”

  忠肝义胆,这是我脑子里蹦出来的唯一一个能够用来形容刑天的词语,此时天空中又有雷霆流动,甚至雷电化作了龙形在云里穿梭,这一切天象都表明了一点,刑天的处境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姜尚往后退了一步说道:“看来,已经来不及了,刑天,你需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他的话刚刚说完,一条雷龙从空中咆哮着落下,雷电的速度极快,我立马放出了造天之力,雷电落在淡金色的光芒上,一震之后消失不见,被造天之力给消融了。

  可是对于刑天的攻击却远远没有结束,触犯了上古契约,就是违背了上古规则,即便它曾经是古神之魂也无法被饶恕,很快第二条雷龙从空中奔腾而下,落在了造天之力上,又被消融了。

  刑天看着我,说道:“主人,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应该是我来保护你。你让开,触犯上古规则,会招来毁灭的惩罚。”

  我却望着天空笑着说道:“我看见过你的记忆,里面所有的记忆片段都和罗焱有关。我知道,字你的心里一定对于罗焱这位上一世的主人很满意。只是可惜,这一世你碰到的是我。我不如罗亚你这么强,也不似他那般霸道,不过我和他之间还是有共同点的,那就是我们都会为了自己的兄弟两肋插刀。上古契约如果要毁灭你,那么我就把攻击全部挡下来,你有你的原则,我也有我的!我们人类将这种原则成为‘道义’!”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