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章 古神语

  我低头看着白色的粉末,很晶莹呈现出颗粒状,我用镊子拿起一粒来放在眼光下,闪烁出来的光泽,一点都不比钻石要差。但是光是这样的话,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我皱着眉头,正要开口问姬月,他却先开口说道:“端木家主,请你将自己的手划开一条伤口,让你的血粘在这粉末之上,变会发现更多秘密。”

  我一愣,对于姬月也不是完全相信,便疑惑地问道:“什么意思?为什么需要我的血?”

  姬月很聪明,看出了我对他的疑虑,变自己用匕首划开了自己的拇指,然后用镊子捏住了一粒比较大的粉末放在了他的大拇指上,这粉末碰到他的血后,我看见粉末竟然爆发出了很是耀眼的白光,接着姬月一指点出,一滴血落在了外面的大院里,我能感觉到姬月根本就没有用任何的口诀或者是法术,但是我却看见大院内竟然爆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不得不说,我被震惊了,姬月此时解释道:“这便是打神鞭最神奇之处,也是为什么人类才能激发其威力的原因。根据我得到的情报和查的很多古卷证明,打神鞭内部存有上古时期元始天尊亲自刻画的阵纹,具体什么阵纹我不清楚,但是可以证明的一点是只有人类的气血才能激发打神鞭的神威。据说,如果打神鞭被全力挥动,可以克制五行六道之内所有的生物。也就是说,除了圣人以外,天下无人是打神鞭的对手。但是这只是传闻,因为从来没有古籍记载过打神鞭全力出手过。因为打神鞭的威力因人而异,不单单是血脉的尊贵程度,而是根绝一个人的气运,命数,悟性各方面的天赋所定。姜尚是打神鞭的持有者,他也被誉为昆仑仙境的鬼才,相信打神鞭在他手上这么多年,可不单单只是一个神器锁魂的工具而已。”

  姬月的解释还是很详细的,听罢,我咬破手指,接着将镊子上的这一粒打神鞭晶体放在了自己的手指间,我们所有人都看着这一粒微微闪光的晶体落在了我的指尖鲜血中,这一刻,一片赤色光芒大作,在这大白天内,我依然看见赤色的血光映满了整个大厅,随后我听见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这句话像是:“库鲁乌达……”

  声音很短,但是我却听的很清楚,我反观姬月和黑蛋他们,脸上也是惊讶的表情,却和我不同,显然是没有听见这句话,我没动声色,伸手一甩,像姬月一样一指点向了大院内,却看见正个房间内的血光化作一根红色的手指,点在了大院之中,刹那间整个大院连带着房子一起震动起来,摇晃的很剧烈,就像是发生了短暂的地震,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我看见大院内的水泥地裂开了一大片,有一点像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我们走出大厅之后,小妖精从房间里飞了出来,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后说道:“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手指指印,是遭受了袭击吗?”

  我摇摇头,眼睛瞟见了姬月的脸,他没有看着院子,眼睛却看着我,虽然很平静的样子,但是我从其眼神内能够读懂一丝不可思议和忌惮的含义。

  “看来果然神奇啊。”

  我打了个哈哈,说道,姬月也立刻接了领子说道:“是啊,真是了不起,果然端木家族天赋异禀,能够引动这样的神迹。”

  和姬月订立了盟约后,我让周易安排他们住了下来,自己则从后门走了出去,避过了人群后,到了国字号第五组。

  说实话,脑子里刚刚听见的古怪语言还是让我比较在意,我去找了老高,他分析之后告诉我,这可能是古神语,含义他解释不了。说起古神语,这不是还有一个专家嘛,马不停蹄地去了国字号第五组,在文字研讨课,见到了坐在里面的月息,正戴着厚厚的眼镜看着桌子上散乱的古卷碎片,红色的头发还是很显眼,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一个激灵,立马不满地喊道:“谁啊,我在工作的时候从我背后拍我,是想吓死我吗?”

  可是一扭头看清是我后,月息立马红了脸,将眼镜摘了下来,撩起了散乱在额前的长发,腼腆地说道:“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你。你,你怎么来找我了?”

  这小妞腼腆的样子还是听好看的,我哈哈一笑说道:“对不住,吓到你了。我这里有一句重要的古神之语不明白,特意来找你这个专家帮我解释一下。”

  月息点了点头,问道:“什么古神之语,我,我一定会为你解答的,你先坐,我帮你倒杯茶。”

  我看了看她的工作室,很乱,古书古卷满地都是,工作台是一个LED荧光屏幕,很亮,角落里还有一些吃剩下的饭盒。

  她端着茶走回来后,我笑着说道:“你看起来还真是够忙的。我也不打扰你太长时间,库鲁乌达这句话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我尽量让自己的发音能够贴近之前听见的那个声音,月息听后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道:“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古神语里的敬语,也就是尊称的意思。你稍等啊,我查一下古籍。”

  她快步走到了书堆里,翻了半天后,从里面抽出了一卷兽皮卷,摊开后说道:“找到了,找到了!”

  我立马走了过去,低头看去,顿时一个头来个大,全都是鬼画符一样的符号。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的节奏,月息看见我的囧样,微微一笑道:“我解释给你听吧,古神语的文字很好认,你仔细看,古神语都是一个字对应中文里一个两字词语的意思。所以,你听见的四个字古神语,应该是四个中文的两字词语。你等一下,我翻译给你。”

  她有忙忙碌碌地跑到了另一边,写写画画之后,拿着一张纸条递给了我,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圣人陨落,逆天新皇……

  我看着这句话微微一愣,意思当然也会是一目了然,可是为什么我会听见这样的话。难道我就是那个新皇?还有圣人陨落是什么意思?圣人是不老不死的,怎么可能陨落?

  月息见我一脸疑惑,挥了挥手说道:“不用太在意,有时候古神语里很多意思都是不正确的。是现代人无法理解的。对了,嗯,你最近有空吗?我来北京一段时间了,还没好好逛街,你要是有空的话,陪我逛逛街……”

  此时的我一直在琢磨圣人陨落,逆天新皇的真正含义,根本就没听见她说什么话,傻傻地站起来,对她点点头说道:“嗯,谢谢你,我先走了。”

  月息一愣,尴尬地苦笑了一下,我径直走了出去,走出去十来步才反应过来,这小妞刚刚是在约我啊,还好我机智,傻乎乎地躲过了一劫,有时候桃花不能太泛滥,不然到头来一个桃花都保不住。

  离开了国字号第五组,走在北京大街上的时候,却发现家族的车子不知道开去哪里了,我站在路口等了几分钟,还是没来,正想叫出租车,却看见一辆跑车停在了我的面前,我一愣,低头看去,里面一个美女对我甜甜一笑说道:“聋哑人,你在等车吗?不如我载你一段吧!”

  我一愣,仔细一望,这个坐在跑车里的美女,戴着墨镜,分明就是赵云倾啊!我心里一顿,正犹豫要不要搭车,因为这个路口看起来好像也很难叫车的样子,她却大声地说道:“怎么了?怕我吃了你?上车吧!”

  路边的行人都看了过来,毕竟跑车美女,加上一个看起来很挫的屌丝男,活脱脱就是情景喜剧啊。听见行人的嘀嘀咕咕,还有的人拍照发微博,我赶紧钻入了跑车内,车门一关,赵云倾发动汽车,向前开去。

  我坐在副驾驶上,别提有多尴尬了,这跑车还是两人座的,空间也不大,车子里还有赵云倾喜欢的香水味道,吃了个红灯,她停下车后,忽然开口说道:“真是没想到你会是大名鼎鼎的轩辕家族的家主啊。上一次在上海,真是我眼拙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点点头没回话。说实话,我宁可去和超级大妖搏斗也不想面对赵云倾,外人看来是福,我自己知道这是罪啊!

  赵云倾笑了笑说道:“你好像很怕我的样子?怎么了?我是不是很难看?”

  我摇了摇头,还是没说话,她却很健谈地和我聊个不停,还说要请我吃饭,谈谈合作的事情。就在此时,我们的正前方,马路中间,一辆货车却发生了意外,我正好在货车后方,真真地看见货车莫名其妙地撞在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车身向着后面飞旋,连续撞上了后方好几辆车,引起了连锁事故!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