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六十五章 圣人之下,皆是蝼蚁

  此时的我缓缓从空中落下,踩在了被定住的仙气大潮之上,就在刚刚我经历了从入行到现在最痛苦的片段。

  肉体地崩溃,还不算最让人痛苦的,最痛苦的还是灵魂被撕裂的感觉,那一刻我真的以为自己快要死去了。我经历过死亡,但是却没有经历过这种魂体破碎的滋味,已经超越了疼痛,而是深深的绝望。这一刻,我仿佛能够看见人间被毁灭,黑蛋,恋心儿他们一群人在仙气的爆炸中被毁灭,无数的人死在了废墟之中,整个人间在一瞬间被毁灭了。

  然而,直到最后一刻,我还是没有放弃,少典血脉在此时显露出了它强悍的一面。或许是过去被其他的血脉所制衡,此刻才爆发出了其真正的力量,地上的,天空中的,我身上的血液连接起来,在我身体碎裂的时候,硬是保住了我的魂魄不灭,圣力不断地冲击,我却在少典血脉的保护下,忍受着无尽的痛苦,直到最后,圣力彻底进入我的身体,慢慢沉淀下来,我挥了挥手,身体在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

  落在地上,我看着自己身上彩色的道袍,很华丽,但是却显得很庄重,我信手捏住了我背后的长发,真不知道这长发是何时长出来的,我看着地上的弑君子,他脸上带着吃惊的表情,然而这位之前在我看来无比强大的前辈,此时落在我的眼睛里,却好像是一个弱小的蝼蚁一般。

  果然,圣人之下,众生皆是蝼蚁,这句话过去我不以为意,如今却明白了其中真意,因为我有了亲身体会。

  慢慢转身,看见背后的仙气大潮,微微挥了挥手,青色的圣力落在了仙气大潮上,我看见被定住的仙气就好像被化解了一般,一点点地分散,大块大块地仙气烟消云散,弑君子跌坐在我身后,吃惊地问道:“端木森,还是你吗?”

  我点了点头,面容庄严,微微弹了弹手指,弑君子身子在一瞬间恢复了过来,不仅是他,连他怀里的女人都微微有了动静,弑君子看的大为惊奇,却见远处的仙气大潮,分解的越来越多。

  一场危机,看似就这么度过了,然而,就在这时候,整个混沌山都开始摇晃起来,混沌山之魂开口道:“凡人,真没想到,你还真的能够承受圣人之力。”

  我微微皱眉,不悦地说道:“混沌山为何会变成如此?”

  混沌山之魂哈哈大笑道:“你不知道吗?哈哈,也难怪,当年你们忤逆天之极的那位大人,三清都不敢招惹的人,你们也敢招惹,罗焱更是利用血脉全力将其封印于天际之上。之后那个世界里就发生了圣人大战,早就和元始天尊有间隙的通天教主,趁着元始天尊还在天外之时,毁了混沌山,将混沌山变成了如今这样的不毛之地,而我这个山魂,也遭受了巨大的痛楚,差一点陨落。元始天尊却也毁了金鳌岛,两边大战不休,那个世界如今基本上快要奔溃了。所以,他们这些强者,都停留在了这个世界,都将希望压在了你的身上。因为,如果天之极的那位大人苏醒,震怒之下,两个世界都将不复存在,哈哈!”

  原来那个挂在天际之上的黑色圆团,就是罗焱当年拼死封印的强者,而且还是三清不敢招惹的存在,我微微点头,却看见仙气大潮被圣人之力分解的差不多了,我抬起手,想要驱散混沌山天空的乌云,奈何却办不到,混沌山之魂笑着说道:“不用尝试了。你只是拥有了一些残存的圣人之力,不是你自己修炼得来的,你很快就会失去这圣力,而且混沌山被通天教主释放了大阵,寸草不生,终年雷云遍布,若是能够驱散这乌云,我也早就做了。”

  我缓缓收回了手,此时仙气大潮已经彻底被分解了,所化的仙气化作微风吹遍整个混沌山,最后变成一片片白雾飘在天庭之中。

  弑君子走来,看着天庭,又看了看我,再次一拜说道:“我很少服人,但是这一次,端木森,我真是服了你了。”

  我平静地笑了笑,心中却没有悲喜,他身边的女子面色也渐渐红润,呼吸也平稳了下来,不过还没醒过来。

  就在此刻,我听见白色迷雾之中传来脚步声,一开始我以为是白骨,但是等走的近了些,却没有看见魔火燃烧的双眼,很显然来者不是白骨,当他穿过层层白雾,站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才看清楚,是一个老头,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老头,山羊胡子,苍老的脸,弯着腰手上提着白色的棍子,这个人,正是我之前见过一面,之后不断地派手下来找我麻烦的姜尚。

  “真是没想到,师尊的这个道场竟然会变成这样,更没想到,仙气大潮的爆炸竟然被你阻挡了。不过说起来,混沌山我这才是第二次来,还是喜欢昆仑仙境的明媚阳光和翠绿山林啊。”

  他微微一笑,说道,眼睛落在了我的身上,忽然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你这身衣服,好像不太合身,我觉得还是脱下来吧。”

  话音刚落,他猛地一跺脚,就有一道黄色的光冲我飞来,这黄色的光成圆弧形,来势极快,弑君子想要上前一步替我挡下姜尚的这一招,可是我却摇了摇头,大袖一挥,轻轻松松地就将姜尚这一招给破了,黄色的光消散在了空中。

  “我这衣服不是我自己穿上的,而是自己出现在我身上。不过你想要将其脱下,不拿出点本事来,怕是不行。”

  我脸上笑容不变,刚刚一招,姜尚绝对没有使出全力,不过我依然看见地面和仙气都被这黄色的光芒给切成了肉眼难以差别的碎块,不仅威力巨大,而且对道法的运用也达到了惊人的熟练程度,姜尚果然实力惊人!

  “过去,只有一个人能穿这件道袍,那便是我的师傅。也就是圣人元始天尊,你现在的样子,除了脸以外,倒是和我师尊有八分相似,应该是引来了圣力入体吧。霞光披身,彩色道袍,视众生如蝼蚁的感觉好吗?”

  姜尚果然好眼力,仅仅一眼就看出了我此时的状况,我摇摇头说道:“这不是我的本来实力,过一会儿就会消散。”

  弑君子一听我这话立马低声说道:“小森,你怎么都告诉他了?这是你的弱点,告诉他之后,他要是和你打消耗战怎么办?”

  我却微笑着开口道:“姜尚不是来和我打架的,而是来向我下战书的。还有,我这么说是因为,要是他敢在这里和我动手的话,在圣力消失之前,我就能永远镇封了这位昆仑仙境的不世鬼才!”

  姜尚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的笑容更盛了,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啊,端木森你真是让我开了眼界,这应该不是圣力的缘故吧,你居然变的如此睿智。没错,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许佛要求我和你开战了,这是战书!”

  姜尚伸手一指天空,空中有金色的大字浮现出来,这战书倒是新奇。我摇了摇头说道:“但是你心中战意未灭,看来还是要动手了,那么就开始吧。我相信,不仅是今天,在过去数千年里,你也一直在寻找成为圣人,挑战元始天尊的机会吧。”

  姜尚反手拿出了打神鞭,挥动了两下后说道:“别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不过说实话,活了这么久,我最敬重和最憎恨的都是同一个人,那便是我的师傅,圣人,元始天尊。今天,你也算是半个圣人了,圣力浩荡,我倒是想要试试看,以我如今的实力,能在圣力之下走几招!”

  他慢慢向我走来,不疾不徐。我同样缓缓走过去,脚步一样不紧不慢,我们之间的距离在缩短,我看见姜尚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当我们之间距离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猛地举起手中白色打神鞭,打神鞭上白光闪烁,向着我的脑袋狠狠劈了下来。

  我笑着微微摇头,手指点在了姜尚的额头上,然后轻声说道:“圣人之下都是蝼蚁,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早就明白了,即便你手中拿着打神鞭,也不会改变。因为,这是铁则!”

  指尖力量爆发,青色的圣力将姜尚震飞了出去,仅仅是一指,便将过去我无法企及的强者打飞了出去,这就是圣人的力量,而我要逆天的对象,更是在圣人之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