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对抗仙气爆炸!

  弑君子被深深震撼了,似乎听到了不可能的话,也似乎见到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露出一丝微笑,看着弑君子说道:“前辈,说实话,虽然我在灵异圈混迹了12年,可是我依然学不会那些尔虞吾诈。我的身边也多是一些性情中人,你也不例外。守着一份也许永远没有结果的爱情这么久,我相信,你不是一个恶人。前辈。你孤独太久了,今天,就让我来做你的后援。你爱的人就在闭月宫中,仙气爆炸,我来挡!”

  弑君子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不是因为冷漠,而是因为此时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仅是他,角落里的仙帝也露出了震惊的面容,比刚刚看见我身上露出造天之力还要吃惊。

  “端木森,你脑子没烧掉吧?”

  弑君子吃惊地问道,我笑着摇摇头回答道:“我不是因为热血或者是仗义而说这样的话,只是对您的尊敬,也对您的报答,好了,快点进去吧,您既然已经有了让全天下之人都为你的爱情陪葬的觉悟,那么我也有了一个人力挽狂澜的信心。请你相信我!”

  弑君子又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对着我微微一拜说道:“我弑君子一生不敬天地,连当年的天帝也不能让我弯腰。但是今天我拜了你,若是今日你真能顶住仙气爆炸,你我可以兄弟相称!”

  我点了点头,弑君子走到仙帝身边,一把将其从地上抓了起来,喝道:“和你谈好的价格不会少,快点告诉我古神之法!”

  弑君子从布袋子里拿出了那枚之前从我这里拿走的扳指,放在了仙帝面前,仙帝说道:“这扳指坊间一直传闻是仙界之物,其实不是,这是闭月宫的钥匙。闭月宫原本是我建造来清修的洞府,但是因为建造的并不如意,所以被弃用,之后毒龙真人进入天庭,我就将闭月宫送给了她。因此闭月宫的门禁用的是一条古神之法,而且建造所用的砖石也和其他洞府不同,才能承受住狂暴的仙气。弑君子,你可是答应过我的,这条古神之法巨石……”

  仙帝在弑君子耳边耳语了一句之后,弑君子点了点头,将仙帝摔到了地上,举起扳指,嘴唇微微开合,扳指上散发出夺目之芒,我看见整个洞府都开始震动起来,光芒之中弑君子的身影渐渐消失,最后他转头看着我说道:“拜托你了,端木森。”

  我点了点头,弑君子身子彻底消失在了闭月宫中。

  这时候,之前躲起来的小妖精慢慢飞了出来,落在了我的肩膀上,对着我轻声说道:“如果没有死的话,你记得带我离开天庭哦。”

  我笑着点点头,指了指地上昏迷中的白骨说道:“等一下我会将那个昏迷的家伙拉出天庭,你负责照顾他,他要是醒了,尽量说服他让他离开天庭。很快这里就会变成一片焦土,也许天庭从此以后就不会再存在了。”

  说话间我走到白骨的身边,将它扛在了自己身上,却看见仙帝释放出仙法,向着远空飘去,这家伙果然逃走了,和当年仙族反攻天庭的时候一样。

  背出了天庭之后,我将白骨放在了黑色的山壁之上,然后摸了摸小妖精的脑袋,转身走回了天庭之内。

  站在闭月宫的门前,孤独一个人,这偌大的天庭,曾经最辉煌的宫殿,如今显得异常安静。闭月宫内一片安静,这安静却让人心里发慌。

  过了片刻之后,闭月宫内传来了躁动的声音,接着我看见一丝丝仙气往洞府外面冲,这是仙气躁动的前兆,我深深呼吸,心中知道,仙气的爆发马上就要来了。

  下一秒,闭月宫黑色的大门开始出现扭曲变形的情况,我表情凝重,一挥手在面前布置下上百张阴阳双鱼图,这是理解道法本源后我能做到的极限,另一只手伸入背后的暗淡金芒内,让金色的光芒在我的手臂上环绕。

  猛然间从闭月宫内传出来弑君子的巨大吼声:“端木森,准备好了,仙气开始被点燃了!”

  沉淀万年的仙气所发出的恐怖冲击力,绝对不是人类武器能够比拟的,我的额头上慢慢地有一滴汗流下来,终于,闭月宫的大门在一声巨响后彻底被打碎了,我看见一大片白色的仙气仿佛是倾泻而下的狂野水流冲了出来,接着触碰到了阴阳双鱼图内,阴阳双鱼图根本就没办法抵抗,一张接着一张被打碎,接着整个闭月宫全部都被冲垮了,仙气开始发生惊人的爆炸,我看见弑君子抱着一个女人从里面冲了出来,他已经全身是伤了,落在我的身后之后,我大喊道:“往外退,这里我来顶着,快走!”

  仙气如同连锁炸弹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爆开,掀起的不是火光,而是白色的狂风,我看见万年没有风干的天庭宫殿和雕塑,在此时竟然被这狂风给轻易地劈成了碎片。

  上百张阴阳双鱼图就好像是上百张薄纸一般不断地粉碎,我皱紧了眉头,左手一抬,黑白双鱼幻化而出,飘在我的两边,我放声大吼道:“你们不用抵抗,给我将这仙气困住再说!控制在一条通道内!”

  黑白双鱼游了出去,道法本源很快就在空气里慢慢地形成另一条黑白两色的通道,就好像是泄洪一般,将洪流全部都引导进了一条长长的道力所汇聚而成的管道内,仙气还是在爆炸,而且爆炸的威力极度惊人,且爆炸的次数越来越多,覆盖的天庭全部都被毁了,威力无法匹敌!

  弑君子站在我身后,竟然还没走,我一转头,看见这家伙的双脚都受了伤,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竟然伤的这么重,此时根本就走不了,双脚在缓慢的再生和自愈。

  仙气的爆炸越来越逼近我,整个混沌山峰都在震动,就好像是发生了激烈的地震一般。最后一张阴阳双鱼图碎裂的时候,我面前金芒填补了上去,造天之力之前面对仙帝和黑渊的攻击都能够轻松化解,此时却化解不了这爆裂的仙气,只是勉强将这仙气给抵抗住了。

  我右手上的压力惊人的大,我整个人顶住整片压下来的仙气洪流,脚上的鞋子被我蹬穿,直接脚掌踩在了地上,用头顶住了面前的金芒,金芒就好像是被拉伸到了极限的橡皮筋,也开始出现快要断裂的迹象,果然,仙气爆炸的威力真不是吹的,难怪白骨一定不让弑君子惊人闭月宫,看来还是有道理的,可是此时的我已经骑虎难下,没有回头路了。

  我身上已经愈合的伤口又在重压之下开裂,大量的鲜血流下来,在地面上汇聚成红色的血池,我咬着牙,就好像是快要到达极限了,弑君子大吼道:“顶不住就想办法自保!”

  我却咬着牙低吼道:“顶不住也要顶,我是要逆天的男人,如果连这区区仙气爆炸都无法对抗,如何逆天,今日,就算粉骨碎身,我也不会让这仙气冲进人间!”

  我看见地面上的血液开始冒泡,就好像是沸腾起来了一般,金色的巨人在我背后出现,我吼道:“过来顶住这仙气!”

  金色巨人一把撑住了面前的金芒,我趁机往后跳了一步,双手按在地上自己的鲜血内,果然,从我身上流出来的鲜血如同沸腾了一般,开始燃烧了起来,我用自己的鲜血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道家法咒,在一边看着的弑君子吃惊地说道:“这,这是太清一脉的无极之咒,讲究无穷变化。可是不是圣人,无法驱动,而且这无极之咒应该已经消失很多年了。端木森,你用自己的血来画这无极之咒,想干什么?”

  我双眼露出一片坚定,望着面前巨大的红色太清法咒说道:“我以此咒唤来,混沌山上残留的元始天尊道力,以圣人之力,对抗仙气爆炸,我就不信,治不了它!这才是我血脉真正牛逼的地方,少典血脉,人类最强血脉,可不是吹出来的!”

  然而,金色的巨人此时也在仙气的冲击下快要顶不住了,身子开始慢慢消散,而且暗淡的金色光芒也在慢慢地断裂,仙气开始外泄,甚至连两边的黑白道力都在不断地破碎,我施展的法术都已经到达了极限。

  “你已经到极限了,来不及了,端木森想办法保命吧!”

  弑君子对着我喊道,却看见我双眼盯着地上的太清无极之咒,说道:“极限?少典血脉,造天之力,皆是无极!”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