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六十章 罗焱最大的礼物——造天天赋

  黑渊被震飞,金色的光在我的面前旋转,鲜血顺着我的手臂,衣服,脸颊滴落在地上。

  少年吃惊地望着我,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一切发生的非常突然,从我的额头和黑渊狠狠撞在一起,再到我将自己身上的血脉一条条切断,再到黑渊强攻,被金色的光芒给震飞,接二连三发生的奇怪事件,不过也就是在一个时辰之内,然而,对我来说,这一个时辰蛮长的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我手扶着墙壁,手心里的鲜血擦在白色的墙壁上,留下艳红色的痕迹,黑渊也一点点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里闪烁着黑芒,死死盯着我,没有了哪怕一丝和刚刚一样的骄横。

  “端木森,你居然自废血脉,真是没想到。刚刚那道金光是什么玩意儿?”

  黑渊冷漠地问道,魂体被层层魔气环绕。

  “我废除了身上几乎所有的血脉,但是还是保留下了一条,这一条是罗焱留给我最大的礼物,也是我作为人类唯一的见证,少典一族的血脉。你曾经是罗焱的梦魇,应该明白,少典血脉是华夏大地最特殊的血脉,今天,我也因此踏上了罗焱过去的路,不,应该说是走上了一个彻底的人类应该走的道路,今日,我以人族血脉,打破你们这些邪门歪道!”

  我虽然身子在微微摇晃,可是嘴里说的话却异常坚定。

  金色光芒于我身后环绕,身上的伤口渐渐地被抚平,心中充斥着一股浩然之气!对面的黑渊双手托天,一瞬间混沌山上,天庭遗迹之内,风云再变,黑渊立身于魔气之中,宛如魔尊临时,对着我吼道:“端木森,就算你重走罗焱的老路又如何?我不相信你仅仅是破而后立就能和当年的罗焱相比,我更不相信,你今天能够制服我!天道无情,我本是罗焱化身天道之后的负面产物,在这混沌山上,看我以混沌魔气,将你彻底抹杀!”

  黑渊身边的魔气狂猛地落下,直冲我而来,我一挥手,将这些魔气给打飞了过来,我立身于血泊之中,在满天魔气落下的一刻,抬起右手,狠狠一甩,右手手心里带动金色光芒,落在这些魔气之上,竟然轻而易举地就将魔气给震碎了!

  黑渊此刻脸色大变喝道:“不可能,你这金芒到底是什么东西!”

  此刻一直沉默的少年却在此时表情凝重地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黑渊你应该知道这金芒的来历,而且你应该很熟悉。”

  黑渊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少年,而少年摇摇头叹息道:“今天这架,你一个人是搞不定端木森了,需要我出手吗?哦?你竟然不知道,那我来提醒一下你,你忘记了北天一脉末代帝皇留下的最珍贵的不是血脉,也不是天机眼,而是一个天赋,一个契机了吗?”

  听到这话黑渊才深深一怔,喃喃道:“造天的天赋,当年北天一脉末代帝皇留给罗焱的礼物,你是说,端木森连造天的天赋都继承了吗?”

  少年活动了一下手腕,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摸进了自己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指甲大小的白色晶石,狠狠捏碎之后,其内慢慢地有白色仙气飘了出来,没入了少年的额头上,少年身上气息大变,身上白光微微闪烁,竟然是要和黑渊联手的意思。

  我靠在背后的墙壁上,鲜血已经变冷贴着后背的感觉,有一些刺痛,深深地呼吸,胸腔也在发痛,可是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因为这一次我赌对了!

  看着身边淡淡的金芒,这才是罗焱给我最大的礼物,造天的天赋。罗焱号称造天者,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称号,而是一种天赋,一种他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力量,这个力量如今落在了我的身体内。

  黑渊和少年缓步走来,白色的仙气和魔气同时爆开,带着惊人的毁灭力冲向了我,地面,墙壁,这两股惊人的力量所经过的地方,所有的事物都在碎裂,甚至连闭月宫都在剧烈的摇晃,我的左眼内看见的皆是白色的仙气,右眼内看见的却是满天的魔气,两大高手,任何一个都能够打败过去的我,但是今天,在我自废血脉,破而后立之后,他们做不到了!

  我右手推了一把墙壁,整个背部离开了墙壁,坚定地站在了两个力量的面前,不知道为何面对这两股强悍力量,我的笑意更浓了,抬起右手,金芒又一次汇聚在了手心里,我重重地往前踏了一步,在仙魔两股气流冲来的一刻,狠狠挥动手臂,三种力量碰撞在了一起,然而,却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大碰撞,没有恐怖的冲击力,没有狂野地在爆炸,一切都没有,只有一阵强光,我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当强光消失后,我看见金芒没有消失,依然飘浮在我的面前,依然不明亮,很暗淡的样子,可是反观对面的少年和黑渊,两个人也没有受伤,但是脸上的震惊程度难以言喻,黑渊双手微微颤抖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我和仙帝联手,竟然也没能打败端木森。这怎么可能?”

  少年身上的仙气渐渐散去,脸上同样一片震惊,片刻后指着我身边暗淡的金芒说道:“他的造天天赋刚刚开启,还需要培养,但是已经足够强大了,黑渊,今天不能和他比,造天天赋太逆天,我们先离开这里,再从长计议!”

  少年竟然想逃,黑渊却不愿意,身上又有魔气涌动起来,暴喝道:“我等不了了,在那个世界里我就一直在等待,等待可以战胜罗焱的一天,可是换来的却是差一点灭亡。如今到了这个世界,难道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无法打败吗?我不服,不就是造天的天赋吗?既然刚刚开启,那我就将连这个天赋一起埋葬了!”

  黑渊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了,双手变成魔爪,不听少年的劝告,向着我快步冲来,一跃到了我的面前,双爪刺向了我,我双手一抬,手心微微一转,金色的光芒落在黑渊的双爪之上,虽然没能阻挡他的攻击的动作,可是他的一双魔爪却在此刻消失,魔气更是全部消退。黑渊的手落在了我的身上,却一点都没有打痛我,黑渊脸色大变,正想后退,背起的左手一把拉住,接着往地上一拽,黑渊猝不及防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虽然是魂体,但是却被我左手上的道法本源硬是吸住了,根本就无法脱身。

  “端木森,就算我杀不了你,可是你也别想杀了我,你没有能够杀死我的法术!”

  黑渊对着我大喊,他这话放在刚才或许不错,但是在这一刻,他错了!我伸出右手的食指点在了黑渊的额头上,暗淡的金光顺着我的手指落在了黑渊的头顶上,仅仅几秒钟时间,黑渊黑色的魂体,就在顷刻间变成了金色,不仅如此,而且这金芒还越来越盛,最后甚至开始分解黑渊的魂体。

  远处仙气缭绕的少年,再一次被震惊了,喃喃道:“以造天的天赋硬是将黑渊的魂体分解了吗?端木森,你到底是个笨蛋还是个天才呢?明明不知道何为造天天赋,但是却偏偏如同笨蛋一般误打误撞废掉了自己的血脉后,开启了造天天赋。明明不懂如何使用,竟然能用这天赋分解黑渊的魂体,真是给我太多震惊了。”

  黑渊被我的右手按着,浑身剧烈颤抖,想要挣脱,可是却被道法本源给牢牢压制,只能向仙气中的少年求救道:“仙帝救我,我对你还有用。你要对付弑君子,就必须要用到我,你别忘了,你在这个世界的这具身体还是我帮你弄到的!你别忘了,你这具身体是这个世界里弑君子原来的身体,要是弑君子发现了你的秘密,别说是合作了,肯定会对你出手,你没有我的帮忙,不可能对付的了弑君子,快救我!”

  少年脸色微沉,片刻后手捏莲花印决,一片仙光从空中洒下,落在了我们的头顶上,我顿时感觉头顶上有无穷压力落下,少年喝道:“端木森,松手!”

  道法本源在此刻竟然微微被撼动,没拿吸住黑渊,黑渊立刻向后退,我却没追,黑渊狂奔中向着少年跑去,可是还没跑到少年面前,身上的金芒透体而出,整个人轰然跪倒在地,在痛苦地嚎叫中,身体被金光分解,彻底碎裂,化作了偏偏黑影,弥散在了空中。

  仙气中的少年眼中露出凝重,我则慢慢站直了身子,脱掉了鲜血淋漓的衬衣,看着浑身是伤的身体,又看了看黑渊那一片黑色的遗骸,对着少年说道:“黑渊已被诛灭,我和你没有仇怨,你若是想和我动手,我接着便是了。”

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一百六十章 罗焱最大的礼物——造天天赋”

  1. 回复 2016/05/26

    端木森

    极限装逼模式开启,现在谁也干不过我!

  2. 回复 2016/12/08

    仙帝

    极限装逼。我服。 一个时辰看着你开启装逼模式我就不打你,让你继续装逼。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