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 魔影

  魔影这种类型的敌人,我还是第一次对上,不能以常理来评判它的强弱。

  但是,战斗爆发的太快,我甚至还来不及思考,一只黑色的利爪就到了我的面前,我刚刚避过,但是侧脸还是被利爪擦过,鲜血很快就流了下来,我摸了摸自己的伤口,不算长,有一丝丝黑色的气息游走于我的伤口边缘。

  我眉头微微皱起,看来还是不能小觑了这魔影。魔影没有给我太多喘息的机会,立马又杀了过来,这一次我倒是有了准备,往后连续跳了几步之后,右手上白光照在它的身上,但是却没有一点效果,圣洁之光果然对魔影无效,这东西和鬼魂看来截然不同。

  魔影又一次栖身而上,两只黑色的利爪上有蓝色的光微微闪烁,我拔出破魔长剑和它的魔影正面对了一招之后,倒是没有被伤到,可是这利爪上的蓝色光芒却化作一片旋风,将我给卷到了空中,还没落地的时候,魔影就一脚将我踹飞了出去。

  我落在地上后,腹部丹田的部位隐隐作痛,看来这魔影不仅力量惊人,而且妖法也不弱,最关键的是它似乎还有一定的灵智,至少在战斗中表现出了使用“战术”的特征。

  我站直了身子,那边狼皇已经到了黑蛋的身边,但是却发生了和我之前一样的情况,它靠近不了黑蛋的身子,手一碰到黑蛋的身体就被魔气弹开,魔影将目光放在了狼皇的身上,正要冲过去,一道剑气阻挡了它的去路。

  我提着破魔长剑喝道:“你的对手是我,我们的架还没打完呢!”

  魔影虽然看不出五官,但是它身上的杀气此时又上升了不少,身子在空中连续晃动,战斗的方式和黑蛋也几乎一模一样,因为黑蛋是一千多年的黑狼妖,所以即便是吞了白狼妖之后,它的战斗方式依然趋近于近身战,妖法只是辅助。

  此刻魔影到了我的身前,还想故技重施,我却不会上当了,这一次它的利爪还没落下,整个手臂已经被白鱼咬住了,我往后一跃,人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捏了一个莲花诀,接着白鱼张开大嘴猛地一咬,将魔影的整条手臂给彻底咬断。

  看来道法本源还是够牛,魔影果然拿道法本源没有办法,被咬断了一条手臂之后,魔影快速后退,断掉的手臂被魔气慢慢地重生,但是刚刚退后了两三米,黑鱼的大嘴已经在它背后打开了,猛地咬住了魔影的头,正想将它给吞下去,魔影却双手一撑黑鱼的身子,硬生生将自己的头给拧断了,这一幕让我着实吃惊,赶过去都只听说过壁虎断尾求生,没想到如今还能看见魔影断头保命,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无头魔影跌跌撞撞地摔在了地上,只是更加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魔影竟然连头颅都能再生,没过几秒钟就有一个新的头颅重生在了它的头上,它微微晃动脑袋,从地上站起来,我则迎了上去,站在黑白双鱼的中间。

  原本不知道怎么克它,不过如今我知道了,魔影面对我们,嘴巴紧紧闭合在一起,双手抬起,背后的空中渐渐的魔气汇聚在一起,竟然形成了巨大的魔气圆球,魔影伸手一推,这巨大的魔气冲着我飞了过来,我没有退后一步,挥了挥手,黑白双鱼冲向前方的魔气圆球,这魔气圆球在空中旋转,却被黑白双鱼给硬生生拦了下来,接着我就看见这黑白双鱼竟然如同分食蛋糕一般将魔气所化的圆球给吞了。

  五分钟后,这巨大的魔气全部消失,都进了黑白双鱼的嘴里。我笑着说道:“还有什么招数吗?如果没有的话,下一个要吞掉的人就是你!”

  可是,当魔气消失,我却看见眼前一个人都没有,魔影消失不见了,再看黑蛋那边,狼皇和黑蛋似乎在进行某种精神层面的沟通,却也没见魔影的下落。

  我微微皱眉,此时在角落里看着白狼的莫良喊道:“小森,左上方的角落里!”

  这话一传入我的耳朵,我哦顿时一怔,抬头看去,果然看见魔影躲在角落里,身体浮在空中,整条右手微微闪光。

  这一幕我可不是第一次见到,妖神的右手,之前黑蛋使用过两次,一次是对付威尔斯,一次是对付巫咸,这条右手威力大的惊人。

  “不会吧,难道魔影也会用?”

  我自言自语地问道,立刻做出了防御姿势,其实我没说错,魔影不仅会用而且连蓄力的时间都要比黑蛋之前要快很多,短短几分钟时间,蓄力已经完成,它整个人从角落里爆蹿出来,向着我猛冲,我看见连它刚刚所踏的山壁都被踩碎了,这威力果然惊人。我右手上五重天机眼融合之力已经凝聚而成,黑蛋的右手到底有多强,我不知道,但是如果真是妖神出手,那么巫咸当时肯定没命,所以我猜测这条右手差不多应该有妖神7成左右的实力。

  不是百分之百的妖神之力,我心里蹦出一个疯狂的想法,看着自己右手的五重天机眼融合之力,过去天机眼之力一直给我一种很强的感觉,但是到底有多强,我心里没底。此时,却到了检验的时候!

  我深深呼吸,慢慢地抬起右臂,就在魔影落下的一刻,我双脚踩在地面上,猛地跳起,不退反进,迎了上去。

  “是你妖神之力强,还是我补天一族天赋强,今天见个分晓!”

  我为了给自己壮胆,嘴里喊出了这句话,对面的魔影这一回没有闪开,也直挺挺地撞了过来,两条右臂碰撞在了一起,一阵强光爆发,我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卡车撞了,整个人横飞出去,最后摔在了水里,掉入水中之后,虽然意识是清晰的,可是身子却很僵硬,右臂没有任何感觉,就像是麻痹了一般。

  我的身子一直往水底下沉,这一刻我的眼前忽然闪过很多画面,这些画面似乎是黑蛋坐在黑暗中所发生的事情,好像是它入魔的时候所化的情况。

  我看见一个高大的黑影站在黑蛋身边,看起来这个黑影也是狼妖的样子,正在对它说着什么话,黑蛋没有理睬它,它就不断地围着黑蛋转,这个黑影身上被魔气环绕,却和刚刚那个魔影不同。

  就在此时,我被人拉出了水面,一睁开眼,发现是白起,我浑身湿透,坐在了岸边,看向右臂,还好没断,只是因为被强大的冲击打中,右臂出现了暂时的麻痹。

  我微微动了动手指,不过还好右臂还是有知觉的,只是这知觉恢复的很慢罢了,我从地上站起来,魔影已经消散了,天空中最后的魔气被黑鱼吞噬。

  我招了招手,黑白双鱼飘了回来,我走到狼皇身边,刚想发问,却看见狼皇脸上一阵潮红,随后就在我的面前,狼皇被黑蛋一掌震飞了出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我没反应过来,狼皇自己也没反应过来,人在空中的时候,嘴里又开始大口的喷血,落在了远处,就在此刻,我面前的黑蛋一跃从地上站了起来,扭头看向了我,我想开口问它话,它的右手却一拳捶在了我的胸口,黑蛋的右手可是妖神的右手,而且这一拳的威力似乎比刚刚魔影的一拳还要强,我同样被打飞了出去,落在了巨大山洞的另一边,趴在地上,嘴里吐血不止。眼中看着站在湖泊中央的黑蛋,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就算是入魔,它也应该认识我和狼皇才对,我入过魔,虽然心里充满了杀戮和狂妄,但是也不至于攻击自己的至亲吧,这个黑蛋看起来很奇怪。

  清醒之后的黑蛋看着自己的双手,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后说道:“白狼,你真是好样的,让我拥有了这么完美的身体,哈哈!”

  我听到黑蛋一开口就说这样的话,立马看向了白狼,白狼跪倒在地对着黑蛋跪拜道:“恭喜主人重生,恭喜主人重新回归人间,执掌妖族大权!”

  重生?回归?我立马幡然醒悟,眼前的黑蛋难道不是本体,而是被人夺舍了不成?狼皇此时也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奄奄一息地说道:“堂堂上古狼族魔狼先祖,竟然趁势夺取后辈身体,你还要不要脸!白狼,你我同命相连,没想到你居然在这上面骗了我,你明知道我在妖法之上不如你,你竟然骗我,其实这不是让黑蛋成为魔狼的方法,而是让魔狼先祖重生的妖法!”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