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黑蛋入魔

  狼穴第三层,可以说是非常隐秘的一个地方,因为打开狼穴的第三层,需要白狼或者是狼皇的血。在白狼“友情”的带路下,我终于进入了狼穴的第三层,眼前出现的可以说是别有洞天。

  巨大的山洞内,是一个直径30来米的巨大湖泊,地面上满是青草,墙壁上长着一些不知名的花朵,上方并不是封闭的,有一些阳光透进来,很显然,已经折腾了一个晚上,外面天亮了。

  湖泊中央,放着一块石头,石头上坐着黑蛋,目前的状态和恋心儿形容的一样,一身黑白相间的皮毛,以及一只保持着人形的右手。

  它闭着眼睛,盘膝坐着,气息绵长,妖气浑厚稳定。

  我让莫良看着白狼,自己走向黑蛋,走到湖泊边上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高声说道:“狼皇前辈请不要躲在暗处了,现身一见吧。”

  狼皇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这一次出现,它已经直接妖化,一身的黑色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尖锐如同利刃的双手散发出森冷的气息,看的出来,它并不想和解。

  “我只说一句,黑蛋是我的兄弟,我想带它回家,但是这件事由它自己决定。能否将其唤醒,问完之后,若是它不肯跟我走,我也会离开,避免和你的对战。”

  依然是我一贯的作风,依然是先礼后兵。

  但是回答我的是狼皇裂开的嘴,还有露出的锋利牙齿,不过我很明显的感觉到,狼皇的妖气不如之前来的充裕,很显然它将自己的妖血给了黑蛋,所以现在处于虚弱状态。

  “看来是讲不通了,不过我不是一个虚伪之人,你现在处于虚弱状态,我也不会留手。狼皇前辈,最后请求你一次,我不想和你动手,请唤醒黑蛋。”

  然而,听了我这句话后,狼皇却像是发疯了一般向我冲来,速度依然很快,甚至快到可以在水面上飞奔而不会掉下去。

  在一片飞溅的水花中,它挥舞双爪扑向了我,我也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但是面对这样的暴虐的狼皇,如果不反击,等待我的只会是悲惨的下场。

  往后猛跳两步,狼皇的利爪扑了个空,但是很快就又扑上来,这一次,我没有再退,微微闪身,避开了它的一击之后,烈焰对着它的脸猛喷,狼皇速度也是极快,在我的烈焰触碰到它脸的一刻,它已经往后一跃,避开了烈焰的灼烧,落在了远处的地上。

  天机眼在我额头旋转,狼皇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此时又如此虚弱。我能看的出来,它是在拖延时间,为黑蛋魔化创造机会。

  看穿了这一点,我不理会它,直接奔着黑蛋冲了过去,可是没走两步,它又攻了过来,也不和我硬拼,而是采取骚扰战术,就是让我无法靠近黑蛋。

  依靠自己的身体,和强悍的移动能力,狼皇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而此时坐在水池中央的黑蛋也有了变化,它的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身上散发出来原本平缓沉稳的妖气,此刻也变的有一些不平静,波纹甚至震动了四周的水面,并且有黑色的气息伴随着它的呼吸吞吐出来,这很明显就是魔气!

  狼皇也看见了黑蛋的变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却被我趁机贴身而上,右手将其震飞,它落在了远处水中,我放出白起,让其和狼皇缠斗,而自己冲向了黑蛋。

  佛门将执念看成是一种罪,有时候我很认同这个观点,因为人若是不过分执着,那么很多事情都会放下,不仅自己快乐,也不会给别人带去太多的麻烦。

  狼皇对于黑蛋有执念,想要将这位狼族的后辈培养成狼族未来的领袖,为此不惜任何代价。我对黑蛋也有执念,我希望自己的兄弟不要和我一样背负重担而活着,而是快乐平静地生活。

  我们两个对黑蛋的执念,造成了今天的局面,狼皇不是我的对手,此时的它从水里跳出来,还想继续战斗,可是却被白起缠着,暂时过不来,而我已经站在了黑蛋的面前。

  它的身体内的确已经开始散发出魔气,这说明它已经有了魔性,要彻底去除它的魔性,就必须深入它的灵魂,也就是进入黑蛋的梦境空间。

  当然,我也是这么做的,可是当我的手按在黑蛋身上的一刻,却被一股黑色的气息给弹开,接着传来低沉而可怕的笑声,黑色的气流在空中化作一个模糊的影子,和黑蛋本体有几分相似,落在了水面上,一爪子向我劈来,我爆退,落入水中,等我爬上岸,这黑色的影子却已经挡在了黑蛋的身前。

  这个黑影和黑蛋外形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它没有脸,只有一张嘴巴,身上散发出来的是妖气和魔气的混合体,刚刚对我的第一次攻击,就让我感觉到了一股刺入骨髓的魔性。

  狼皇远远地看见这一幕,忽然疯狂地大笑道:“成功了,我就说黑蛋一定能够成功的!这是魔气的具象化,真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出现了魔气自动护主的情形。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魔气自动护主,原来如此,听了狼皇的话,多少心里有了一点底。

  对面的黑影站在黑蛋的身前,裂开嘴对我做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它也不说话,可是身上的气息全都锁定了我。

  “魔气,杀了它,杀了端木森!保护黑蛋,以后狼族就靠你们了!”

  狼皇对着魔气狂吼,同时它一爪子震开了白起,将白起打飞了出去,自己向着我狂奔而来,可是才跑到一半,魔气忽然从我眼前消失,我以为魔气想配合狼皇围攻我,却没想到,它出现在了狼皇的身后,黑色的利爪从背后刺穿了狼皇的胸口,狼皇前冲的身子刹那间停止,接着整个身体被魔气举了起来,我看见魔气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大笑,而狼皇则露出了一张吃惊的表情,低声说道:“为什么攻击我?”

  它一说话,就有鲜血顺着它的嘴角往下流,魔气一甩将狼皇甩到了山壁之上,整个山洞微微一抖,狼皇的身子虚弱地从山壁上滑了下来,跌坐在地上。

  我赶忙跑了过去,狼皇捂着自己的伤口,但是因为魔气的干扰,伤口无法自动愈合,不出几秒钟的时间,鲜血已经染红了地上的青草。

  狼皇怔怔地看着魔气有看着黑蛋,脸上显露出莫名地悲伤,轻声问道:“为什么它会攻击我?是因为黑蛋想要攻击我吗?是因为黑蛋憎恨我吗?”

  我站在狼皇的身边,看着它脸上悲哀的表情,低声地说道:“看来你对入魔这件事真的不了解。无论是人还是妖,一旦入魔就再难回头,入魔不是一个境界,而是一条不归路。我曾经入过魔,我感受过那种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但是我同样也知道,那样的我不是真正的我,只是被魔气驱使的可怜木偶罢了,狼皇前辈,您真的错了……”

  听着我的话,狼皇一言不发,一直强势的它此刻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角还是有鲜血往外流,但是它却没有用手去擦,我听见它低声地呢喃:“我,真的错了吗?”

  狼皇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一步步走向黑蛋,魔气所化的黑影再度锁定了狼皇,狼皇却不自知,一直呢喃着同样的话,走路也有一点蹒跚,魔气再度消失,出现的时候,又是近距离攻击狼皇,我快步冲上前去,眼看就要来不及阻挡,狼皇忽然脸色一正,伸出手一把捏住了魔气的脖子,接着爆喝一声,发力将魔气给扔了出去,这一回,换成魔气撞击在山壁上,同时也让我大吃一惊。刚刚还是一脸悲哀的狼皇,居然这么快就利用魔气大意露出的破绽进行反击,这转变的速度让我都有些无法适应。

  不过这一击后,狼皇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咳血,身子更加虚弱了。

  魔气飘荡起来,还想卷土重来,不过此时的我已经站在了狼皇的身前,魔气虎视眈眈地看着我,虽然没有眼睛,但是杀气还是阵阵袭来。

  狼皇在我身后低声说道:“我战不动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要重新帮黑蛋调整。替我灭了这魔气!不能让它破坏了黑蛋的传承,黑蛋一定要成为未来的妖族领袖!”

  狼皇很显然还是不愿意放弃,认为是传承出现了错误,不过我也没时间纠正它,因为对面的魔气已经扑来,带着惊人的杀气和恐怖的妖魔二力!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