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说服武朝天

  翌日清晨,我们一群人离开小镇,武胜陪着我们去了武朝天所在的小木屋,还没到小木屋前,老远的地方就看见前面窝着一群人,一个个背后都背着猎枪,穿着厚重的军绿色棉袄,武朝天站在他们面前,似乎是在说话。

  我们留在原地,武胜眼尖,老远就看见了武朝天,脸上立刻露出了喜色,向着武朝天跑了过去,这一跑,立刻引起了前面众人的目光,看见我和牛帅之后,一个个纷纷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有几个甚至解下了背后的猎枪对准了我们。

  武朝天也站直了身子,从身边地上拎起一杆猎枪对着奔跑中的武胜,只听见“嘭”的一声,武朝天竟然真的开枪了,并且击落了武胜头顶上戴着的帽子。

  武胜吓的一愣,对着武朝天大喊道:“老叔,是我啊,胜子!”

  武朝天微微皱了皱眉头,盯着武胜看了半天后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挥了挥手,让武胜跑到了他跟前,接着两个人耳语了几句,便走进了小木屋,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后,武胜从小木屋里跑了出来,走到了我们面前,笑着说道:“俺老叔让你进去,其他人再等等,老叔说想和你谈谈。”

  我一愣,就单见我一个人算几个意思?跟着武胜进了小木屋,武朝天坐在炕上,桌上放着一瓶白酒,还有几个烤过的玉米棒子,他瞄了我一眼后招了招手说道:“小子,过来坐。”

  我大踏步地坐在了炕上,面对这位传奇护林人,此时才看清楚,武朝天的脖子里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像是被什么野兽给咬出来的。

  武朝天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给我倒了杯酒后说道:“小子,喝了这杯酒,咱们再继续谈。”

  我过去也跟着李霸和王大锤子喝过酒,知道他们的脾气,你不能驳了他们的面前,能给你酒喝就说明愿意交你这个朋友,我一口将小杯子里的白酒吞了下去,身上顿时热乎乎的,武朝天微微一笑说道:“倒是个痛快人,从一个人喝酒的样子能看出他的为人。扭扭捏捏的人,我不喜欢。好了,说点正事,听说你昨天在隔壁镇子里救了人,弄死了一头黑狼?”

  我看了武胜一眼,黑狼不是我杀的,是自己毒发身亡的,武胜冲我眨了眨眼睛,我立刻会意,这兄弟为人真不错,说成是我杀的,可以在武朝天的面前给我加加分。

  “是的,我杀的。”

  我点了点头道,武朝天瞄了我一眼后问道:“那你为什么和妖怪混在一起?”

  我一顿,武胜也是一愣,不过武胜是圈子里的人,知道我不拘一格,身边总是有妖怪陪着倒是没什么大反应,我面对武朝天,低头想了片刻之后说道:“老爷子,我也不瞒你。外面那个是个厉害的妖怪,也是我朋友。我这一次来东北,也是为了带我一个妖怪兄弟回家。我是灵异圈子里混的人,东北的王大锤子就是当初我给弄死的,因为他背地里将自己变成了妖怪。我知道您多半和妖怪有过矛盾,您这伤疤估计就是妖怪给咬的。但是妖怪也有好坏之分,就和人类也有好人坏人之分一样,我身边的都是好妖怪,来找您也是为了求您带我去找狼穴,救我的兄弟。您要是不乐意,那这事情当我没说。您要是乐意的话,我欠您一个人情,轩辕家族欠您个人情。”

  我这话说的很真诚,也不和这老头整虚的。

  老头子抿了一口酒后回头看着武胜说道:“轩辕家族在你们圈子里厉害不?”

  武胜笑着说道:“太厉害了。”

  老头子点了点头,用手抹了抹自己的嘴巴说道:“给俺们附近弄几个学校,孩子们读书太不方便了,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可以给你说说狼穴的事情!”

  一听这话,我立马答应了下来,把恋心儿他们叫了进来,当场用电话给北京总部下了命令。老爷子看在眼里,等我放下电话后,他走到小木屋外的石堆里,拿出了一卷兽皮,拍掉了上面的积雪后,走回了房子里,摊开在了桌子上。

  “昨天你们一闹,这房子也松的差不多了,我就把这地图给放在了外面。这是我这几年自己手绘的大兴安岭地图,不是非常精准,但是大致的方向都是对的。”

  他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睛盯着这简易的地图,随后我一眼就看见了伊勒呼里山,我指着伊勒呼里山说道:“伊勒呼里山东边是不是有狼穴?”

  武朝天听了我的话,一愣,然后皱紧了眉头问道:“狼穴那地方可以说是整个大兴安岭最危险的地方了,你那妖怪兄弟是头狼吧。”

  我点了点头,武朝天沉思了一会后,将自己的衣服解开露出了之前我瞄到的伤疤,叹气道:“看见这伤疤了吗?就是当年一头狼妖给我留下的,当初我还年轻的时候,为了绘制这地图,摸索进了伊勒呼里山东边,那里的确有狼穴。我当时发现里面有不少身材特别巨大的野狼,也吓坏了,想往后退的时候,却看见有几个人类模样,但是只穿着兽皮的家伙从一个山洞里走了出来,我以为是野人,谁知道他们一出了山洞,立马变成了狼的样子。我也不是笨蛋,知道这是妖怪,当时想退走,结果被发现了,十来头野狼在丛林里追击了我将近一周,我最后是躲在水下的一个洞里逃过的一劫。而且还差点淹死,当时这伤疤是一头白狼在我胸口留下的,这白狼是妖怪……”

  听了武朝天的话,我心里却忽然冒出来另一个想法,如果说上古狼妖应该是黑蛋这个模样,也就是黑白两色的话,那狼皇释放妖气的时候,为什么背后是一头黑狼?

  如今听到武朝天的话,我脑子里蹦出了一个想法,狼皇其实和当年我发现的黑蛋一样,也是上古狼妖中双生狼妖的黑狼。

  之前牛帅曾经提到过,狼皇之所以离开中国,远走欧洲,是因为在战斗中被另一头狼妖打败了,那么我大胆假设,这个打败狼皇的狼妖就是白狼,它们俩同生同死,所以就算是战斗也不能死斗,狼皇才会认输离开中国。

  如今回到中国,还来了大兴安岭的狼穴,难道就是为了见白狼?之前那头被抓到的黑色巨狼死前对我说“死了”这两个字,可能它指的就是狼皇死了!

  当然这些假设现在还很混乱,而且充斥着我的脑子,我一时间无法整理出头绪。却听见恋心儿问武朝天道:“武老爷子,狼穴现在应该很安全吧?狼妖都已经死了,或者是消失了吧。”

  老头却摇了摇头,又从背后的柜子里翻出了几张照片,放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拿过来一看,是黑白照片,拍的也不清楚,可是照片里却有很多亮点,看起来像是拍照技巧问题,可是仔细一看会发现,这些亮点分明就是眼睛!狼的眼睛!

  “这是五年前,一队猎妖人拍下来的,当时他们从我这里拷贝了地图,自己摸索到了狼穴。去的时候有5个人,可是三天后回来的只有一个人,而且断了一条手臂,整个人被吓的神志不清。不过他随身携带的照相机保留了下来,这是里面的照片。其实这些照片不是黑白的,而是因为,拍到的画面只有黑白两色。”

  武朝天这话也就是在告诉我们,狼穴依然很危险,而且从五年前开始还有狼族在活动。我看着地图叹了口气说道:“老爷子我们的安全不用操心,不过我感觉您还是别去了,一方面您已经70高龄了,另一方面真要是和妖怪战斗,您也无法参与,地图我们拷贝一下,我们自己去就行了。”

  我这话说的很真心,不过武朝天却不干,一把将地图给揣在了怀里不满地说道:“怎么了?以为我老了就不中用了?告诉你,在这林子里,我比你们灵活一百倍。哼,你们不让我去,我偏要去,偏要给你们带路!”

  恋心儿和我苦笑了一下,武胜却开口问道:“老叔,外面咋这么多猎人和护林员呢?是不是有啥事情啊?”

  武老爷子将地图收起来后,回答道:“今晚上,去捉山妖魂的,你这小兔崽子好多年不回来,老家的风俗都忘了?一月要捉山妖魂,我们是靠山吃放的,不捉山妖魂,过了年就等着倒霉吧!。正好,你也过来帮帮忙。我感觉,今晚可能不顺啊!前两天隔壁村子里都发生了一些怪事,恐怕不只一头山妖出没,晚上我就怕人手不足。”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