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黑色巨狼

  巨大的黑狼安静地沉睡在铁笼之中,和地面上薄薄的积雪相映衬,显得更加突兀。

  路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的声音也越来越吵杂,恋心儿站在我身边,看见巨大的黑狼后第一反应便说道:“是黑蛋吗?”

  我却摇了摇头回答道:“黑蛋的本体是黑白两色的,自从它吞了白狼后。这头黑狼看起来还未成妖,只是身上有了淡淡的妖气,显然正在成妖的路上。这几个猎妖人本事不大,但是运气不错,这头黑狼能卖个好价钱。”

  只是,站在旅馆二楼的我,忽然看见狼妖的尾巴动了动,接着我看见它一只眼睛猛地睁开,我当机冲着街道上的人喊道:“都快逃,它醒了!”

  我的喊声太微弱了,被街道上的吵闹声给压了下去,根本就没有人理睬我。然而,就在这一刻,黑狼的双眼全都睁开,看着四周围观的行人,动了动身体,身上的锁链缠的很紧,被束缚住的黑狼一下子就露出了怒容,在铁笼内拼命挣扎,此时四周的人群才开始意识到恐慌,并且慢慢地向后退,两个猎妖人闻讯从旅馆底楼冲了出来,然而,还是晚了一步,黑狼的力量巨大,应该是麻醉药剂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此刻挣扎中将整个铁笼咬开了一个大缺口,身上的铁索一根接着一根崩断,人群大乱,反向朝着旅馆里跑,这么一来,站在旅馆门口的两个猎妖人被人群所阻无法攻击黑龙,眼看着黑狼从货车上一跃而起,跳在了地上,几个附近的猎人拿着弓弩跑出来,对着黑狼射击,可是这些弩箭连一丝一毫都伤不到黑狼,黑狼一口咬住一个猎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猎人生生吞入了腹中。

  此时的我已经从二楼一跃而下,但是面前的人群实在太纷乱,我过不去,黑狼吞了一人后,向着另一个猎人狂奔而去,这第二个猎人害怕地冲进房子里,刚想关上门,但是这木门却被黑狼的利爪给一爪子拍碎,它冲进房子内,将这猎人生生拖了出来,又吞入腹中。

  仅仅是这一转眼的时间,这黑色巨狼竟然就吃了两个大活人,狂暴的本性一览无余。我心中着急,牛帅却稳坐旅馆之内,对它来说,不帮着这黑狼杀人就算不错了,我可不指望它会帮我对付黑狼。

  阿呆落在我的背后,将我举了起来,往前一抛,我在空中的时候,就拔出破魔长剑对着这黑色巨狼狠狠劈出一剑,剑气落在黑狼身上,立刻在其身上砍出了两道深可见骨的血口。

  黑色巨狼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露出愤恨之色,拔腿想逃,我却大喝一声道:“孽畜,你跑不掉!”

  隔空一道星光砸落在其身上,这黑狼毕竟不是什么厉害妖怪,甚至都称不上是妖怪,被星光一砸,顿时呜咽一声,摔倒在了雪地之上,我赶过去的时候,它一条后腿被星光打碎,趴在地上动不了了,眼睛里却还有不屈的目光。

  我将破魔长剑收了起来,两个猎妖人此时终于赶了过来,一个拿出麻醉枪对着黑狼的脖子打了好几枪,黑狼挣扎着低吼了两声,便昏睡了过去。

  两个猎妖人走到我身边,笑着说道:“多谢兄弟出手帮忙,兄弟真是好本事,今天要不是你在,被这孽畜跑了,到时候会祸害更多人的。”

  和我说话的是个大胡子,听口音像是东北人,另一个比他年轻一点,不过眉宇间两个人倒是有几分相似,应该是兄弟关系。

  “我记得大兴安岭内大妖虽多,可是麾下妖怪都管理的不错。而且东北猎妖人那边也发布过命令,不让随便猎杀妖兽,你们这是……”

  我说的很婉转,但是表达的意思却是他们这样猎妖是不合法的,面前的大胡子笑了笑,低声说道:“兄弟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是合法的猎妖人,也是东北猎妖人协会注册过的。这黑狼是最近一段时间冒出来,在附近几个村子里祸害了不少家禽,还攻击了好几个人,我们两个是接到命令后才过来猎妖的。所以,不是我们干私活。”

  听了这话我才点了点头,正要往回走,这大胡子忽然看了看我背后的破魔长剑,立马喊道:“您是轩辕家族的家主端木森吧,艾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可算找着您了。”

  我一愣,疑惑地望着他,大胡子则热情地说道:“我们两兄弟在圈子里没啥名气,我们姓武,我叫武胜,我弟弟叫武舵。这一次来大兴安岭,也是为了要失散多年的老叔,就是武朝天,听说您见过他,没想到真给我们碰上您了。您知道俺家的老叔住哪里吗?”

  原本正愁怎么说服武朝天,却不曾想遇到了武朝天的亲戚,今天我还帮了他们来一个忙,看来是老天爷帮忙。

  将黑狼重新装上车,用灵符先镇住之后,我们围坐在一起吃饭,恋心儿问起武胜,这黑狼是哪里抓到的,武胜倒是也没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说道:“我们俩兄弟接了任务,来了这边一块后,原本以为这孽畜肯定不敢明目张胆地攻击村庄,毕竟如今大兴安岭野狼不多,狼妖更少,可是这家伙也不知道是灵智还未开化呢,还是太狂了,竟然在大半天攻击一个小村子,被两个猎人用网兜罩住之后,没能及时逃走,就在这时候我们两兄弟正好经过,给逮了个正着。它本事不大,可是脾气却是我们俩兄弟见过最爆的妖兽了。”

  这话听的我心中疑惑,狼虽然狂,但是不笨,而且狩猎一般是群体行为,就算它是个体,也不会这么盲目地进攻,我感觉,这黑狼身上怕是有什么秘密。

  所以原本今天就想带着这俩兄弟去找武朝天,听了他们俩的话后,我硬生生地压到了明天。当天夜里,我看见诸人都睡觉了,一个人溜出了房间,到了货车边上,这黑狼身上被打入了大量麻醉药,此时竟然睡眠还是不稳,尾巴不自觉地晃动,身上的灵符是用来镇妖的,比铁链要靠谱多了。我走到黑狼身边,它没什么反应,我绕到了它的身后,看见白天被我打碎的后腿,此刻已经开始慢慢再生自愈,速度不快但是效果还是有的,这就说明它的确是快成妖怪了。

  我再绕到它的面前,却看见这黑狼猛地睁开了眼睛,我心中一沉,生怕它清醒过来,正要从腰包里再拿出昏睡符,它却只是看着我,接着慢慢张开了嘴巴,下一秒,居然在我的面前口吐人言,不过说的话很简单,只是几个简单的单词。

  “放了,我,不想死……”

  这黑狼在向我求饶,我皱着眉头,走到它面前低声问道:“看来你灵智不低,居然这么聪明会求饶了,我问你一些问题,如果问的好,我或许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黑狼听了这话,明显明白了我的意思,双眼露出一片精芒,低声说道:“好……”

  我立马开口问道:“你可见到过两头厉害的狼妖?一老一少,本事很大。”

  黑狼微微一愣,眨了眨眼睛,微微顿首,我一看这里面有门路啊,接着接口问道:“那你是在哪里见到它们的?”

  黑狼停顿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伊勒呼里山,东边,狼穴中……”

  我心中激动不已,终于有了黑蛋和狼皇的下落,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片笑容,追着问道:“那它们可好?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黑狼看着我,停顿了一会儿后,开口沉声道:“死了……”

  此话一出,我整个心脏往下沉,脑子就像是被猛击了一下,正要追问黑狼,这黑狼却忽然双眼一瞪,嘴里往外溢出鲜血,然后全身开始诡异的抽搐和痉挛,吐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大片大片的黑色皮毛脱落,最后发出一声巨大的悲鸣吼叫,彻底断了气,死了!

  这一声狼嚎引来了旅馆里的人,武胜和武舵两兄弟检查了黑狼的身体后,叹息道:“好像是中了毒,可能是之前在山里吃了什么毒物,因为体质强悍所以毒素发作的比较慢,现在才死。诶,可惜了,要是活的带回总部,这任务的赏金更高。”

  只是此刻的我站在武家两兄弟的身后,想着这黑狼死前说的最后的话,它说黑蛋和狼皇死了,还是指自己要死了,我心里对于黑蛋和狼皇更加担忧起来。

  走过去拍了拍武胜的肩膀,说道:“明天一早就出发,我们去找武朝天,到时候你可要帮我个忙,我需要武朝天老爷子帮我带个路。”

  武胜微微一愣问道:“端木兄弟,你要去哪里啊?”

  我看着前方连绵的大山,沉声道:“伊勒呼里山东边,狼穴之中……”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