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凡人姜尚

  说实话,接触了这么多高人,无论是气质绝佳,白衣飘飘的司马天,还是强横霸道,力压群雄的许佛,亦或者是一身大氅,妖气无双的洛星。只要是高人,那出场方式妥妥的都很炫,而且,穿着打扮一个比一个帅气。

  可是我眼前的姜尚,先不提他身上一丝灵觉都没,光是这一见破破烂烂的工作服,头顶上的刻有某某旅行社的宽边帽子,还有脚上一双略显单薄的布鞋,都在传达给我一个信息,我眼前这个要不是我知道他是姜尚,我绝对以为是某个退休的老职工。

  将鱼放进了鱼捅之后,姜尚再次拋线,依然没有鱼饵也没有鱼钩,就是一根线垂在水里,我都怀疑刚刚这条鱼是自己蹦跶上来的,没有鱼钩它是怎么咬的?

  “您找我有事?”

  我们重新坐回了小折凳上,此时有几个看起来也是钓鱼的老头走过,还和姜尚打了个招呼,显得很热情的样子。

  “嗯?你刚刚问我是不是找你有事?哈哈,当然有事,就是想见见你。我从许佛那里听到了你的事情。他还和我抱怨你不成器,说如果不行,就灭掉你。所以,引起了我的好奇啊。”

  他将鱼竿固定在地上,叼着烟斗一边说话一边微笑。

  “您怎么会认识许佛?”

  我警惕地问道,姜尚脸上笑意更盛,轻声说道:“因为,我是救亡者的长老啊。”

  这话他说的很随意,语气里没有一丝份量,可是落在我的耳朵里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立马从小折凳上站了起来,警惕地望着面前姜尚。我的动作比较大,引起了四周钓鱼的人的围观,姜尚哈哈一笑道:“我们这边没事,我孙子以为有鱼来了,激动的不行,哈哈。”

  他解释之后,诸人才收回了目光,而我则重新坐回了小折凳上,不过却神经高度紧张,姜尚瞄了我一眼后说道:“算起来,我们救亡者五位长老,加上唐凌峰这个候补长老,六个人里有四个是被你干掉的,真是了不起啊。不过,他们这四个人,也都入不得我的眼界。威尔斯这种洋鬼子不过是当年跟着吸血鬼始祖的跟班,百里长风的仙族衰落的太厉害难登大雅之堂,林动就是一个小屁孩,唐凌峰本事太差,野心却太大。让他们成为救亡者的长老,不过只是让他们作为我和许佛的炮灰而已。不过你的表现依然可圈可点。”

  姜尚三言两语说出了四个老家伙身上的缺点,鱼线又是微微一动,他脸露笑意,正要捞起鱼竿,可是就在他的手碰到鱼竿的一刻,线却断了。

  可是他脸上却没有一丝失望,扭头看着我说道:“你的心乱了。不过也罢,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救亡者以后也不会再有新的长老,如果你能打倒我,或许,能够从许佛的手中保住小命。好了,今天已经收获了一条鱼,也该知足了。”

  他站起将渔具收好,贴着鱼桶转身欲走,我却开口问道:“我听说,你从另一个世界偷了打神鞭,你身上没有灵觉,为何能活这么久?而且没有灵觉为何能够使用打神鞭这种神器?”

  姜尚却很平静地说道:“打神鞭不同于其他神器,它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能使用它的只能是平凡人,至于我为什么能活这么久,这个理由,你以后会知道的。下一次见面,我们也许就不会这么平静了。我很期待,和你的再次相遇。”

  姜尚的侧脸露出一丝笑容,这笑容不似老人一般的暮气,而是如同年轻人一般的骄傲,他提着鱼捅于小路上行走,两边的平凡人皆与他打招呼,我目送他离开,此间诸人,唯有我知道,这个看似普通的老头,乃是大名鼎鼎的周朝姜尚。

  回到洛阳妖族,却发现牛帅已经开始整理行囊,我正疑惑牛帅这是要去哪里,他却先开口大声对我喊道:“小子,出发了,我带你们去找那头老狼和那头小狼崽,然后我直接回方诸山。我感觉很快就有大事发生,还是回方诸山呆着比较安全。”

  牛帅倒是仗义,我笑着点了点头,当天下午就从洛阳出发,根据牛帅的说法,黑蛋醒来之后,虽然身体内残留的少典血脉已经被清除,可是本身还需要进行洗礼,这就需要进入上古狼族曾经盘踞的地方,也就是在如今的大兴安岭,靠近黑龙江的地方,不过因为现在是1月份,洛阳就开始很冷了,到了大兴安岭,更是冰天雪地,环境会更加严苛。

  而且,对于当地的地势,我们也不了解,是不是还有其他上古狼妖残存,这一切都说不好。因此到了大兴安岭附近的一个私人小机场后,我们先找了当地的一个资深护林员,他在大兴安岭里生活了40多年,如今已经70岁了,名叫武朝天,在这一片的村子和护林员里,大家都尊称他一声武老爷。

  武老爷这人也算是一个传奇,作为一个普通人,从15,6岁开始就做了护林员,身上带着一杆单筒猎枪,据说他枪法很准,百步开外有飞鸟掠过他一枪就能给打下来,这还不算,护林员都有看护的范围,唯有武老爷没有,整个大兴安岭就好像是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一样。

  而且,我们找到还有一个原因,武老爷年轻的时候曾经在这附近遭遇过狼妖,这也是很多年轻护林员将他看做传奇的重要原因,他从十多头狼妖的围追堵截下成功逃了出来。

  我们见到武老爷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在木头房子里擦枪,看起来非常精神,虽然上了年纪,但是气息不弱,也不显老,肩头阳气也是很足。

  “你们就是上头安排给我要接待的人啊?”

  因为我们没有暴露身份,只是通过轩辕家族给林业部门打了个招呼,所以武老爷不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

  我点了点头,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走进了房子里,我和恋心儿先后走进房子都没事,可是牛帅一踏进房子,武老爷立马从炕上跳了下来,举起了手中的猎枪直指牛帅的脑门,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啥和这妖怪为伍?”

  我当时就吃惊了,这武朝天肯定没有灵觉,就是一个普通的护林员,但是为什么一眼就能看穿牛帅的身份,而且看样子,他一点都不怕妖怪,这份胆气也不是寻常人所有的。

  牛帅被他用枪指着,自然不爽,伸手一把捏住了武朝天的枪管,狠狠一扭,枪管顿时被扭成了“U”型,武朝天脸色一变,从腰间拔出小刀对着牛帅的腰子刺了过去,还好被我一把拦住,不然的话,真惹怒了牛帅,这老大爷肯定活不成。

  “你们不是好人,滚出我的房子,快滚!”

  这武朝天被我拦住后大呼小叫的,我正想安抚,却看见他拉了拉炕边上的一根细绳,顿时房子外面钟声大作,不一会儿便有纷乱的喊声传来,阿呆朝着外面开了一眼后说道:“来了好多人,看起来都是附近的村民和猎人,我们怎么办?”

  我眉头紧皱,就算是猎妖人看见牛帅也不会反应如此之大,就在关键时刻,牛帅猛地一抬头,张开嘴巴,发出一声大吼,声波化作音浪在整个房子里回荡,木房子顷刻间被震成了碎片,连带着外面的人也全都被震晕了过去,武朝天更是昏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们几人借着这个机会,先行撤离,在附近的一个小镇子上住了下来,想着明天我一个人去拜访武朝天,却在此时,我们住的小旅馆外面,有一阵吵闹的声音,我从窗口探头出去一望,看见是一群猎手开着一辆货车驶进了镇子里,而在货车的后面放着一个大件货物,上面铺着一层黑布。

  车子慢慢地停了下来,从车子上钻下来两个大胡子的中年男子,看着像是猎妖人,身上背着猎妖弩,进了小旅馆嚷嚷着要吃饭。

  路上,有好事的小孩跑到了货车后方,几个小屁孩将披在货物上的黑布给扯了下来,这一扯,黑布滑落后露出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铁笼,而铁笼里躺着一只漆黑的巨兽,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看见它微微晃动了一下身子,接着露出了藏在身体下的脑袋,竟然是一头巨大的黑狼!

  这巨大的黑狼,体长应该超过3米,如今只是扭曲着身子趴在笼子里,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妖气,可是却好像处于昏睡中,不过这可怕的样子却吓坏了四周的镇民,一时间街道上热闹了起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