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愿者上钩

  牛帅奇怪的反应,引起了我和恋心儿的疑惑,混混们逃出餐馆后,我才问道:“牛帅,这是怎么了?”

  它失神地坐回了椅子上,用大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轻语道:“你是否听说过,姜尚这个名字?”

  我一愣,这名字怎么可能没听过,那可是周朝的开国功臣,并且还是中国最神秘的神话封神之战中的主角,围绕着他身上的谜题太多了,当然如果说姜尚可能很多人还反应不过来,在封神之中,他名为姜子牙。

  周朝建立之后,他却没有位列仙班,更没有回到昆仑,而是选择留在了人间,受封为“太师”封地位于如今的齐鲁之地,是齐国的开创者。

  可是,从他受封之后,他的事迹就好像是断线了一般,除了之后平定了几场小叛乱,就再也没有太多的功勋,当然,他在文化方面,依然是博学强闻,而且还是齐文化的开创者。

  可是这些后世的名声,远远不及他在封神之战中所创造出来的光辉,而且,整个封神之战亦是我们灵异圈都津津乐道的话题。

  一场神明的游戏,一场圣人之间的对抗,一场奠定人教地位的大浩劫,无论用什么样的语言都无法形容,封神之战,但是有一个事实是可以肯定的,封神之战后,圣人渐渐隐退,天庭绽放夺目光芒,在其后数千年的时间里,天庭才是整个华夏灵异圈的主宰,而封神之战前,天庭虽然存在,可是却被阐截人三教稳稳地压在了下面。

  “牛帅你有话直说,这里没有外人。”

  恋心儿开口劝解道,牛帅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看了看我,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家主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回方诸山,我就很奇怪,可是遍寻之后却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不仅我家主人没有回来,我还打听到,阐教教主,截教教主两位圣人也都消失不见,可以说,这个世界是一个无圣的世界。但是,我却遇到过一些故人,昆仑十三仙,金鳌岛上的各位大能也都见过几眼。然而,其中最让我吃惊的便是姜尚。当年他也曾来我方诸山请道,虽然他是阐教门人,可是我家主人依然为他解惑,我们也算是旧识。只是在这个世界里,他似乎开创了一个姜家流派,而且不渡你们这些灵异人士,专收一些普通人,在他们的身上会有一个类似‘姜’字的标志。我曾经想要寻他问问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很可惜,寻他不到。”

  牛帅说的这些让我和恋心儿都大大吃惊,先不说姜尚的事情,光是听见这些从小出现在神话故事里的人物,忽然间变成了真实的,这感觉就非常不真实。

  “开门立派也是很正常的,为何如此在意?”

  我接着问道。

  “小子,你不懂。你是否见过阐截人三教中任何一位教徒开门立派的?没有吧,告诉你,这是有原因的。当年他们拜师之时,便有规矩,若想自立门户,便不可传三清道义,要自己另开道义。道法本源那都是三清创造的,哪里还能另开道义,所以直到今天,佛教遍地,道教却显得清心寡欲,是因为道教弟子,不兴开门立派之事,而且淡泊名利。你看见的那些所谓道门中人,却穿的花枝招展,在外面招摇撞骗,那都是骗人的。别说是这些人了,小森,你现在本事也不小,可曾想过去骗凡人,让凡人尊自己为圣?”

  听了牛帅此话,我摇了摇头,说实话,开门立派又没好处,我吃饱了撑的去弄个门派。

  “原本昆仑之上,姜尚是最散漫的弟子,当年也会死因为他散漫不羁,才会被派下界当了封神特使,引导商周大战。不过最后他却没有返回昆仑,而是甘心做了一名人间的凡人,当时我听说这事情也很震惊。没想到,如今他违背师训,开门立派,收的还是凡人,而且,还收这种品质不入流的凡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而且,二十年前,我还听说过一个传闻。”

  牛帅说到这里忽然压低了声音,这头老牛都如此小心,看来他要说的事情肯定很隐秘,牛帅轻声说道:“听说,二十年前他回了一次原来的世界,从元始天尊的混沌山上,把打神鞭给偷了出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他真的偷了打神鞭,那就是三界共犯,必须躲在这个无圣的世界里,若是出去可能就立刻会被元始天尊抓回去。当然,这是个传闻,不一定作数。”

  听了牛帅此话,我微微一怔,当然,我不是吃惊于姜尚偷东西,我是吃惊,这天下居然还真有打神鞭这玩意儿,我一直以为这就是后世瞎扯淡编出来的。

  “好了好了,今天这饭也吃不成了,我们先回妖族去吧。”

  恋心儿拍了拍手,招呼着我们往外走,出了餐厅刚穿过两条街,我就感觉到被人盯上了,恋心儿不动声色地说道:“好像还是刚刚那一伙混混,还真是不死心。我去做掉他们。”

  我却摇了摇头,让恋心儿陪着老牛回去,不让老牛发现,不然闹出人命可不得了,而我则找了个由头,转身走进了后面的小巷子里,一进巷子,前方果然有两个背着我快步前行的男人,我喊了他们一声,这俩货立马撒丫子狂奔,他们逃,我自然追,这一追便靠近了洛河旁边,在河道边上跑的时候,眼看就要追上了,却被一根竹竿给拦了下来,两个人影一溜烟,窜进了街边的人群里,消失不见了。

  我皱着眉头,扭头看了一眼旁边河堤上坐着的老人,这根杆子还是他手中的鱼竿,他戴着一顶宽边的白帽子,穿着一件印着“XXX工厂”图样的工作服,脖子上围着一条毛巾,手边放着两个捅,一个放鱼饵,另一个应该是放鱼的,可惜放鱼的桶里还是空的。

  洛河边上经常有老人钓鱼,这不是稀奇的事情,既然人没追到,我也不能怪人间老爷子,只能转身往回走,可是刚刚转身,却听见这钓鱼的老爷子背对着我开口说道:“年轻人,有空坐下来聊两句吗?”

  我一愣,听这意思,好像老爷子是故意将我拦下来的,我微微皱眉说道:“老爷子,您认识我?如果就是找个解闷的人,我这边还真没时间。”

  老爷子却忽然哈哈一笑,拍了拍身边的一个小折凳说道:“还是坐下来吧,轩辕家族的家主,就不能屈尊陪我这个糟老头子说说话吗?”

  这一次我更是愣住了,眼睛扫过这个老头的身子,没有一丝灵觉,彻彻底底的普通人,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认识我?而且还知道我的身份?

  我慢慢地走过去,满怀疑惑地落座,一扭头,看见这老头面貌普通,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看不见头发,不过鬓角都是阴司,显然年纪也不小了,他将鱼竿固定在了地上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烟斗叼在了嘴上,却不点燃,似乎是在等着我说话。

  我微微一拱手开口道:“前辈是哪门哪派的高人?见过我吗?”

  老头哈哈一笑道:“轩辕家族名满天下,你这个轩辕家族历史上最年轻的家主自然也是家喻户晓,我早些年的时候曾经也是你们灵异圈中的一员。不过后来因为一些祸事,所以灵觉被废,成了普通人,但是灵异圈中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

  我更加疑惑了,一个被废掉了灵觉的灵异人士,找我干什么?给我下委托,让我帮忙还是怎么的。此时他转过头来,笑着说道:“刚刚是我故意将你拦下来的,不为别的,只是想见一见你,见一见许佛口中所说,本该逆天之人。”

  这一刻大风吹过,我吃惊于他连逆天这样的秘密都知道,更吃惊于他还认识许佛!这一刻我明白,他来历绝对不简单!

  就在我要开口发问的时候,鱼竿上的线猛地拉直了,老头微微一笑说道:“上钩了,上钩了,哈哈!”

  他将鱼竿拿起,几分钟后,从水中捞起一条大鱼,这鱼浑身鱼鳞在阳光下泛起别样光芒,相当不凡,竟然是从洛河内钓起来的。

  我再看老头的鱼竿,顿时心里一惊,这鱼竿上竟然没有鱼钩更没有鱼饵,明明地上放着鱼饵,他却不用,还能将鱼钓起来。

  我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吃惊地喃喃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你是姜尚!”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