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个“姜”字

  居然有人对方诸山感兴趣?而且看起来还是普通人,这倒是引起了我们几个的兴趣。我贴着墙壁,听对面的动静,过了一会儿里面的归元真人说道:“大哥,我不知道什么方诸山,真的,我就是一个卖卖玉佩,走走江湖,混饭吃的!”

  归元真人上一次也是这么应付我,果然那个阴沉沉的男声说道:“这样啊,那行,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到了洛阳,我会派我的几个手下跟着你,你要是有任何方诸山的情报没告诉我,我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下次不要卖有女鬼的玉佩给我,不然的话,我保不齐下一次会找人把这玉佩给炼了。”

  这番话说完之后,隔壁包厢里的人一个个走了出来,却没想到,此时我们包厢的门被敲响了,打开一看,门口站着一个男人,阴阴沉沉的脸,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梳着一个大背头,看见我后笑着说道:“阁下下一次还是不要偷听,要是想知道谈话内柔就请直接过来听。”

  这家伙连我在偷听都知道,我扫了他一眼,他关上了门之后离开了。恋心儿问道:“还真是一个凡人,不过看他的穿着打扮,还有说话的样子,应该是个混黑社会的。”

  我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他要想进方诸山就去呗,我反正无所谓,毕竟那地方就算是开一个师的兵力进去,都是有来无回。”

  我们到达洛阳的时候,正好是元旦的那天,进了洛阳妖族,到了地下老远就听见一片歌舞的声音,还有重重的拍手声。

  几个妖将跑出来迎接洛星,我们一路往里面走,渐渐能够听见牛帅那沉重的呼吸声还有兴奋地低吼,我们进了洛阳妖族的深处,果然看见一个强壮的大汉坐在主位上,身边站着几个满脸狐媚的妖狐一族,桌上放满了个中血食,看着还挺狼藉的样子。

  我们进来之后,牛帅一转头看见了洛星,哈哈大笑道:“洛星老弟,你可回来了。我在这里一个人玩没意思,你回来后一起耍才有趣。嗯?你还带了客人回来啊?都带谁回来了?”

  牛帅大踏步地走过来,洛星往旁边一站,露出了我的身影,牛帅一愣,随后双眼充血,一拳头就对我打了过来,我赶忙往后一跃,躲过了这一拳,牛帅还想冲上来追击,却被洛星拦住了。

  “好了好了,给个面子,小森也是我请回来的客人。你们在这里打起来,我多尴尬啊。”

  洛星在中间拦着,牛帅这才停下了手,不过相当不满地坐回了椅子上,洛星挥了挥手,其他妖族都退了出去,就留下了我们几个,我尴尬地笑了笑走过去说道:“牛帅前辈,上一次的事情多有得罪,我还年轻,您别放在心上。”

  都说牛脾气倔得很,如今看来果然如此,牛帅根本不鸟我,连看都不看我,双手环抱在胸口,这家伙本来化作人形之后就是个肌肉男,加上一张赌气的嘴脸,惹人发笑。

  洛星说了半天,牛帅都没拉下脸来,最后还是恋心儿上阵,一拍牛帅的胳膊,然后甜甜地说道:“牛帅前辈乃是大人物,哪能和我们一般见识啊,是吧?别生气了,不生气的牛帅前辈最有魅力了,男人有胸襟才会吸引我们呢。”

  我原本以为恋心儿就是智商高,没想到情商也这么高,牛帅被她三言两语这么一花,还真地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你想去方诸山见黑蛋?”

  我立刻点了点头,牛帅却摇摇头说道:“别去了,黑蛋在你走后三天就醒了,不过被狼皇强行带走了,这事情断情人也不知道,你走后一天断情人也离开了方诸山。你们这些人整天斗来斗去累不累?还是和我一样,吃吃喝喝,到处玩玩才开心。”

  牛帅一把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咕咕豪饮了一口。黑蛋被狼皇带走了,这事情就难办了,狼皇一向来去无踪,要找恐怕需要等不少日子。

  就在这时候,牛帅忽然开口道:“对了,你走后我们才发现那栋小楼是空着的,我主人家不知道去哪里了。不然我也不会溜下山来,对了,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去处,总是在这个地方呆着,也怪没意思的。如果你们伺候好我了,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找到狼皇的好方法。”

  牛帅这是趁乱敲诈啊!我挑了挑眉毛,和恋心儿对视了一眼,最后只能点了点头。

  之所以洛星将牛帅留在地下的妖族地盘,在我和恋心儿戴着牛帅上街之后终于明白了,这几千年没下山来的老牛简直就是一个闯祸精啊!看见什么都要摸一摸,看见手机店,冲进去问这是什么法宝,卖多少银子。

  看见一家火锅店,他硬是不乐意说里面吃牛肉,要砸了,吓的人家店主差点报警。最让我震惊的是,要跨年了,有几个孩子在路上玩鞭炮,这货居然听见鞭炮声后怕的不行,硬是不敢走过去。我过去就听说过年兽怕鞭炮,没想到老牛也怕!

  只是这老牛熟悉了之后,倒不是一个坏妖怪,心眼很实在,一路上也给我们说了不少妖族的秘闻,比如当年狼皇之所以远走欧洲,就是因为在一起上古狼妖的家族内斗之中,他输给了另一头狼妖,结果一怒之下离开了中国,等它再回来的时候,上古狼妖都快绝种了。

  玩了半天,原本想找个馆子吃饭,让我意外的是,在这个馆子里居然看见了之前列车上见到的那个男子,他也看见了我们,我们互相没有表露出什么,大家分坐在两边的桌子上。

  不过归元真人也看见了我们,他虽然没有前世记忆,但是他身上的玉佩里女鬼可是认识牛帅的,此刻玉佩悄悄地飘起来,落在那个身穿皮夹克的男子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话,这男人立刻就看向了我们确切点说是看向了牛帅。

  几分钟后,他缓缓站起身来,坐在了牛帅身边,笑着说道:“兄台可是从方诸山上下来的?”

  牛帅瞟了他一眼,瓮声瓮气地说道:“是啊,你有什么事情?”

  这男人的笑容更盛了,抓住了牛帅的肩膀说道:“兄台能否带个路,小弟我很想进方诸山,去瞻仰一下圣人之风。只要兄台能为我带路,要多少钱都没问题!”

  牛帅则将他的手甩开了,冷冰冰地回答道:“你被随便抓我的手,还有,方诸山不欢迎凡人。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牛帅的脾气就是如此,我和恋心儿苦笑了一下,不过这男人似乎不乐意了,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喝道:“兄台这话未免太过分了,还真以为我好欺负不成?”

  我和恋心儿此时立马紧张了起来,当然不是怕牛帅会输,而是害怕牛帅一冲动,将这点人都给杀了,那这事情可就闹大了。此时隔壁几桌上几十个打手全都围了过来,一个打手还特意去将餐馆大门给关了起来,餐馆老板和伙计全都吓的不行,也不敢报警,都趴在柜台后面。

  牛帅斜瞄了这男人一眼,又看了看后面这点打手,轻蔑地一笑,微微一跺脚,整个地面立马颤了三颤,这群打手连带着这个男人全都没站稳,摔倒在地。

  我和恋心儿一时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后,从背后猛地掏出一把西瓜刀,冲着牛帅的头就砍了下去,结果西瓜刀在碰到了牛帅头的时候,立刻崩断,吓的这男人脸色顿时苍白一片,牛帅被砍了虽然没事,不过肯定不爽,一把将这个男人给举了起来,我正想劝牛帅息事宁人之时,却看见牛帅的脸色微微一变,撕开了这男人的衣服,露出了这男人胸口上的一个标记,看起来像是一个汉字,但是这个汉字不是简单的纹身,我一眼看去也觉得脑子一震,不过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这个汉字我没见过,但是有一点像是一个“姜”字,可是和汉字里的姜字不同,牛帅此时严肃地问道:“你这个标志哪里来的?”

  这男人直愣愣地说道:“这是我师傅赐给我的标志,他说我没有灵觉,不过只要去了方诸山就能够有一番造化,成就伟业!”

  牛帅接着问道:“你师傅是谁?”

  这男人干咽了一口口水,估计是被牛帅的气场给吓住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师傅自号‘上清子’他来去无踪,我很多年没见过他了,大哥,我刚刚无意冒犯,你把我放下来吧。我就是想去方诸山而已,没别的意思,刚刚的事情真是对不住。”

  牛帅将他一甩,扔在了地上,他立马带着人冲出了餐馆,而我则奇怪地看着牛帅,此时的牛帅有一些发愣,脸上是一种说不出的表情。

  “怎么了?牛帅。”

  我问道,牛帅却轻声说道:“好像,是我们的一个故人回来了,这个字,是他过去给自己信徒的标志。但是,他应该在完成当年的大任之后,老死齐国了才对,而且,他没有得成正果,是不可能活到现在的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