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荒唐落幕

  平等王和洛星,一鬼一妖的联手,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洛星的近距离猛攻,加上平等王使用的各种神乎其技的鬼术,几乎在战斗一开始就将梵天给淹没了,我拉着林慧站在角落里,虽然余波还不至于能够伤到我们,但是这威力的确太强了,原本就已经被打成废墟模样的宫殿,此刻更是雪上加霜,不出数秒钟,已经在猛攻下化作了一片焦土。

  一阵狂轰滥炸之后,洛星和平等王落在了地上,硝烟散尽,我看见梵天站在原地,四周的绿色光芒已经被撕扯成了碎片,但是他却没有受伤。

  梵天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对面的洛星,哈哈大笑道:“看见了吗?这就是血脉结合的力量!端木森,过去我很羡慕你拥有这么强大的血脉,如今我也拥有了,哈哈!什么妖族头领,什么十殿阎罗,在我面前完全不够看的!哈哈!”

  我不得不说那句老话,不作死就不会死,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得意的太早了,诶。”

  洛星活动了一下手臂,喘了几口气后说道:“看来,要拿出全部实力了。”

  平等王的老脸上露出一丝冷漠的笑容说道:“你破了他的防,我将他和他身体内的血脉,彻底烧成灰烬。”

  梵天听着他们俩的对话,顿时笑的更加疯狂了,双手在面前一抹,绿色的光芒慢慢地凝聚了起来,而我站在林慧身前,轻声说道:“林慧,你还是把头抬起来吧,看一看你第一个爱的男人最后一眼,因为几分钟后,他将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林慧没有说话,而我则大声对梵天喊道:“梵天,在这一出大戏里,你有两点搞错了!”

  梵天扭头看着我,露出了轻蔑的表情,我没有动怒,微微一笑说道:“第一,你不应该利用完林慧之后还想杀她,她可以成为你最后一张保命牌。第二,你不该挑衅了洛星之后再挑衅平等王。你以为你稳操胜券,不过你有一点疏忽了,你身体内女娲的血脉太弱了,原本林慧身体内女娲的血脉就很弱,再到了你的身体内,经过鬼族血脉的融合,你觉得能剩下多少?所以,好好看一眼天空吧,因为,你再也看不见了。”

  梵天皱着眉头,就在此时,他面前的洛星再一次爆发出了惊人的妖气,百分之百妖气大爆发,洛星头部开始变成烛龙的模样,不仅如此,而且双眼内开始露出烛龙般凶残的目光,因为妖气爆发的太过剧烈,所以周遭的地板,石壁全部夺被震碎了。

  “妖神之怒,你承受不起!”

  洛星一声低吼,整个人“嗖”的一声冲到了梵天面前,双爪齐出,狠狠地插入了梵天面前绿色的光幕之内,接着猛地一撕,整个绿色光幕很轻易地就被撕成了两半,这让梵天脸色大变,往后快速后退,可是他的速度哪里能和洛星相比,刚退了几步,就被洛星追上了,洛星再一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右爪狠狠一捅,刺穿了洛星的胸口,将他的心脏给捅了一个透心凉!

  可是因为梵天身体内还有女娲的血脉,所以根本就动不了,他的身体渐渐变成黑气,正准备逃遁的时候,平等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双手一挥,结印完成,我在平等王的背后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影子,不是很明显,也不是十殿阎罗的样子,看着很模糊,可是这个黑色的影子给我一种非常强大的冲击力。

  “鬼道,众生道,皆在我手中旋转,你使用鬼典之内所记载的阵法,自以为万无一失,今日,我让你身体内血脉逆行,燃烧致死!”

  平等王的手放在了梵天的头顶上,他背后的黑影也同样放在了梵天的头顶上,动作一致,片刻之后梵天身体内出现两种光芒,一种是黑色的光芒,代表的是他身体内鬼族的血脉。另一种是绿色的光芒,代表的是他刚刚得到的女娲血脉。女娲血脉明显因为数量稀少而光芒很弱,不过此刻,两种血脉都好似沸腾了一般,开始不断地膨胀,在膨胀到了极限之时,两股血脉同时猛地一收,接着我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两股血脉同时爆裂,我定睛望去,面前已经没有了梵天的踪影,而他身体内的两股血脉也同时消散在了空气里。

  梵天,彻底死了,其实他的死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是死的这么快,这么干脆,却也在我的预料之外,梵天是一个韬光养晦之人,之前隐忍了这么久,布置了这么庞大的计划,难道就这么死了吗?我甚至有一种,这是一个玩笑的感觉。

  不过,现实摆在我的面前,灭掉梵天之后,酆都鬼城暂时由平等王接手,洛星带着林慧和我离开了酆都鬼城,只是走出幽暗山洞的时候,在山洞口,林慧忽然拉住了我,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当初梵天和我的短消息里发了一些什么?”

  我一愣,洛星也是,我点了点头,林慧低下了头,在风中轻轻诉说道:“他告诉我,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有一个很要好的兄弟,叫做罗焱。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偷地里的玉米,一起掏邻居家的鸡窝,那时候他叫二狗子不叫梵天。后来,因为鬼帝的缘故,他被逼无奈变回了梵天,成了鬼族的梵天公子,但是他一天都没有快乐过。之后,他在那个世界里死在了罗焱的手上。很多年过去了,如今他在这个世界里回忆起那个世界的事情,但是却发现,还是和过去一样,没有变化,他依然是鬼帝的一枚棋子。于是他想和我联手,让我帮他,如果我们的血脉结合成功了,变的天下无敌了,他就会带我过平静的日子。但是如果血脉结合之后依然不能天下无敌,他会选择死去,因为那样的话,他能从这个纷乱可怕的灵异圈解脱出来。只是,我没想到他最后会对我下手,但是刚刚我回想起来,忽然发觉,也许他是想激怒洛星,也许他是故意挑衅你们,因为他发现血脉结合之后依然不是天下无敌。就像他说告诉我的那样,他会选择死去……”

  林慧说完这些之后,低下头再也没说过话,洛星带着她先一步离开了古刹。

  而我,在返回成都的路上一直在想,梵天是故意求死还是因为太骄傲狂躁,这个男人虽然死了,可是却留给我太多的思索。

  返回成都之后,十四个姑娘都顺利回家了,超自然案件调查组已经为她们消除了当时的记忆,在休整了几天之后,洛星来找我,他要带着林慧回洛阳去了,也就是告诉我,如果要找牛帅,现在就要启程。

  这一次上路,我只带了阿呆和恋心儿,其他人全都被我赶回了北京。在回去的火车上,林慧一直在摆弄手机,我瞄了一眼,她原来在看过去和梵天发的消息。

  我将目光收了回来,此时,却听见隔壁包厢里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大家都知道,火车的隔板要是不好的话,说话那都是听的见的,另一个房间的人似乎在吵架。

  只听见一个男人说道:“今天骗的那个人钱太少了,明天继续吓唬人,你扮的凶神恶煞一点,不然的话,怎么吓的住人啊?”

  这男人的声音我听着有一点耳熟,此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说道:“归元啊,我们要行骗到什么时候?实在不行,我们去抢银行吧,那来钱多快啊,而且我希望我们找个地方隐居,就像当初在方诸山的时候一样,你吹笛子我唱歌,多美好啊。”

  一听归元这名字,我顿时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当时卖给我们玉佩的那个归元真人,还有这个女人肯定就是玉佩里的那个女鬼,后来趁乱逃走的。

  只是他们来洛阳干什么?而且听起来好像两个人还在靠吓唬人骗钱,正说话呢,隔壁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我听见隔壁包厢内一阵“叮叮哐哐”的敲打声,还有归元真人的哀嚎和惨叫,我皱了皱眉头,打开包厢门往外看了一眼,隔壁包厢门口站满了人,一个个手上都拿着钢管之类的武器,似乎是混混流氓。

  此时我听见归元真人哭哭啼啼地喊道:“老大,我不是故意骗你的。这玉佩它自己会飞回来,我也没办法啊。这样吧,老大您再将玉佩带回去,别打我。我就是混口饭吃啊!”

  不过这时候,我却听见对面传来一个阴沉沉的男声,开口说道:“我听说你去过传说中的方诸山,这地方是真的存在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