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好一出大戏

  网络上有一句话叫做,脑残是死不足惜的!

  过去我总以为这是扯淡,如今一看,不得不说一句,林慧我真不想救,我们这些旁观者都知道梵天在利用林慧,可是这女人到了现在,还没醒悟。

  让我最恨的是,老蛇的死都没让这个笨女人清醒过来,而当此时梵天的指尖有鬼气环绕的时候,林慧似乎才刚刚明白,自己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梵天在利用了她之后,终于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不过,我不想救,还是有别人来救的,就在梵天准备动手杀林慧之际,一道黑影从我身边穿过,抓住地上的林慧,往后一拉,梵天手中的鬼气落地,一刹那间,竟然在地上打出了一个深达书迷的坑!

  这威力,和之前的他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洛星抱着林慧落在了废弃的宫殿角落里,洛星现在的状况也不是非常好,虽然身上没有伤,不过看起来有些疲惫,身上的妖气也没有之前见到的时候那么充沛,可是眼中的战意依然没有消失。

  林慧扭头看着梵天,非常失落地说道:“你为什么要杀我,难道你从来没爱过我吗?”

  听了这话,我用右手拍着自己的脑门,这就是总看苦情剧的后果!平等王也走了进来,和洛星的疲惫相比,平等王倒是身上带了几处伤,可是整个人还很精神,而且面带微笑,似乎对刚刚的战斗非常满意的样子。

  走进来后平等王看了梵天一眼,笑着说道:“我不会和你为敌,我中立,接下来我只是看戏而已。”

  梵天将脸转向林慧,冷漠地说道:“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爱上我了,而同时我也清楚,我一定能骗的了你!”

  此话一出,林慧整个人瞬间呆滞,梵天继续说道:“其实从头到尾这都是我的计划,我父皇曾经是鬼族的大将,当然他的野心很大,可是他的血脉比我差很多。因此我将来能成大事的是我而不是他,这个计划需要几个角色,第一,便是你林慧。你身具女娲血脉,女娲血脉不仅能让我长生不死,而且还能激发我血脉的活性,同时加持我释放的法术,简直就是让人最梦寐以求的辅助血脉,当然为了要引你上钩,我不得不装扮成是大学新生,并且在了解了你是被超级大妖养大,无父无母,从小被人当成是怪胎的事情后,我利用了这一点。告诉你我叫梵天,我是鬼族,引起你和我之间的惺惺相惜。不过也是因为老蛇的帮忙,它从小不让你接触外面的世界太多,以至于你产生了叛逆情绪,你玩滑板,化浓妆,还故意在各种夜店混迹。这都说明,你内心的不安,而我就利用了这一点,让你死心塌地地爱上我,再给你勾画出一个美好的未来,一个平静安宁的生活,于是,你就成了我的人!”

  林慧怔怔地听着梵天的话,没有吭声。

  接着梵天看向了洛星,说道:“第二个角色就是你,洛星,当然老蛇也是,你们两位大妖当年是一起闯荡灵异圈的五兄弟,这事情我调查过,你们虽然最近几十年没有见过,但是感情非常好。而且,你们是妖怪,妖怪无论是什么种类,骨子里都有一股狂野的气息。而你洛星,因为本命妖型是烛龙,所以更加狂妄。只是我没想到你在另一个世界会是林慧的师傅,不过正好,你因此而拉来了端木森,一起到了成都。夜店内,我故意安排了小混混和两个学生去调戏林慧,引出了躲在暗中的老蛇,也让老蛇和你这个老兄弟再一次见面。平时你是高高在上的洛阳妖族族长,而老蛇则是装扮成人类的蛇妖,看起来一个沉稳一个安分,可是当你们聚首之后,一定会引发心中当年的豪气,而这个豪气就是战斗的导火索。我安排我父亲在你们面前故意挑衅,就是为了在你们的心里种下愤怒的种子。方便之后大战开始,你们的注意力不会放在我这个无名小卒身上,不过很显然,我的分析很正确。”

  洛星脸色一片冰冷,挥了挥手利爪,妖气冲向梵天,却在还没接近梵天的时候,就被梵天身体外的绿色光芒给挡住了。

  梵天笑着说道:“别着急,等一下还有的打。接下来第三个角色便是平等王大人,是我让我父亲去邀请您来酆都鬼城的,因为我需要一个能够抗衡两位超级大妖的存在。而这个人就是您,当然,您会不会出手,我说不准,但是当端木森来到酆都鬼城之后,我心里明白,您一定会出手。因为上一次许佛大闹阿鼻地狱之后,您一直非常不满,怨恨端木森,所以您见到端木森后,一定会下手杀他。只是可惜,我没想到端木森本事如今这么厉害,您都没能杀了他。不过还是引发了您和洛星他们的冲突,一切还算是在我的计划之中。”

  平等王对于梵天的话倒是没什么感触,脸上的笑容始终没变,不过这个老家伙人力人外从来都不一样,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最后,梵天看向了我,笑着说道:“最后是你,端木森。这一次的事件居然会引动你,我其实没有准备。可以说,本来我的计划里是没有你的,不过你既然来了,那么计划也会改变,我找了十八个普通人类姑娘,将她们抓到了鬼城中,其实不是为了开启法阵,而是为了引发你内心中潜藏的正义感。因为,在这场大戏里,主角们只有你和林慧是人类,这些姑娘的死,不会引起洛星或者是平等王的注意,但是你一定会去救人。你要救人,就肯定不会在酆都鬼城内久留,不过为了不引起你的怀疑,我连续和你交手了两次,而且全部以失败告终。当然第二次交手,是逼不得已,因为我要去追回林慧,而且我当时也出了全力,可惜,你比过去厉害多了,我和我的父皇都不是你的对手。然而,你依然离开了酆都鬼城,没有追击我,给了我充足的时间布置法阵。也因为你一贯的谨慎小心,所以你让我带走了林慧,想跟在我后面看看发生了什么。只是可惜,就是因为这样,我的计划成功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大笑起来,声音传遍整个酆都鬼城,喊道:“洛星在和平等王交战,老蛇死了,其他人类都离开了酆都鬼城,你被我父皇拖住了,我有了足够的时间完成血脉的传承。如今,我是第一个拥有女娲血脉的鬼族。这血脉真是太棒了,生生不息,防御惊人,而且我施展出来的法术竟然强大了数倍。我从未想过,天下会有这么强悍的血脉之力。但是,我得到了它。所以,我才是最后的赢家,你们不过都是在我的剧本上行走罢了。”

  这一刻,没有一个人说话,这一次所有人都被梵天当成了枪使,当然,这一次他也得罪了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妖族的头领,阴间的阎罗王,还有我这个超级家族的家主。

  他会在此时公布原委,并且大肆地嘲讽我们一番,我想是因为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有绝对的信心,即便我们所有人一起上,都打不败他。

  当然,这样的信心很好,可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平等王叹了口气对着洛星说道:“烛龙,虽然和你打架让我老人家很畅快,不过这种被人安排好了的打架,我很不喜欢。所以,这个梵天,还是先灭掉吧。”

  洛星点了点头,从林慧背后走了出来,舒展了一下筋骨之后,妖气再次爆发,高声说道:“端木森,请保护一下林慧,虽然她在这一世做了很多错事,不过她毕竟是我的徒弟,我之后会让她向你赔罪,但是现在,我不希望我们战斗的余波伤害了她。”

  梵天听到他们俩的话后哈哈大笑道:“你们还以为能打败我?真是可笑,你们连我面前的绿色光幕都打不碎!”

  然而,他话音才落,洛星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拳打在了绿色的光幕上,我看见绿色的光芒微微一顿,接着洛星的手一转,绿色光幕就好像是绿纱布一般,被他硬生生撕下了一大块!

  洛星将手上的绿光捏爆之后,冷冷地说道:“你刚刚说的话我没听清,请再说一遍。”

  梵天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调整了回来,双臂交叉,鬼气缓缓在他身后凝聚,凝聚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刚刚凝聚成一个圆球状,就看见平等王伸出手来猛地一挥,一阵强风落在了鬼气之上,鬼气刹那间消散。

  梵天脸色大变,看着平等王,而平等王却说道:“我在阴间这么多年,鬼典我都倒背如流,你用这种鬼术对付我?找死吧。”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