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梵天败阵

  我走到房子的外面,拍了拍洛星和老蛇的肩膀,两个大妖同时看向了我。

  我笑着说道:“两位前辈,今天是我惹来的麻烦,和你们无关,我自己会解决的。只不过地下的这群姑娘里没有林慧。或许她藏在这酆都鬼城中别的地方。”

  洛星和老蛇同时一愣,洛星开口说道:“今天鬼帝重兵压下来,没有我们,你可扛不住。”

  我摇了摇头,往前走了几步,站在漫天鬼气之下,看着空中飘浮着密密麻麻的鬼兵们,冷风吹过我的脸颊和发梢,慢慢仰起头,看着梵天说道:“今日两边大战,谁胜谁负都很难料。你们在搞什么花招我也还没弄清楚。不过这房子里的活人我都要带走,如果你阻拦我的话,我自然会还击。如果鬼帝动手的话,我背后的两位大妖也会动手。当然,我这里还有另一个提议。”

  四周一片肃穆,只听见我的声音在西城区内回荡。梵天落在了地上,和我之间隔着一条长街的距离,问道:“什么提议?”

  我从背后拔出了破魔长剑,这一个举动引来了满天厉鬼的警戒,也让对面的梵天脸色微微一变,双眼凝重地看着我。

  “我的提议很简单,我们一对一,在你的鬼兵面前,也在我的人面前,公平的比武。如果我败了,自然会带人退出酆都鬼城。如果你败了,这里面的姑娘,我都要带出酆都鬼城。”

  我说完之后先看了看梵天,又看了看空中的鬼帝,这一对鬼父子脸上都没有太多的表情。

  “我要是不答应呢?”

  梵天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听了这话,我却笑了,手腕抖了个剑花,说道:“你可以不答应,这也没问题,不过如果引的两位大妖出手,我相信你们父子可不一定能招架的住。亦或者是因为你梵天不敢和我交手,怕了我吗?”

  梵天冷哼一声,扭头看着鬼帝,鬼帝微微点了点头,梵天这才说道:“先说一句,两年之中,成长的不仅仅只有你。我乃是鬼帝之子,我能够接触到的机缘可不会比你少。”

  我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提着破魔长剑向着左边走,梵天手一翻,手心里多了一个白色的头骨,不过这头骨内有一些紫色的气息转动,看起来很是不凡。

  他向着右边走,最后我们两个人站定在了长剑的正中间,梵天先出手,将手上的头骨往空中一抛,接着在头骨悬在空中的时候,他伸手一点头骨,头骨猛地在空中停住了,嘴巴张开,从其嘴里喷出了一些深紫色的气流,缓缓地在地上流淌,向着我的脚边滚动而来,我看见紫色气流所过之处,地面都变成了紫色的粉末,两边的房子更是如此,这紫色的气流有几分像鬼气,但是却比鬼气霸道多了。

  我又往后退了几步,此时梵天高声嘲笑道:“端木森,你只会退吗?刚刚不是你提出要和我一对一的吗?难道真的出手了,就没本事了吗?”

  梵天的话,引起了满天厉鬼的大笑,我却不为所动,右手按在地上,手心里五重天机眼的力量猛地一爆,接着地面被炸出一个大坑,紫色的气流缓缓地流进了这地面上的大坑内,大坑四周的边缘很快开始变成紫色的粉末,不过暂时对我构不成威胁。

  “紫烟,起!”

  正在我准备绕过这个大坑攻击梵天的时候,梵天手指一竖,大坑里的紫色气流缓缓飘了起来,在空中化作一个美丽少女的模样,向着我飘来,在冲到我面前的一刻,被我右手上的圣洁之光挡了回去,我看见紫色的气流在白光之中慌张地后退,这才微微一笑说道:“我以为这些紫烟是法宝,原来不过是一头有一些特殊本事的女鬼。既然是女鬼,那可难不倒我!”

  紫色的气流在空中乱窜,我往前走了几步,从腰间拿出流火葫芦,葫芦盖一开,顿时吸力大增,这紫色的女鬼所化的女鬼,被我从空中拉了下来,虽然它极力挣扎,可是流火葫芦对于鬼魂的吸力可不是一点点的大,而且我压根就没打算封了它,等紫色的女鬼落下来的一刻,我猛地抬起手,手心里白光一闪,对着这个女鬼猛地爆开,这是圣洁之光凝聚之后炸开的效果,同一时间对厉鬼的伤害会比持续的照射强上数倍。

  紫色的女鬼惨叫一声,身上紫气散开,对面的梵天脸色铁青,打了个法决想要将紫气给收回去,可是他法决还没打完,我右手白光是收回来,手诀一变,残存的紫气刚刚飘到空中,就看见我一根手指点出,直接以肉身点在了紫气之上,嘴里爆喝到:“天机眼轮转,毁灭!”

  手指尖有五色极光猛地一旋,紫气内女鬼发出一声哀嚎,眨眼间燃烧起来,梵天脸露吃惊之色,看着紫色的女鬼在火中消失了!

  我将流火葫芦收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一脚踩在紫色女鬼被烧毁之后的灰烬之上,笑着说道:“梵天公子,还有什么法术吗?”

  初次交锋,梵天败阵,这一幕让在场的厉鬼全都闭上了嘴巴,鸦雀无声,鬼帝的脸色倒是比较平静,不过望着我的眼睛里却有几分异样的光芒。

  我见梵天不语,索性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距离他20多步开外的地方,然后说道:“我拥有一部分罗焱的回忆,对于他而言,你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我相信他对于你而言也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吧。在你还在人间,还是二狗子身份的时候,罗焱是你唯一的朋友,而你是他第一个哥们,没错吧?罗家村里那个悲惨的二狗子!”

  我这话让梵天双眼猛地一睁,双手上鬼气环绕,猛地打了出来,两道鬼气化作两个狰狞的鬼脸一边咆哮一边向着我冲了过来,同时梵天自己也对我吼道:“罗焱和我是敌人,上个世界里他最后灭掉了我,这个世界里,他不存在了。我只是梵天,不是二狗子!”

  当一个人越想辩解一件事情的时候,就说明他对这件事情越在乎。两个鬼脸向着我冲来,还没到我面前,就已经被白光扫成了黑烟,我从黑烟中走出来,看着对面的梵天说道:“当然,我也知道这个世界里没有罗焱,我也不是罗焱。所以罗焱曾经对你手下留情,但是我不会。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以为我会放过你的话,那你就想错了。”

  左手猛地抬起,手掌内黑白双鱼游出,我眼神渐渐冷了下来,二十步的距离,我狂奔起来,黑白双鱼在空中穿行,对面的梵天猛然间惊醒,双掌按在了地面上,狠狠一转,接着他的背后有剧烈的鬼气喷涌而出,冲上了天空,接着这写黑色的鬼气在空中渐渐地化作一条黑色的巨龙,这黑色的巨龙双眼血红,身子在黑气里穿行,最后直冲我飞来,而我同样没有后退,身子在空中猛地一跃,左手一指黑色巨龙吼道:“黑鱼,吞了它!”

  黑鱼猛地蹿了出去,裂开了巨大的嘴巴,和黑色的巨龙缠斗在了一起,不过黑鱼乃是道法本源的体现,怎么回事这种鬼气所化的巨龙能比?

  不出十秒,黑鱼就彻底将整条黑色巨龙给吞了下去,而我同样没有停下脚步,这十来秒内,我早就已经冲到了梵天的面前,我双眼紧紧地盯着梵天,背后星图快速打开,一颗颗星辰在空中飞旋,喝道:“你还记得阴阳双鱼图吗?你还记得星图吗?你一定不会忘记,因为当年罗焱灭掉你的时候,这些是你最后看见的场景。梵天,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你都走上了一条可悲的道路!”

  我是故意这么说的,利用了梵天上一世对罗焱的恐惧,和他对这些回忆的抵抗心里,梵天果然因为我的只言片语而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根本没有抵抗,只是捂着脸往后退。

  我一拳抽在了他的肚子上,将他给打飞了出去,他刚刚落地,才清醒过来正想反击,我却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手中的破魔长剑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输了。”

  我没有下杀手,因为鬼帝还在,如果真的将鬼帝和这数千鬼兵惹怒了,很可能造成我意想不到的可怕暴动,所以这一剑我很想刺下去,可是却还是没有动手。

  这一刻,胜负已分,梵天躺在地上,看着天空中的厉鬼们,我则高声说道:“还请放人!”

  鬼帝却冷冷地扫了我一眼后说道:“我有答应你吗?”

  这句话的意思太明确了,鬼帝这是明着耍无赖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