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零五章 直肠子

  听见找到了林慧的消息,洛星手一甩,将这个小警员给扔了出去。然后我们火急火燎地冲出了门,坐上警车后,一路闯红灯,到了疑似林慧居住的地方。

  在成都温江区的一个廉租房群门口,我看见了大片的警车,现场也已经被包围和封锁了。我们下了车之后,洛星再次激动地冲进了封锁区,拐了三个弯儿后,上了一栋独栋小楼的三楼,却看见整个三楼的楼房内什么人都没有,感觉就像是空着的。

  我们进了门后,房间内比较昏暗,摆设也比较乱,有一些破衣服还丢在地上,环境相当糟糕。我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看来好像是没人了,应该是逃走了。”

  洛星在房子里走了一圈之后,猛地冲出了房门,接着走到拐角的阴暗处,身子一闪破窗而出,冲上了天空,我拦都拦不住,这光天化日的,肯定被不少无知群众看见了!

  我摸了摸脑袋,走下了楼,汪清泉呆呆地看着我,然后指了指天空低声说道:“端木兄弟,我刚刚好像看见有个黑影从里面飞出去了,好像就是你那位叫洛星的朋友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你看错了,幻觉了吧。”

  他此时眼珠一转,立刻拍了拍脑袋说道:“幻觉,幻觉,最近肯定是睡的不好,天下哪里有人会飞呢?哈哈,里面好像没人,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那我们接着调查,对了,你们怎么也要找这个林慧?当然,这算是我多嘴问一声,难道这个林慧很有来头?”

  我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凑着他的耳朵说道:“因为林慧是妖族出来的。”

  汪清泉一愣,看眼神是不太相信我的话,不过还是笑了笑,没有再多话。回了重案组后,我实在是不愿意参加这没什么质量的案情研讨会,就走到大门口的小卖部,买了瓶热饮。却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缓缓走了过来,穿着警服,一边走一边在揉自己的脖颈。

  我倒是微微惊讶,这不就是刚刚在茶话会上多嘴的小警员吗?此时他不在案情研讨会上,怎么也跑出来买东西?

  他走到小卖部门口,抬起头也看见了我,同样是一愣,冲我点了点头问老板要了包烟,随后蹲在小卖部门口抽了起来,还抽出一根发给我,被我拒绝之后,也不多话。

  我一边喝热饮一边凑过去,笑着问道:“你叫什么?怎么没在里面参加案情研讨会?”

  他一愣,吐了个烟圈出来,开口说道:“有什么好参加的,都是扯淡。我前阵子给汪组长交了一份疑点整理报告,他说看一看,结果到现在都没给我回音。前几次的案情研讨会上,他都没提过我看出来的疑点,感觉似乎就是想抓这个林慧。哦,我又多话了。”

  有些人就和这个小警员一样,是直肠子,什么话都藏不住,我微微一笑说道:“哦,你说的挺有道理,不过警队里的水也很深,你说来我听听,要是真有疑点,我帮你查。”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眉头微微一皱说道:“真的?那也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飞,今年24岁,刚刚调进重案组半年,这里面的气氛真是不好。汪清泉背地里和好几个黑恶势力有染,不然他能开的起路虎?好了,我扯远了。这个案子,首先是酒吧内拍到的照片。你之前也看过,很清晰吧,可我们都是年轻人,也都进过酒吧,要在酒吧内牌照,你必须开闪光灯,而且根本就没装什么摄像头。但是这照片就和对焦好了的一般,这还不算。再说凶器,我检查过尸体,尸体的致命伤的确是喉咙上的刺伤,可是我在尸体上其他地方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伤口,就好像是被动物的利爪给抓伤的。难道还有人带着狗或者是猫进酒吧玩?最后,也是让里面这群人认定是林慧杀人,就是因为林慧失踪了。我见过那个宿管阿姨,当时林慧在酒吧被拍到的时间是晚上10点多,而我当时在成都大学其他的女学生那里了解到,学校在晚上10点就锁门了,宿管阿姨一般在10点半就睡着了。难道林慧能够半个小时从成都这头跑回大学宿舍?在没有车,满手是血的情况下还有司机敢载她?最可疑的一点是,林慧杀了人,两个她当时的同伴都指认是她干的。可是酒吧都是有看场子的人的,出了这种意外,没人出来管管?”

  不得不说这个王飞还是很有脑子的,分析出来的这几点,都很到位,而且最让我感觉了不起的还是他能够顶着上头的重压,依然坚持在调查这个案子。

  “你将疑点交给过汪清泉?确定吗”

  我开口问道。王飞郑重地点了点头,此时我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他一惊,嘴上的香烟掉在了地上,疑惑地看着我。

  “走,我们找你们的汪组长聊聊天去,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看一看死者的尸体。带我去你们的法医鉴定科。”

  王飞也被我突然的举动给怔住了,愣愣地点了点头,在前面开路。

  进了法医鉴定科,里面两个穿着白大褂地正在聊天,见到有人进来了,都慌慌张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看了看他们有些紧张的脸,心里多少有一些疑惑,开口说道:“我是端木森,这一次是上头派来调查林慧那起案子的,我要看一看两具尸体。”

  两个法医全都是一惊,一个戴眼镜的法医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个,尸体都运走了。今天上午家属来认领的。根据规定,这案子已经发生三天了,家属又来闹,所以我们没办法,只能将尸体还给了他们。”

  我眉头紧皱,背后的王飞此时却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你骗人,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还看见你们在摆弄那两具尸体,怎么会上午被人领走了?而且今天一天都没有家属来过警局,这两个小混混根本就不是本地人,哪里会有家属来?”

  王飞这拆台子的功夫可真是一流,我冷冷一笑,走到法医的面前低声说道:“想要保住饭碗,最好听我的,我要看一看尸体,抬出来。”

  两个法医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个这才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内室,没一会,两具尸体就被推了出来,上面蒙着蓝色的尸袋。

  我拉开尸袋的拉链,腐烂的气味扑鼻而来,我倒是习惯了,两个法医也没事,但是王飞却一扭头,对着垃圾桶吐了起来,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来看过尸体吗?哦,你没戴口罩吧,诶,自己去拿个口罩。”

  王飞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我则继续观察尸体,两具尸体的致命伤的确是在喉部,这和王飞说的一点都没错,接着我看见两个人的手腕以及小腿部分,都有利爪抓过的痕迹,而且被抓过的地方,腐烂的更加严重,外部组织已经开始变黑。而且,我还在另一具尸体上,发现了一个咬痕,这个咬痕很深,并且将这个尸体的手腕骨给咬碎了,我用手术刀划开了他的手腕骨皮肤,从里面挑出了一些碎骨头。

  好几片都是白色的,应该是人骨,可是有一个三角形的骨头碎片却是泛黄的,而且骨质比较松,我将这枚黄色的骨头拿在手里端详了一阵后,眉头微微一皱。

  此时外面传来急急忙忙的脚步声,我还以为是王飞回来了,不过进来的却是汪清泉组长,一看见我他立刻笑着说道:“哎呦,怎么好意思劳您大驾亲自验尸呢?我们到法医还是非常专业的。这种地方又丑又脏,您还是到我的办公室坐一会儿吧。”

  汪清泉说话间就来拉我的手,我却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说道:“汪组长,你们重案组有一个警员叫做王飞的是吧?”

  听到这个名字,汪清泉一愣,眉头微皱说道:“是的,不过表现一般,就会闹事多话,正准备将他调去别的部门呢。”

  此时王飞也回来了,戴着口罩一进门就看见了汪清泉,立刻喊道:“汪组长,您来了。我给您提交的疑点报告您看了吗?我感觉很可疑啊。”

  汪清泉脸色大变,挥了挥手说道:“什么疑点报告,没收到没收到!”

  他的变化我看在眼里,此时我看了看手里这枚奇怪的黄色骨头,高声说道:“从现在开始,这个案子由我全权接管,你们重案组配合就行了。如果有任何的疑问,你可以致电北京超自然案件调查组,或者是直接致电公安部。”

  我脱掉了手套,大踏步地往外走,汪清泉追问道:“这案子怎么会和超自然现象有关系?”

  此时的我,举起了手里的黄色骨头碎片,微微一笑道:“这是一枚老妖怪的牙齿碎片,当然你认不出来,或者你认出来了却不想承认。还是那句话,有疑问,直接找北京。”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