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零三章 洛星的徒弟

  清灵子最后留下的梦境空间内,三大鬼纹同时爆发出惊人的杀气,整个梦境空间都在震颤。

  莫良使用鬼术将恋心儿的主魂给困了起来,接着在她的魂魄上连续点了几下,之后恋心儿的主魂面色发黑,皱着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自己的魂体感官敏感了十多倍?”

  莫良头顶上悬着鬼爪,冷冷地说道:“这是鬼典之上一种惩罚犯了大罪的厉鬼的法术,提高魂体的感官敏锐程度,接着白起一剑刺穿了恋心儿主魂的肩膀,痛觉强化之后的恋心儿主魂疯狂的大喊。

  三个鬼纹,围着恋心儿主魂不断地出招,就是不杀死她,这种虐待式的攻击,让恋心儿主魂疯狂的惨叫。

  这样的虐待持续了将近10分钟,直到恋心儿的主魂几乎就要被撕碎的时候才停下来,我走到恋心儿主魂的面前,低声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无论过去对与错,如今都要有一个了结了。”

  我将手按在了恋心儿主魂的头顶上,接着手中圣洁的白光落下,照在它的头顶上,它浑身剧烈颤抖,发出非人的惨叫,最后变成了一滩黑色的灰烬,我却还不放心,对着莫良说道:“连灰烬都不许存在。”

  莫良点了点头,我转身之后,他放出黑色的光华,煅烧在恋心儿主魂的身上,灰烬彻底变成了飞灰,弥散清灵子最后的梦境空间内。

  我将鬼纹招了回来,胸口有金色的光芒微微闪烁,接着我走出了梦境空间,重新出现在了上海的医院内,右手上清灵子留下的最后的一点黑色光芒,彻底消散,这是第三重保险,随着清灵子的梦境空间消失,恋心儿的主魂也将再也不会回来。

  我站在医院里,面前站着妖姬等人,病床上一脸憔悴的恋心儿脸色渐渐缓和,眼睫毛微微抖动,眼睛慢慢睁开,露出了一双戴着一丝丝血丝的眼睛。

  外面的阳光照在她脸上,她慢慢地转过头看着我,露出了一丝甜甜的笑容,轻声说道:“我回来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激动地大喊道:“欢迎回来!”

  我也笑了,此时肩膀上银色的针猛地一阵剧痛,我惨叫一声,趴在了地上,十倍的剧痛袭来,我整个人瞬间抽搐,在地上手脚不断地摆动,我最后只听见了四周人惊讶的喊声,就什么知觉都没有了。

  2010年圣诞节的那一天,我在杭州的湿地公园旁边买了一块地,特别建了一座风水观,普通人不让进,我们一群人站在风水观内,穿着黑衣,面前竖着石碑,上面印着的照片是清灵子生前的照片,但是写着的生老病死时间,却是他在梦境空间内消失的那一天。

  没有太多的人,因为清灵子生前并没有太多的朋友,也没有举办过分隆重的葬礼,因为清灵子一直都是一个寡淡的前辈。

  我们穿着黑衣站在清灵子的石碑前,风水观内我种了一片菊花,两边有两棵松柏常青。我们深深鞠躬,每个人都恭敬地上香。

  我站在石碑前,看着清灵子的相片,轻声说道:“老前辈,谢谢你了,我们赢了。”

  对于普通人和一般的灵异人士来说,生命不过也就几十年,清灵子生前的几十年并没有什么夺目的事迹,也没有放出惊人的光彩。可是在他死后,却让我们这一群人记住了他的名字,记住了这个曾经牺牲自己拯救了我们的老前辈。

  走出风水观,李迅提议去附近的小馆子喝一杯,算是为恋心儿的回归庆祝。众人皆说好,恋心儿走在我身边,笑着点了点头,我缓缓牵起她的手,她一愣,惊讶地看着我。

  而我却笑了笑说道:“走吧,亲爱的。”

  圣诞节这一天,杭州没有下雪,我们坐在一家小饭馆里一直喝到了凌晨,大家聊的很开心,玉罕的白金毒蛇还喝多了,竟然差点蹿到别人的桌子上,吓的别桌子的客人全都逃走了。小骗子坐在恋心儿的身边,一个劲地往恋心儿胸口蹭,一看这小家伙小小年纪就没安好心。

  大家一直说笑着,时光仿佛一下子就变的平和起来,我举着酒杯,忽然说道:“我想去将黑蛋带回来,陪我一起去吧。”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微笑看着恋心儿,她点了点头说道:“等把黑蛋带回来之后,我们还要一起吃零食,一起看电视,一起聊天!”

  神秘人曾经说过我会孤独终老,我知道他不是信口开河,然而,至少今天大家都还在我的身边,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这一夜喝的很醉,三天后我们回到北京,整装待发之后,我们一群人出发前往方诸山,我知道也许强行带回黑蛋会惹怒狼皇。可是,我还是想听黑蛋的选择,如果它想要离开我们,我不会阻拦,如果它想要回来,那狼皇也拦不住我们。

  不过方诸山是否变化了位置,我还不清楚,得先找一个知道方诸山位置的人。这个人,不难找,牛帅!

  牛帅,应该算是老子的坐骑吧,但是具体是不是如同神话故事里一样,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它是为数不多可以精确找到方诸山位置的人之一,其他几个,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据情报,牛帅最近在洛阳妖族作客,想来应该是去找洛星叙旧的。

  出发前往洛阳,还没遇到洛阳就遇到了尴尬的事情,在首都机场我们一般都是走贵宾通道的,可是这一次居然让我们安检,而且还硬说我安检出了违禁物品,将我给扣了下来。

  最后将我带到了机场办公室,我一进去就看见里面坐着牛老和李大山,心里还疑惑呢,这俩货啥时候搞到一块去了。

  “小森啊,真是不好意思,用这种方法请你来。不过这是牛老的意思,他说不是这样的话,你不肯现身。”

  李大山见到我倒是客气,我挑了挑眉毛没搭理他,转头看着牛老说道:“怎么了?用这种手段请我来?难道是怕正规途径我不见你们吗?”

  牛老喝了口水,丢了一份档案袋到我的面前,我拆开来一看,上面是一个小姑娘,年纪看起来20岁左右,穿着粉色的上衣,黑色的牛仔裤,很活泼很青春的样子。

  “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这个姑娘。”

  牛老将茶杯放下,还是那副命令式的口吻说道。

  我摇了摇头,再一次拒绝道:“上一次我就已经说过了,国字号第五组请我办事,需要付出回报。而且,现在的我可一点都不怕你们,要是和我来硬的,我相信你牛老招架不住。”

  我这话也不算是嚣张,因为一直被牛老当枪使,过去是没说话的份量,现在有了,我自然不干。却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听着挺熟悉的声音,接着我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人走了进来,身上穿着白色的西装,一副英伦绅士的风度,我抬起头首先看见的是他不一样颜色的一双眼睛。他的左眼是金色的,右眼是淡淡的蓝色,再看他的五官,我不禁一愣,吃惊地说道:“洛星前辈!你怎么离开洛阳了?”

  来人正是洛星,而且还换上了现代人的衣服,不得不说,这条烛龙化成人形后本来就很帅,穿上这一套行头之后,简直和电影明星似的。

  “是我拜托牛老找到你的,希望你能帮我找到照片上这个小女孩。她对我很重要……”

  洛星居然还有找不到的人?它可是洛阳妖族的头领,天下还有它办不到的事情吗?

  “我正要去洛阳找您,牛帅在洛阳吧?我希望它能带我去方诸山,我想要将黑蛋带回来,帮您找这个女孩子可以,不过您要是帮个忙,让牛帅带个路,那就更好了。”

  我没说不帮忙,牛老找我帮忙,和洛星找我帮忙,这程度绝对是不一样的,根据我目前分析下来,回迁我还以为洛星是和牛帅以及狼皇一个水平的妖怪,不过在我和牛帅交手之后,我明白,洛星比它们俩强多了,这是一种感觉,洛星很可能已经踏入了妖神的境界,所以,它这么一棵大树,我可不想放过。

  洛星微微一笑,点头说道:“这个没问题,我和那头老青牛还是有几分交情的。不过听说你好像打赢了它?哈哈,它这一次来洛阳找我,还嚷嚷着要找你再比试呢。”

  我扁了扁嘴,岔开话题问道:“桌子上这个女孩子是谁?”

  洛星看着女孩的照片,微微叹息道:“她叫慧儿,应该是我在另一世界里的徒弟。但是她不是妖族,是个人类。只是在这个世界里,她可能忘记我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